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承受不住,想要結束生命時,我會申請第三次服務。」手天使體驗分享

1
photo credit: jpjouve via photopin cc

NPOst 編按:最近一篇《壹周刊》的報導 善良正妹想幫殘障人士打手槍 ,先不論其表達手法的問題(強調正妹、殘障人士等),它的確引起大眾對於「手天使」的關注。身障朋友的日常生活常被忽略,大家時常忘記他們的就與一般人一樣,需要獲得食衣住行與心靈上的滿足。手天使就是為了解決障礙朋友的性福問題。

手天使的服務目前只限於領有重度殘障手冊、男性肢障者與視障者,手天使會用手為受服務者打手槍,受服務者不需負擔任何費用,但總共只能申請三次。

Steven 是一位重度肢障者,四肢無力的他,享受性的過程遇到很多障礙,這是他第二次申請手天使服務;而手天使志工 Kay 第一次提供性服務,從忐忑到順利完成任務,他也與我們分享服務的心路歷程。

文/Steven

這是我申請第二次手天使的服務,距離與第一次相較起來,最大的不同點在於服務者(手天使)與被服務者(我)間的雙方互動與肢體的配合協調度是需要靠點默契,服務的對象不同,心靈的感受與肉體的接觸刺激度也會顯然得特別不同。第一次著重於好奇、快感;第二次著重於投入、享受;最大的相同之處就是肯定自己對「性」的需求是渴望的、是不可以缺少的。

然而在被服務的過程中,讓我學會到不用太多語言的表達,就能清楚的讓手天使知道我的敏感度與爽度的情境,也深刻的體會到,手天使對於身障朋友「性」的接納度是不可否定的,不會因為我殘缺的身體而在服務的過程中感到恐懼,依然保持著正面的態度融入其中,這是我看到人性最大的光輝、最大的善良手天使。

我是個重度殘障者,一般人會有性需求,甚至可以輕鬆的到三溫暖解放,可是在現況社會的資源缺乏,再加上社會一直誤以為殘障者就沒有性需求。試問:您對於我們殘障者在性需求方面的認知到底有多少?您知道我們連去三溫暖都寸步難行?您知道我們殘酷的身體卻又要面臨多少慘忍的社會現實?拜託~我們也是一般人,我們也有權利選擇想要的生活,大家有的慾望感覺,我們也都有!「開發」與「接納」,幫助在這些需要被服務者的朋友性需求上,是該積極努力推動且不可以再等待。

始終有手天使以來,一直抱著感恩的心,使我看見手天使行政人員的用心籌備、手天使義工的用心服務,倍感窩心。雖然我目前已使用過二次服務,但真的好希望能夠放寬對服務上的次數,不要設限僅三次申請,因為被服務過的都會說讚,那美好的畫面始終烙印在我腦海,而我實在不敢去想像我的最後一次要派用在我人生的何時?突然感傷了起來。重點是,我衷心盼望手天使服務能擴散到讓社會看見服務的實施執行是可行性的,需要大家的接納與支持並且推廣到需要被服務者的身上。

最後,我真誠的給手天使行政人員及性義工表達致謝,即時有天我到另外一個世界,我會告訴更多的小天使,「您們真的好棒」。

我,「愛」您們。

*************************

服務 Steven 的手天使性義工 Kay,服務感想分享文~

因為曾經在附有打手槍服務的 SPA 店工作過幾個月,所以要幫第一次見到裸體的對象打手槍,對我來說並不陌生。但即使如此,第一次以手天使的身分執行任務時,我仍然焦慮了兩天。

最焦慮的其實是對於肢障者身體的陌生。即使也曾經從攝影作品及其他紀錄片看過,我也願意嘗試去接觸這樣的身體,但卻很擔心自己究竟以怎麼樣的「心態」去接觸被稱為「殘缺」的身體。

心態是這個任務中最重要的,不但影響服務者作為義工的意願,更重要的是影響受服務者在過程中究竟能否「享受」。這個心態不該是「服從」,因為我們不能讓任一位受服者予取予求;但也不能是「施捨」,因為沒有人能夠在「被施捨」的情境中真的享受。

幸好,行政的夥伴們給了我莫大的支持。所有預防受服務者的親友們發覺不對勁的準備與收拾工作,都不需要我負責,我真正要做的就只有與受服務者互動。

也很幸運的是,對象是位聰明而體貼的受服務者。更重要的是,我發現自己其實並不抗拒這樣的身體。

將對方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這個過程其實跟平常做愛差不多。以脫褲子為例,即使是跟四肢發達的人做愛,通常也是纏綿後,才脫下已躺下的對方的褲子,而這種脫的方式就是會需要翻動對方的身體。同理,要邊愛撫邊把行動不便的受服務者扒光,並不會比跟直立人做愛多花多少時間。

無須諱言,對方的身體對我而言並不性感。但即使是要用一夜情來比擬,那就是跟普通沒在刻意運動的人約會罷了,對於不那麼在意身材的我來說,仍然不算障礙。於是「無法克制地想要排拒殘缺的身體」的擔憂,也就煙消雲散。

但也並不是跟平常一夜情的狀況完全相同。除了服務內容並沒有性交(包含肛交、口交、指交)之外,對方的狀況其實是幾乎沒有性經驗的。因而過程也有點像是要帶著對方如何與親熱對象「互動」--而不只是單純享受。

為什麼要帶著對方?因為組織的立場是:不只是提供性服務,而更希望能夠藉此對受服務者提供一個「跨出去」的契機、意願與動能。身障者已經閱聽了太多,但是卻鮮少能在親密關係上有肢體的實踐,手天使藉由與受服務者交流親密互動的經驗,並打破處男自卑情節,提醒受服務者自己的諸多可能性並建立自信。

雖然總是用「任務」或是「提供服務」這樣的詞語,但我覺得這其實是跟對方一起,用從未嘗試的方式來認識自己。在對方邀請的擁抱中,我感受到對方給予的善意與好感,這是在過往擁抱的經驗中,未曾細細品嘗的。也因此,我試著讓自己也將情緒投入,帶有好感的給予擁抱。

當然,我也仍會擔心事後會不會無法將情緒抽離,但我想那就是這類任務的執行者自己要面對的吧。

 

【工商服務】若你是重度的身心障礙男性需要我們手天使,請洽手天使。(請點選聯絡我們寫信給手天使)。

本文獲手天使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2020 NPOst 年會小聚第二場|疫情下,我們開始獵巫

  病毒侵略身體,恐懼啃食人心。恐懼如同病毒,會變異出不同樣貌,蠶食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健康,更是成為鏽蝕社會運轉的元凶。危機當前,不實資訊也趁隙溜入彼此的生活裡,翻攪人們惶恐的情緒,有心之禍、無心之過,一個一個都成為火種,點燃獵巫的火把。 當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公開表示遭臺灣網軍持續攻擊三個月;當有人說參與英國某次疫苗試驗的首個志願者已經死亡,立刻引起反對疫苗者的強烈反應;當著名的陰謀論者 David Icke 說 5G 網絡與冠狀病毒有關;當一名來自西薩塞克斯(West Sussex)的女子聲稱自己在急救中心工作,有內部消息,並傳出一條語音信息指出將有大量年幼和健康的人會死於冠狀病毒感染的時候 —— 你知道,以上全部都是假消息嗎? NPOst 十月份議題講座邀請台灣 PTT 之父、台灣 AI 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以及台大公衛院副院長陳秀熙,聚焦在疫情下的假新聞動態和社群傳染病,歡迎您一起來了解假新聞研究現況與疫情下的公民文化。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