當老萬華長出最兼容的支持網:從政府的「福利社區化」到民間的「社區照顧」

萬華協力聯盟踩街遊行。圖/@ 芒草心 fb

編按:

特輯系列獲聯合勸募支持,探討社區照顧與社會安全網在「社區」中的落實與佈建。除本篇以萬華作為社區互助的輪廓描繪與導讀,另由此開始,NPOst 將於 2 週內陸續刊出其他 5 篇子題,探討社區中的長者照顧幼兒照顧、原住民社區互助、身心障礙者在地生活,以及社區中的家庭安全防治系統。

 

你心目中的理想社區生活應該是什麼樣?建商的房屋廣告可能會告訴你,鄰近學區、大眾運輸、公園綠地、生活機能完善,就是該選擇的好房子。

但是,這些廣告只說明哪些「硬體」可以使用,卻沒有告訴你「軟體」。在地狹人稠的臺灣生活,除非刻意隱居,不免身邊有鄰居,而一群鄰居若產生社會關係,就叫做「社區」,這個詞彙所代表的不只是地理空間,也是無形的「軟體」。在社工領域,教學上對社區的定義則是:一群人共享共同的地理、心理空間,與長期的互動關係,可以一起發展共同的福祉

圖/Tim Gouw @ Unsplash

良善的社區軟體到底該有什麼?講起來好像總是比建商廣告抽象。走在路上有人打招呼、常去的商店老闆認識你、社區內有多樣的公共空間能跟左鄰右舍分享生活大小事。當關係漸漸密切之後,就開始有許多奠基於「人情」的交換:別人有困難的時候,你自然會藉由各種管道得知有人需要幫忙而伸出援手,有來亦有往,輪到你有困難的時候,也就能就近求助了。

這些守望相助的理想情景,在政府政策上是「福利社區化」的推動,相較於文化單位所主掌的「社區營造」著重社區文史調查與特色產業開發,福利社區化相關業務則由衛政或社政單位主導。

1996 年「推動社會福利社區化要點」實施,政府引進民間組織和市場競爭進入福利輸送體系,由社區組織就近觀察、回應社區居民的福利需求、提出符合在地脈絡的解決方式並直接提供服務。依照官方定義,福利社區化是為了落實社區照顧,對象則是社區中的老人、婦女、青少年、兒童、身心障礙者及中低收入者等。2005 年衛生署的「六星計畫」,被視為社區工作的擴張與整合,6 大面向中的社福醫療、社區治安成為與社會福利業務最相近的 2 個項目。而隨著社會型態變遷、人口逐漸高齡,「輸送社會福利」在社區組織的工作比例中,也越來越吃重。

圖/Stijn te Strake@ Unsplash

福利社區化的未竟之事

在政策當中,執行社會福利的單位以各地社區發展協會最具代表性,且多由政府輔導成立、與村里行政範圍高度重疊。根據學者賴兩陽的研究(註 1),這類組織因為跟地方政治關係緊密,時常出現領導人更換導致方案中斷、幹部與志工缺乏社區工作專業能力、依賴政府補助,或者參與社會福利動機不高等問題。

而其他執行福利社區化政策的主要行動者,還包括在地性的非營利民間機構、全國性社福組織的外展駐點部門等,這些組織的優勢是目標明確、動員資源的能力較好,但可能出現機構自身的發展目標優先於社區培力,或者服務方案脫離社區文化脈絡等問題。

若社區能量薄弱,又因地處偏遠,公部門與民間的資源難以有效企及,該地的居民就更不易得到各種國家公民理應平等享有的社會福利了。

圖/@ 臺灣房屋

也有學者批評,福利社區化政策制定的主要動機是國家因為財政、人力不足,所以將照顧責任移轉到市場競爭或開放民間組織參與,但追求標準化的政策想像,以及繁瑣的核銷行政程序,往往讓社區工作者耗費大量心力在紙上作業,而無法專心服務對象(註 2)。

不過,也有許多社區組織試圖結合各種正式或非正式的資源,跳脫行政的邏輯,回到「社區照顧」的初衷,從下而上發展出多元互助模式的可能性,以回應當下的處境。

從老地方長出的非正式社會福利支持系統

下午時分,幾個阿嬤坐在萬華舊雙園市場外閒話家常,旁邊擺著 50 年老攤子賣刀削冰的高爺爺,正忙著盛冰、找錢。多年前已棄用的舊市場建築一樓,現在租給全聯開超市,但阿嬤們還是習慣聚集在寬敞的騎樓交換八卦,幾把舊椅子就形成一方公共空間,這些都是附近社區居民家中所汰換、但仍堪用的椅子,要是壞掉了,清潔隊也會視情況協助清理。

