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緬甸的家長共學,到原鄉的兒少發展/臺灣在地 NGO 與國際大型 NGO 的經驗火花

攝影/葉靜倫

說到「國際合作」,對 NGOs 來說有各種不同的意義。臺灣有許多 NGOs 在東南亞、中國、非洲等地開展教育、醫療、水資源、農業等計畫,面對差異甚大的政治與法律環境、文化與社會氛圍,NGOs 無論是資金投入、資源聯結、技術支援或經驗傳承,都需要與當地政府或社區組織妥善溝通,通力合作。甚且,為了克服種種困難,2 國 NGOs 攜手進入第 3 國現場也是屢見不鮮。

如今,臺灣 NGO 便決定嘗試這種不一樣的互惠合作──與經驗豐富的大型國際 NGO 一起開展計畫,如同臺灣至善基金會Plan International(以下簡稱 Plan)在緬甸的「幼兒照顧與發展」(Early Childhood Care and Development,以下簡稱 ECCD)計畫。

圖/至善基金會提供

過半家庭臨界貧窮線,不到 3 成的孩子獲學齡前教育

緬甸一方面被譽為「中南半島米倉」之一,全國有 2/3 勞動人口以務農為生,一方面卻又飽受水患、地震、火災、風災、乾旱等自然災害摧殘,在全球氣候變遷最脆弱受害國中,名列第 2 位。2008 年,熱帶氣旋納吉斯重創伊洛瓦底江三角洲,超過 10 萬人喪生、150 萬人受影響,成為緬甸史上最嚴重的自然災害。

Plan 便是在此時進駐緬甸。Plan 是源自英國、世界排名前 50 的大型 NGO,擁有累積超過半世紀的、嚴謹紮實的兒少保護與發展專業,在全球 71 個國家有近 4 萬個夥伴組織。2008 年納吉斯風災後,Plan 在緬甸展開一連串的緊急救援方案,直至 2012 年才進一步施行較長遠的發展型方案。

這些方案與計畫,當然還是以 Plan 的兒少專業為核心,除了前述提及的緊急救援與 ECCD(幼兒照顧與發展),還包括青年經濟培力、衛生與水源(WASH)等計畫。

緬甸婦女。圖/至善基金會提供

與此同時,已經有無數的研究報告顯示,ECCD 對孩童的未來發展有巨大的影響。ECCD 的 4 個重點在健康、發展、學習保護,Plan 的緊急情況下的 ECCD 計畫指引報告更強調,3-6 歲的孩子相對來說已更顯獨立,他們會開始意識到自己是獨立的個體,並且學習提升自立的技巧。這個階段的孩子,特別是脆弱的孩子,其發展與生存的關鍵在於健康照護與營養調適。若照顧妥當,這群適逢學習黃金期的孩子,便能把握任何機會吸收新事物,進一步發展其智力、認知、語言、行為、心理與身體狀態。

如今甫改革開放的緬甸,根據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今年 7 月底的報告顯示,仍有近 1/4 的家庭生活在貧窮線之下,過半數的家庭則剛好臨界於貧窮門檻(註)。截至去年底為止,還有近 3 成的 5 歲以下孩子營養不良。此外,緬甸政府直至今年才開始施行 ECCD 計畫,目前僅有 23% 的孩子有幸接觸學齡前教育。

在這樣的背景下,秉持兒少發展專業的 Plan 早在今年 3 月與至善基金會開啟合作前,便已陸續在緬甸超過 70 個村裡開展 ECCD 計畫。

圖/至善基金會提供

讓教育的責任與能力,回到父母身上

特別的是,有鑑於緬甸政府的 ECCD 佈建還僅有餘力在幾個城鎮中施行,無法深入擴及村里社區,又缺乏硬體建設(如幼照中心),Plan 在緬甸的 ECCD 因此巧妙發展成一種「去機構化」的親職教育,而這也是 2 年前 Plan 因緣際會找上至善基金會時,至善執行長洪智杰最興奮的地方。

