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人想什麼?】公益團體們,你了解捐款人在想什麼嗎?

0
hands holding letters spelling words

編按:

過去這一年對臺灣公益團體而言,可說是多事的一年。新政府上臺後廢止了《紅十字法》(參考:紅十字會法,廢了就萬事太平?)、家扶基金會涉入社工被迫回捐糾紛(參考:暴力、回捐、風險加給未給付,勞工權益內憂外患/前家扶社工勞資調解爭議專訪)、伊甸基金會爆出與復康巴士司機的勞資爭議(參考:一例一休成為NGO照妖鏡(上):我們真的是夥伴?)、《蘋果日報》記者臥底調查「圓夢 580」(參考:做好事注定該窮?從「圓夢580」的人事費,到 NPO 工作者的後臺人生),臺灣世界展望會則坦承曾因性取向而辭退前董事、政大社工所所長王增勇(參考:政大社工所所長王增勇:那一年,我因為同志身分被迫請辭世展會董事),此外,臺灣血液基金會近日的資產風波也尚未平息(參考:血液基金會新聞稿)⋯⋯

然而,臺灣人良善的天性不減。根據衛福部數據顯示,國內近 3 年的募款總額分別為 30、37 與 44 億元,呈逐年成長趨勢。為此,NPOst 對臺灣的捐款行為倍感好奇,除了針對捐款人展開捐款行為問卷調查,也特別訪問了 6 位各行各業的男女捐款者,從 5 年級到 8 年級生都有,期望進一步了解每個人捐款時的想法。包括他們是否了解所捐助團體過去一年做的事?是否曾參加活動?是否看過所捐團體的財報?什麼是他們選擇捐款對象最重要的標準?

當然,僅抽樣 6 位捐款人無法代表臺灣廣大的捐款族群,但其中不乏寶貴的建議方向,值得機構團體思考。NPOst 未來也將不定期持續訪問捐款人,也希望以此鼓勵每一位捐款人一起來填問卷,讓 NPOst 、公益組織、捐款人都藉由更多的理解,拉近彼此的距離,提升社會共好的可能。

30 歲金融業副理

胡博瑋,30 歲,男性,金融業客戶發展副理(澳盛銀行),位居臺北,年收入 70~100 萬元

去年我除了參加世界展望會飢餓 30 發送紅包給飢餓兒童,還跟朋友到八里樂山療養院擔任一日義工,陪伴漢生病患。關於我所捐助的團體在做的事,我大致了解:世界展望會捐助款項、文具、食物給飢餓的兒童,樂山療養院則缺經費,因此我才擔任一日義工陪伴漢生病患。即使 30、40、50 歲了,他們外表看起來仍然像小朋友,其中顏面神經失調的院友乍看比較嚇人,但藉由陪伴,我了解他們善良的內心,也會反省,更珍惜自己擁有的一切。

去年我還參加了樂山療養院的烤肉活動。並非特別對外舉辦的活動,而是因為剛好認識院長,因此陪院友準備食材、烤肉、打掃等,主要是陪伴。

我的捐款大概占我每個月收入的 0.75%,不會感到負擔。選擇的方式是一次性捐款。因為我每年都會挪出一筆收入固定捐做善款,每月捐出前,我會做功課看有哪些層面的團體是我還沒捐助過的,不想用固定的信用卡扣款,怕造成捐款排擠效應。

我沒有看過這些組織的財報,基於信任。對我來說,選擇捐款團體最重要的標準是核心價值觀。像之前世界展望會日前傳出有辭退出櫃同志的事情,就會影響我的捐款意願。

如果收入允許的話,未來我還想捐款給國際人道組織,例如:愛滋防治、瘧疾防治等。有能力付出,人生會帶來不同的意義。

未來有想出國深造 EMBA 的計畫,自我提升與回饋都很重要。今年我還會繼續捐給這些團體,回饋社會。

七年級的胡博瑋期許透過公益回饋社會,透過一日義工也更懂得惜福/圖片來源:王景新拍攝

七年級的胡博瑋期許透過公益回饋社會,透過一日義工也更懂得惜福/圖片來源:王景新拍攝

50 歲高中教師

阿義,50 歲,男性,教師(新竹市建功高中),位居新竹,年收入約 80 萬元

去年我捐款給家扶基金會,認養小朋友。還有原聲合唱團,因為他們的歌聲值得。另外也有創世,救救植物人。今年我還會繼續認養,我認養小朋友已經很多年了。國內的小朋友我們每年至少見一次面,通常在過年前,給他一些鼓勵。

