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人想什麼?】「虧待員工的組織,怎麼關心別人?」、「充分告知與資訊公開,沒看到財報也會支持」

編按:

過去 2 年,新政府上臺廢止了《紅十字法》伊甸基金會爆出與復康巴士司機的勞資爭議、《蘋果日報》記者臥底調查「圓夢 580」臺灣世界展望會坦承曾因性取向而辭退前董事王增勇113 家暴保護專線流標,以及臺灣社福界的勞動權益困境安置機構的性侵與暴力體罰⋯⋯

而這其中,捐款人的責任究竟在哪裡?NPOst 對臺灣的捐款行為倍感好奇,因此每月定期於「捐款人想什麼?」專欄中刊出 4-6 位捐款人訪問,期望進一步了解每個人捐款時的想法。當然,少數的抽樣無法代表臺灣廣大的捐款族群,但其中不乏寶貴的建議方向,值得機構團體思考。

若您也身為捐款人,並且願意協助我們透過長期的質性調查積累,與 NGO 共同改善大環境,歡迎您幫忙填問卷,或來信留下您的聯絡方式(contact@npost.tw),我們將在您方便的時間訪問您,讓 NPOst 、公益組織、捐款人都藉由更多的理解,拉近彼此的距離。

ps. 本專欄設立主旨為傳遞捐款人樣貌與想法,不為追究各種捐款人回饋或進行獨立報導,若您對公益領域的各項議題有興趣深入理解,歡迎您訂閱 NPOst 公益交流站

25 歲動物照護訓練師

溫依倫,25 歲,照護訓練師,寶貝狗協會,位居新北市新店區,年收入約 35 萬

我長期捐款給綠色和平(Greenpeace,後簡稱 GP),到現在大約 2 年了,另外我還有一些短期的捐款經驗,主要都是為了需要緊急募款的大型災難,遇大型災難時,我會從便利商店 ibon 的捐款區看募款的資訊來捐款,偶爾也會有狗場有資金需求,不過我捐給動物的款項比較少,我覺得狗場救一隻算一隻,我比較注重觀念的傳遞,改變一個人的觀念可以救更多的動物。

像我工作的地方就是以教育宣導為主軸,到新北市與桃園的國小宣導小朋友的動物保育觀念,例如不要輕易養寵物、要想清楚,或是教大家看懂狗狗的肢體語言,這樣也是尊重動物的一種方式。

在寶貝狗協會擔任照護師的溫依倫(前排右),時常到國中小向小朋友宣導動物保育觀念。圖/溫依倫提供

我剛開始接觸綠色和平是在街頭,當時他們正在召集一些簡單的連署,因為填了信箱資料,之後就定期收到很多 GP 所倡議的事件發展,讓我知道他們真的有在做事。這是我目前覺得最安心的團體,他們也不接受政府與企業的贊助,很中立。我每個月定期捐贈 300 元,以信用卡直接扣款,對他們跟我來說都很方便。

我不會覺得有負擔,後來 GP 也有打電話詢問要不要把捐款調成 500 元,雖然後來因為程序問題沒有調成功,但其實 500 元我也 OK,希望可以出一點點心力。

我沒有特別比較過各大團體,如果是以我關懷的動保議題跟綠色和平來比較的話,我還是會選擇捐助綠色和平,我覺得救地球非常重要,如果地球都救不了,我們就更救不起動物。如果一個月可捐助的金額有限,我會優先選擇資助環境議題。

比起捐款給動保團體,溫依倫優先選擇捐款給關注環境保護議題的 GP。圖/Jeremy Bishop @ Unsplash

GP 幾乎幾天就會寄一封信來說他們在做什麼事,或是通知我所連署過的議題的進度、訴求有沒有成功達成。例如某個海洋漏油事件,他們向企業提出改善捕魚的方式,讓小魚可以從漁網溜走,使海洋永續發展,在信中他們也會告知我們「因為大家的連署,某某公司已經答應改善」等。連署表達了大家的心聲,商人也會因此比較注重環境保護。

我沒有參加過組織辦的活動,因為工作室排班性質比較沒空。另外,我也沒有看過財報,但我記得他們有公開在官網上,我真的沒有深入研究過,可能是因為對 GP 很放心,因為是一個國際性的組織,比較龐大、做事也有系統,倡議的方式也常常很成功。希望組織可以將財報分類呈現比較好懂,例如可用事件分類、再從事件中細分分別用在宣傳、行政的款項,比較一目了然。