「過往臺灣所熟悉的學齡前教育,都是以學校、幼教中心等方式將孩子們集中起來上課,這是在強調專業化、塑造出專業的權威,好像教育這件事,都是專家說了算。這乍看之下是對教育品質的追求,負作用卻是家長和社會因此將教育的責任放在學校和老師身上,甚至因此對老師們百般苛求。」洪智杰說:「而 Plan 80 年來的兒少發展經驗給我們最大的啟發,就是學齡前教育如何彈性變通,在硬體設備還無法完備之前,先培力『軟體』,讓父母了解親職教育的重要,引導有興趣的家長組成共學團體,將主要責任回歸父母,讓教育從家庭延伸而出。

至善基金會執行長洪智杰(中間藍衣)。圖/至善基金會提供

至善基金會長久以來就是善於跨文化服務的 NGO,尤其在兒少發展工作方面,從 2004 年的越南偏遠鄉村幼照計畫、2006 年雲南麗江中學生助學計畫,到 2007 年新竹尖石後山養老部落的第一所幼兒照顧中心,海內外兒少發展經驗累積已超過 10 年。也因此,Plan 這種「去中心化」的教育落實,對至善來說,體會特別深刻。

「在部落裡經營幼教中心,就跟原鄉裡的旅舍、養護機構、長照中心等碰到的困境一樣,因為土地法規、建築物使用執照、教師資格等難以取得,相較於平地往往步步艱難。過往,至善確實努力突破了建築物的安全鑑定,並且培養、訓練有興趣的原住民媽媽們取得保姆證照、族語師資,但這種『先建立設備、找齊人手,再到處鼓勵家長們送孩子來學習』的方式還是很辛苦。」洪智杰解釋。

「而且,不管我們如何努力,還是有很多孩子是在『計畫之外』,散落在社區裡無法受惠的。」他進一步說明:「所以像 Plan 這樣先從社區開始,讓親職能力與知識普及化,讓我們體會很深。等這些家長們找到力量與自信、看到了孩子們的改變,甚至因此改善了與家庭和社區的關係後,自然就會主動積極的想辦法建立硬體了。」

圖/至善基金會提供

互補互助,一拍即合

「Plan 的技術、專業與價值觀為我們打開全新的視野,再加上理念相近,都強調以人權和包容為本,所以當他們提議合作時,我們立刻著手進行。」洪智杰說:「我們首先選定了緬甸,因為至善已在越南有計畫,希望把精力先集中在東南亞。」

Plan 緬甸的計畫總監(Programme Director)Lin Lin Aung 則說明 Plan 的考量:「我們不希望自己所堅持的價值,在宣傳與勸募時被扭曲,而至善基金會完全理解我們對幼教的堅持與想像,這是我們選擇與至善合作的重要原因。」

「此外,我們也很需要一個樂觀正向看待教育工作的亞洲盟友,與我們共同交流、分享經驗。」Lin Lin 說。再加上 Plan 「去機構化」、以「親職教育」為主體的 ECCD 計畫,正可以視資源的多寡彈性調整規模,因此在合作的初期也稍能減緩至善的募款壓力。

圖/至善基金會提供

如此這般,相近的理念加上技術上的互補(肇因於臺灣敏感的外交困境,至善無法在與中國友好的緬甸以臺灣 NGO 之名開展計畫;而 Plan 缺乏在地網絡,也難以在臺灣募款與宣傳),臺灣在地 NGO 便如此與國際大型 NGO 一拍即合。如今,時隔半年多,緬甸曼德勒省(Mandalay)良烏鎮(Nyaung-U)已有 10 個村的 300 個父母、約 600 個孩子,受惠於 Plan 與至善的友好連結。

快樂的父母,教出快樂的孩子

「過往我們通常以 3 年為期,第 1 年努力說服家長們關於 ECCD 的重要性,並且從中培訓引導師(facilitator);第 2、3 年這些引導師會遊說更多家長加入,我們再訓練社區組成自己的親職教育網路,並且與在地團體和社區合力興建、經營 ECCD 中心,也培訓其中的托育照護人員。」Plan 緬甸 ECCD 計畫專家(ECCD Specialist)May Yu Aung 解釋:「第 2、3 年的培訓,是為了讓社區發展自己的力量,讓 Plan 能在第 4 年時順利撤出。」