我每個月的捐款大約占收入的 5%,不會感到負擔。如果收入允許的話,我還想認養更多小朋友。

捐款方式用的是銀行定期扣款,此外還有不定期捐款。比較方便,不會忘。

對自己所捐的團體,過去一年所做的事大概了解一些,家扶還有來函邀請我參加活動,但不巧都無法參加。

我沒看過這些團體的財報,出於信任,而且我也看不懂。選擇捐款團體時什麼是最重要的?我不知道,我沒有考慮那麼多。

51 歲全職志工

楊媽媽,51 歲,女性,全職志工(中小學志工媽媽),位居新北,無收入

去年隨手捐助一些小單位,像是一些松山慈惠堂等佛教團體,財團法人薛伯輝基金會露德協會等;大單位像是富邦銀行捐助清寒學校計畫等。露德協會從事愛滋防治,松山慈惠堂冬令救濟,富邦銀行捐助清寒學生等。

35 歲那年我突然因不明原因腦中風,經過 6、7 年復健,目前身體雖然沒有完全復原,但我選擇投身公益,因為覺得自己有熱飯吃,也要分給需要幫助的人。我也擔任了青山中小學志工媽媽 8 年,並響應露德協會「露德小豬豬存錢筒」多年。這也是一種身教,我 2 個女兒今年大三、大四,她們也從一開始的疑惑與不捨,轉為支持我的決定並參與公益活動。

今年我還會繼續捐助這些團體,細水長流的經營下去。行善點滴成河。

我平均每月大約捐款 8000 元,是現金捐款,因為我沒有信用卡。捐款占收入的百分比不一定,有時會特別去打工賺錢來捐助出去,是有點負擔。但為善最樂,及時行善是甜蜜的負擔。如果有人有推薦的團體、收入又允許的話,我還會考慮捐更多。

我沒有特別因為什麼原因停止捐助過,但會看收入狀況調整捐助金額。播下善的種子,讓善能量點滴匯聚成河。

我只看過露德的財報,佛教團體跟銀行基金會的沒有看過。基於信任。

我不曾與認養的孩童見面。捐出去的錢,十方來,十方去,不想讓受助者知道是誰幫助過他,只想讓愛傳遞下去。

關於選擇團體最重要的標準,我想我比較在乎團體所做的事情是什麼。像是華山基金會曾傳出負面新聞,然而我不會因為這樣就否定他們存在的價值。

五年級的楊淑媛 35 歲那年歷經一次腦中風劇變後,癒後擔任全職志工。她認為,不要等到有錢了才做公益,行善要及時/圖片來源:楊淑媛提供

五年級的楊媽媽 35 歲那年歷經一次腦中風劇變後,癒後擔任全職志工。她認為,不要等到有錢了才做公益,行善要及時/圖片來源:楊媽媽提供

31 歲補教業老師

陳先生,31 歲,男性,補教業老師(FunDay 線上英文),位居臺北,年收入 50~60 萬元

去年我捐款給善待動物組織(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PETA)、世界展望會。因為與 PETA 理念相同,世展會則是因為有在那裡認養孩子。今年我還會繼續捐款,PETA 是因為理念相同,世界展望會是因為認養孩子,不希望自己停止捐款後影響到孩子的生活。對於這些團體在做的事,我沒有花太多時間研究、監督,採取完全信任的心態。也幾乎沒有參加過他們的活動,除了茹素(這是 PETA 大力宣揚的動作)。

每個月的捐款大約占收入的 5%,用信用卡定期扣款,比較方便。不會每個月都覺得有負擔,但偶爾支出較大的時候就會。

不曾因為特定原因就直接停止捐助,但曾考慮停止捐款給世界展望會,因為世界展望會有「不雇用非異性戀性取向的員工」政策,相當令人失望。對我來說,價值觀是我選擇捐款團體的最重要指標。這也是為什麼對於世界展望會的資助,有如此大的內在衝突。

如果收入允許的話,我還希望捐給喜憨兒基金會露德協會。喜憨兒協會讓我的印象很好,感覺有致力於將社會目光聚焦於正確並正向的喜憨兒形象;露德協會在臺灣的努力,只要是與其議題相關的人士都不陌生。

