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線上募款、線下培力,互聯網支撐中國公益

圖/By 禁書網 @ CC BY 2.0

作者按:

因緣際會下與中國幾個公益組織、社會企業夥伴聊天,得知中國一些網路小額捐款行銷、基金會法規問題、社會企業新實驗,在此與臺灣朋友分享中國的公益行銷。本身並非在中國工作的 NGO 工作者,僅期望能拋磚引玉,請更熟知行業生態的大德指教分享。

 

文/簡韻真(g0v.tw 臺灣零時政府參與者)

9 月 9 日你會想到什麼呢?對中國的 NGO 來說,不只是重陽節,而是騰訊 9.9 公益日,是公益界的淘寶雙十一購物狂歡節,所有行銷跟金流都要到位。2016 年整個平臺自 9 月 7 日至 9 月 9 日止,共募到超過人民幣 3.05 億元(臺幣約 13.7 億元),是 2015 年的 2.4 倍。

對中國的 NGO 來說,9 月 9 日不只是重陽節,更是騰訊 9.9 公益日。圖/作者提供

若再加上騰訊公益基金會的 1.9999 億人民幣的配捐,和企業 1.01 億人民幣的配捐,總計善款金額超過 6 億人民幣(臺幣約 26.99 億元)。

各種公益項目也找來明星代言。圖/作者提供

這些公益項目當然幾乎都是有一定規模的組織才能登記,但因為有微信支付寶等成熟的線上支付系統的便利性,的確為公益團體帶來小額捐款的龐大力量

例如淘寶上就會有標明「公益寶貝」的商家,截圖的這家是每筆成交會捐 0.1 元人民幣給指定機構。小額捐款積少成多是筆不少的數量。

小額捐款成就大公益。圖/作者提供

或是直接在淘寶上買午餐給老兵。

圖/作者提供

互聯網搞小額捐款,突破法規限制

網路募款讓公益組織突破原本的法規限制,過去在某省或某市註冊的公益組織,只能在當地街頭小額募款,除非登記為「全國性」的組織才能突破此地域限制,但能取得全國性登記的組織少之又少。此外,能去街頭募款的公募基金資格,需要有特殊的背景和關係,因此很多民間人士或者企業,都只能先成立非公募的基金會,不街頭募款,而是向私人募款,這個規定到 2016 年《慈善法》出來之後才被取消。例如李連杰創辦的壹基金,在 2007 年時沒有民間公募基金會,得作為特殊專案靠行在紅十字會下, 2008 年在上海成立非公募的基金會,後來才在深圳領導支持下於 2010 年在深圳落戶。 

但這個針對網路公益群募的法規空窗也沒有維持太久,因網路募捐的詐騙和真實性等問題,在 2016 年上路的《慈善法》裡,對於慈善組織利用網路公開募捐有了明確規定,包括募捐只能在政府核准的網路平臺上進行,例如騰訊公益中國慈善信息平臺新浪微博微公益輕鬆籌等。

根據鳳凰財經的報導,近 10 年中國捐贈總額從 2006 年不足 100 億元,發展到 2017 年 1000 億元左右,依法登記的社會組織達到 67 萬個

當地朋友表示,6、7 年前,突然有一堆團體要登記成為社會組織,但這 1、2 年則在緊縮,大家也還在觀望。

騰訊公益網頁上的「免费午餐小善大爱」樂捐項目。圖/@ 騰訊公益

中國特色「協作」,和傳統權威結構不同

跟我 2014 年第一次去中國工作時十分不同,如今中國國內已經有發展成熟的線上協作工具,使用方法完全跟 Google 雲端硬碟Trello 等共同編輯及專案管理工具相同,並且高度整合到微信中,可以直接在微信中的應用(註)查看文檔、交換意見。(Google Docs 和 Sheets 還是需要跳轉到分別的 app,相比之下超難開)

