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感覺這麼爽!」手天使首位使用者的體驗心得

7
僅為示意圖。photo credit: Karina Hak via photopin cc

NPOst 編按:最近一篇《壹周刊》的報導 善良正妹想幫殘障人士打手槍 ,先不論其表達手法的問題(強調正妹、殘障人士等),它的確引起大眾對於「手天使」的關注。身障朋友的日常生活常被忽略,大家時常忘記他們就與一般人一樣,需要獲得食衣住行與心靈上的滿足。手天使就是為了解決障礙朋友的性福問題。

手天使的服務目前只限於領有重度殘障手冊的男性肢障者與視障者,手天使會用手為受服務者打手槍,受服務者不需負擔任何費用,但總共只能申請三次。Steven 是一位重度肢障者,四肢無力的他,享受性的過程遇到很多障礙;這篇是他使用手天使服務的心得。

 

文/ Steven

「做愛」的感覺有夠爽,「擁抱」的體溫好溫暖,「肉體」的接觸好親密。長那麼大了,第一次享受被「性義工」服務的初體驗,是我人生中無法抽離的美好回憶。

我是個重度肢體障礙男同性戀者,對於「性需求」始終如一的渴望,因為自己受限於行動上的不自由,但對於想要找個對象一起享受做愛的滋味是非常狂熱的,總是很羨慕大家有健全靈活四肢可以想幹就幹。直到有一天,我的好朋友告訴我說手天使有幫忙身障朋友做性義工的服務,聽到這訊息的時候,內心真的非常期待我被服務那天的來臨,就這樣非常願意且興奮的接受手天使的一切安排,我才知道這不是夢,而是展開「性福」的一夜。

到了被服務的那天,性義工行政組夥伴很貼心的事先來幫忙事前工作,從這些貼心的布景、打理、場勘、計畫等看出義工們的用心,打從內心更加的期待感。當義工幫我先扶上床時,那種等待性義工進來房門的心情是如此的緊張。此時,我一直告訴我自己,無論過程如何,反正我就是要享受做愛、享受那我從來未有的爽度。

性義工幫我從一開始的脫衣→擁抱→按摩→撫摸敏感帶→聊性話題→肉體接觸與磨蹭→直到我「射」出來的那刻,我真的爽到受不了,不要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射完後還能夠在床上互相緊緊擁抱、雙方眼神對焦、肉體貼肉體、雙腳緊緊勾著,然後在這過程中,我真的很享受也很感動。做完愛,散場時,性義工再次擁抱我和吻別,我內心非常捨不得就這樣收場,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好希望哪時候會在有下一次?好希望時間一直停留在這裡。

說那麼多,或許大家還是充滿許多疑問?究竟身障者為什麼也會需要有性?以前的我,從來沒被服務過與現在有被服務過的程度到底差在哪?其實,在還沒接受這項性服務時,我都是靠著我雙手的微薄力量來協助我打手槍,心中總是充滿許多怒吼。直到我親身體驗過被服務的感覺後,我終於明白能夠二人在一起享受做愛的感覺是很棒的,因為性義工會用最親密的肢體動作讓我達到高潮,這是我以前從未感受到的,例如:協助我各種姿勢,躺著、趴著、側著,透過這些動作都是我無法自己獨力完成的。

我才知道,性不單單只是光靠打手槍來滿足。其實,身障者也是很渴望性,但在這保守的社會上,我們身障者的性往往被剝奪。

並不是我們不想要!我們真的很需要這種性服務的資源,也希望這資源是需要被肯定、被支持、被接納,因為我們大家的心是健康的,性並不可恥,那些不健康的是觀念,與沒有同等的同理心才可悲。

很謝謝手天使能夠有這樣的性服務,這服務一定要持續的做下去推廣,深信還有很多身障朋友都很需要等著被性服務。我內心由衷的感謝手天使種種的籌備和用心,也感謝性義工很認真、很投入的對我過一次,即便最後不能擁有,剎那即是永恆。

我想,至少我死後,不會有遺憾,所謂的曾經,就是美好。如果在我死之前卻沒有跟人做愛過,我人生一定會充滿著很多的鬱卒與怨嘆,不想躺進棺材。

「性」的享受與初體驗,是性義工給我的,謝謝那一晚的你。真的好棒(擁抱)。

*****************************

手天使–行政志工智偉服務後的話:

Steven 是我們手天使第一個服務的朋友,在我們開了近半年的會後,對於第一位尋求我們服務的他,我們也是再再討論如何執行,其實大家心裡都很緊張。還好 Vincent 之前花了很多時間跟我們說明不同障別的朋友身體的狀況、及要我們就好好去作別擔心,因以他過來人的經驗告訴我們,這一切對作為重度肢障的朋友來說都將是很棒的經驗。

