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小象去旅行,打倒漸凍症!」柏林同志情侶的街頭藝術,傳遞繽紛的快樂

圖/作者提供

 

文/黃文鈴 旅居德國柏林的自由工作者

2016 年 5 月,一隻隻彩色大象悄悄出現在柏林街頭,多半在街頭藝術集中的區域,像是十字山區(Kreuzberg)。這些迷你小象有的身披橫紋、有的畫滿圓點,翻到背面寫著 #Berger,巴掌大的大象耳朵手寫著 「對抗漸凍症(ALS)的街頭藝術」(Street Art Against ALS),正是 H. 與 P. 這對相戀 16 年的同志伴侶想傳達的意念:藉由街頭藝術打倒漸凍症。

大大的耳朵、圓滾滾的眼睛加上長長的鼻子,一隻張開雙手的可愛大象,緊黏在柏林哈克雪市場(Hackescher Markt)車站橋牆上,來自澳洲的導遊妮可興奮的介紹:「這是 Berger H Elefant 計畫,創作這隻大象的藝術家,希望來到柏林的旅人能帶著牠們一起旅行,我非常喜歡這個街頭藝術計畫的概念。」

柏林四處可見風格迥異的街頭藝術,囃下次仔細瞧也許會發現伯格小象的身影。照片提供/Berger H Elefant

帶小象去旅行

2 年前,原本是足球隊隊長的海格(H.,化名),才 40 歲出頭卻遭確診罹患漸凍症(註),原本敏捷的手腳逐漸不聽使喚,男友帕斯可(P.,化名)親手做了一隻大象送給他,逗他開心,2 人更靈機一動,創作出「Berger H Elefant ──帶伯格小象去旅行」計畫。

受訪當天,我們約在 2 人柏林住處,客廳拱門貼滿各種圖案、不同主題的伯格小象,桌上擺著一整盒油性油漆筆、沙發上一箱箱尚未著色的小象們,靠著陽臺的櫃子擺滿各色噴漆,客廳電視櫃更收藏許多大象擺飾。

帕斯可拿出最早的大象禮物解釋,海格小時候曾在家鄉南德巴伐利亞的某家店,玩遊戲贏來一隻粉紅色的大象玩偶,並取名為伯格(Berger),海格以這隻大象為雛形,畫出草圖,就是現在小象的原型。

海格發病初期,2 人還能一同創作、在每隻小象上寫字,後來手腳漸漸萎縮無力,便由海格提供點子,帕斯可以石灰灌漿在模型中,工作之餘或假日空閒時著色彩繪。

住處陽臺有張專門噴漆上色的桌子,帕斯可隨手拿起噴漆罐,秀了幾手常用的上漆手法,像是左手拿斜紋鍋鏟、右手噴漆,一整排小象們就披上了斜紋圖案,或是先噴漆在桌面,再以海綿沾蘸在小象身上,就成了一隻隻五彩繽紛的伯格小象。

帕斯可以鍋鏟斜紋噴出小象身上不同圖案。圖/作者提供

漸凍人的重生

「一開始純粹是好玩,隨意將完工的小象貼在柏林街頭,後來才衍生以這個街頭藝術計畫,替漸凍症病人募款。」帕斯可說。受訪當天,海格坐在電動輪椅上,如今的他僅剩眼球與脖子能正常轉動,他以眼動儀操控眼前的電腦,點入「Berger H Elefant」臉書粉絲頁,秀出第一隻誕生的伯格小象,外型是顆粉紅色的蛋。

帕斯可解釋,海格創作出這顆蛋,象徵他的生命在患病後重生,一切需要有新的開始,舊的人生被拋在過去,一切重新再來。

他們創作出 3 種不同尺寸的伯格小象,完工的小象們會偷偷放在柏林街頭藝術聚集之處,讓各國旅人有機會收藏。每個月,他們會在粉絲頁與 Instagram 上透露小象可能在柏林出沒的蹤跡,讓粉絲們可以按圖索驥收藏不同圖案的小象,離開柏林、離開德國,帶著伯格到處去旅行,就像替無法自主行動的海格與其他漸凍症病人去探索這個世界,再拍下旅行的照片,寄回粉絲頁,分享旅行的快樂。

採訪當天我們一邊散步,一邊將小象偷偷黏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圖/作者提供

從柏林到南極,小象的奇幻之旅

海格帶著微笑,分享粉絲頁的照片,小象們與美國舊金山大橋、義大利比薩斜塔、緬甸大金塔、埃及金字塔合照,從歐洲各國衍伸到亞洲、美洲,足跡最遠到達南極!

