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人想什麼?】「捐款是一種對環境、社會的投資」「信用卡扣款數據可以方便 NGO 倡議」「我不太會看財報,電子報是一個很好增加信任度的方式」

Priscilla Du Preez@ unsplash

編按:

2016 年政府上臺廢止了《紅十字法》,接著伊甸基金會爆出與復康巴士司機的勞資爭議、《蘋果日報》記者臥底調查「圓夢 580」臺灣世界展望會坦承曾因性取向而辭退前董事王增勇113 家暴保護專線流標,以及臺灣社福界的勞動權益困境安置機構的性侵與暴力體罰 ⋯⋯

而這其中,捐款人的責任究竟在哪裡?NPOst 對臺灣的捐款行為倍感好奇,因此每月定期於「捐款人想什麼?」專欄中刊出 4-6 位捐款人訪問,期望進一步了解每個人捐款時的想法。當然,少數的抽樣無法代表臺灣廣大的捐款族群,但其中不乏寶貴的建議方向,值得機構團體思考。

若您也身為捐款人,並且願意協助我們透過長期的質性調查積累,與 NGO 共同改善大環境,歡迎您來信留下您的聯絡方式(contact@npost.tw),我們將在您方便的時間訪問您,讓 NPOst 、公益組織、捐款人都藉由更多的理解,拉近彼此的距離。

另,本專欄設立主旨為傳遞捐款人樣貌與想法,了解所謂的「捐款人觀感」,希望讓各團體在對外溝通與勸募操作時,能作為掌握對話氛圍的參考之一,因此不特定追究各捐款人的回饋或進行深入的議題報導。若您對公益領域的各項議題有興趣深入理解,歡迎您訂閱 NPOst 公益交流站

電子報對繁忙的捐款者,是一種增加信任度的方式

黃小姐 24 歲 美術編輯 現居新北市

我的年收入約 38 萬,每個月約花 400 元在捐款上,金額不大,並不會對我造成壓力。

我是綠色和平組織的捐款者,起初是在捷運外的街上遇到穿著綠色制服的推廣人員,當時他們介紹許多綠色和平正在執行的環保議題,留了聯絡資訊後,後續又致電給我詳細說明,而我自己也比較關注動物保護、自然環境相關議題,但我其實不太有空閒可以做這些事、也沒有環保的專業知識,捐款給他們,把資源交給專業的人來執行,讓我覺得很放心。

從大學剛畢業捐款至今 2 年多,讓我持續捐款給這個組織的原因,其一是便利性,每月定期自動從帳戶扣款捐款,省下繁雜的手續,對我來說很方便,也不會太有負擔。

François Genon@ unsplash

最重要的是,我很重視捐款透明及組織資訊公開。綠色和平一直以來都有寄送紙本或 email 電子報給捐款人,除了宣傳近期的活動外,網站上也會紀錄捐款的使用,不過我通常不會定期察看 NPO 的會計師財務報表查核報告,所以對我來說電子報是一個很好的,增加信任度的方式。每當連署成功,或成功讓企業做出改變,都會寄 email 跟捐款人說。

而且,對我來說國際性組織影響層面比較廣,較能促使各國政府推動環保相關法案。如臺灣的部分,去年(2018)綠色和平與當地居民發動連署,呼籲停止興建深澳電廠,也成功引起大眾的注意,是相當成功的一個案例。

Frédéric Paulussen@ unsplash

我覺得我的捐款中 4 至 5 成用在人事成本上是合理的,因為計畫要有效率的推動必須有穩定的人員,單靠志工是不夠的。他們有時候會有大型計畫,資金不足時,會打電話詢問額外的捐款意願,10 月就有接到希望我可以捐單筆 1000-2000 元,做大西洋遠洋漁業考察。

他們打了兩次電話,第一次來電時,我表示想先看看計畫的相關資料,不過考量到金額對目前的我來說仍有點高,雖然想要幫忙,第二次打來還是被我婉拒了,後來也沒有再詢問,我覺得相當尊重捐款人,因為如果我的能力無法負擔,而他們還是一直催促,我可能會不太能接受而停止捐款。

沒有其他意外的話,我會繼續捐給綠色和平,未來經濟能力許可,也希望可以捐給同樣與環境、動保相關的 NPO。

將捐款當做一門對環境、社會的投資

Jane 30 歲 NGO 工作者 現居台北市

我的年收入約 40 至 50 萬,每個月會固定捐款 8000 至 10000 元,對我來說會有一點小壓力,不過就像一般人會以物質來填補生活不足之處,而我以捐款支持需要幫助的團體,會帶給我極大的滿足感,同時也是我工作的動力來源。

捐款至今已 4 年,目前關心的議題與固定捐款的 NPO 主要分為以下幾個面向。

環境保育:綠色和平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Earthjustice(美國 地球正義)、Navdanya(印度 九種基金會)。

野生動物保育: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 台灣猛禽研究會台灣黑熊保育協會

動物保護: 拼圖喵生命平權推廣協會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弱勢關懷: One-forty 台灣四十分之一移工教育文化協會台灣狗醫生協會惠光導盲犬教育基金會

性別平權:現代婦女基金會

獨立媒體:NPOst 公益交流站

雖然捐款不會直接回饋在個人,但捐款是一種對環境、社會的投資,在做出行動之前,我會特別注重他們有什麼樣的獨特性、具體成果、做的事情是否能解決多重社會或環境問題,或看到不公義的事情有沒有具體抵抗、挑戰現有體制

