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離開社工界的我,提醒自己勿忘初衷

0
photo credit: Nils van Rooijen via photopin


聽說 NPOst 最近的一篇「社工朋友,別再靠北了,快開始行銷你們的專業吧!」引起很大的迴響,許多潛水的社工朋友因為這標題實在太過靠北,紛紛出來發聲。但一般大眾其實還蠻難了解社工究竟在做些什麼,一不小心就會誤解,讓社工朋友的心都揪結了起來,更糟糕的是,社工如果把工作解釋的太複雜,或是靠北得太用力,還會被親戚朋友放大絕說「不爽不會不要做」,愈弄愈糟的情況所在多有…。

有鑑於此,NPOst 召喚了老骨頭出來說故事,希望我的故事能呼喚更多故事,感動一些實務界的朋友,為文分享你們的心路歷程,讓更多人了解社工在做些什麼。在這篇文章開始前,請容白頭宮女我談談自己的資歷,也幫助大家理解文章脈絡,下面的文章,也會依照這個時間序發展―

  • 某國立大學畢業
  • 某大私人企業基金會任職近 2 年
  • 出國就讀研究所 2 年
  • 實務社工 1 年 9 個月
  • 離開社工,進入營利事業逾 2 年

 

photo credit: Luke-of-Kondor via photopin <a href="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nd/2.

photo credit: Luke-of-Kondor via photopin

1. 大學新鮮人時期

「為什麼社工一定要溫良恭儉讓?我也想闖一闖。」

讀大學時,因為興趣我旁聽並修了許多社工系的課,當時老師曾提醒台下的我們,從事社會工作很辛苦,尤其是對大多來自中產階級家庭的我們來說。在老師的眼裡,我們都是「身嬌肉貴」的一群,一不是來自單親家庭,二沒有中低收入戶的經驗,沒有出社會吃過苦頭,求學時代也沒受太多挫折,如果只是為了理想與心中的「公平正義」,未來很難堅持走下去。當時懵懵懂懂的我聽完這番話,心裡就有無限的不服氣,為什麼社工一定要溫良恭儉讓?為什麼一定得遵守社工的刻板印象?

雖然對社會工作充滿期待與幻想,但我也知道理想不能當飯吃,大學畢業在即,看著我的同學不是延畢躲當兵,就是選擇唸研究所,我摸摸自己的肚皮和荷包,決定先出社會碰碰運氣,順便試一下水溫,看看做社工能不能填飽肚子。還沒開始真的面試,就在一次研討會被相中,進了一家私人基金會做專案企劃,天天辦活動,順便跟業務大哥大姐搏感情。做了 2 年,我覺得我的生命和薪水一樣毫無長進,除了嘴砲還是嘴砲 orz,工作碰到了瓶頸,讓我很想回校園充電,於是積極準備出國唸書。從小考試運就不錯的我,幸運申請到 3 間美國前十名的社工所,沒考慮太多,我直接選了給獎學金的那家,直到搭飛機出國的前 5 天我都還在上班工作,出海關的時候,我曾有那麼一剎那的凌雲壯志,覺得自己的人生從此大不相同…,呃…不知道那時候的感覺是真是假,因為出了國,才是挑戰真正的開始!

photo credit: Andrew Scott via photopin cc

photo credit: Andrew Scott via photopin cc

2. 海外就讀研究社會工作研究所時期

「I beg your pardon. Yes, I am a social work intern. 」

到了美國,我才了解獎學金真的是不能亂拿,拿了就要付出代價。因為獎學金就是實習工作的薪水,如果實習生不合格,機構就會向學校投訴。一個禮拜有 3 天實習、2 天上課,剩下的 2 天我都在寫作業和修改破英文,時間被壓縮到不行,我早上 6 點半出門剷雪開車,晚上 10 點再剷一次雪進車庫。

為了理解我的個案與同事,我連上廁所都抱著英文八卦雜誌、開車也聽廣播,就是想認識他們嘴裡講的電視節目、時事、名人與哩哩摳摳的東西,因為做社工不能只講自己想講的事,也要聽別人想講的事,後者的比例往往還遠高於前者…。