帕斯可說,寄來的人當初並不知道這個計畫,在柏林街頭發現這隻小象,好奇按著上頭的字樣搜尋才知道整個計畫,於是帶著小象前進世界最南端的盡頭──阿根廷烏蘇懷亞,並踏上南極奇幻島(Deception Island),拍下小象與南極冰山的照片,送給海格一個大驚喜。

「我們看到照片嚇一跳,為了表達我們的感謝,我們畫了一隻扮裝成企鵝的伯格小象」,帕斯可取下客廳拱門其中一隻企鵝造型的小象,「完工之後拍照回傳給他,謝謝他給我們這麼棒的驚喜。計畫開始之初,我們從未想過伯格小象能去到南極。」

小象最遠曾到達南極,留下與冰山合影。照片提供/Berger H Elefant

小象募款幫助漸凍人,分享快樂給更多人

還有一次,一名旅人啟程前特地向他們訂了 15 隻小象,他花了 5 個月從曼谷騎到柬埔寨,將小象們分送給當地的孩子,「我們看到孩子們開心的笑容,覺得很感動,像做了一件很棒的事。」帕斯可解釋,許多人其實一開始都不知道這個計畫,曾經有旅人無意間撿到,特地來信感謝,因為他爸爸也是漸凍人,知道這個計畫後大受鼓舞,認為自己的生命還能有更多可能。

喜歡小象的人可以直接在官網預定,完全免費,但會建議依照尺寸或數量,斟酌指定捐款給柏林最大的 Charité 醫院,該院有漸凍症專科,收治 800 個漸凍症病人,海格也是其中之一,這筆捐款也能作為該院的研究經費,希望有天能研發出治療這項絕症的方法。他們自己則是分毫不取,甚至也不會去查預定者是否真的匯款。2 年來,這樣陸續透過伯格小象計畫所募集的捐助逾 5 千歐元(約臺幣 18 萬元)。

旅人傳回小象跟埃及金字塔合影。照片提供/Berger H Elefant

帕斯可說,更重要的是,透過這項計畫能傳遞更多正面能量。撿到大象的人通常很開心,會好奇可以在哪裡獲得下一隻,並且透過大象聯繫、緊扣在一起,傳遞這樣簡單的美好,並因此更認識、關注漸凍症。

海格雖已無法言語、自主呼吸,但透過眼動儀仍可瀏覽網頁、打字,每天花 2、3 個小時回覆臉書與 Instagram 專頁,將收到的照片放上專頁,很多漸凍症病人也會追蹤伯格小象的動向,帕斯可說,「我們將快樂分享給大家,也透過網路傳達:漸凍症需要這世界更多的關懷。」


備註:由於街頭藝術家的身分,2 人不希望全名、長相曝光,故隱去真實姓名。


註解:

運動神經元疾病(Motor neuron diseases) ,俗稱「漸凍症」,是指因運動神經元漸進性退化而造成全身肌肉萎縮及無力,其中,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LS)是成人最常見的運動神經元疾病。資料來源:中華民國運動神經元疾病病友協會


延伸閱讀:

《漸凍人生又怎樣?》作者序── 24 歲胡庭碩:「我們總是失去什麼,而能得到什麼。」

用雙眼經營新垣結衣粉絲團,肌肉萎縮患者鍾端育和時間賽跑

美國漸凍人協會的「金桶挑戰」:去年的一億美金捐款用在哪?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