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琳達·蓋茲:手機讓發展中國家的女人得以脫離貧窮。你覺得呢?

1

 

編按:這是一個被辯論已久的問題:究竟科技的力量可否扭轉發展中國家經濟衰落的窘境?如果答案是正面的,又該怎麼做才會最有效率?

蓋茲基金會的共同創辦人梅琳達·蓋茲 (Melinda Gates) 本月初在紐約時報 DealBook 版面發表一篇關於數位融資服務幫發展中國家女性脫貧的文章。我們先來看看蓋茲怎麼說。


梅琳達·蓋茲:手機讓發展中國家的女人得以脫離貧窮

(節錄、編譯自 Cellphones for Women in Developing Nations Aid Ascent From Poverty)

7826377536_48c6e380e4_k

photo via World Bank Photo Collection@Flickr, cc license

在發展中國家,沒有銀行帳戶的女人要怎麼存錢?她們會把錢藏在罐子裏或床墊下,甚至藏在田裏。這樣的話,她們就得擔心這些好不容易存下來支應日後孩子們花費的現金,有一天可能會被丈夫發現,然後被拿去花在其他地方。把錢送到另一個村落的親屬那保管又太冒險,而且也要花個幾天才能送達。在需要急用時申請借貸,常常更是不可能。

一筆無預期的花費,對一個居住在發展中國家的女人來說,可能代表她再也負擔不起孩子的教育成本,孩子們因此需要休學,或者女人得賣掉整個家庭一直以來賴以維生、帶給家庭收入的牛隻。更糟的是,這可能代表著她沒辦法付錢搭車到診所,所以必須在缺乏醫療設備與支援的家裡生產。

缺少金融服務,讓女人為家庭的未來做計畫的能力大打折扣。從社群的層次來看,這種困境也使許多家庭被困在貧窮的循環裡。更廣地來看,這也限制了發展中國家經濟成長的潛力。

所以不難理解,為什麼把數位融資服務推廣到全世界最貧困的地方,會被歌頌為有可能改變世界經濟局勢的重大突破。數位融資可以讓二十億人擁有生平第一個銀行帳戶,讓數以萬計的家庭脫離貧窮,也加速發展中國家參與全球市場的步調。

但是,如果要讓數位融資完全發揮影響力,我們就必須好好思考如何讓發展中經濟體裡至關重要的行為者群體能取得這種服務。雖然這種服務擴散地十分迅速,卻沒有平均地擴散到女人的手中。

2736563610_d172046032_b

photo via Erik (HASH) Hersman@Flickr, cc license

五個孟加拉人當中有四個沒有銀行帳戶,但拜快速成長的數位服務 – 像是 bKash – 之賜,行動支付正在改變孟加拉人做生意的方式。但孟加拉女性只有 44% 擁有手機,男性則有 72%。只有 13% 的孟加拉女性使用過行動支付服務,男性則是 33%。

性別差距不斷在各地重演,在低度或中度收入國家,情況也是類似的,女人比男人更少擁有手機,大約少 21%。在非洲、中亞或南亞,差距更深,而且在不同性別間有進用科技差距的地方,同時也有使用金融服務的差距。

當女人可以使用數位融資服務時,她們能更輕易為家庭的未來著想。這會為所有人都帶來好處,因為這樣家庭有更大的機會孕育出更健康的小孩,孩子們可以接受更充足的教育,群體也可以因此更加繁榮。

所以我們要怎樣讓更多女性取得這種科技?第一件事是我們需要更了解造成女人較少擁有手機,或是較少使用行動支付服務的原因。這個月,世界銀行將發布「全球財務服務取得資料庫」(Global Financial Inclusion Database, 或是叫做「全球融資可進性指標」Findex)報告,這份報告會對女性進用數位融資服務的現況提出新的洞見。二十個工業國家小組也努力嘗試了解,為什麼數位支付可以協助培力女性創業家,並且幫更多女性踏入的正式經濟(formal economy)中 [註一]

同時,政府、非營利組織、私部門也努力共同拆解我們已知的阻礙,像是採用數位化的薪資單,或是以數位的方式給付社會福利,並且探索更具創意的融資選項,讓更多女人可以負擔得起擁有一隻手機。行動支付產業也努力讓服務對女人更有吸引力,舉例而言,一家索馬利亞的電信公司 ZAAD 開始雇用女性職員為女性客戶註冊後,在一年內讓女性客戶的數目從 17% 躍升到 24%。這是科技與全球發展兩個領域都該投入的。

[註一] 正式經濟(formal economy)相對於非正式經濟(informal economy),後者是指不被計入 GDP/GNP 或不被政府所規範的經濟活動。


讀罷後,是否有一些問題已在你的心中浮現?例如,真正使用影響不同性別進用行動科技落差的因素是什麼?這裏有一篇文章引述今年 GSAM 集團提出的研究報告,指出最重要的是比較多女性無力負擔使用手機的花費,以及其他像是生活中較難取得手機訊號、擔心被偷竊或搶劫等因素。另外,除了手機價格外,是否還有其他因素還沒被挖掘出來,像是滿足基礎公共建設的條件(另一位 NPOst 公益者聯盟吳奕辰先生也提供了他的想法,指出後勤維修可能會是更大的挑戰,當然還有廢棄物處理的問題),忽略了它們,也會影響政府、民間組織與企業共同推廣的成敗,更別談解決其中的性別差距呢?

歡迎有想法的你,留言與我們共同討論,正反不限,若您想要以較長的篇符闡述您的觀點,也歡迎來信至 NPOst 信箱:npost.tw@gmail.com。

 

同場加映歡迎響應,小小文化大使請您栽培

除了政府、企業或 NPO 組織,個人也可以加入這場手機與公益間的糾葛喔!而且地點就在台灣!四方報與安麗基金會「新二代小小文化大使媒體素養培力工作坊」,誠摯邀請共襄盛舉,若您有已不使用的舊手機,都可能是偏鄉的新住民孩子在新聞採編課程時,學習拍照的重要工具!只要具備基本拍照功能,畫質達30萬畫素以上的手機或是相機(附傳輸線),就算是用舊的,只要功能健在,都歡迎您捐贈!詳細資訊在這裡

延伸閱讀

1. 直接把送錢給窮人未嘗不可 — 來聽 GiveDirectly 營運長 Joy Sun 的 TED 演講
2. 用SMS訊息播種:手機在農業改良計畫中的角色評估
3. 國際:教育創新的核心重點是師資培訓 ── BridgeIT讓手機成為教具
4. MOTECH在迦納:社區健康照護的行動科技應用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孫 語辰

孫 語辰

走入生命需要時間。現經營《脈絡》部落格:http://context.tw,希望可以把時間花在走入生命的文字上。

0 comments

Trackbacks

  1. […] 梅琳達·蓋茲:手機讓發展中國家的女人得以脫離貧窮。你覺得呢? […]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