社區中的菜市場、老店經常扮演著支持社區照顧的非正式場所。相對於商業氣息較高的超市,菜市場相對而言較不拘束、更能夠容納多元群體,濃濃的「人味」與互惠精神,不但是高齡者熟悉的社會交流場所,也讓許多社福組織能夠帶著兒少、身心障礙者來購物、跟攤販交流,學習生活自理能力和融入社會。

菜市場是支持社區照顧的非正式場域之一。圖/Jens Schott Knudsen @ flickr, CC BY-NC 2.0

以社福組織發展蓬勃的臺北萬華為例,直興市場、雙和市場攤販都會提供剩餘食材,或者賣不掉的「格外品」給鄰近的社福組織,讓在組織據點活動的受服務族群一起共煮、共食;近年經過「臺北設計之都」改造的東三水市場,與萬華「大可居」青年旅社亦同,「夢想城鄉協會」則合作夢想共食計畫(參考:【活動現場】夢想城鄉陳秋欣:「看見差異,不是嘲笑它,而是補充它。」),由街友擔任導覽員,帶國內外觀光客一同逛街買菜,體驗在地生活氛圍,市場、社區組織與弱勢者由此形成互惠系統。

「食」是人類的生活必須,也是社福服務最基本的形式。根據據萬華社區協力聯盟統計,目前有 19 萬人口的萬華,有 1000 多位獨居長輩,正式資源所支持的社區關懷據點、日間照護中心、慈善組織開辦的食堂等共餐點,近年不斷增加,失能者與身障者的送餐需求,也從 10 年前的 60 個,增加到現在 400 多個。在萬華,弱勢互相照顧,是社區中常見的風景,甚至許多新住民婦女成為送餐志工,獲得收入補助、增加自立基礎之外,也扮演關懷獨居長輩的重要角色。

南機拌飯的共餐時間也支持萬華社區照顧。圖/@ 南機拌飯 fb

而社區自發的共食活動也點綴其中,照顧著不一定具備福利申請資格,卻仍有共食需求的族群。社造據點「萬華社區小學」每週三晚上有「冰箱菜時間」,民眾可以自由參加,帶著食材前來交換或者用 50 元銅板就可飽餐一頓;緊鄰南機場夜市的共享空間「南機拌飯」也有固定共餐時間(參考:【活動現場】南機拌飯、玖樓:新創思維注入舊場域,社群共同實作打造永續城市),生活中缺乏支持系統又不便開伙的單親家長、喪偶婦女、外宿學生,每週來此共煮共食,滿足基本需求之外,也交流資訊和情感。吃飽了,社會交往亦逐漸豐富起來。

愛心餐待用券串連社區,打破刻板印象

照顧的縫隙,還可以用創新的形式補起來,例如社福模式豐富的萬華,於 2009 年起,就有萬華社福中心因應金融海嘯,與在地店家合作提供愛心待用餐,近年更由社區自主形成愛心餐待用券發行機制。待用餐點(suspended meal)的概念是,匿名人士預先付款向店家多買一份或多份餐點,之後再由店家提供給需要的貧困弱勢者飽餐一頓,從一杯咖啡到一個便當都可以。

2006 年成立的「萬華社區協力聯盟」,由 30 多個在地公私社福團體組成,多年來在元宵節舉辦「艋舺踩街」活動,跟萬華在地店家合作、建立信任關係。店家會固定在歲末送暖,捐助物資給社福團體。去年的踩街活動,聯盟便嘗試推動待用券服務,在活動中由民眾、店家認購待用券,再發放給有需要的人使用。

萬華協力聯盟踩街遊行。圖/@ 芒草心 fb

以此為開頭,聯盟進一步串連萬華 20 間餐飲業者加入待用券服務,方式是向民眾或企業募資待用券後,向店家購買固定份數餐點,再發放待用券給各社福團體的服務對象至鄰近的協力店家兌換。目前每個月提供的待用餐總份數約在 300 到 400 份。

店家中不乏知名的美食字號,例如康定路上的老店「太和糕餅」,就是積極參與在地社福協作的友善店家,除了加入待用券服務,店面也讓社福團體擺放海報文宣、成為街友導覽點等;萬大路上的「好日子義式餐坊」老闆是萬大國小校友,看到許多國小學童下課後無處去或者飲食不正常,也加入待用券服務,為社區盡一份心力。

萬華社區協力聯盟成員、立心慈善基金會社工黃素鈴指出,從待用餐概念到待用券的過程設計,也有心理因素考量。他們觀察到有些提供待用餐的店家,在店裡畫正字記號以記錄待用餐使用量,然後由需求者主動上門表達需求再畫記。但考慮到需求者口頭表達可能傷害其自尊,因此設計餐券向店家兌換餐點,是比較好的做法。

