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讓社工倒下?

0

「社會工作是一門科學,亦是助人自助的專業,同是也是一門藝術。」這段話在社會工作社群裡不分老幼,幾乎是每位社工學子或現職社工都能夠朗朗上口來一段的自我介紹。但曾幾何時,自詡為助人專業的社會工作,隨著臺灣社會福利的發展,社會福利服務大量委託民間社會福利機構經營,社工的工作機會增加了,但基層社工的勞動條件卻不斷惡化,回捐、超時加班又不給付加班費的爭議頻傳,讓許多基層工作者一步步落入近貧幫助赤貧的窘境。同時,近年來我們也開始看到有社工中風倒下,更甚者是過勞致死,但這似乎從來沒有引起社群太多關注和討論,往往隨著時間消逝在人們的記憶之中。

 1. 無人聞問的低薪與過勞

今年 4 月期間,萬海慈善的網頁上出現了一則「台南曉昀」急難救助捐款的相關訊息,揭露了臺南某位基層社工,每月薪資約 2 萬多元,近期因長期過勞導致中風,全家陷入一片愁雲慘霧。

在這裡我想指出幾個嚴重的問題:首先是這則新聞不應只是被當成個案,因為這個案例徹底突顯了基層社工正深陷低薪與過勞的職場風險!再者,如果萬海慈善提供的資訊無誤,為什麼臺南市政府社會局或衛福部在事發後,迄今沒有追查該社工為何會月領「2 萬」?還有,發生如此憾事,該社工任職的社福機構難道沒有任何責任或管理上的疏失嗎?可惜的是,這個事件不管是中央或地方的社政單位,亦或是社會工作相關的專業團體,目前似乎都沒有對於這個案例提出任何檢討或報告。

對此,我真心想問大家:一個會讓基層社工月領 2 萬多、最後更讓她過勞倒下、全家恐將陷入赤貧且又無人聞問、放任政府和民間社福機構持續卸責的社工社群,我們真的有資格自稱是「專業」嗎!?

2. 背離基層期待的社福總盟

老實說,基層社工的勞動條件不佳,早已經不是新聞,而且總有人會假慈善之名想要讓它更糟。例如,今年 3 月 3 日,自詡社福出身的吳玉琴立委偕社福總盟一同召開「社福團體特性與勞基法的衝突與解套」記者會(參考:記者會逐字稿),企圖讓社會服務團體與社會福利基金會應一體適用勞基法第 30 條之 1 ,以便突破每日 12 小時工時上限。為此,臺北、新北、桃園、高雄等社會工作人員職業工會隨即召開「明明長年裸奔,何來處處不合身?全臺社工職業工會聯合記者會」公開表態反對。(參考:上下交相賊,犧牲的是勞工/社工工會聯合記者會延伸報導)接著,眼見輿論沸騰,吳玉琴立委社福總盟陸續分別在臉書網頁上回應願傾聽基層意見,絕不會損及基層的勞動權益,爭議看似暫時落幕。

但讓人氣憤的是,近來高雄社工工會於粉絲頁公開參與勞動部的會議紀錄,卻也讓人發現,社福總盟表面上對外宣稱會與基層進行溝通,實則在暗地裡,依然持續向勞動部進行放寬勞動基準法第 30 條之 1,適用於社會團體的提案,完全徹底失信先前對於基層的承諾。

3. 從「解套」到「合理」,就是「不願合法」

我相信絕大多數基層社工的期待和要求很簡單,就只是希望民間社福組織「守法」而已。無獨有偶,社福總盟近來又將再次與先前引發爭議的吳玉琴立委合作舉辦「推動社會福利服務合理勞僱關係」共識營,但參加對象卻又僅限於民間社福機構的主管職,完全排除了基層參與的機會。就這樣,我們可以看到吳玉琴立委和社福總盟從一開始的「解套」到最近的「合理」,卻始終避談「合法」。對此,除了感到遺憾,我們幾乎也已經可以篤定社福總盟根本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要與基層對話、溝通的意願。

如果說,社會福利服務組織成立的原因或理由,通常都是為了要解決人類因資本主義的缺陷所造成的社會問題,也就是說,社會福利服務組織透過大眾的捐款來營運,以解決他們所宣稱要解決的社會問題,則民間社福組織首重責信(Accountability),白話一點就是組織要誠實交待自己的作為,藉此獲得大眾的信任。可是,放眼社福總盟裡的會員團體,諸如伊甸基金會家扶基金會近期都有連續違反勞基法的紀錄,卻也不見社福總盟有任何自清和檢討的聲明出現,反而還是堅持透過修改、放寬勞基法的方式來掩飾、解套、合理化部分會員團體長年違法的事實,只會不斷哭喊政府補助不足,卻始終不願面對社福預算長年被低估的結構性問題。

據此,社福總盟如今的所作所為,無疑反應了臺灣社福組織集體反智的沉淪與墮落。同時更直指,這些掌握權力、資源、發聲權及社會地位,卻不曾反省、協助基層改善勞動條件的社福頭人,不也就是將下一個世代的基層社工一步步推向低薪貧困、過勞中風的罪魁禍首嗎?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橘冰月

橘冰月

熱愛組裝鋼彈模型,深信機器人只要是紅色,頭上有角,就會有 3 倍的性能。畢業於朝陽科技大學社會工作系,就讀研究所時,因曾親身體現臺、政社工教授對於科大社工的口誅筆伐,因而立志在社會工作專業發展的論述戰場以被壓迫者的姿態寫債寫償。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