比方說,動物社會研究會這個默默推動政策倡議的動保團體,他們著名的行動是解放蛋雞活動,提倡不再使用格子籠飼養雞,倡議過程積極幫雞農找通路,最後在家樂福也上市了自由品牌的雞蛋,解決包含動物福利、食安等多重問題。

以「格子籠」飼養雞隻,讓母雞擠在 A4 大小的籠子中下蛋。  圖/取自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Facebook

我是比較主動擷取資訊的人,且因為捐款的組織較多,被動接收 email 對我其實是一種負擔,對於感興趣的議題就會主動上網蒐集資料,如果 NGO 沒有足夠的成果,八成以上我就直接決定不捐,但捐款之前我還是會先拜訪,或跟他們的人聊聊後,能引起我的共鳴,才會做出捐款行動

我習慣透過環資專門報導環境新聞的獨立媒體台灣環境資中心來了解國內外 NGO ,比如做環境訴訟的 NGO —— Earthjustice ,就是透過這個平台介紹而捐款。這兩個組織持續為環境付出,做出非常具體的成效,是我目前十分看重的 NGO。

再來就是公視主題之夜的紀錄片,裡面經常介紹一些不錯的團體,另外,有時候看到一些不錯的宣傳廣告也會讓我印象深刻,進而深入了解、捐款。

例如之前看到一個保養品廣告,討論關於「懷孕歧視」這件事。女職員在懷孕期間,上司不願意調整工作內容,或是請個產假都很困難,在日本社會非常常見,小酒部沙也加因為這樣而流產了兩次,她因而創立一 NGO ,希望可以凝聚力量讓這樣的事情不再發生。社會對女性時常有很多框架,尤其在日本,雖是已開發國家,卻對於女性權益仍很保守,為此,我前往日本與創辦人見面,後續也得知她又創立社會企業 Natural right,做講師培訓、關於懷孕歧視的教材,如果有機會,我會想再去拜訪她,未來也想捐款支持。

Chayene Rafaela@ unsplash

我平常習慣使用信用卡扣款,國內各 NGO 每個月定額約捐款 500 元,而我特別看重的組織會捐 600-1000 元;國外的則都是 1000 元,除了怕會被扣手續費外,我會選擇的國外團體通常影響力比較大,或是第一個做這件事情、有特殊性的組織,覺得捐多一點是沒關係的。

依照我的習慣,我單次捐款因金額不高,對組織影響不大,所以如果有單次捐款給 NGO ,都是因該組織沒有每個月自動扣款功能才會這麼做,像 Navdanya 就是如此,不過他們在做的事非常重要,在印度成立種子銀行、種子學院,保存當地生物多樣性,也確保農民的生存空間,所以我還是會定期定額自己操作捐款,但對我來說無法直接扣款真的很麻煩。

且利用信用卡有個好處,綠色和平的專員跟我提過,這種扣款方式長期下來有數據蒐集的功能,有些政策倡議需要累積民眾人數,具體讓政府看到實際狀態,信用卡持卡者就是滿 20 歲以上的人,可以列為一個票數計算方式

rupixen.com @ unsplash

雖然很支持 NGO ,但我不太會參加他們的活動,原因是活動時間常跟工作或其他事情重疊,而假日也希望可以好好休息,且一旦捐款我就會信任這個組織。但我們是捐款人,當然要監督 NGO 做的事情,不過我通常不太會看財務報表,我監督的方式是看成果,但如果到了年底,我會上官網下載成果報告來看看他們的財報,必須要合理分配運用,不過通常我評估後而捐款的組織,我不擔心他們會亂用我的錢。

而捐款中的 3-5 成作為人事、行政費用,我認為是可以接受的, 除了做的事情很重要,也要留住好的人才,才有辦法推動事情,必須要有適當的待遇,NGO 薪資狀況也應依城市而定,如高雄我認為約 3 萬,台北消費較高,基本應該要 3 萬 2 至 3 萬 5。

Priscilla Du Preez@ unsplash

過去有停止捐款者,多是綜合考考量個人對議題的關注度和經濟上的壓力,且所曾捐款的這些 NGO 都有持續在成長。未來如果收入允許,會想捐給中華民國 兒童權益促進協會,因為我曾跟創辦人聊過她的想法,不過原本我不會捐兒童相關機構,除了捐款者已相當的多,另因為很多是有護家盟的背景,反同婚或是八周內必須確認終止妊娠,對我來講是違反價值的,而她直接向我表示不排同志,所以也促使我願意捐款支持。

另外未來也希望可以支持國外女性團體:烏克蘭激進女權團體 FEMEN、 日本 BOND project (協助因家暴或在學校被霸凌而逃家逃學、流落街頭的女孩)、日本社會企業 株式会社Natural right


延伸閱讀:

SDGs 專欄/綠色和平蔡絲婷:綠電先行,刻不容緩

移工教育種子遍撒全臺,回到東南亞開花結果/專訪 One-Forty

【捐款人想什麼?】「我非常重視財報的合理度、透明度」、「暫時不會想再捐給全球性組織,想支持更多在地服務型組織」、「對社會或自己的想法一陣一陣改變,讓我暫時無捐款意願」

作者介紹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