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心聲:關於服貿,台灣的準備在哪裡?請政府拿出完整的社會衝擊報告

1

(上圖取自我是社工,我不「服」臉書專頁)

我的工作是家暴防治一線社工,工作內容既緊張、高壓又忙碌,下班時間分外寶貴。但這幾天,為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爭議,我和許多台灣人一樣憂憤攻心。雖無法和學生一起攻佔議場,卻也時不時至立院周圍關心,前進包圍國民黨總部、到場聲援行政院佔領,希望能盡身為台灣公民的一份心力守護學生,抗議被破壞殆盡的程序正義,並且表達對「服貿」的重重疑慮。

「服貿協議」如同其他自由貿易協定,根本精神是透過貿易自由化,降低資本跨國流動的門檻,對台灣產業影響之利弊因產業而異。當資本額較小的服務業(美容美髮、汽車租賃、維修等)恐怕會大受衝擊時,金融業鉅子殷殷期盼「服貿」過關。撇開台灣和中國特殊的政治關係、以及讓人難以信賴的中國政府不談,「服貿」究竟是好是壞,其實很難一概而論。

對國家而言,經濟協議談判看的是國家「整體」利益,綜合不同的產業,利益得減去損失若為正,就有簽署此協議的價值(經濟部於2013/7/15公布的影響評估報告指出,台灣國內生產毛額最多增加1.34億美元,成長率為0.034%)。然而,從一線社工的角度,我親眼目睹就業與經濟穩定對家庭與個人的重要影響。即或對國家整體而言,某個經濟協議有利可圖,但對實際承受衝擊的血肉之軀而言,國家整體的加減運算並無意義因此,以研究自由貿易著名的英國劍橋大學經濟學者張夏準早發出警示:由於經濟協議對締約國的影響往往立即發生,受影響者的生計可能會毀於一旦;因此,若沒有相當的福利制度構成完善的社會安全網,自由貿易造成的社會問題常令國家難以承受。

從這個角度視之,即或我們先行擱置台灣與中國特殊的政治關係、中國對台灣的政治企圖這些重要議題,並姑且相信政府的宣導:「服貿」為台灣目前經濟的困境的緊要處方。我們仍沒有看到國家對產業發展的整體性計畫──哪些產業得利?哪些產業將被犧牲?得利的產業是否為台灣現階段要重點發展的產業?其利得是否大過衝擊?又,目前政府僅就服貿的經濟影響進行評估研究,社會衝擊影響評估究竟在哪裡?針對因「服貿」受衝擊的產業與勞工,台灣政府的準備措施又在哪裡?社會福利與安全網足夠嗎?如何有效輔導因產業受衝擊而結構性失業的勞工轉業?對其家庭又有什麼照顧措施?

產業經濟分析雖非我的專業,但我知道政府應該做有價值的決定,如果利得沒有大於犧牲,那為什麼有犧牲的必要?而當預期產經局勢將有所變動時,政府應當做好準備,以讓社會問題減到最小。然而,面對「服貿」,人民看不到政府對社會衝擊的影響評估與準備措施,草率通過必導致更多的社會問題、與需要社工介入服務的家庭與個案。

這些天我一直在想,社工是接受國家的委託處理社會問題;而我會成為社工,是因為某種程度信任國家的資源分配、運籌帷幄。但到了今天這種地步,國家罔顧民意、行使超越比例的暴力驅離抗議群眾,甚至面對攸關底層人民生計的貿易協定卻強渡關山,相關的社會衝擊報告付之闕如。國家一直在製造社會問題,到底,我還在作什麼社工?這份工作不是專用來擦政府屁股的。

2 場國際講者 x 3 場焦點分享 x 1 場工作坊 x 6 位公益行動家

「科技,讓各種可能的參與得以發生。」

隨著網絡化程度越來越高,受助者與捐助者參與對話的空間前所未有地擴大, 公益,因此可以越來越不只是一份 KPI。擴大參與,使改變更可能發生

國際講者重磅發表

  •  Fundraising Success 雜誌評為「年度籌款之星」
  •  連續 4 年啟動《全球 NGO 技術應用調查》和《全球捐助趨勢報告》
  •  2019 年全球超過 6,000 個 NGOs 參與調查
  •  菲律賓最大社區重建基金會的數位轉型誌
  •  榮獲 Skoll 國際社會企業獎
  •  影響範圍超過菲律賓 2 千個社區、6 萬個家庭
 一年一度精彩年會,現在報名,限量早鳥票優惠中,快按下去!

作者介紹

鄭 詩穎

接受傳統的社工教育,但認為社會工作不應該只是「補破網」。希望能追尋與探索不同的社工典範,以培力受迫群體、促進社會正義。曾任「南洋台灣姊妹會」社工,現任職於「現代婦女基金會」,服務親密關係暴力受害人。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