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NPO 被迫跟企業合作,缺的真的只是資金?

0

 

編按

NPOst 邀請資深國際 NGO 工作者褚士瑩阿北,每週六晚上隔空問診(大誤),回答關於非營利工作領域的問題。無論你是志工、NPO/NGO 工作者、捐款人、有志投身公益者,都可以來填表單問問題喔!褚阿北每週將抽出 1-3 個不等的問題來回答,現在就來舉手發問吧!

32 歲從事老人扶助 NPO 的工作人員:

最近經常有大企業想來找我們合作,他們想做形象,我們需要資金。但我總覺得這樣的出發點很奇怪,不知道阿北對於 NPO 跟企業合作各取所需有什麼想法?

真心不騙從不說假話的褚阿北:

奇怪耶,你真的以為你缺的只是資金嗎?!

阿北主頁

我曾經接觸過的一個實際案例,是某個缺資金的環境團體,討論是否應該接受國際煙草商的合作案。

我個人討厭香菸,也不喝酒。但這是否表示我絕對不可以接受菸酒商的合作提案?

對我來說,菸草並不等於香菸。實際上,煙草種植已經在目前醫學界培養 HIV 愛滋疫苗的研究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所以作為一個 NGO 工作者,如果可以跟菸草公司協調,從醫學研究跟疾病管制的角度出發,或是公平貿易、友善農業的角度,我覺得當然有合作的可能性。

這個環境團體,最後還是決定忍痛拒絕,避免帶來組織形象的衝突。我可以理解也尊重主事者的考量,但也讓我開始深思,這個所謂的倫理衝突,是不是絕對存在。

01300000342361133589083057323

菸葉

我時常聽到 NPO 組織的管理階層無奈說:「因為需要營運資金,只好去標政府的案子。」或是「為了要養人,必須接受企業贊助。」這樣的論點,聽在我心裡真正的 os 卻是:「少在那邊臭美了!你真以為你缺的只是資金嗎?」

我們都看過太多非營利組織,認為自己因為「生存壓力」而不得不跟公部門或企業合作,卻始終抱著一種良家婦女被逼良為娼的受害者心態「下海」,欲拒還迎,扭扭捏捏,真的有把公部門或是企業的計畫做好嗎?

我們試著轉換身分,從無論是公部門或私人企業的「客戶端」角度來想──當我誠心找了一個自己欣賞的 NPO 合作,結果對方在合作案上卻遮遮掩掩,就像媒體在我的文章底下打上「作者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一樣讓我傷心,這真的是一個合作夥伴應該有的態度嗎?

boss-fight-free-high-quality-stock-images-photos-photography-buckehead-church-music-service-programming-music-band-17

如果你媽媽帶你到學校報到的第一天,就跟班上導師強調「這小孩個性是像爸爸喔!我絕對不是這種人!」作為一個孩子,有沒有辦法繼續愛這個一直想跟自己撇清的媽媽?如果你是老師,會怎麼想這個母親?你會不會說:「矮油,這個媽媽好可憐喲,都是為了生存才會跟個性那麼差的男人在一起,生了一個個性差的孩子,這個媽媽偉大!來!大家為她的犧牲拍手吧!」

不會吧?不會吧!當然不會!(激動)

這根本就是文青病,不是一個母親,或是一個 NPO 工作者應該有的態度。這種恐懼的態度,大多數來自於臺灣傳統的 NPO 工作者,對於企業運作不了解,也缺乏企業的實際操作經驗。

青島一個大學教授,也是中國知名的部落客蘇美,出版了一本書叫做《文藝女青年這種病,生個孩子就好了》,我覺得可以改成「NPO 怕跟企業合作這種病,開過一家公司就好了」。

「因為我有潔癖,受不了當公務員逢迎拍馬的迂腐,在企業上班看到老闆愛賺錢的嘴臉就想吐,所以我只能在 NGO工作。」是成為 NGO 工作者的錯誤理由,這樣的人在 NGO 也絕對做不好。

當 NPO 以為自己缺的只是資金,而按照企業、政府的提案與規格,做出了自己不相信也不想要的成果,就像生了一個自己愛不下去、看了就討厭的孩子,有生之年卻天天得要面對,這樣可能會覺得就算活下去,也沒什麼意思吧?

