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玉敏:「NPO 想要改變,就不要害怕與政府和企業合作」/2018 NPOst 年會後報導(​動社 x 家樂福:量販通路引領食品轉型)

動物社會研究會副執行長,陳玉敏。攝影/蔡旻軒

活動名稱:會長大的好事──公益創新規模化 Scaling Innovation/2018 NPOst 年會

日期:10/19(五)

時間:09:30-17:00(09:00 開放入場)、17:00-19:00(鐵粉趴)

地點:四號公園演藝廳(新北市中和區中安街 85 號 B1)

主辦單位:ADCT 社團法人台灣數位文化協會、NPOst 公益交流站

贊助單位:財團法人見性社會福利基金會、財團法人 RC 文化藝術基金會

主題:企業社創:量販通路引領食品轉型

 

咕咕咕!母雞也來年會作客囉!

以往,公益團體跟動保團體好像分別在 2 個世界,井水不犯河水,不過今年(2018)NPOst 年會,特別邀請了動物社會研究會(以下簡稱「動社」)副執行長陳玉敏,以及家樂福企業社會責任暨溝通總監蘇小真,以「企業社創:量販通路引領食品轉型」為題,分享家樂福率先於全國各門市設立「非籠飼友善雞蛋專區」的經驗。

近年來食安問題頻傳,雞蛋也不例外:戴奧興、芬普尼、禽流感事件陸續爆發,食安危機讓社會人心惶惶,要根除問題,不只生產端要重新檢視,消費者也需要更了解食品生產。蘇小真說:「以前是上游生產者決定下游顧客要吃什麼,但現在是消費者的時代,只要消費者想要的,就有能力決定。」正因為如此,蘇小真與陳玉敏協力創造了這次的食品轉型,幫助消費者了解動物福利的同時,也提供更好的選擇。

目前臺灣大部分的蛋雞飼養在「格子籠」裡,一個 A4 大小的籠子裡關 3、4 隻雞,長期關在狹窄籠子裡的蛋雞,健康容易出問題,影響到雞蛋的品質;家樂福與動社一齊推動「非籠飼友善雞蛋專區」,解放格子籠蛋雞,支持對蛋雞友善的飼養方式:可以在室內禽舍自由活動的「平飼」,和雞隻可以在室內及戶外自由活動的「放牧」

公視《我們的島:格子籠的轉雞》

不健康的母雞,生出讓人類也不健康的蛋

歐盟於 1999 年就制訂禁止格子籠養雞政策,並於 2012 年達成目標;美國許多速食業也規定需使用「非籠飼」的雞蛋,包括漢堡王、星巴克、肯德基等;此外,紐西蘭、澳洲、加拿大等國也都陸續訂定廢除格子籠的政策,在臺灣,動社近年來亦積極推動蛋農轉型。

由於格子籠的設計便於蛋農收集雞蛋,因此為多數臺灣蛋農採用,然而,格子籠對蛋雞來說,卻是很不合適的生活環境。以生產為例,母雞生產前,往往要到隱密的地方才能放心產蛋,然而,格子籠的狹窄環境無法讓母雞安心生蛋。陳玉敏沉痛地說:「有些母雞會一直忍耐,想要等到去隱蔽的地方才生蛋,結果蛋就破在體內,母雞得了腹膜炎,就被淘汰了。」

不只如此,母雞喜歡在沙堆洗澡、整理羽毛的特性也被格子籠剝奪。

「雞很喜歡洗澡,會透過毛細孔收縮,代謝掉羽蝨跟油酯。」陳玉敏指出,當雞不能幫自己洗澡的時候,蛋農就會需要用藥消毒,芬普尼殘留的危機正源於此。

圖/Zosia Korcz @ Unsplash

「臺灣每年大約消費 73 億顆蛋,在不到百萬分之一的末端抽驗裡,藥殘問題都非常嚴重,有時還會看到雞蛋殘藥超標 28 倍。」陳玉敏提醒:「動物承受的痛苦,會呈現在畜產品上。」

沒有健康的雞,就沒有好的蛋。格子籠的雞容易有呼吸道、腸胃疾病、腿骨也會比較虛弱,容易受傷。「臺灣抗生素的使用,有 6、7 成都用在畜牧上。為了避免讓籠子裡的雞生病,就會預防性使用抗生素。」陳玉敏指出,長期使用抗生素,若產生抗藥性,將替人類帶來更多麻煩。

人影響 5 萬人,遊說政府與企業擴展影響力

動社不只長年站在第一線力推解放格子籠蛋雞,也關心其他經濟動物、實驗動物的福利,小小的組織卻能創造極大的影響力。陳玉敏說:「動物社會研究會裡,只有 5 個正職,我們每天都在問自己:『如何以 5 個人之力影響 5 萬人?』

推行友善雞蛋時,要溝通的不只有蛋農,還有政府和企業。

陳玉敏從零開始,遊說農委會輔導農民轉型,也請政府訂定「雞蛋友善生產系統定義與指南」。於是,動社與農委會從 5 個蛋農的轉型輔導做起,複製成功的模式,繼續推行,動社也成立「友善雞蛋聯盟」,請學者從旁輔導。現在加入「友善雞蛋聯盟」的蛋農,已經超過 50 家。