能服務到 Steven 其實也是不容易的事,因為在這半年期間,也有別的朋友曾提出服務的需求,但在台灣,大部份的重度肢障的朋友多住在原生家庭裡,加上男同志的身份,讓我們團隊很難進入其家庭空間提供服務(大多數重度肢障者的房間因輪椅進出的需求,門都拆掉了),而 Steven 因其堅持搬離原生家庭,加上幸運找到工作及合乎其輪椅進出的出租套房,讓他有部份時段可以獨處,我們才能在短短空檔中提供服務(因大多時間仍有照顧者會來陪伴他,包括居家服務員及其家人)。

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我們手天使行政人員進去 Steven 房間佈置時(第一次的性咩,我們想要有點性欲及浪漫的 fu),想說待會若射精後精液流到草蓆裡清潔就不方便,若是給照顧者發現那就尷尬了,所以便順口問了他是否有大毛巾我們好墊在草蓆上?Steven馬上回答說不用啊!為何要使用毛巾?我們說有可能精液會流到床上不好清洗,他說不會啊,從來沒有啊,精液不是都只是一點點流出來嗎?細問之下才知道,原來 Steven 的情欲只能透過小小的手機螢幕看 gay 片來滿足(因為全身只有手指頭還有點力氣,用電腦看 gay 片如果被家人撞見根本來不及關掉螢幕,手機只要翻過去蓋起來就好),他一手拿手機一手則用不太有力氣的手指自慰,所以從來沒有射精過頂多就是流一點點精液出來。

在場的手天使們都跟他說有時打手鎗會爽到射很遠,Steven 聽了表情有點遲疑。

服務結束後,我們必須趕在居家服務員進來時快速恢復場地,但我們問了 Steven 一句「你有射嗎?」他說「有耶~我第一次感覺那麼爽,比我自己打手鎗爽一百倍!」,同時我們把那條沾有精液的毛巾丟進洗衣籃裡。

離開時,我們再給 Steven 一個擁抱。

【工商服務】若你是重度的身心障礙男性需要我們手天使,請洽手天使。(請點選聯絡我們寫信給手天使)。

 

本文獲手天使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延伸閱讀:
「當我承受不住,想要結束生命時,我會申請第三次服務。」手天使體驗分享
手天使不是施捨,是把社會虧欠身障者的彌補回去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5 comments
BQL
BQL

不論殘障或健全,有性慾很平常,發生性關係也很平常,不過與別人發生性關係根本不是必然的事,沒有也不是「被剝奪」。

真正的剝奪是身體被別人利用,世界各地有不少人受這種苦,正是因為另外有群人覺得利用別人去滿足自己的性慾是理所當然的事。這種態度實在不可恭維。

VdragonTaiwan
VdragonTaiwan

@BQL
正是因為另外有群人覺得利用別人去滿足自己的性慾是理所當然的事。
您該不會真的以為,身障人士都是帥哥猛男,會有人想要利用他們滿足自己的性慾吧

BQL
BQL

@VdragonTaiwan


他們是加入了「覺得利用別人去滿足自己的性慾是理所當然」那一群,不是被利用那一群。

殘障就不能是「帥哥猛男」嗎?這樣的假定根本充滿歧視。

不是「帥哥猛男」的人便可以「覺得利用別人去滿足自己的性慾是理所當然」嗎?

VdragonTaiwan
VdragonTaiwan

@BQL 
> 他們是加入了「覺得利用別人去滿足自己的性慾是理所當然」那一群,不是被利用那一群。
他們是加入了「生理上不能解決性需求的人造成問題,幫助有困難的人解決問題是理所當然」的那一群,不是利用的那一群。

殘障就不能是「帥哥猛男」嗎?這樣的假定根本充滿歧視。

請列舉重度身障反例不然這只能是「敘述事實」而非「歧視」


不是「帥哥猛男」的人便可以「覺得利用別人去滿足自己的性慾是理所當然」嗎?
同1.回,命題無效

BQL
BQL

@VdragonTaiwan


看看任何一個殘障運動會,要多酷有多酷、要多猛有多猛。


不過一個人有沒有性伴侶不是由夠不夠酷和猛決定吧。一般在街上見到的一對對情人,個個都是俊男美女嗎?


四肢健全的人有很多沒有伴。殘障的人也是一樣,有些人有伴、有些人沒有。沒有伴,沒有甚麼大不了。每個人都總有要懂得自處的時候。


Mark O'Brien 是一位美國詩人,也是一個四肢動彈不得的人。他試過類以「手天使」的「服務」,寫下了他的感想。他寫的是很長篇的英文,不過我盡量翻譯一些重點。


他覺得有點失落。對醫生和護士來說,他是一個病人,和他們沒有個人的關係。別人給他服務性的性行為,感覺上也是一樣:他只是一個受處理的病人。他所渴望的,是性伴侶真心對他產生慾望。不然,性行為只淪為機械化的過程,一種失去意義的儀式。


他的文章可以在網上閱讀,有興趣可以自己找找看 :)

Trackbacks

  1. […] 延伸閱讀: 1. NPOst <身障人士的抗議──別再把我們當作勵志故事了!> 2. NPOst  <「我第一次感覺這麼爽!」手天使首位使用者的體驗心得> […]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