培根市集景況。圖/@ 萬華社區協力聯盟 fb

更重要的是,待用券除了是服務輸送的方式之一,也是社區工作、凝聚社區意識的一環。社區協力聯盟的所有組織與店家,會定期開會討論待用券的運作狀況,店家也因此更熟悉服務對象如街友、長輩、身心障礙者、甚至是性工作者的故事,打破了對弱勢者的刻板印象。過去萬華店家驅趕無家者的情況時有所聞,而在待用券溝通過程裡,卻拉近了店家和社福組織、服務對象的關係,無形中也提升了社區彼此的信任感。

過去對於待用餐的質疑之一,就是誠信操之於店家,捐款者無法確認店家是否確實將餐點送到有需要的人手上,忙於生意的店家,也不一定具備辨識真正需要協助者的能力。但透過社福組織中介、串連、固定討論,以社區協力方式形成一套穩定的運作機制,便可避免誠信爭議。

比較麻煩的是,有意支持的民眾必須向協力聯盟的統一窗口捐款,而不是直接捐給店家。不過,在社區信任關係與內部監督機制建立之後,未來也許還會有更便利民眾捐款的方式。

萬華協力聯盟踩街遊行。圖/@ 芒草心 fb

社區經濟與關係建立,是最好的照顧

除了待用券,萬華另一個社區照顧社區的例子,是去年底開始舉辦的「培根市集」(取「培力」與「草根」之意),19 個萬華的社區、社福組織,定期擺攤販售產品。販售基礎如服務精障者的向陽會所販售二手生活物品、臺灣社區實踐協會販售服務兒少製作的編織網袋、越南外配婦女製作的小吃,夢想城鄉營造協會輔導的街友所製作的木工作品等。

培根市集的精神是「社區培力」「弱勢經濟」,主張弱勢者也有能力藉由販售商品獲取報酬,而社區對他們的支持,可以形成小規模互惠經濟。當然,對於重視社群關係的在地組織而言,市集的意義遠大於獲取金錢,連結關係、促進更多民眾對萬華議題和社福系統的認識,更是舉辦市集的重要目的。

培根市集。圖/作者提供

培根市集的發起者之一、社區規劃師陳德君在萬華蹲點做社區營造 19 年,2016 年成立規畫公司「萬華社區小學」,藉著舉辦課程、營隊和策展,「讓萬華日常的價值被看見」。她觀察,萬華非傳統、非行政資源體系的組織越來越多,創造的形式越趨多元。過去的社區營造慣常的模式是「空間改造」,例如將廢棄古蹟活化為文化景點,但現在更重視「關係的連結」。

以社福理念出發的社區營造和社區經濟,帶來的是社區共同的福祉。如芒草心慈善協會、夢想城鄉協會所發展出的萬華街區小旅行,訓練街友成為導覽員,以底層的視角介紹在地文化與歷史,而非憑空創造迎合觀光品味的東西。一方面帶給街友收入、建立自主經濟模式,一方面也是讓他們藉由講述自身故事,重建跟社會接觸的信心。

芒草心自立支援中心與志工每月都會出遊交流情感。圖/@ 芒草心 fb

現今談「創新」,是吸引眼球的起手式,但創新的合宜與否,來自於長期深耕、與社區培養出的默契。在萬華這樣具有互助傳統、層次多元的地方,因為累積了許多照顧資源,加上有創新能力的中介組織不斷進入社區、發展出新的關係和文化活動,使能促進社區內外對於弱勢者的理解與包容。

由萬華的例子可見,只有硬體或津貼補助的「福利輸送」,只是基礎,卻不算是真正的「照顧」。看見日常生活的價值、堅持讓巷弄中閒話家常的風景成為尋常且重要的存在,也是照顧的一環。


註 1:賴兩陽(2009),社會工作與社會福利社區化,洪葉文化。

註 2:黃錦賓、陳麗雲(2001),社區照顧。收錄於《社區工作:理論與實踐》。臺北:五南。


特輯文章:

在社區裡變老,別在醫院裡終了:打造預防重於治療的在地互助網

吃不到公托資源又付不起市場價格?不如讓社區成為育兒的後盾

延伸閱讀:

林立青專欄/當他們窮到只剩下自由,在萬華街頭遇見匯聚百年的包容力

如果我是他──當貧窮體驗作為一種倡議的手段

起家工作室:修繕房子,也修繕生活/【文化建構實驗室】專欄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王舜薇

王舜薇

自由文字工作者,曾任職非營利組織與平面媒體。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