石墨文檔很像 Google Doc 加 Hackpad。圖/作者提供

紅衫資本領投的 tower ,做專案管理。圖/作者提供

另外,當「協作」這個詞不斷被中國朋友提起時,我其實滿驚訝的,因為協作在臺灣也還在推廣階段。這些中國公益團體注重協作,不管是跨領域的共同推動議題,還是與傳統意義上的「服務對象」一起設計社區解決方案,都不再是傳統上對下的權力結構,而是水平的協作,去納入更多意見。

做公益不只熱忱,還需要培力專業

這次遇到幾個夥伴是做公益培訓的,包括提供募款課程、帶討論、建立永續經營模式、專案管理等。做公益也是需要專業的,雖然中國的 NGOs 也如同臺灣 NGOs 工作者遇到薪資不高的困境,也面臨民眾質疑善款為何不直接投入救災、扶貧等狀況。

例如根據《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財務管理辦法》,公益基金聘用人員的平均工資不得超過本地平均工資的 2 倍,不然就會取消免稅資格。2016 年上海平均薪資為 6,504 元人民幣(約 2.9 萬臺幣),對於大型 NGOs 而言,想要付高一點的薪水給中高階主管會很麻煩。

此外,民政部出的《基金會管理條例》還規定──基金會工作人員工資福利和行政辦公支出,不得超過當年總支出的 10 %。臺灣少數能找到近年財報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2016 年的薪資費約佔年度支出的 36.6 %,尚且不算辦公室等雜支。國際組織以綠色和平東亞分部財報為例,2016 年的募款人員薪資與組織行政費約為年度支出的 19.4 %。

在只能低於 10 % 的人事行政費狀況下,要推一個為期 4 天 1,800 人民幣(約臺幣 8,099 元)的 NGOs 工作者課程,能付得起的公益組織並不多。因此,也有些比較大型的基金會會贊助中小型的公益組織工作者去上 NGOs 專業培訓課程。隨著公益組織的生態系成熟,越發需要專業的 NGO 人才

圖/@ 騰訊公益

公益專業遇上政治風險

另一方面,做公益組織也有政治風險

2015 年 3 月 8 日婦女節前夕,5 位籌辦公車上反性騷擾活動的女權運動人士遭逮捕。2015 年 12 月初,廣州東莞的數家勞工權益團體的負責人被刑拘這些團體當年度早已被切斷境外資金來源(香港)、停止政府項目、負責人被限制出境。剩下的勞工組織必須用不維權的方式做維權的事情,畢竟合法的工會都等於是內嵌在政府組織裡了。長期關注身心障礙人士和汶川地震的寇延丁也因來臺參加共識培訓營,2014 年被從火車上拉下來,關了 100 多天,以顛覆國家罪起訴。

2017 年 1 月 1 日正式生效的《境外非政府組織(INGO)境內活動管理法》,則是「要求(INGO)有主管單位、不得在中國大陸境內募款、向大陸境內輸送資金也加以限制、不得從事政治活動等」。(參考:境外 NGO 管理法在中國實施的第一天中國境外 NGO 法,收編、監控、改造公民社會的大工程

繼續做事的 NGOs 小心翼翼不踩到政治紅線,他們可以每年去人大提案做政策倡議,但不能維權,女權跟同性戀也都還是艱困的議題。實際一點來看,許多 NGOs 追求社會創新和公民素養,也不再只有單純給錢救助,而是要培養在地小商家、做家庭代工,或是出現專門投社會企業的創投;也有些 NGOs 雖然對空汙方面的公民監督不能談,難以揪出不法廠商或政商利益關係,但可以往改善生活質量方面去努力。 

老爸評測就算是個網紅社會企業。魏老爸本來只是個擔心女兒包的書皮味道刺鼻的老爸,自費將近 10,000 元人民幣(約 44,951 臺幣)送檢測,發現有大量致癌物。將過程和結果錄成影片分享上網後,越來越多人請他幫忙檢測,形成了社群。 2015 年成立公司,在網路商城販售檢測通過的商品,從空氣清淨機到草莓都有,每月有將近 200 萬人民幣(約 899 萬臺幣)的營業額 