我的督導拿著厚厚一疊英文保護令,叫我解釋一遍申請的流程給她聽,還要陪她做人身安全計劃,我的生命和她的生命中橫亙著一道近 30 年的文化差異。我只求雪地開車不打滑,陪個案開庭不遲到,出庭的時候聽得懂大家在吵什麼,她卻一直逼著我往前衝,什麼 comfort zone,我一實習就被推到搖滾區,直接被家庭暴力的加害人指著鼻子罵(其實我都聽不懂…),一手拉著個案不要跟加害人打架,另一手拎著個案的小孩準備隨時落跑,做著做著也就習慣了,也開始能用英文跟同事打屁聊電視節目。但在美國的生活很孤單,沒有家人與朋友,我的家人在一通越洋電話裡對我說:「累了就回家吧,不要再撐了。」聽完,我的眼淚竟不由自主的流了好久。我想,我能在美國幫助高矮胖瘦又黑又白又黃又紅的美國人,應該也可以回台灣幫助自己熟悉的台灣同胞吧,於是我在異鄉打開了 104 履歷,開始找工作。

3. 實務社工時期

「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我想的其實不是我的家人,而是我的社工。」
(這是我的個案在接受訪談時講的話,請原諒我的愛現,但我真的很感動啊~)

回到台灣,我開始到處面試的生活,因為一直熱愛婦女工作,在美國又有家暴中心實習的經驗,所以找的單位幾乎都是婦女團體,在考量應該接受哪個 offer 時,我接受身邊親友的建議,從第一線的實務社工開始做起。理由很簡單,因為我還年輕,體力與精神上都禁得起磨練;而且如果我當時不做直接服務,未來也不可能再從事第一線工作,這是十分貼近現實的建議,如果換作今天的我,可能也不會再有同樣的熱情與耐心陪著個案耗,陪著她們又哭又笑…。

家暴的個案也許不是特別的複雜,跟其他個案相比,他們的功能或許高出許多(此處「功能」泛指身心與社會功能,家暴個案多為成年男女,有工作與社交能力),但他們的感情經驗與個人情緒的千迴百轉,才是考驗社工功力的地方,我遇過不只一個個案到要結案了,才透露他們之前曾經被性侵害,陪伴個案其實也考驗著我那單薄粗淺的社會經驗與人生智慧。在做社工之前,其實我從來沒有自己去改過名字、申請復水復電、遷戶籍學籍,也是因為做社工,我第一次知道被跟蹤以及擔心在公共場合被加害人認出來的感受。

我服務的區域是個衛星城市,整體環境很現代化,但其實很有人情味;我的個案很可愛,有人會約我去拜拜,有人會塞紅包禮物和晚餐給我,當然以上的狀況通通都要拒絕,但是拒絕了之後,有的個案就開始帶眉筆給我(理由是「社工,這個妳拿了就不會被看到」)還有人會帶自己種的蔬菜水果來(理由是「社工,自己種的不用錢啦」),認識久了,要介紹我給自己兒子認識的,要介紹我去開安養院的也都來了XD

photo credit: Transformer18 via photopin cc

photo credit: Transformer18 via photopin cc

不過個案也不全都是可愛的,有些人很工心計,有些人很會情緒威脅;有的人每天都打電話來問補助下來沒,發現還沒就要去跳樓,有的人想住庇護所,資格不符就說要燒炭,到處打電話去媒體及公部門投訴,有的人後悔不想通報或提告了,就跟先生說是社工唆使,我曾經在路邊被一個吸毒的個案劈頭痛罵,罵到我痛哭流涕,哭完之後還要陪她去報案完成筆錄,然後看她在警察面前陪笑裝傻裝無辜…。

我天天在會談、記錄、轉介單、核銷之間奮戰,還要陪出庭、做聯繫會報,幾乎都是早上 7 點半出門,晚上 10 點才回家,加班時數根本休不完,再加上考社工師,連跟男友講電話都在講工作,講到他都快翻桌…。我的生活品質急遽下降,但我卻一無所知,過度燃燒的結果,是我的身體開始出現警訊,心裡也出現替代性創傷,我開始大小病不斷,晚上做著被個案性騷擾與跟蹤的惡夢,但我最最最害怕的事,其實是有一天,也許我的個案會被她的另一半殺死。

考上社工師之後,家人開始猛烈的要求我考公職,我表面嘴硬說不要,理由是民間單位比較自由,但其實我知道,以我的個性,到哪裡做社工還不都是一樣,公職還可能更糟XD每天都過度加班,我連騎摩托車的時候都是歪的,下了車也沒力氣踩腳架,我開始認真的想,也許當年老師是對的,我也許真的是「身嬌肉貴」,也許真的是「精神脆弱」,也許,我真的不適合社會工作,理想和現實畢竟不一樣。

4. 離開社工界,轉換跑道

「別問基金會能為妳做什麼,先問妳能為基金會做什麼!」

我前老闆的這句話,成為壓倒我這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她堅持不加薪、不聘新人、不檢討當時工作分配的結果,就是連續 4 個社工跑路。要離開社工界,其實我也很害怕,但是要我留下來,我更害怕…。工作有千百種,命只有一條,我很怕死,不想被操死,我只能換跑道!

