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這個社會真的不公平!窮孩子只好更努力

0

 

古人云:「十年磨一劍!」

十年,是一段不算短的時間,足夠可以將一件事情做得徹底,也可以協助一個弱勢的孩子累積人力資本,累積足夠脫貧的能量了。

十年前,我是一個累積人力資本–教育脫貧的門外漢,但是現在我的工作是到全台各地協助很多單位(基督教會、天主堂、社福團體、安置機構、學校……)如何做補救教學,如何透過教育協助弱勢兒童脫離貧窮與犯罪。

(做好社會工作有什麼訣竅?專欄:從事社會工作就像串牡蠣,串的好需要不斷練習

十年前,我服務的低收入戶的弱勢學生,除了家裡經濟狀況不好,成績也不好,尤其英文更是可怕,國中一年級只會字母大小寫。每個學期都要跟同學至少打一次架,最後一次還惹到埔里當地的角頭大哥的兒子,結果被 10 幾個人圍毆。但是,現在他已經大學畢業了,他在偏遠的原住民部落擔任我們(博幼)基金會的全職員工,做當年我們做的工作,而且他很「光榮」地喪失了低收入戶的資格。

十年前,我在這個孩子身上看到三十年前的我,我們有很多的共同點,如父親都已經過世、家裡是低收入戶、英文都很差、都會跟人家打架……等,所以,我相信在我身上發生的教育脫貧同樣也應該可以發生在他身上,而十年後我真實的看到了。

我很清楚在脫貧的過程當中有多到數不盡的關卡,就像打電玩一樣,每一個關卡都必須通過,最後才能「破關-脫貧」,而破關的關鍵就在弱勢孩子本身的能力了。因為弱勢孩子沒有資源可以買裝備與道具,唯一能夠依靠的只有自己的真本事,所以我並不認為弱勢孩子只要擁有與一般孩子同樣的能力,將來出社會找工作就會有一樣的機會。

舉個例子,當弱勢孩子去找工作時,假設一起面試總共有 3 個人,當大家的能力都差不多時,有一位面試者的爸爸是這家公司老闆的好朋友,有一位面試者的爸爸是這家公司的大客戶,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你還會覺得能力一樣,機會就會一樣嗎?其實我們都心知肚明,那為何還要睜眼說瞎話呢?所以我都告訴弱勢的孩子,唯有你的能力比別人好,你才可能會有同樣的機會。

另外我還會問弱勢的孩子,當你進入就業市場找工作時,你的家庭可以允許你沒有收入多久?可以允許你多久找不到工作?每一個弱勢的孩子都告訴我必須馬上找到工作,必須馬上有工作收入,家裡有很多人在等這些孩子趕快長大賺錢減輕父母的重擔,所以你還要告訴我弱勢孩子只要跟別人有一樣的能力就好了嗎?我們真的必須面對現實了。

在這十年當中,我覺得獲益最多的其實是我自己,因為我不斷在服務的對象中看到自己的影子,而我就當作是在為以前的自己服務一般,自然就會驅使自己更努力,更不輕言放棄了!所以看到服務的案主表現越來越好,我是真心為他們感到高興,為他們感到驕傲。

社會工作員就像一名鎖匠──「沒有打不開的鎖,只有打不開(鎖)的鑰匙!」

十年過去了,我們找到了一個方法可以幫助跟我有同樣遭遇的弱勢孩子,那麼未來的十年呢?我們是不是應該繼續幫助更弱勢的孩子呢?繼續挑戰更難的關卡呢?我想應該不會有人覺得不應該吧!而更弱勢的孩子在哪裡呢?我想我們已經開始了,接下來的十年我想我們博幼基金會應該還是可以「破關」。

 

支持博幼基金會 >>  http://goo.gl/HP0spR

 

photo credit: blmiers2 via photopin cc


按讚,接受更多公益新思維!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吳 文炎

吳 文炎

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私立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學系兼任講師。社福界的資深熟男,重度工作狂,喜歡自嘲有過動症,坐不住辦公桌,曾跟個案半夜待警察局裡時,被老婆警告家裡也快要有通報個案。喜歡用不一樣的眼光看待問題,努力在社福界裡不斷尋找新世界與新視野。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