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者心聲:我的心又再次被這司機友愛的舉動悸動不已──這世界真的很美麗!

0

文/徐薇雅

今年國光號新增蘇澳到台北路線,這對我到台北變得更方便。以前總是要先搭乘火車或縣內客運到羅東,再從羅東搭乘客運到台北,最後再搭乘公車到師大唸書……,這一路接二連三的換車,對一位視障者是頗辛苦。還好新路線的開發,為我這位視障者多了一個便利的選擇。

這學期在師大研所進修課結束後,便在台北圓山捷運站外,搭乘國光號客運回家,一路安心地從台北返回蘇澳。我因為持著白手杖上車,總能引起好些人對我的注意。特別是司機,每回上車,司機總會關心的詢問著:「這位大姐,請問你要在哪一站下車?有没有家人來接你?」見著我溫和的回應著他們的問話,有些司機還會再好奇的多問些問題:「你怎麼一個人出來?家人怎麼没陪著你?你在做什麼工作……。」因為我的職業是國小老師,喜歡和孩子說故事,我便坐在司機後的座位上,緩緩的和司機先生敘說著我的故事。

兩年前,我開始一個人到台北師大研所唸書,持著白手杖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時,身旁總有善良又熱情的人如客運司機這般好奇的詢問著。每回聽到這樣的詢問,心底總會生出一股聲音抗議道:視障者和你們一樣,我與你們所做的事都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我戴了一副視障眼鏡而已!然而因著老師的職業個性,總是不厭其煩的與人耐心地敘說故事,盼藉由對話、分享生命經驗,改變一般人對視障者的偏見與誤解。每回說完故事後,最感動的人總是自己,因為見到我更柔和的談論與接納自己。

前些時候,在台北搭乘國光客運,遇見了一位友善的司機劉先生。我一上車,他如往常載運過我的司機般好奇的詢問著我,我也如過往般的繼續敘說著我的故事。這一路上,我與他便這般一問一答的聊著天。當車子開到了蘇澳中山路站時,他把車子停妥後,起身扶我走下車。下車後,我打著手杖往店面騎樓行去,準備在走廊上等候家人來接應。走了幾步路,便聽見司機劉先生在我背後喊道:「徐老師,等一下,不要動!」他從後頭跑到我身邊,拿走了我的手杖,接著跑到馬路的對面店家騎樓外的水龍頭下,沖洗著我的手杖頭。一會兒,他又跑回來將我的手杖還給我,並說道:「徐老師,你的手杖髒了,不過現在我已經把它洗乾淨了。」司機這般溫柔的舉動,使我當下的心很感動:這世界好溫暖!

前幾天,在圓山站搭車之際,碰巧又遇見這位劉司機。他一見到我便喜孜孜地與我打招呼,好不熱情!一路上,他似熟識的好友般熱烈地與我聊著天。他說想介紹他的老婆與我認識,向我學習如何擁有好氣度。我則苦笑著:「這是需要耐心教導,感謝我的先生很有耐心的教我、陪我。你也要有耐心的陪伴著老婆,就可以得到好結果。」

老師身份的我,不由自主的想予他更多的鼓勵,便又繼續分享道:「我和先生年輕時,也曾經彼此很悍地爭吵著。然而,倆人走過了二十個年頭,彼此包容、彼此磨合,一路上,彼此都没有放棄,就這般的走到現在。」希望這些話語,能予善良的他更多信心和勇氣。

我思索著:人生之路,對於同行者,總要互相鼓勵、互相扶持,才能顯現這世界是美好的!心不住的又泛起陣陣感動。欣喜見自己已從過去視障哀愁幽谷走出,現今竟能這般陽光的予人鼓勵,這一路真要感謝那些聽我說故事的人,他們讓我有機會好好整理自己、發現自己!

車子駛到了蘇澳中山站,司機劉先生問道:「徐老師,今天是你的先生、還是公公來載你呢?」我回答:「他們今天都不在家。下車後,我要往前走路到蘇澳火車站前,找計程車協助我回家。」這位可愛又善良的司機,聽完我的回應,竟把車子駛到蘇澳火車站前停下來,並且下車幫我找到計程車;接著到車上扶我下車。他把我的手交給計程車司機後,他才放心的返回車上,繼續將客運駛向南方澳……,我的心又再次被這司機友愛的舉動悸動不已:這世界真的很美麗!

回顧這兩年,因為到台北唸書,生活與視野增廣不少。每回與人互動,總能為自己的生命添加好多的感動;也因著這些感動,生命的意義與價值亦不斷增加,於是我愈來愈喜歡自己、愈來愈喜歡現在的生活。書寫至此,忍不住合十感恩「盲」線,串起生活中大、小珍珠,使我的生命愈來愈貴重。

註:感謝無障礙電子報專欄予我這兩年的寫作機會,讓我思索「盲」予我之意義:感恩「盲」線串起美好事物,使我發現生命中還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值得我去收藏。願視障朋友,也能以感恩之心,收納每個感動,讓生命變得豐富而飽滿,才不會讓視障這趟旅程有空手之餘憾!

 

本文由中華民國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作者介紹

Avatar

中華民國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

一部國外盲用電腦的出現,讓一群志工,一頭鑽進了視障服務的工作,他們研發了「第一部」本土化的中文盲用電腦、創立本協會、更開啟了多元的視障就業機會!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