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是你的錯!」讓弱勢者成為助人者

0

 

前幾天看到教育部拍的補救教學影片,看到自己在片中說的話:「我也是到了博幼基金會工作後,才真正接受自己!」

在我求學和第一份在學習障礙協會的工作前,我幾乎不會跟家人以外的人談論我從小的那些經歷,甚至我也從來不會跟家人討論那些感受,因為貧窮與不幸是讓人很不願想起的。所以有好長一段時間我都覺得我已經忘了很多很多小時候發生過的事,也不想想起那些不愉快的經驗,我以為我已經跟那些經驗沒有關係了。

直到進入博幼基金會工作之後,我才發現有一個 10 歲的我一直出現,一直和我對話,一直在告訴我這些弱勢孩子的想法,一直在告訴我應該如何尊重與協助這些弱勢的孩子、他們真正的需求是什麼、應該如何對待他們才是比較適合的……

photo-1433839565549-b8956ad17956

我在這些弱勢孩子的身上不斷看到我當年的影子,一個一個的出現與相處,就像在跟小時候的自己對話一般。慢慢的我開始理解,這些經歷並不是我的錯,甚至不是任何人的錯,沒有人是兇手,沒有人該為所有的事情負全部的責任。於是我原諒自己了!也原諒了我認為對我們家人不好的人。我明白不是我的命不好,帶給家裡災難與不幸,也不是別人造成的,它只是剛好就發生在我身上而已。

於是有一天,我忽然發現我可以很坦然的告訴其他弱勢的孩子,這不是他們的錯,不必自責!而且根據過來人的經驗,即使遭遇很多的不幸與磨難,只要不放棄自己,好好努力,翻轉人生依舊是有很多機會的,況且身邊永遠都有願意幫助他們的人,所以人生還是充滿希望的。

協助弱勢者在長大之後成為一個協助者,是讓弱勢者接受自己的一個好方法。如果我沒有成為一位助人者,我也許可以脫離貧窮與犯罪,卻不一定可以接受自己,不一定可以接受小時候的自己,不一定可以原諒小時候的自己,也不一定可以找到自己。

當我們在協助弱勢者脫離弱勢時,是否應該再拉高協助的層次,除了脫離生活上的弱勢,脫離心靈的弱勢也是很重要的課題。雖然很困難,但依舊是社會工作者與弱勢者應該努力的共同目標。只是在協助弱勢者接受自己之前,我想問各位助人者:「您接受自己了嗎?」

作者介紹

吳 文炎

吳 文炎

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私立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學系兼任講師。社福界的資深熟男,重度工作狂,喜歡自嘲有過動症,坐不住辦公桌,曾跟個案半夜待警察局裡時,被老婆警告家裡也快要有通報個案。喜歡用不一樣的眼光看待問題,努力在社福界裡不斷尋找新世界與新視野。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