不過,如今在良烏鎮的 10 個村子裡,即使計畫執行僅短短半年,已經讓所有人都感受到明顯的改變。

圖/至善基金會提供

良烏鎮的計畫評估從 2 年前就開始。Plan 花了數月在當地推行 ECCD 觀念,同時評估需求,檢視各家庭的孩童人數、年紀與經濟收入、考量父母的積極度,接著在每個村裡選出 30 位媽媽組成家長教育團體(Parenting Education Sessions),從中訓練引導師。在引導師的帶領下,家長團體每月聚會 2 次,透過深度的交流與實作,討論並交換育兒心得。

「我們在這裡學到非常多東西!」

「第一次知道小孩子的大腦發展這麼重要。」

「最大的收獲是學會怎麼為女兒準備營養均衡的食物。」

「牛奶、肉和魚是一種,蔬菜是一種,醣類澱粉是一種。3 大營養食物好重要!」

「我兒子現在很少生病了!他甚至還會在吃飯前提醒我要洗手。」

在 NPOst 的團體訪談中,媽媽們你一言我一語,興奮訴說家長團體帶來的各種知識。其中,「洗手」與其他如刷牙、洗臉等,是大多數家長都會提到的小習慣大改變。「『洗手』本身並不難學,重點是要能養成習慣,並且知道在什麼時候洗手。」Plan 緬甸 ECCD 計畫經理(ECCD Program Manager)Myo Myo Wai 強調:「上完廁所之後洗手、飯前洗手,這麼簡單的小動作,只要真的養成了習慣、在對的時候進行,就能避免生病與感染。」

ECCD 計畫中的孩子,逐漸養成洗手的習慣。攝影/葉靜倫

ECCD 計畫中的家長團體,正由家長中培訓出來的引導師上課中。圖/至善基金會提供

此外,緬甸許多父母過往對待孩子,都習慣用打罵與咆哮,就算是像洗手這樣有益健康的事,也是又催又逼的趕著去做。其他所有生活行為的禮節、對人的尊重等,更經常在棍棒與巴掌間完成。「自從進入家長團體後,我終於知道打罵只能暫時控制小孩的行為,卻不是教育孩子的好方法。」30 歲的 Cho Cho Win 有一個快 3 歲的女兒,她在團體中學會如何與孩子溝通:「以前我不知道怎麼控制自己。我女兒一直問問題讓我很心煩,忍不住就會動手。」

「現在我知道,她這個年紀的孩子就是會一直透過問問題來學習新事物,打罵只會讓她受傷,並且破壞我們之間的感情。」Cho Cho 進一步強調:「而且,打罵這件事,等她長大之後就沒用了,到時候她只會變得跟我以前一樣,易怒、煩躁,對別人大吼大叫,甚至跟著動手打人。」現在的 Cho Cho 最大的改變,就是學會在動手之前「多想 2 分鐘」,她甚至學會用團體中的詩歌教材來跟女兒溝通,提醒她打理個人衛生,並且母女倆一起做家事。「溝通是件很重要的事,不只用在我跟女兒之間,我現在甚至連對我先生也比較會相處了。」

因為看到孩子明顯的改變,父親也開始十分支持親職教育。圖/至善基金會提供

在遊戲中學習,以玩樂實現目標

Cho Cho 同時也是 Plan 培訓出來的遊戲小組(Playgroup Sessions)師資之一。遊戲小組是親職教育計畫的另一大核心團體,每週聚會 2 次,Plan 會在其中教父母們陪孩子玩遊戲、依循在地脈絡製作相應的玩具教材(Toy making),並讓他們理解遊戲對孩子的重要性,諸如提升孩子的數理、邏輯等能力,促進肌肉發展與身體健康等。一個 5 歲女兒的母親 Daw Khin Mar Lwin 表示:「以前我們沒有專門為小孩設計的玩具,我也不知道玩遊戲這麼重要,現在才知道原來『玩』的過程中,孩子也在學習。