圖/截自 友善雞蛋聯盟 官網

有了好的雞蛋生產者,下一步便要讓這些雞蛋進入商場。

因此,動社開始遊說企業使用非籠飼雞蛋,明確的理念引起家樂福企業社會責任(CSR)總監蘇小真的注意,配合食安議題的熱度,兩方一起推動家樂福「非籠飼友善雞蛋專區」。

合作的過程並不容易,也要面對許多企業內部的挑戰,不過雙方還是一起跨出了量販通路的食品轉型第一步。專區設立後,陳玉敏開始在大賣場進行消費者講座。「如果沒有遊說這個企業,我們就不能直接到賣場,面對這麼大的舞臺。」陳玉敏說,未來還有不少商家會陸續跟進,值得大家期待。

透過遊說政府、企業等大型組織,動社成功影響了更多民眾,擴展社會對「友善雞蛋」的認識。陳玉敏證明了,用對方法,5 人也可以影響 5 萬人:「如果目的是要改變事情,就不要害怕和政府與企業合作,位移一下,才有創造改變的可能。

圖/Miki Fath @ Unsplash

9:1 的戰爭:用消費者的力量撼動整個生產鏈

一個 5 人的組織很難撼動整個食物鏈,不過與家樂福這樣的大企業合作,卻創造了很大的力量。其中重要推手之一便是蘇小真。

蘇小真說:「我媽媽以前都會說:『不要去看廚房。』今年,我去了雞舍、豬舎,我開始對食物系統感到害怕。我們以前都非常相信食物的標籤,但那背後其實有很多隱藏的危機。」

因此,她與陳玉敏協力,在友善雞蛋及消費者之間搭起橋樑。蘇小真說:「友善雞蛋很可能因為賣不出去,而用非常便宜的價格賣給蛋商,有些蛋農因為不希望自己的雞蛋被廉價收購,甚至會直接丟掉。」

家樂福企業社會責任暨溝通總監蘇小真。攝影/葉吉珄

將這些雞蛋引進家樂福,不只解決友善雞蛋的通路問題,也呼應家樂福近年來對食品議題的關注。蘇小真說:「以前賣場的功能就是買賣,如果蛋出了問題,就換個廠商。但大部分的選項一樣都是不好的選擇。所以,我們從上游、下游都自己來。」

為了處理下游剩食,家樂福和食物銀行合作;為了解決上游的安全疑慮,家樂福則與理念相符的動社合作,輔導蛋農做好「標章」,試著讓好的農產品順利進入商業系統,被更多消費者看見。

這是一場 9 比 1 的戰爭,目前 9 成的雞蛋來源都是格子籠,不到 1 成是非籠飼雞蛋。」9 比 1 聽起來戰況不妙,不過蘇小真很有信心:「現在是可能的,因為有網路、有消費者的力量。」

圖/截自友善雞蛋聯盟官網

友善蛋雞,也友善自己的健康

友善雞蛋因為還在推展前期,成本較高,售價大約落在 12 元上下,消費者選擇前,可能還是會有些猶豫。不過陳玉敏說:「籠飼雞蛋的價格裡,有很多成本是被隱藏的,例如動物的痛苦與失去健康的代價。」

蘇小真也強調,友善雞蛋的推行,不只幫助解放格子籠蛋雞,也讓消費者可以吃得安心、吃得健康。她舉例:「我身邊同事的女兒年紀還小,剛開始吃蛋的時候,就發現會對蛋白質過敏,後來換吃非籠飼的雞蛋,就完全沒問題了。」

蘇小真認為,消費者的購買方式改變,就有機會影響整個食品生產鏈:「我們相信只有商業化、普及化,價格才會更合理,家樂福希望能提供好食物生存的友善環境,讓消費者有所選擇。」


延伸閱讀:

郭柏辰:「改善土地與人的信任關係,值得我用一輩子來學習。」/2018 NPOst 年會後報導(大鋤花間咖啡農場)

愛是唯一的添加:濃純鮮乳串起生產者與消費者互信/專訪「鮮乳坊」社會企業

社會創新結合 SDGs 精神:政府建立公平的平臺、企業負責任生產、消費者關注產品價值

2 場國際講者 x 3 場焦點分享 x 1 場工作坊 x 6 位公益行動家

「科技,讓各種可能的參與得以發生。」

隨著網絡化程度越來越高,受助者與捐助者參與對話的空間前所未有地擴大, 公益,因此可以越來越不只是一份 KPI。擴大參與,使改變更可能發生

國際講者重磅發表

  •  Fundraising Success 雜誌評為「年度籌款之星」
  •  連續 4 年啟動《全球 NGO 技術應用調查》和《全球捐助趨勢報告》
  •  2019 年全球超過 6,000 個 NGOs 參與調查
  •  菲律賓最大社區重建基金會的數位轉型誌
  •  榮獲 Skoll 國際社會企業獎
  •  影響範圍超過菲律賓 2 千個社區、6 萬個家庭
 一年一度精彩年會,現在報名,限量早鳥票優惠中,快按下去!

作者介紹

李奕萱

李奕萱

獨立記者/文字工作者。擔任過各種人和動物的志工,最後還是決定回到書寫,試著創造一點點點點點(無限循環小數)的影響力。喜歡有故事的東西(e.g. 小說、動畫、電影、口述歷史⋯⋯),也喜歡看著海發呆。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