我沒有看過他們的財報。不確定資源在哪,也沒有真正想到此議題。

我會想跟我認養的孩童見面,因為無法想像自己對一個人的生命,究竟能產生甚麼程度的影響,希望可以聽到最真實未包裝的意見。

w5tjpnki9c4-david-schap

51 歲物流業工作者

郭桓銜,51 歲,男性,物流業(美商國際快遞 I.E. 亞洲北區),位居臺北,年收入 190 萬元

去年我捐給臺北天后宮白米 50 斤(30 次,每次 1300 元),他們把白米送給低收入家庭和獨居老人,和其它社福團體。我也捐給喜憨兒烘培食品。是為了回饋社會。基本上,每個月都會去捐錢買白米。今年也會繼續捐,可以盡棉薄之力,回饋社會。之前有參加過他們舉辦的志工活動,大概每年 10-11 月份都會舉辦。在志工活動中有跟受助的孩童見面。不過有心幫忙,比較重要。

每月捐款大概占收入的 5%,用現金救助。不會感到負擔。如果收入允許的話,還會考慮捐給其他弱勢團體,靠近公司、住家附近的。

我沒有看過我所捐團體的財報,我相信他們會處理得很好。對我來說,選擇捐款團體的指標是他們做了什麼,回饋給社會。

五年級的郭桓銜去年捐了 30 次白米給臺北天后宮/圖片來源:郭桓銜提供

五年級的郭桓銜去年捐了 30 次白米給臺北天后宮/圖片來源:郭桓銜提供

26 歲航空業企劃

Mr. Jeffrey,26 歲,男性,航空業企劃,位居臺南,年收入 40~80 萬元

去年我捐款給臺南家扶中心綠盟,2 個單位。臺南家扶中心與本身成長背景有關,因此希望能助益有心向學的學童,在求學途中能少一點阻力。此外,自人類文明達至工業革命階段,即彰顯一個不可逆之劃時代的來臨。如何替下一代留下一個永續的生活環境,是身為世界公民的你我不可缺少的道德之一,因此而支持綠盟。今年我還會繼續捐款給他們,因為甘地(Mohandas Gandhi)的名言:「你自己必須成為你在世上想見到的那個改變。」(You must be the change you wish to see in the world)

每個月的捐款大約占收入的 3%~5%,方法是信用卡定期扣款。愛不止息。自己物欲不高,還算可以,不太有負擔。以前學生時期曾因收入不穩定而停止捐款,斷續捐助。未來收入允許的話,還會想多捐一些。世界包含國內仍存在許多不同層面的問題,有待大家共同面對,攜手處理。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King, Jr.)曾說:「人生最長久且迫切的問題是:你在為別人做什麼?」(Life’s most persistent and urgent question is: What are you doing for others)

坦白說我不清楚我所捐團體去年做的事的所有細節,也沒有參加過他們舉辦的活動。工作、生活是一部分原因,但不是絕對。可能這件事對自己而言,還不是重要到絕對要去執行的程度。但有持續關注是否背離初衷與大方向。我也看過他們的財報,因為本身是商經背景出身,習慣數字管理。

我沒有跟我認養的小孩見過面。年紀可能相仿,不想影響他們的原先生活,但有信件往返。

選擇捐款團體時,財務狀況斟酌參考,畢竟財報也可能作假。款項動向當然也非常值得關注。這幾點中,價值的設定與實踐,是自己最在意的關鍵。通常喜歡小眾團體,可能反骨,但更想對那些默默耕耘的無名英雄致意。

八年級的 Mr. Jeffrey 自認有些反骨,喜歡捐助小眾團體/圖片來源 Mr. Jeffrey 提供

八年級的 Mr. Jeffrey 自認有些反骨,喜歡捐助小眾團體/圖片來源: Mr. Jeffrey 提供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公益捐款

作者介紹

王景新(Vincent Wang)

王景新(Vincent Wang)

臺灣人,祖籍山東;西元 1986 年驚蟄生於臺北市。中國文化大學英國語文學系畢業;海艦兵退伍。曾任校園媒體、u 種子、報社、電視和英文網站記者;現任 FM101.7 教育廣播電臺、MÜST、NPOst 等媒體特約新聞編播、撰稿、記者;接案配音員;自由作者。拿過第 43 屆國軍文藝銀像獎、第二屆懷恩文學獎優勝、第一屆三重文學獎第三名等,作品持續以本名或筆名散見各報刊。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

free porn
porn
free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