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青專欄/在學校與家外,臺東書屋給孩子的那些信任

臺東孩子的書屋。圖/作者提供

我從臺北開車到臺東,上午 9 點出發,抵達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和我約在這裡的一慈還沒到,這裡是青林書屋,也是最大的一座書屋,一慈和其他老師們陸續從各個學校把孩子接來,已經到的孩子們正寫著作業,桌上有切片的麵包,餐刀叉在果醬罐內,後方廚房的社區媽媽正讓整個書屋逐漸充滿香氣。

圖/作者提供

孩子的書屋即景。圖/作者提供

孩子們圍繞著伴讀老師,說是指導,不如說是另一種撒嬌:

「我不想寫功課。」「那吃完麵包再寫。」「耶~」

「寫這個要幹嘛?」「學這個才知道怎麼買東西。」「我只想開店賣東西。」「那更要學啊!」「蛤!好啦!」

「科學記號到底要學來做什麼啦?!」

在我看來,這裡的老師需要的是耐心和陪伴,青林書屋是孩子的書屋中最大的一個,裡面約有 40 名孩子,年齡落在國中國小。臺東的知本無疑是偏鄉,這裡的家長工作路途遙遠,留在臺東的工作機會不若都市,就算有工作,往返成本也極為高昂,我來自臺北,在那裡流行的是所謂的「文化刺激」,但在偏鄉的教育中,所有的資源都顯得稀少,成人為了謀生而前往臺北與高雄,留下來的孩子最缺乏的,或許就是穩定的陪伴。

圖/作者提供

這也是陳爸創立書屋的最大原因:除了家裡和學校,讓孩子多一個地方可去。這樣的課輔在臺北行之有年,我這代的孩子都有過所謂「安親班」的經驗,但臺東的狀況不同。臺北的安親班、家裡與學校 3 地距離很近,在臺東,卻是可以走上半小時、一小時的路程。青林書屋現在有 5 個工作人員,除了陪伴孩子以及帶著他們寫作業,往返家中與學校間的接送也是一件重要的事。

我是先認識一慈的,一年前,我到臺東食冊書店,他邀請我前去書屋參觀,她是書屋重要的工作人員,幾年前她從書中看到孩子的書屋,之後便來到臺東,從陪著孩子讀書開始,逐漸展開策畫活動。這次邀請我來,也是希望孩子能夠近距離看看工地監工的樣子以及工作型態。然而,與其說我是來分享演講的,不如說她們希望讓孩子和我接觸聊天

臺東偏鄉的學校面臨少子化的壓力更大,每個年級的班級數量都在減少,自然難以增補教師,和臺北一個年級動輒 300 人的學校相比,這裡整個學校的學生加上老師,可能也只約略 300 人,學校內的老師能看顧的有限,許多對於學習毫無成就感的孩子自然落後,下課後也找不到其他可去的地方,且一旦被貼上遊蕩或壞孩子的標籤,自然就更難回歸學校。

一慈(右一)。圖/作者提供

一慈開車來到書屋,幾個孩子自然而然的湊上去,看得出來和對待我的方式不同,站在孩子的角度來看,我像是一個「過客」,而一慈從 2013 年到臺東以後,就在此成為書屋的老師,有個孩子看她到來,故意不寫功課死盯著一慈看,等一慈開口問她怎麼了,才把書遮著臉繼續寫作業。用這種方式索討關心的不只一個,一個女孩想要和一慈「一人一半」分享麵包,另一個更小的孩子則是直接靠在一慈身上。

一慈加入書屋後,總會邀請各種不同的人前去書屋。在我之前,有音樂家帶著鼓和樂器前來,青林書屋的階梯還可以當作教室,也能當作滑梯、樓梯使用。如若今天我沒有來,很可能晚上是桌遊、象棋或說故事時間。在她的邀約及規畫下,這裡也曾有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前來秀出家鄉手藝。

來自西班牙的老師也成為書屋孩子們的陪伴者。圖/孩子的書屋-青林書屋 fb

葡萄牙的好朋友與書屋的孩子們。圖/孩子的書屋-青林書屋 fb

一慈對書屋有著更多的想像,若是有更多老師,或許就可以針對更多不同的孩子進行能力分科和輔導,她注意的是孩子們的嘗試及想像,除了單純負責陪伴的書屋,她也帶孩子們前往黑孩子咖啡,或者邀請更多有才藝的朋友前來。「教育應該要多元,如果孩子看得越多越廣,就越有機會發現自己的興趣。」

