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從公車上摔下來了!」身障者上不了車,是整個社會的責任

0

編按:

4/12 日晚間,因罹患「脊髓性肌肉萎縮症」(俗稱「漸凍症」)而行動不便的胡庭碩,駕駛電動輪椅欲搭乘公車時遭到公車司機的憤怒對待。司機不理解胡庭碩為何不先想辦法將輪椅駛上柏油路,卻堅持在人行道上要求司機將車體靠近、再放下輪椅所需的斜坡渡板,因此感到不耐,並重摔斜坡渡板和車門來發洩情緒。胡庭碩在長久以來數不清的搭公車挫敗之後,累積情緒於此爆發,於是在臉書上寫下了這篇文章,NPOst 獲授權轉載。

此次事件給予社會的最大教訓是,公車司機必須於訓練過程中,明確知悉「先將車體靠近人行道,再將斜坡渡板放上人行道並且鎖緊」這件事有多麼必要。顯而易見的理由便是安全。事實上,一星期後(4/19),因為同樣的理由(司機不願先靠近人行道再放渡板),便導致胡庭碩於斜坡渡板上摔落,這已是他從小到大第 5 次發生如此驚駭又受創的事。

臺大法律系畢業、身為社會企業坪林街左邊的創辦人,胡庭碩已是具有足夠表述能力的身障人士,他的文章不僅點出在人行道上放置斜坡渡板的必要,也點出關於政策與改進的重要建議。然而,我們的社會還有非常多不願、不敢、不能發聲的身障朋友,我們必須重覆不斷的彼此提醒並學習,如何讓身障朋友在同一個環境下,真正安心的生活。

 

文/胡庭碩 (編註:此文中所有配圖皆為編輯臺自行搭配之示意圖,與文中所述公車無關)

今天(4/12)晚上 11 點多,我在等 857 公車,幾乎是今天能搭乘的最後一班低底盤公車。公車在離人行道、離公車站一段距離的地方停車。我駕駛電動輪椅趕過去,揮了揮手。

公車當時,停在離人行道約 3 公尺遠的馬路上,司機坐在駕駛座上,揮手希望我從人行道上下來,他想把斜坡渡板直接放在柏油路面。

我表明我希望司機把車開近人行道,這樣斜坡渡板可以直接放上人行道。我的堅持有 3 個原因:

1. 讓司機方便施作

絕大部分司機不願意降下車體,更不願意把斜坡渡板鎖上固定,即便你告知了,司機也會無視貼在後門的 SOP(標準作業程序)表,不情願照做或發怒指責你拖累全車。

以我個人搭乘三重客運的經驗,我遇過 3 種說法──

第一大類是「我的車子不用鎖.這種的不用鎖。」我事後有打給三重客運問過,總站表示沒有引進不用鎖的車型,應該是司機不懂,已經加強過訓練了。(之後還是遇見很不懂怎麼鎖的司機)

第二類是「我用腳踩住了,你直接上去,我在後面 hold 著。」但我因此摔板過 2 次,「砰!」一聲掉下來,司機就會說:「你太重了,鞋子很滑」但其實好好上鎖就零風險。

第三類是「……」(弄半天,臉超臭,根本找不到卡榫點在哪裡),若我身邊有親朋好友,他們都會樂意直接去幫忙,但大部分時間,我只能別無選擇的在那一小段上下坡時間禱告。

2. 有效減緩坡度,確保安全

斜坡渡板若放置在人行道上,其坡度就能減緩很多,輪椅爬坡時不容易翻車,後面也不需要有人幫忙推,對雙方都安全。且坡度下降,就算司機不卡卡榫,發生風險的機率也大幅降低。(在車體不需下降的情境下,坡度幾乎是從 45 度降到 15 度)

3. 節省每個人的時間

我所在的公車站,與柏油路面高低差將近 20cm,而往來最近的斜坡,大約需要 3~5 分鐘的時間,這段時間,司機與全車乘客只能乾瞪眼,我也曾經在用這種方式上車後,被陌生人碎嘴:「上個車你跑那麼遠,故意的喔!全車等你一個。」

另一個風險是,車體放下斜坡渡板後,與人行道距離有可能過窄,電動輪椅無法迴轉,需要麻煩他人搬移。每一次搬移,都是助人者與受助者的身心煎熬。然而,司機只要移個車,在接近午夜的無車當下,所需時間甚至不用 1 分鐘。