GP 前陣子的「地圖事件」(參考:綠色和平爭議:有沒有比一張地圖更重要的事?)引起相當大的爭議,雖然如此,我還是認為很多事情是不分國際的,這種事一點都不會影響我對 GP 的信任!另外,組織若將善款挪作他用,會影響我的捐款意願,如果曾經有相關爭議發生,會使我產生疑慮,我就會去尋求其他比較放心的捐款對象。

GP 固定以寄送簡訊倡議,並呼籲捐款人參與連署。圖/溫依倫提供

25 歲研究生

許先生,25 歲,研究生,輔大社會所,位居新北市,年收入約 12 萬

我到現在每個月固定捐款給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以下簡稱綠盟) 300 元,已經一年多,每個月自動從帳戶扣款,這樣很方便,也不會因為懶得匯款而停止捐助。我想要捐給綠盟是因為我曾經參加過綠盟的講師培訓課程,我喜歡他們講述能源轉型的方式,跟我自己所學到的東西很類似。他們人沒有很多,行動力卻很強,我覺得收穫非常多,因此固定捐款作為一種回饋。

許先生參加綠盟的講師培訓課程後,便成為固定捐款人。圖/許先生提供

目前我的經濟狀況允許,每個月 300 元還可以負擔,所以我會繼續捐下去。我認為這一部分的議題是重要的,最近真的越來越熱!臺灣這幾年在做能源轉型,如果一點點的貢獻可以讓他們在這個議題上有動力的話,也很好。

說到他們講述能源的方式,以最近的用電爭議來看,蔡英文說要節電、要關冷氣,大部分時候我都覺得這些討論滿無聊的。到底要不要關冷氣?有些人是再生能源控、有些人就覺得一定要核能,但綠盟並不是只看到一個面向,他們會分析每一種能源使用可能面臨的技術狀況、對社會大眾的利弊得失等;他們也說這不只是發電量多寡的問題,應著眼於我們「該如何思考能源」。聽他們的課很有啟發性,不只是對科學有一定的了解,也不會只講太陽能、核電這種單一能源的思考模式。

如果經濟還許可,我會看我當時比較關注什麼樣的議題、有哪些團體可以捐款,再來決定資助對象。像我最近比較關心兒童遊樂空間的議題(參考: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特公盟),他們是一群自發性的媽媽出來倡議,雖然他們目前尚未開放外界捐款,不過我還是會持續關注。

許先生成功捐款給綠盟的電子郵件。圖/許先生提供

基於信任,我沒有看過綠盟的財務報表,因為我有接觸過裡面的老師,也聽過講座,雖然只是短暫的相處,但他的作為和講出來的東西,讓我覺得他是可以信任的人,最一開始參加講師訓練也是由於相熟的研究所老師推薦,這也是建立信任的一部分。如果看得懂財務報表,想要評估一筆善款有沒有用、用在哪裡,那財報就是重要的;但若沒有那麼在乎這些,財報就不是那麼重要,例如有些新創團體,你想看他們的財報可能不會那麼順利,但如果已經有了信任、一心想支持他們,就不會要求一定要先看過財報。

我沒有參加過綠盟的活動,因為忙碌。我認為捐款就是某些時候你沒有時間、或是你的狀態不允許參加活動,沒辦法出力就出錢,我是這種心態。我覺得重要的事情,卻不一定有力氣親身去做,那我就提供一點錢支持。

綠盟主辦每年 3 月的反核/廢核大遊行。圖/@ Wikimedia Commons

我認為一個組織的講述能力很重要,講述能力可以看出組織對於事情的掌握度,他們講出來的內容要能使你信服。例如今天一樣是推廣環保的組織,如果它只是不斷強調「再生能源很棒」、「別的國家都用為什麼我們不用?」這樣不夠,顯得看的事情不夠多。對我來講不用特別使用煽情的方式,只要告訴我要做什麼?會有什麼幫助?我就會理解,很多時候如果靠情緒帶動、用可憐來召喚,效果都是一下下而已,完整的講述議題,才會吸引我。

另外,若有一個組織使我不想提供捐助,還有一個原因是那個組織的資源已經很充足,例如綠色和平。綠盟有偏向國際型的行動,但比較在地、草根、關心臺灣議題,感覺資源相對也比較缺乏,就會想要捐款。

除此之外,我覺得組織要倡議,至少對自己的員工要好,可以共體時艱,但不能剝削,要有分寸,如果我知道哪個團體對自己員工很差,我絕對不會捐,在裡面工作的人你都對他不好了,要怎麼關心別人?