像她這樣對於教育有不同想像的老師不只一位,青林書屋的負責老師是劭筠,劭筠的故事和一慈相同,她聽了陳爸對於教育的演講後,辭去永齡基金會的工作,投入臺東偏鄉教育服務。劭筠具備輔導諮商系的相關專業背景,在書屋卻給我另一種印象:極為明快果決、直來直往的對話方式。

孩子們前去找劭筠,討論讀書遇到的困難,或者逗鬧一番,劭筠的應對方式大聲而直接,我觀察到孩子們興沖沖的跑去給劭筠「罵」了以後笑嘻嘻的跑回。劭筠有一套不同於過去一般人想像的諮商陪伴方式,有孩子為了解決問題前來給劭筠「罵」:「要買筆不快點講,我給你錢啊!」、「想買書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買了大家一起看!」幾個老師也說,這裡只有劭筠能在孩子們犯錯時,像個家長一樣的教訓他們。

劭筠(右二)與孩子們/作者提供

劭筠對於教育的想像也和一般人不同,對她而言,首先應該做的是建立信任,任何互動都應該是彼此之間的配合與深度溝通。她能夠做的,是盡可能在孩子信任她以後,逐漸找出他們對於學習的興趣及方向:「臺灣的教育都是向上配合,但如果可以多一點信任,或許孩子才會告訴我他們要的是什麼。」

我的演講分享不值一提,有幾個孩子在我分享的時候,默默的在後面的課桌上敲著電腦,那是 3D 繪圖軟體,另外幾個老師們陪著他們做 3D 建模。劭筠罵了一個交了男友卻騙她在學校練社團的女孩,一慈則是把幾個孩子送交到晚上才下班的家長手上,孩子們在那時已經吃飽,家長安心的為此道謝。

林立青於孩子的書屋演講實況。圖/孩子的書屋-青林書屋 fb

在這裡,因為國中小學下課時才下午 4 點,家長們卻因為下班後的通勤或張羅家務,多數在 7 點過後才能前來接孩子,另一些孩子甚至得等到晚上 9 點前後,才能由劭筠和一慈等老師們開車載回家裡。幾個調皮的女孩說要先走去旁邊的 7-11,劭筠便給了買飲料的錢,跟他們約好半小時後到 7-11,她會一個一個開車載回家。

最後一個家長其實早就到了,那位父親坐在孩子的旁邊,一直等著孩子,他身上充滿汗水的味道,開著一臺綠色的老威力卡,爸爸一直等孩子把 3D 圖檔畫完才接走。

圖/作者提供

我至今無法界定這些書屋裡的老師們究竟是以什麼樣的身分工作。是伴讀?是社工?是老師?是課輔?還是才藝老師?

所有孩子都走了以後,老師們還繼續討論著明天以及接下來的活動安排,看著那燈光,我想這些身分都不需要深究了。


延伸閱讀:

林立青專欄:常民小日子

志願服務改變了誰?(上):來去匆匆,還是能做個好志工

城鄉沒有差距,思維才是距離:臺北人也難逃的數位落差/專訪胖卡計畫經理莊哲昀


NPOst 近期熱門活動

屬於資訊人財會人的NPO百樂餐

強者帶路 X 職人交流 X 實作分享 X 美食饗宴

NPO資訊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資訊人如何與沒有程式概念的NPO工作者溝通需求

💡挖掘NPO潛在需求,由科技切入改善問題

💡從技術人角度引導NPO工作者釐清自身數位邏輯的根本問題

10年來走跳各類型NPO,善用資訊科技優化組織工作流程的胖卡專案經理莊哲昀邀您一同來拋接資訊人溝通難題,不藏私分享怎麼用對工具與方法,讓共事有共識!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1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財會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解讀財報隱藏的祕密-捐款人和管理者看不出的現金流風險

💡說明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與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務狀況

一份看起來很完美的財務報表,背後可能潛藏了看不到也看不懂的現金流風險,要怎麼讓捐款人、主管理解組織實際營運狀況?人事、行政的後勤成本看起來和組織提供的服務沒有直接關係,但又是必要花費,要怎麼消除捐款人的疑慮?

第三場 NPO 百樂餐邀請公益責信協會余孟勳理事長為你伸冤!告訴你如何和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報隱藏的祕密以及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5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林立青

林立青

一個市場養大的孩子,一路讀完私立科大,拿著文憑進了工地,在工地現場從事監工至今。現實專長為搬弄、造謠和說謊,用來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編織的謊言能夠吸引憐憫,搬弄而成的印象可帶來同情,造謠之後好求取寬容。如此而已。然因多次祈求仍不可得一個不需說謊的人生,唯有文字是最好的卸妝品:將平日堆疊在自己和周遭人的謊言謠言一句句抹去。留下一個完整如初,卻又無法訴說感受的現實人生。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