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週刊》前總編 Philippe Val:我們要讓孩子自由講瘋癲話,卻不會遭遇危險

0

 

NPOst 編按:七日上午,法國巴黎發生 2015 年第一件恐怖攻擊,也是法國數十年來最嚴重的恐怖攻擊事件,諷刺週報《查理週刊》因為諷刺伊斯蘭教的漫畫,遭到穆斯林蒙面槍手槍擊,一共十二人死亡。以下是目前於法國攻讀哲學的孫有蓉,於個人臉書上翻譯 《J’ai perdu tous mes amis aujourd’hui》中《查理週刊》前總編輯 Philippe Val 的訪談內容,有蓉在臉書提到這是快速粗糙的翻譯,若有需要我們會隨時修正細節喔!

 

「我很難過,但這很正常不是嗎?我今天失去了我所有的朋友。這些人曾經如此活躍,保著一顆愉悅大眾的心、一顆引人發笑的心、一顆想要傳遞眾多理念的心,這些人都是一些很好的人,甚至我們之間最好的人,就像所有引人歡笑的人一樣,為了自由活著,就像所有人一樣,自由且安全地來來去去。但他們就這麼被殺害了,在這麼一場無法容忍的屠殺中。

我們絕對不能讓沉默站穩腳步,我們需要幫助,現在我們更要集結在一起對抗恐懼。不應該因為恐懼而放棄愉悅地活著,不應該放棄自由、言論,容許我像笨蛋一樣用這些詞語,不應該放棄民主,這些才是所有關鍵所在。正是這種博愛讓我們活著。不能容忍這種事情,這是戰爭行動。也許明天所有雜誌都叫做《查理週刊》( Charlie Hebdo),我們所有人都叫《查理週刊》,全法國都是《查理週刊》。用此展現我們的不贊同,我們永遠不能讓笑聲被撲滅,永遠不能讓自由之火熄滅。

不能讓這件事情得逞…這些是最美好的人,Cabu 是個天才,是個善良的天才且才華洋溢。Charb,等等這些人,他們全都死了,我的朋友 Bernard Maris,全部。不能讓它得逞,我們必須正視,必須團結。這些人不是壞人,他們只是一些想要開心活著的人,一些想要幽默在生命中能有一席之地的人,就這樣,就這樣,就只有這樣而已,但他們卻因為這樣被殺害了。

實在無法容忍,我們必須做點什麼,我很抱歉講這些,但是媒體在近年來的激進化上並沒有它該有的高度。今天很多穆斯林一定感到這根本是場災難,他們也身處危險當中。我們從前沒有好好討論基本教義派在法國興起的問題,我們不夠警覺。我們做了我們能做的,但我們時常勢單力薄,而今天,實際上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所有的朋友都走了。而我們做的這些甚至也不是為了什麼邪惡的目的,只是為了活下去,且讓我們的孩子能夠來去、講些瘋癲話而沒有危險。太可怕了,而且它前有因後就會有後果,我們的國家再也不會像從前一樣,我們終結了某種做報刊的方式,我們用終結了那些可以用一些點子引人歡笑的人。這種打擊我們悲哀如此沈痛,但我們不能讓沉默戰勝。Elisabeth Badinter 曾在那場諷刺案官司中說:如果我們被判有罪,打倒我們的是沉默。所以今天,勝過任何一天,一定要說出自己的想法。

我沒有信仰,很可惜,我很希望在今天這樣的情況我有信仰,如果我有信仰我相信來生,我想跟他們說我多麼愛他們而他們又是對我如何不可或缺、對全世界不可或缺,對所有需要自由地活著的人不可或缺。

Philippe 很會引人發笑。對,我們曾經笑的這麼開心,而從今以後如此困難,但這才是最絕對的武器,一種博愛的武器。所以要讓人繼續歡笑,讓人繼續幽默荒唐世界上的混蛋。我們要互相扶持,同在一起,儘管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如此嚴峻。我們不能活在這種危險裡,不能活在恐懼之中。」

 

 

 

 

本文由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翻譯來源:Philippe Val: «J’ai perdu tous mes amis aujourd’hui»

作者介紹

Avatar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