25 歲節目企劃

陳品佳,25 歲,媒體業,節目企劃,位居臺北市,年收入約 40 萬

我到目前為止都有持續捐款,不過都是一些零星、機動性的捐款。我曾經在冬天的時候寄送衣物和乾糧給收容流浪動物的愛爸愛媽;舊鞋救命我也捐過幾次;之前在臺中念書,也曾經擔任甘霖基金會的老人送餐志工,節日的時候(例如聖誕節)會送老人們福袋,或是過年會有愛心紅包、一整個套組(set)的年菜,我也都會認購;去年整整一年,我幾乎每次吃早餐都會將找零投進早餐店的零錢箱,每次我固定花 100 元,都吃差不多 70、80 元,剩下的都一定會捐。沒有想太多,順手捐個小愛心,我的捐款都比較即時,可以幫忙就幫忙。

我從大學時期開始捐款,大學以前幾乎沒有什麼經濟能力,大學時雖然沒有特別闊綽,但至少對社會比較有想要回饋的意識,想法漸漸成熟,也有打工,接觸比較多議題,有很多募款或是世界各地需要幫助的資訊,漸漸開始捐款。不過說起來也很現實,我賺得不多,也不是特別開源節流的人,房租也很貴,如果以每個月扣款的方式來捐款,我會覺得壓力很大,也是一筆負擔,所以才基於當下想幫助的衝動,進行一些比較機動性的捐款。如果我經濟能力許可,也會想要長期針對一個特定團體捐款。

陳品佳目前以小額、機動性捐款為主。圖/Olichel @ Pixabay, CC0 Creative

我最關注的是獨居老人智能障礙相關的社福團體,前者是因為我們家也有老人家,人年老的時候如果沒有人協助是一件很孤單的事;後者是因為我妹妹重度智能障礙,我關注、捐款的出發點是同理,行善不僅僅是想要幫妹妹累積福德,也希望我們工作忙碌或不在妹妹身邊的時候,能有人提供協助。社福團體、基金會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家人不在的時候,這些對象也可以受到幫助,這些資金不只對公益團體、對有需求的人來說都很重要。

我沒有看過組織的財務報表,我目前捐款的單位都是信任的單位,我不覺得他們會拿募來的金額作怪。除非像慈濟那種,公信力已經被破壞,或是曾經被批露不好的事情的組織,我就會有所質疑,我覺得已經有一點點質疑的時候,我就不會想要捐款。

陳品佳最關注的是獨居老人智能障礙相關的社福團體。圖/Lukas Budimaier @ Unsplash

我認為臉書(Facebook)是一個獲取訊息的重要管道,像慈濟的新聞我也是從 FB 得知,還有我也會透過 FB 定期 follow 資訊,像是人生百味,看到他們的石頭湯計畫,我就有參加。這都是一些比較被動的接收,我想組織也可以針對捐款人所捐款的事件,提供後續發展的資訊。

我重視組織實際做的事情是什麼,這些事情會不會讓我見證到、感動到,像是有真的看到對狗狗付出的照片,或是因為參與石頭湯計畫而關注無家者議題,都讓我真實的看見這些人非常努力在做事,認真執行跟推廣,成為我想要繼續參與活動跟捐款的關鍵原因。

人生百味街頭游擊食堂。圖/@ 石頭湯計畫

25 歲混音師

阿翔,25 歲,電影業,聲音設計/混音師,位居臺北市,年收入約 50 萬

我從大二,大約 19、20 歲左右開始捐款,透過美國的家扶基金會(Child Fund Alliance)認養孩童。我阿嬤也長期透過臺灣家扶基金會認養國外的小孩,我都會幫忙翻譯阿嬤從孩子們那裡收到的信件。大二在美國念書,那時候學業跟生活都比較上軌道,手邊有一點錢,評估過我有能力可以負擔這筆費用,所以我就上家扶中心網站,找到第一個認養的小朋友,他在衣索比亞;大三的時候,我又再打一些工,覺得有能力再認養一位,這次我想要贊助亞洲的小朋友,所以我挑了印尼的孩童,總共認養 2 位,一直到現在。

家扶的網站進去,有小孩的照片、年齡跟所在地,第 1 次選的時候,我覺得就隨機、順眼就好,第 2 個我想要資助亞洲的小朋友,就有特別挑。

一開始捐款的時候是繳納 28 美金(約臺幣 842 元),去年還是今年變成 30 美(約臺幣 900 元),我在美國都用信用卡直接扣款,很方便。這筆錢對我而言,並沒有造成負擔,這是一筆小錢,我省下學雜費,將自己的生活費撥出一小塊來支持認養計畫,當時的月收入約 1,200 元美金(約臺幣 36,000 元),每個月 56 元(約臺幣 1,680 元)很便宜,這對我來說並不算負擔。

