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上雙眼,卻打開心眼──城市浪人挑戰賽的「盲人與啞巴」體驗

1

Life begins at the end of your comfort zone. ── 城市浪人挑戰賽

城市浪人挑戰賽」總共有 31 項任務,是一項全省各區都有的競賽,希望參賽者可以從任務中踏出自己的舒適圈,而我在每個任務中都試圖尋找自我,更試著用我自己的方法去接觸、體驗這個世界,像一棵初生之芽,努力地向上探取陽光灑下的養份。那麼,看不到陽光的人呢?他們怎麼探取呢?其中一項任務,讓我有機會去體會。

「盲人與啞巴」是一項對我來說體會很深的任務,由三個人組成一個團隊,我與其中一人分別扮演盲人與啞巴、第三人則擔任守護者守護盲人與啞巴,以免發生危險。當我在人來人往的捷運站前把圍巾當成眼罩蒙住眼睛時,我心想:「這應該是我做過最瘋狂的事了吧!」雖然是白天進行這項任務,但是早已失去方向感的我感到一陣恐懼感襲來,漸漸地,我發現當眼睛看不見之後,視覺以外的感官的確變得比較敏感。我開始變得愛說話,彷彿只有用說話才能確認我在這世界的存在感,對於人們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更細膩,甚至更因為無法看到對方表情,而會開口詢問或是去揣摩對方的意思。

photo credit: Phil Burns via photopin cc

photo credit: Phil Burns via photopin cc

另外,在這個強調無障礙空間的社會中,導盲磚常常被認為是必備的無障礙設備,然而我在體驗的過程中卻發現其實導盲磚對我來說竟然無法幫助我找到方向,甚至反而讓我陷入更深的恐懼之中,因為我會去揣測導盲磚的終點會是哪裡。當我發現導盲磚沒有幫助的時候,我的心情很慌、很擔心害怕,同時也感到很驚訝,究竟是因為我本來就是一個「明眼人」,還是因為導盲磚其實並不像我們所想的那麼容易上手或是理所當然,即使是再無障礙的設施也是需要練習、適應的,或者更嚴重的,在「明眼人」視野所設計的導盲磚一點都不導盲?這個問題一直衝擊著我的腦袋久久不去。

在這段黑暗旅程中,也許是因為看不到其他人也比較沒那麼在意別人的眼光,我非常喜歡扮演盲人時候的自己,我比平常多了一點的勇敢,也更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也許盲人看不見的是外在的世界,但是明眼的我們看不到的卻是內心真實的自己。社會企業黑暗對話更是利用這點特色,讓盲人來教導怎麼與人溝通,將這個反思化為實踐。除此之外,也意外的發現了當我們這些「明眼人」以為的「無障礙」似乎與盲人真正的使用者經驗之中有落差,讓我對無障礙空間的設計有了一些反思。無障礙空間的設計作為健康的我們的關懷,卻依然免不了兩個不同世界不同想法的隔閡,未來該怎麼更貼近彼此之間的距離,將會是一大課題。

 

延伸閱讀:
1.NPOst<不一定要學按摩,視障調音師劉文祥走出多元職涯>
2.NPOst<視障者心聲:為了提醒低頭族,我只好把手杖敲得很大聲>
3.NPOst<專欄:用嗅覺、味覺、觸覺介紹房子,全盲房仲員高豪聰一年成交 5 筆物件!>

 


 

按讚,接收更多公益新知識!

作者介紹

Avatar

黃 竹嬪

目前是一個剛剛進NPOst的大學實習生。個性有點慢熟但其實喜歡認識很多人。有很多事想要嘗試但希望這些事都能夠乖乖在schedule上排排站不要撞期。

0 comments

Trackbacks

  1. […] 延伸閱讀: 1. NPOst <視障者心聲:我的心又再次被這司機友愛的舉動悸動不已──這世界真的很美麗!> 2. NPOst <波蘭博物館的「看不見的展」?旅行者推薦一定要去> 3. NPOst <閉上雙眼,卻打開心眼──城市浪人挑戰賽的「盲人與啞巴」體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