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故事」不容易,但可以靠工具:利用故事引起共感,推進倡議行動

圖/chuttersnap @ unsplash

作者按:

最近在某個 NGO 郵件論壇中,有人詢問起,是否有什麼推薦的「好故事」、「說故事」工具箱介紹,遂有經驗豐富的非營利組織工作者提及了 Stories for AdvocacyImpact Guide 等 2 個網站。

Impact Guide 是針對「影片」規畫、拍攝、製作、發行與流通等階段作介紹,好讓影像媒介可以發揮強大的改變社會影響力,而前者則是統合了倡議計畫的基本要素設計,以及如何利用故事來推動議題的倡導。

Stories for Advocacy 則是荷蘭 INGO Rutgers 針對年輕人社群所設計的「Right Here Right Now」計畫中的一環,也許正因為此計畫是期待年輕世代作為倡議行動的主體,所提供給年輕人的參考資源,故這份工具箱資源對於倡議的規畫與執行介紹得較為簡單扼要,既然過去已曾寫過一些倡議相關的文章(註),就姑且假設本文讀者對於倡議概念以及如何開展倡議行動已多少有點概念,所以這回想來整理一下 Stories for Advocacy 的後半段:如何利用打動人心引起共感的「故事」,來推展倡議行動。

 

話說將說故事(Storytelling)技巧應用在商業行銷或是 NPO 募款,已不是新鮮事,但對於大多數善於「說理」的倡議型 NGOs,其可能更習慣於講大道理的論說文,而拙於以動人(小)故事來鋪陳、發展、連結自身的倡議計畫,Stories for Advocacy 對於如何說出好故事,提出了 3 個階段工作──

1. 辨識好故事(identify)
2. 捕捉好故事(capture)
3. 傳播好故事(share)

辨識好故事:經驗重於說理,從身旁捕捉故事

對許多 NGOs 而言,或許最接近「故事」的東西,就是所謂的「個案」吧。

「個案」往往因為遇上了被某個議題相關的困難,而需求助外部力量(可能是 NGOs、律師、社工、媒體、民意代表或政治人物等)。以臺灣冤獄平反協會(Taiwan Innocence Project) 為例,該組織成立近 6 年以來,持續追蹤與介入具體司法冤案的救援工作,透過一個個具體的個案,讓國人看到現行司法制度與執法的缺失,以提倡結構或制度面的改革。

故倡議型組織往往得透過「個案」身上的事實揭露,或是以局外人視角切入的報導與分析等佐證,來支橕其關注議題改善之迫切性。一位遭受司法冤曲的當事人,他具體且活生生的經歷,遠比抽象的公正審判、刑事、人權這等千斤字眼更吸引一般人,但是個案比之「故事」,後者著重於人、情節和地點等要素之間的連貫,相對的,故事在議題論述中的說理比重就被弱化了。

如何說一個好故事?圖/STORIES FOR ADVOCACY

Stories for Advocacy 認為,能成功讓多數人欣賞喜歡的故事,其實不難整理出某些固定的模式,例如一名平凡人的無聊生活,突然出現了某個變化,由此展開不同以往的探險旅程,而這路程中是否遇上貴人相助,又面臨何種考驗挑戰?好故事應當呈現出許多衝突、充滿張力的起承轉折,讓讀者可以看到主角如何克服挑戰、解決難題。

捕捉故事的精隨:故事不是為了收買同情,而是號召力量

除了強化「故事性」,把個案轉化成為讓更多人可以理解並產生共感的「好故事」外,NGOs 在應用說故事方法時,必須時刻自我提醒──我們並不是為了透過故事炒作,收買同情,而是藉由講述故事,準確的傳達組織所關心的議題,以及關鍵訊息,進而激起變革的支持力量。

Stories for Advocacy 在此部分整理的一些外部參考資源, 如 Capturing stories 工具箱便提供了許多方法,與組織工作者分享如何透過訪談、照片/影片、文字寫作等具體形式,來製作出精彩的好故事。

圖/Dennis Maliepaard @ unsplash

讓更多人知道好故事:只說故事遠遠不夠,還必須找到傳播媒介

好不容易製作出一個完整的好故事,其實還不夠,更重要的是接下來如何把它散播出去,讓更多人透過故事理解 NGOs 所關心的議題,形成足夠的社會壓力,並產生改變。

因此在設計傳播通路與媒介形式時,必須回到最初的倡議行動脈絡中來思考:在這個議題中,最重要的關鍵角色是誰?在什麼場合、透過何種管道可以讓他/她們看到這個故事,了解其中的爭點?

更多深入的資源與說故事方式介紹──

1. Working Narratives: Storytelling and Social Change

2. Data-Driven Storytelling

圖/Amador Loureiro @ unsplash

說好故事不容易,但可以借助工具達成

以我自己個人經驗和不客觀的感受來說,我們的正規教育從小學到中學的「作文」課中,多半著重訓練學生撰寫必須理性思考的「論說文體」。

然而,在此基本寫作技能之外,若要具備簡單情節創作、角色塑造、獨白與對話鋪陳等多維向的組織能力,除了極少數騰空而出不世的天才能能輕易駕馭外,大多數平凡人若有志在此一方面的尋求能力的提升,很需要借助進一步的寫作/創作/編導等經年訓練養成。

說出好故事如同成為小說家、導演,如此不易,但是現今工具愈發簡化、資訊也大量流通,大大降低了過去的專業壁壘。透過 Stories for advocacy 介紹,希望除了看到自身的不足外,也能透過這些學習,來嘗試突破以往界限,讓資訊分享更有趣。


註解:NGO 推進器其它與倡議相關的文章:

  1. 化資訊為行動的 10 個社運小戰術
  2. 人權「新」戰術
  3. 社運團體的政策倡議技巧應用
  4. 關於倡議,如何評估?

延伸閱讀:

這是動蕩的時代,也是說故事的時代(上):「好故事」成為一盞明燈,指引改革之路

這是動蕩的時代,也是說故事的時代(下):「好故事」能跨越差異,成為社會運動的立基

【捐款人想什麼?】「應該去看見組織裡勞動的『人』」、「NGO 工作者要有勞權意識」、「不喜歡組織打悲情牌」

對著咖啡樹苦練說話:從同學口中的怪物,到擄獲百人的郭柏辰/《企鵝都比你有特色》書摘

作者介紹

NGO 推進器

NGO 推進器

介紹並分享盡責安全的網路資訊,協助找尋全方位的非政府/非營利組織數位科技與社會運動策略。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