遊戲小組除了引導師,還有志工老師,Daw Win Khin 就是其中的一員。她有個 4 歲半的女兒,她不只透過家長團體學會許多懷孕期的知識,了解到孕產期間的保養如何影響孩子日後的發展,也透過遊戲與溝通,學會耐心聽女兒說話。她甚至開始懂得跟女兒解釋做出某些事的後果,而不再動不動就開打。

圖/至善基金會提供

另一個母親 Daw Myint Yee 也興奮的說:「真的很有趣!以前我最常跟我兒子說的話就是『再不聽話我就要打人!』他因此變得很怕我。現在我學會說故事給他聽,他很開心,我先生也很高興。」這樣的改變,也體現在她的女兒身上:「我有空時會教我女兒認顏色,她現在很會認了,而且變得很活潑喔!不但不再害怕老師,還能自己刷牙洗手。」她頓了頓說:「我覺得親職課程已經變成我們社區吸收新知的來源,而且我希望孩子們都能比我更聰明!」

短短半年,不只父母、鄰里、社區村民都感受得到孩子們變得更有禮貌、更快樂、更主動幫忙,就連 Plan 和至善的計畫人員都明顯感受到父母與孩子們身上的自信。「以前他們不太敢說話的啊,見到外人都很害羞,現在真的膽量變大了!」Lin Lin 笑著,進一步強調,Plan 教育計畫中最重要的「包容」理念,就是要創造一個讓所有孩子都能安心發問、勇於發問的環境。

家長團體中的媽媽,非常認真在上課。圖/至善基金會提供

34 歲的 Aye Aye Maw 是家長團體的引導師之一,她對 4 歲大的女兒身上明顯的變化感到喜悅:「我女兒現在回家都會滔滔不絕的講故事給我們聽,她還交到了很多好朋友!」像 Aye Aye 這樣由衷的喜悅,不斷在團體中流轉,所培養出來的自信與互相感染的正能量,不知不覺讓每個人對社區的事務與發展更加關心,也更積極想改善彼此共同的生活環境。「我們在團體教育中得知,酒精會阻礙大腦發展,還會影響人的心情與行為,家長喝酒也會影響到孩子。」另一名家長團體引導師 Yin Yin Soe 說:「我們因此跟社區鄰里一起討論孩子的未來,後來就決定要支持關閉村裡販賣酒精飲料的小店。」

如前所述,ECCD 在許多國家,都是將孩子們集中起來上課的單純學齡前教育,目的在讓學齡前孩子能順利銜接小學教育。然而在緬甸,Plan 改以親職教育的方式培力父母,讓教育隨時能在家庭中發生,顯然也直接又極具效力的達到了 ECCD 原本的目的。

Aye Aye 與她 4 歲大的女兒。攝影/葉靜倫

資源、需求、能力,3 方協力完善推行

當然,身為經驗豐富的兒少發展 NGO,Plan 不會僅滿足於家長們興奮的回饋。Plan 有其完整的成效檢視方法,透過定期的社區會議討論與目標檢核,彈性調整計畫。Plan 也試圖從受益人數與地區(覆蓋率)、孩童成功進入小學的就學率孩子們的身高、體重、健康狀態等指標,來評估計畫的成效。

「一個計畫有 3 個最關鍵的要素,那就是資源、需求能力。」洪智杰說:「有需求的地方,還需要有妥善運用資源的能力。緬甸有 ECCD 的廣大需求,而 Plan 則有很強的能力。」

事實上,Plan 的能力不只來自其 80 年經驗的累積,還在其認真看待政策倡議的行動方針。他們與緬甸社會福利、行政、教育、兒童權利委員會等各層級的政府部會官員都有多元的合作,因此得以將有限的資源透過跨部會、跨組織、跨領域的整合,達到最大的發揮。

