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寫給捐款人的感謝信,為什麼失去了溫度?

圖/Annie Spratt @ Unsplash

我是一個很會做夢的人。我從小每天都會做夢,一直到現在都是如此。很多夢我忘了,但有一種夢我小時候常常做,那就是夢到我的捐款人回信給我了,而且他對我的狀況很清楚,也很關心我,每一封我寄給他的信他都會回信給我……

可是醒來之後,我就發現它是一個夢!

圖/Alexander Possingham @ Unsplash

當時,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必須寫信感謝捐錢給我的捐款人,而寫這樣的一封信對我來說很有困難。

每次到這個時候我就心情很不好,而且會做同樣的夢。心情不好的原因不是我不想寫信給捐款人,而是因為我根本沒有見過我的捐款人,也不知道捐款人的長相、年紀、住在哪裡等資訊,要一個 11 歲的鄉下小孩寫信給一個素未謀面的捐款人──或許我不該這樣說──對當時的我來說實在是一種煎熬啊!

我當然知道,人家捐錢讓我可以好好生活,我應該充滿感激之情,但是對於抽象概念不好的我來說,實在很難抽象的想像該如何寫信給這樣的人。真的很難對一個沒有見過面、說過話,只有名字的捐款人經常寫信,我總想不出來要寫什麼,也不知道他看完信的反應如何。

每次都是我寫信,從來沒有收到回信,也不知道信到底有沒有寄到對方手中,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歡我寫的信。

圖/Joanna Kosinska @ Unsplash

小時候我常在想,如果我也可以收到捐款人寫給我的信該有多好!因為幾乎不曾有人寫信給我,能夠收到信是很興奮的一件事。

但是這個想法只在心裡暗自想想,從來也不敢奢望,我有什麼理由要捐款人寫信給我呢?這個想法一直在我心中 20 幾年,直到我當了督導,開始可以參與、決定一些事情。一開始,我總是拒絕捐助單位「要小朋友寫信感謝捐款人」的提議,後來當這類事情一次又一次被提出,在討論的過程中,忽然喚起我小時候的奢望,我心想:或許現在的小朋友也跟我當初一樣,不想寫信,或許也跟我一樣期待收到捐款人寫的信。

於是,我就問了幾個小朋友,果然印證了我的想法。我們都覺得,應該要公平一點,大家都寫信,否則信寄出去之後、沒有回信,很難再寫下去。

圖/Helloquence @ Unsplash

有一次聖誕節活動,我們請捐助人寫信給小朋友,鼓勵鼓勵小朋友,同時介紹一下自己,也說明為什麼要送這個聖誕禮物。

小朋友收到禮物與信的時候都很興奮,覺得這個聖誕禮物是有溫度的。小朋友的焦點不是在禮物的價值,而是聚焦在捐助人信件的內容。同時,我們鼓勵、但不強迫小朋友回信,即便如此,每一位小朋友都覺得自己應該回信給捐助人,所有的小朋友臉上都露出很高興的表情。

我沒有看到 11 歲的我在當中,而從那天以後,我再也沒有做那個夢了!


延伸閱讀:

【投書】一個十歲的弱勢兒需要多久才能脫離貧窮?

安置機構的孩子,為什麼始終無法返家?

【捐款人想什麼?】收到認養孩童的信能維持捐款動力、負面新聞左右捐款意願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2018 NPOst 公益交流站年會

會長大的好事:公益創新規模化 Scaling Innovation

我們如何將創新的影響力盡可能加速、擴大,以趕上這世上所有急待解決的問題?

1 位重量級國際講者 X 6 位國內傑出的工作者 X 6 位公益行動家 X 1 場專屬鐵粉的 Party

當我們只有 5 個人的時候,是否就能思考如何影響 50000 人?如果一個計畫雖然得以「永續」,但永遠只能影響 50 人,它還值得嘗試多久?如果從一個計畫創立之初就想像它「長大」的模樣,有什麼事現在就非做不可?

沒有標準答案,不論是非對錯。只有一位重量級國際講者與你深入探究如何「加速擴張創新的影響力」;6 個國內傑出的工作者/組織引領我們看見公益部門如何精彩跨界激盪火花;6 位由你我共同精挑細選出的公益行動家,讓我們想像改變的各種可能。以及,一場私密的 Party 與盛大的交流,創造無盡的機會與無價的體驗。

年會官網這裡去

早早鳥鐵粉票這裡買

活動資訊

日期:2018 年 10 月 19 日

時間:09:30-17:40(09:00 開放入場)

地點:四號公園演藝廳

地址:新北市中和區中安街 85 號 B1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吳 文炎

吳 文炎

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私立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學系兼任講師。社福界的資深熟男,重度工作狂,喜歡自嘲有過動症,坐不住辦公桌,曾跟個案半夜待警察局裡時,被老婆警告家裡也快要有通報個案。喜歡用不一樣的眼光看待問題,努力在社福界裡不斷尋找新世界與新視野。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