但要換跑道,也有很多的問題…,首先,誰在看到我 104 的資歷會有興趣?沒錯!還是社工界!但是幾次去面試的結果,都讓我備感羞辱,某大基金會的執行長面試時遲到了 3 小時,開口就要我解釋為什麼開這種薪資,但月薪 3 萬 7 就是我離開先前工作的薪水,我也想不出降價的理由,所以出局!某大基督教組織的執行長看了我的履歷就搖頭,批評年輕人眼高手低做不長久,又說我可能無法勝任瑣碎的行政作業(呃…我個案和核銷是作假的膩?)順便強調自己在找能夠接任副執行長的儲備人選,只是有雙語能力的人不多,如果要用我,她也不是給不起薪水,但我最好證明我值得這個價錢…blahblahblah

嗯,我覺得這個金飯碗我捧不起,要捧心臟可能要練更大顆,所以也出局!

就在我覺得自己應該到鼎泰豐去面試英文服務生的時候,我現在的老闆打電話給我。面試時,我才發現他要的是有社工背景的人、能夠替公司翻譯社工專業術語的翻譯麻糬,我當下才發現,原來這種跨界的工作真的存在,只是需要耐心等待,仔細尋找,然後不可諱言的是,感覺很重要!

面試的最後,換我問他薪資問題,他皺著眉頭看了一看,只說了一句:
「依妳的學歷和工作經驗,要拿這個薪水沒有問題吧?」
我聽了差點哭出來,原來這件事可以這麼乾脆!

photo credit: rvgpl via photopin <a href="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sa/2.0/"

photo credit: rvgpl via photopin

5. 白頭宮女回頭看

「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

雖然離開了社工界,但是我對這份工作還是有著無限糾結的情感。然而有一天,我走在台北的街頭,對照著自己大學時對社工的想像,卻突然很感謝這些年社工專業給我的歷練,如果沒有做社工,我永遠不可能挑戰自己的道德信念;如果沒有做社工,我永遠不會認識這麼多不同的人與事情;如果沒有做社工,我永遠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該怎麼突破。

即便離開了這個專業領域,進入了其他職場,我仍對這個專業有高度的情感與尊敬,套一句王行老師說的話:「如果你真的很喜歡社工,那你不一定要當社工,別的行業很需要用社工的 sense 來做,像是你去當黑道的話也會成為有同理心的黑道,這個社會需要一些不一樣的!」

願我們都清楚自己的專業價值,無論是不是在社工界服務,都勿忘初衷!

 

延伸閱讀:

  1. 「當時我想,只要有滿腔熱血和服務精神,就能克服初為社工的恐懼。」
  2. 「用音樂做社工」-《背著吉他靠近你》賴儀婷全台走唱自序
  3. 一次就考上,社工學生的考照與專業之路?
  4. 社工朋友, Let’s 靠北!
  5. 已經離開社工界的我,提醒自己勿忘初衷
  6. 社工朋友,別再靠北了,快開始行銷你們的專業吧
  7. 我往那裡走,因為那裡看不見路:我的十年社工小革命
  8. 一個社工員10多年的心得──我應該,所以我能夠!
  9. 基層社工無力攀爬的神魔之塔─談「社工師證照」制度
  10. 台大社工所林玲安:社工也要勇敢站出來對抗體制與捍衛專業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NPOst 公益學院 課程公告欄


開課時間:4/6(四)– 4/18(二)
上課地點:金融研訓院(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三段62號,近捷運台電大樓站 4 號出口)

課程介紹:

學院初始,我們精心安排了「NPO 財經院」與「NPO 傳播院」兩大系列主題,您可以在財經院中理解到直播打賞、第三方支付、電子商務等新時代工具,如何擴大捐款人族群;您也可以在傳播院中,學習社群經營的心法,同時利用內容行銷、精準的廣告投放、數據分析等工具,讓您將自身理念發揚,將您的社群成倍數擴散。

更多課程詳情請上:http://npost.tw/archives/32538

作者介紹

Aphrodite

Aphrodite

來自南投鄉下的孩子,留美2年,因為無法克服對豬血糕和歌仔戲的思念,還是回到台灣落地生根。30歲之前是社工;30歲之後變成業務OL。左半邊是政治正確魔人,右半邊是網路鄉民,一直在切換不同身份,也一直在求平衡XD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