身障者上不了車,是整個社會的責任

無奈一開始,基於一些無法理解的考量,司機不接受我的建議,他還下了車,示意我趕快從人行道下到柏油路上。但因為上述 3 個原因,我堅定地拒絕,希望他把車靠近人行道。

司機妥協了,接著就是噩夢的開始。

他大聲碎念了兩句,走向門口,用力把手套脫下,砸到司機座位上,「砰」一聲關上司機座門(要先關車門,才能啟動移車)。到關閉車門前,期間我持續聽見他的低語,我聽不清楚內容,也沒有勇氣搞清楚內容。

還在困窘時,司機移好車了。他下車走到後門拉出板子,舉高,在我還來不及反應時便「砰!」一聲,砸了板子。(正常情況應該平放就好,不需要再向下用力摔)我心頭一驚,受挫地趕緊上車。

說實在,這位司機並不是對我態度最差勁的;今天的乘車經驗,也不是有史以來最糟的。

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打電話客訴過、打到新北市交通局處檢舉過、臉書上討拍過、上過媒體懇求過,打電話給區域市議員過,甚至拜託過我的朋友,好幾位現任行政院青年諮詢委員協助關切過(當年任內我還不覺得搭公車議題嚴峻,沒有以此為提案)。

以我一個受過高等教育、擁有豐富公民政治參與經驗,甚至某種程度上握有發言權的人,我用盡了辦法,都沒能好好的、平安的、不讓人擔心的搭乘公車,返抵家門。那其他人該怎麼辦?那些眼睜睜看著我,看著身障者如此被對待的人們,怎麼敢安心生小孩、怎麼敢安心推嬰兒車出門?怎麼敢安心老去、怎麼敢安心讓家中長者出門?怎麼敢安心迎接充滿變數的每一天?

在影片中,我後來情緒崩潰了,講的話也語無倫次,請各位原諒。我想說的是:

司機,您可能覺得我麻煩,透過摔門來表達憤怒。這很成功,的確威嚇到我與乘客了。

我先感謝您讓我上車,但請您記得,我也是我爸爸、媽媽的孩子,他們每天都等我回家,每天都在擔心他們的孩子,能不能遇上願意服務的司機,能不能不被羞辱的,好好的,平安快樂的回家。

我也不是只為了自己,也是為了這臺車上的每一個人。如果他們今天看到我是這樣被對待,他們怎麼敢讓家裡坐輪椅的老人家出門?怎麼敢推著嬰兒車出門?怎麼敢生孩子?

如果這臺車上有孩子,他怎麼敢好好長大?如果孩子因為看見了身障者被這樣對待,發現世界上最慘的事情,不是因為沒達成條件、媽媽說妳不配當家人,只能當客人;如果讓孩子發現,有些人,在這個世界上被當成比貓的飼料碗還不如的東西,孩子怎麼敢在這樣的社會裡長大?

關於政策工具的建議

1. 各都會區試辦 1~3 條示範路線

不求一開始全部到位,只希望讓更多司機與乘客看見,這麼做,工作變得更輕鬆,社會變得更和諧。

2. 建構環境

公車能依序進站,適當停放至車格後再行開門(車格應標明前後出口大概位置),乘客能有效率,好好排隊上車。有隊伍,才不會爭先恐後,才能像捷運、鐵路依樣,劃設優先上車的排隊位置。即便不特別劃設優先上車位置,有了整齊的一般常規需求隊伍,少數無障礙需求的乘客也更容易被發現,而不是混雜在人群中,沒人搞清楚他們是要進來,還是要出去。

臺北火車站鄭州路口在我高中期間,基本上就是排隊搭乘的,尤其是現在新站牌規劃完成,不僅標示清晰,遮雨棚範圍擴大、整齊的人行道也更有利公車靠邊。臺中臺灣大道公車亭的建置也非常優秀,司機放板子時幾乎不會淋到雨,板子一拉出來與行人道高度接近,放置容易,我只在臺灣大道遇過好司機。

車格標示清楚,強制規定公車停放的好處,就是乘客不用追著公車,冒死橫越柏油路去搶位置。而且更能確定車門位置,在劃機車格,建置 u-bike、取締違停、設置電線桿或其他路阻時,能事先判斷人流是否順暢。

之前有碰上路口三線道,外側是公車格,警察居然緊對著公車格設置酒駕臨檢,讓三線道只剩一線能走,公車為了讓我上車,放板子,一暫停就堵住了車流,後面喇叭聲不絕於耳,全車乘客包括司機自然煩躁。