實際上,我就看到很多這種靠著企業資助或政府標案活下來的 NPO,活得無精打采,生不如死,過著每天自圓其說的生活。

desktop

作為國際 NGO 工作者,我會建議 NPO 考慮 3 個改變的可能:

找回 NPO 的主動性

NPO 如果為了生存,整天去看政府公告的標案,或是去談企業贊助的計畫,結果大部分時間跟精力都消耗在做不合自己初衷的工作,當然就失去了 NPO 的初衷。NPO 自身必須有足夠的紀律,不能隨波逐流(就像大多數人不會每年都去找一個不同的陌生人來生孩子),要本著自己的初衷去主動找尋合適的企業跟政府計畫來合作。

「因為我們想要做這件事,但作為一個 NPO 團體,靠自己的力量無法做到,所以必須跟政府/企業合作」,這才是正當的結合理由!

就跟追求真愛一樣,自己熱情主動的去跟最合適的企業、政府單位提案,而不是處在被動的位置。等著企業捧錢上門,就像捧著錢來家裡提親的男人,不管對方多好,都會覺得自己被賣身,對這樣的愛情充滿質疑。

把異業結盟當作增強功力的大好機會

一個 NPO,非常有可能缺乏企業經營管理的效率,包括財務規畫的能力,或是缺乏有效的評量工具,所以會隨便說出「我們這個社區計畫已經推了很久,但社區成員沒有興趣參與,我們也不能怎樣」、「現在大環境不景氣、募款非常困難」,或是「花這麼大代價沒有成效也沒關係,因為我們做的事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這種讓人一聽就火冒三丈的話。(當然也是因為阿北脾氣比較大)

如果能把跟企業、公部門的合作,當成自己內部培力的好機會,學會如何從別人的立場跟角度來看待自己正在做的事,並且把這樣的合作當成一種學習,讓組織有更強的能力,以此在需要的時候,有能力輕易轉換身分,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好官」(而不是文青眼中的墮落公務員),也可以面不改色去經營一家成功的私人公司,或是社會創新企業,游刃有餘,如此才是 NPO 工作者該有的能力。

NPO 工作者,不應該一輩子被 NPO 卡住,而是有能力可以悠遊進出各種領域之間,NPO 只是人生中,在一個對的時間、做一件對的事情的段落而已。

photo-1433840496881-cbd845929862

要假就假一輩子

企業為什麼要找特定 NPO 合作,這背後的動機到底是真情或假意,老實說並沒有那麼重要,就像現代人很難想像老一輩經過媒妁之言而成婚的男女,說穿了跟獵頭公司的買賣媒合沒有兩樣。為什麼沒有經過戀愛的過程,卻可以幸福廝守一生?為什麼一個會輕易跳槽的員工,新東家要相信他的忠誠?

老人家會理直氣壯的說:「愛是可以結婚以後再慢慢培養的。」這句話到底有沒有成立的真實性?當然有,雖然不見得適合每個人。

只要下定決心去愛,時間就會是主要成分。

我在西拉雅國家風景區梅嶺的「梅塢天然有機梅園」,遇到一個有機小農許鴻文,他用青梅做水果醋。他不是為了做水果醋而種有機青梅的,而是堅持用有機種出來的梅子賣相不好,才改將這些又小又醜、都還沒等到成熟的梅子,拿來做醋,結果卻做出最好的有機果醋。

我說這個故事的原因是:為什麼 NPO 工作者總是要追尋完美、成熟的果子?請記得,如果「有機」才是重點,那麼「不成熟」當然也可以是好時機,「不完美」當然也可以是好原料,但是必須、也只能抓準一個重點。

photo-1429051781835-9f2c0a9df6e4

所以,你的 NPO 重點是什麼?這個重點有呈現在這個組織做的每一件事上嗎?

更何況,別太臭美,企業並沒有要跟你的 NPO 終生廝守的意思,比起讓企業愛你一輩子,更重要的是,NPO 有沒有辦法提供足夠的好理由,讓就算原本虛情假意的企業或公部門,也願意主動一直做下去。

只要能永遠假下去,能夠讓對方假一輩子,憑什麼說不是真的?搞不好最後怕的反而是你的 NPO 命沒那麼硬,氣沒那麼長啊!(這是什麼結論)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褚士瑩

褚士瑩

褚士瑩,資深 NGO 工作者阿北,年近沒有半百,打交道的公益組織超過百餘,喜歡胡搞,語不驚人死不休,從來不怕吵架。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