老爸評測是近年中國新興網紅社企。圖/@老爸評測  作者提供

城市實驗室,創造萬千可能

根據百度百科,中國的城鎮人口佔總人口數約 54.77 %。根據 QQ 對其使用者的數據分析報告,除了深圳的年輕人口(16–35 歲)年凈增率誇張的達到 22.53 %,北京跟上海的年輕人口年凈增率也有 6%–7%,二線城市有些也高達 12–20 %。 

也因此,很多公益或是社會創新都在城市裡發生,也在網路上發生。 

2012 年成立的北京 706 青年空間是複合式的圖書館、咖啡館、共生公寓、青年旅社、沙龍空間,也是文青必去的北京景點。室友一起訂生活公約、辦沙龍,各式各樣的話題都可以在這裡聊,轉身就會遇到電影工作者、哲學家、人權運動者。我有幸在 2014 年快離開北京的時候去聽了一場沙龍,超後悔沒住進去。後來中國各地陸續成立了成都 028 青年空間上海 SS 青年空間、廣州叄樓青年空間( 2017 年 4 月剛被查封)等。

北京 706 青年空間可以舉辦多元活動。圖/作者提供

講到青年共居,我在北京的時候也拜訪過曾獲雷軍(中國小米科技創始人兼著名投資人)投資 1 億元的 YOU+國際青年公寓。整個公寓像是高檔的學生宿舍加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公共空間可以拿來辦聚會、黑客松(註)、辦公等。想要創業,就去左鄰右社拉設計師、工程師、商務人才,下樓就有白板可以一起討論。週末還有籃球賽、冬天有火鍋會等。

YOU+國際青年公寓致力於整合有創意的租住方式、多元才華的青年人群等。圖/ @ YOU+國際青年公寓 作者提供

這次令我有興趣的是一些類似臺灣 g0v 做的公民科技嘗試。例如 myH2O 與中國各地大學合作做測水地圖,然後公開水質資料並將之視覺化,跟臺灣的空汙地圖很像。目前點還不多,但很期待他們能做到什麼程度,也希望能多瞭解中國的公民科技專案。 

myH2O 與中國各地大學合作做測水地圖,然後公開水質資料並將之視覺化。圖/@ myH2O  作者提供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 GlobalWebIndex 在 2014 年的調查估計,全中國的 VPN 用戶可能多達 9,000 萬人。同年,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網信辦)成立。2017 年中國大幅度禁用翻牆軟,Whatsapp 更是在這幾週被封鎖,持續觀察中國網路與公民意識的發展應該會很有趣。

最後,有感於臺灣對於中國公民社會的報導有限,想要籌劃關於中國的垂直媒體,有興趣的人請連結回原部落格文章底下,留下您的 Email。


註解:

1. 微信的應用,指的是微信 App 允許公眾號自己寫程式增加功能。可以想像 facebook 粉絲頁的 messenger 上,可以自己設計按鈕、設定聊天機器人自動回覆或建立付款功能等。

2. 黑客松(Hackathon):程式設計馬拉松。黑客 + 馬拉松(Hack + Marathon)的組合字,大致上就是幾個人聚在一起以馬拉松的方式進行一段長時間的 Hack 活動。程式設計馬拉松的精髓在於──很多人,在一段特定的時間內,相聚在一起,以他們想要的方式,去做他們想做的事情——整個程式設計的過程幾乎沒有任何限制或者方向。(資料來源:INSIDE


原文出處關於中國公民社會的匆匆幾瞥


作者

簡韻真

在 g0v 擔任沒有人,協助籌辦 g0v 公民科技創新獎助金和社群基礎建設,聚焦科技如何促進民主,支持資訊透明和更開放的公民參與。曾在中國實習、在菲律賓做科學社區服務、在伊朗旅行。


延伸閱讀:

陳岱嶺專欄/NGOs 凋零之際,也將是公民社會枯萎之時

公益組織的領導者,你仍拒用社群媒體嗎?這可能減少你的組織捐款

【NPO 小工具】會議開不完?善用免費資源,替 NPO 投資十萬人力成本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