3. 放置斜坡渡板,請強制司機依照標準作業流程

以下順序是我在公車後門旁貼的 SOP 表上看到的:

(1)發現無障礙需求乘客(輪椅、嬰兒車、老人與菜籃、腳明顯骨傷、視障等)先以車外廣播通知乘客,禮讓優先上車。(所有低底盤公車一定都配置有車外廣播,這是已有資源,沒壞的話一毛都不用再花)

就跟搬家的道理一樣,一定大型物件先上車,其餘小型物件再補空位。我人生大概遇到 50 次以上經驗,都是一開始空車,人群爭先恐後上,然後司機再跟你說:「抱歉,車滿了,等下一班,很快就來。」然後一等就是 40~50 分鐘,才會出現下一臺低底盤。但我從來沒有遇上我先上車,之後有想搭車的乘客沒搭上來的狀況,27 年來從!來!沒!有!

反倒是司機常說上不了車,我堅持一定要上車,在司機臭臉與乘客的不諒解下,還是順利上了車。有時候是上班遲到了,更多時候是我們已經等了 30~50 分鐘,過盡千帆,好不容易才等到一臺低底盤(許多路線都是老式公車+微量低底盤班次輪值)。我已經比常人花了 2 倍的時間在交通上,真的不能再花到 4 倍的時間給交通了。

事實上,大部分都是心理因素,不是真的擠不進。讓體積需求較大,體積彈性較低的適性乘客先上車吧。你不知道,他為了這一個低底盤班次,在佛前求了幾百年,而爭先恐後魚貫搶入的乘客捲起的,朋友,那不是落葉,而是他碎落的心。

(2)盡量將斜坡渡板,置放在人行道上。(放置人行道時,完全不需要傾斜車身)

斜坡渡板放置人行道上,坡度較緩和,利於乘客上下車並協助司機,提高安全保障。再者,若要讓適性需求旅客從人行道下柏油路,不一定在站牌旁就有斜坡道,可能要來回從原地到斜坡道車上,這樣的移動時間遠遠大於移車時間。

再者,臺灣摩托車喜歡亂鑽,公車與人行道靠越近,越能保證摩托車放棄這個縫。

(3)手動的板,務必上卡榫

3 個原因,第一,任何人若因為斜坡板滑脫而受傷,未將卡榫卡上的職業駕駛鐵定要負擔最大責任。沒有人陪得起。

第二,板子不正常使用,容易壞掉,若因為不鎖板子,真的不小心撞到板子收不回去,只好請全車下車換下一臺車,這可就只輸聯航 87 分了。而長期錯誤使用,造成板子使用年限減少,應該也不會是公司與公部門樂見的。

第三個原因,則是太可怕了。我人生印象中從公車上摔下來 4 次,都是沒卡榫。每一次,都擔心會不會一摔就撞斷脖子、骨折,或其他可怕的狀況,還好目前真有受傷過的只有擦傷。但每一次,我都在擔心會不會毀了板子,不只全車會瞪著我,若車壞掉了,少數能搭的公車又會少一臺。

(4)詢問下車地點,並建議合適下車的站牌

很多肢障者,會合併胸腔力量不足,導致音量也小聲。且車上擁擠,不一定身障者能在預備下車前,即時按下身障用下車鈴,即便按了,嘈雜的背景音也會讓司機難以分辨。

最好的狀況是,預先詢問下車地點,司機再判斷該地點是否為最適合下車的站牌。例如我們家門口回程的站牌常常違停摩托車,所以我習慣提前一站在寬敞的公園人行道站牌下車,再開電動輪椅 5 分鐘回到家。

很多上下車小細節,或許司機會比乘客更清楚,適當的建議,讓彼此更方便。

圖片來源:http://www.sunable.net/node/4200

4. 透過小規模的參與式治理試辦,讓運營低底盤公車的司機能討論如何增加服務動能(從休假、年資、車次、排班、硬體投資、到獎金)

目前現行的制度,鼓勵司機用最短的時間,載最多的客人,每趟跑越快,才能休息越久,自然而然司機不喜歡載適性乘客,不覺得自己的地位很神聖。維修、補助、獎金等也都掌握在資方手裡,政府只能被動發款。

如果有可能,小規模的試辦,譬如 20 個有興趣的司機先加入,把 20 個司機所屬的幾條路線的硬體維修改裝費用、無障礙服務獎勵使用金(假設可以增設這樣的數十萬的小基金)的使用權,先交給這幾個司機自行討論。