Plan 緬甸辦公室。攝影/葉靜倫

「至於資源的連結與投入,正是至善能夠著力的點。」洪智杰說:「事實上,這個合作計畫我們希望從企業募款來努力,因此透過這次機會,倒讓我們開始學著跟企業打交道,從企業的角度去理解他們的思維,這也是意外的收穫。」他進一步強調:「最重要的是,至善在緬甸學到的經驗與觀念,日後也都能內化到組織裡、回饋到我們在臺灣的幼教計畫中。

將國際經驗落實臺灣,彼此受惠

洪智杰所說的「回饋」,便是預計在不久的將來,逐步在至善的原鄉服務中落實親職教育,不僅跟至善現有的幼照中心結合,還試著從中心「走出去」、主動向外推行外展服務。例如至善即將從明年下半年於部落中開始試行的「行動玩具圖書館」,便是受到 Plan 所規畫的遊戲小組啟發甚深。行動玩具圖書館預計結合玩具車和幼教器材,將遊戲帶進社區。

圖/至善基金會提供

「這其中還有非常多的細節,例如玩具圖書館在運作過程中,父母的角色為何,至善該如何適當的介入、玩具與遊戲的設計方法等,都需要與 Plan 學習。」洪智杰表示:「此外,除了 3-5 歲的學齡前教育,Plan 在孕產婦的育兒知能、0-2 歲的兒少發展,以及青年學生畢業後銜接社會的方法等都很專業,而這些部分,至善目前都還沒有合適的方案。我們都知道,學齡前的孩子著重在發展依附關係,上了小學開始發展認知能力,到國中時會逐漸建立價值觀。隨著發展階段的不同,活動和方案的設計都極為不同,這些都是至善能從 Plan 身上汲取的。」

無論是至善與 Plan,還是緬甸媽媽們的「共學」團體,或緬甸父母們與社區的互助,或甚至緬甸經驗與臺灣經驗的交流,都是 NGOs 致力尋求「夥伴關係」的佳績展現。臺灣 NGOs 與國際 NGOs 的合作,無疑可成為互助互惠的良好循環。

圖/至善基金會提供


註:「貧窮線」又稱為「貧窮門檻」,是世界銀行所訂立之「人類用以維持最低生活標準」的收入底限。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此處報告所指的貧窮線,以人均日收入 1.25 美元為基準,但 2015 年 10 月後,世銀已將基準調整為 1.9 美元

(本篇報導由 NPOst 赴緬甸採訪,至善基金會贊助)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2018 NPOst 公益交流站年會

會長大的好事:公益創新規模化 Scaling Innovation

我們如何將創新的影響力盡可能加速、擴大,以趕上這世上所有急待解決的問題?

1 位重量級國際講者 X 6 位國內傑出的工作者 X 6 位公益行動家 X 1 場專屬鐵粉的 Party

當我們只有 5 個人的時候,是否就能思考如何影響 50000 人?如果一個計畫雖然得以「永續」,但永遠只能影響 50 人,它還值得嘗試多久?如果從一個計畫創立之初就想像它「長大」的模樣,有什麼事現在就非做不可?

沒有標準答案,不論是非對錯。只有一位重量級國際講者與你深入探究如何「加速擴張創新的影響力」;6 個國內傑出的工作者/組織引領我們看見公益部門如何精彩跨界激盪火花;6 位由你我共同精挑細選出的公益行動家,讓我們想像改變的各種可能。以及,一場私密的 Party 與盛大的交流,創造無盡的機會與無價的體驗。

年會官網這裡去

活動資訊

日期:2018 年 10 月 19 日

時間:09:30-17:40(09:00 開放入場)

地點:四號公園演藝廳

地址:新北市中和區中安街 85 號 B1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葉靜倫

葉靜倫

NPOst 主編。對書寫斤斤計較但錯字很多,是編輯界的爆竹。除了文字沒有其他技能。想當特務卻當了 10 年編輯,想養獅子卻養了一隻貓。相信智慧比外貌還重要,但離不開放大片。最喜歡善良的朋友,聰明的情人,以及各種溫柔的對待。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