阿翔透過美國家扶認養了 2 位小朋友。示意圖/Hermes Rivera @ Unsplash

我認養的小朋友每一季都會寫信給我,當地的志工翻譯成英文再寄來給我,搬回臺灣後,地址也可以線上直接修改,我覺得這樣很方便。當地小朋友也會附上照片,一年一次會有他們親手製作的書籤、畫作,我收到信件都會回信。

我會持續捐款下去,基本上捐到他們 18 歲。家扶的計畫就是為了幫助這些小朋友順利長大,18 歲後家扶就不再提供這樣的庇護。目前雖然我沒有計畫再認養小朋友,如果因為小朋友年紀到了而終止認養,我也會再繼續尋求別的認養對象,看到時候誰最需要幫助,我就資助他們。

家扶會主動寄財務報表給我,每年的或是每季的,我會看。如果你去看財務報表,你會發現很大一部分都用在宣傳與人事,我認為這是合理的。捐款並不是說有錢就會到對方手上,必須要有人執行、有人宣傳,想要善款有其幫助,就要有人去做!

阿翔透過美國家扶收到認養孩童的親筆信件。圖/阿翔提供

此外,網路使用經驗也會影響我的捐款意願,例如家扶的網站就做得很好,我搬家還可以在網站上直接修改地址,也可以下載每個月的捐款紀錄等,家扶很清楚的告知我,他們收多少錢、用在哪裡,既然你要收受捐款,那基本的收據、紀錄、追蹤都應該要有,資料更改也方便,這點我很滿意,跟在路邊拉捐款不太一樣。

我認為認同一個組織與否、甚至是否捐款,最重要的是必須思考這個組織的立場、執行方向、核心價值是不是跟我所想的相符,比如我們公司向喜憨兒基金會訂購中秋禮盒,我覺得很好,讓身心障礙者有工作,東西也很好吃,這是雙贏的概念,這種我就非常願意支持。

我想有 2 件事情臺灣公益團體沒有做得很好,分別是「便利性」與「公開性」。前者如我剛剛所說,捐款人透過上網可以快速管理自己的資訊、和組織保持良好連結;後者則是曾經發生在我媽媽身上的故事,她捐款後發現該款項沒有用在當初募款的訴求上,而是被高層挪用在私人用途,令我媽媽相當失望。我理解組織運作需要分配資源,但對我來說,捐款人指定的款項用途,應該要實踐,有剩餘才挪作他用,臺灣許多社福團體財務不夠公開與金流來源不透明,使人難生信任。


延伸閱讀:

【捐款人想什麼?】收到認養孩童的信能維持捐款動力、負面新聞左右捐款意願

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募款像一場遠距離戀愛,如何讓捐款人保有熱情?

一次捐 10 萬相較於分 10 次各捐 1 萬,更有效率?從慈善科學觀察捐款行為

捐款人想什麼?/NPOst 專欄


NPOst 近期熱門活動

屬於資訊人財會人的NPO百樂餐

強者帶路 X 職人交流 X 實作分享 X 美食饗宴

NPO資訊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資訊人如何與沒有程式概念的NPO工作者溝通需求

💡挖掘NPO潛在需求,由科技切入改善問題

💡從技術人角度引導NPO工作者釐清自身數位邏輯的根本問題

10年來走跳各類型NPO,善用資訊科技優化組織工作流程的胖卡專案經理莊哲昀邀您一同來拋接資訊人溝通難題,不藏私分享怎麼用對工具與方法,讓共事有共識!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1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財會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解讀財報隱藏的祕密-捐款人和管理者看不出的現金流風險

💡說明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與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務狀況

一份看起來很完美的財務報表,背後可能潛藏了看不到也看不懂的現金流風險,要怎麼讓捐款人、主管理解組織實際營運狀況?人事、行政的後勤成本看起來和組織提供的服務沒有直接關係,但又是必要花費,要怎麼消除捐款人的疑慮?

第三場 NPO 百樂餐邀請公益責信協會余孟勳理事長為你伸冤!告訴你如何和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報隱藏的祕密以及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5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黃愉婷

黃愉婷

NPOst 編輯。

八年級生。社會學學徒。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