司機的資格,就以 3 件事情為考核。第一,同儕資格審核;第二,查核一定期間內無行為不當被合理投訴;第三,規定必須依照公司標準 SOP 程序載客,載運一般乘客或無障礙乘客均須符合。

有個可執行的前提是,大部分需要使用無障礙設備的旅客,持有的都是特殊悠遊卡。所以司機可以部分得知彼此的無障礙工作量多寡。再加上小團體運作,大家可以互相補充彼此的狀況。例如誰誰誰的某個路線經過公立托兒所,在某些時段工作量其實很大;例如某某路線固定星期幾會經過老人會館,那裡固定什麼時段有活動,應該多派低底盤班次等。

讓這些司機去討論,如果每年有維修經費,應該優先補給哪幾臺車子,哪些部分,或是讓司機自行微幅排班,有跑哪些趟次的,可以有更多的休息或加給。把治理權放到司機手上,或許能更貼切的分配資源,並建立金錢以外的新價值取向。

另外也補充一下,我並不直接贊同公部門或私部門直接補助更高額費用給司機。目前法規,的確司機載運無障礙乘客所收到的載客津貼,與普通乘客相差無幾。但我並不樂觀認為,給更多的錢,就會直接讓司機更願意載這些乘客。目前狀況下,每多載一個乘客,大概就是多幾毛錢。就算每一個無障礙乘客多支付 100 倍的載客獎金,來到幾十塊錢,但這幾十塊錢真的會產生足夠的誘因嗎?

即使有誘因,能夠怎麼改變司機的態度呢?若公車司機給 100 塊,拜託無障礙乘客換搭別臺車,有多少比例的乘客會覺得行為恰當呢?

錢是很重要,卻也是很偷懶的獎勵。但人活著,擁有很多值得追求的事:榮譽感、情誼、尊嚴、得以掌握自己未來,不受制於人的踏實感……這些,都不只是金錢能交換到的。

每個人都能在自己的位置上,出一份力

事情發生後,文章被貼到了障礙者的社群,看到一篇留言,我幾乎心碎:「就是這樣,我才不搭公車。」

全臺灣有多少人,就因為這樣的現況,喪失了出門的動力;就因為這樣的現況,喪失了探索世界的自由。

甚至,就因為這樣的現況久了,開始誤以為活著,就只能是這個樣子,喪失對未來的想像,喪失了親手實踐想像中未來的權利。

好幾次,我都自己躲在電梯裡痛哭,怨嘆我已經是個將近 30 歲的成人,有穩定的工作,創辦了社會企業 坪林街左邊,有相對受人欣羨的經歷,但我還是沒辦法讓家人放心,讓媽媽放心,知道我今天能順利搭公車返家。

我已經是個將近 30 歲的成人了,我還是因為搭公車這件事情委屈了,我還是受傷了。有時候是心理、有時候是身體,我還是讓家人朋友為我擔心了,就為了這麼小的事。

今天,我更深深覺得自己沒用。我當過行政院青年顧問,我在無數公私部門教授社會創新創業,我以專業能力登上過諸如天下、商周、公視、關鍵評論網等一線媒體;我結識了幾乎整個青年世代臺灣最璀璨的社會創業家,我受過幾乎是業界最好的師長前輩的提攜教誨……

而這樣的我,卻連一間客運公司的兩條低底盤公車路線,都改善不了。

我今天談的不是整個臺灣的無障礙公共運輸,而僅僅是 704、857 這 2 條路線,我連讓這 2 條路線上的嬰兒車、輪椅、老人家能夠安心回家、有尊嚴地回家,這麼微不足道的小事都辦不成。我怎麼對得起師長親朋,我怎麼對得起我的幸運,怎麼對得起這個是社會?

最後,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出力。如果司機放斜坡渡板時淋著雨,請您幫司機撐個傘;遇見服務輪椅的司機,請大聲稱讚那個司機,請大聲跟司機再三說謝謝,讓司機感受到,他在做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如果你看到有輪椅、嬰兒車、長者揮手招車,而司機碰巧沒做出反應時,請勇敢上前,跟司機說:「請等一下,有人要上車,慢慢來沒關係,我願意等。」

希望我們每一個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出力,讓這個社會生存的本質,更適合我們每一個人。


延伸閱讀:【專訪】身障者日誌:捷運電梯只是你的「選項之一」,卻是我的「唯一選擇」

 


隨時鎖定 NPOst?快來下載「泛讀」APP!

立即下載,好文不漏接!iOS:按下去;Android:按下去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