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用旅行,看懂世界的潛規則

0

 

編按:

NPOst 昨日舉辦「認識世界,看見自己──青年志工的跨文化旅行」講座活動,邀請願景青年行動網協會執行長丁元亨,以及泰國泰北建華綜合高中校長黃通鎰,一起來分享志工服務的心態與眉角。(參考:志願服務前,你了解別人眼中的臺灣志工嗎?)活動特別與大田出版社合作,以褚士瑩的《旅行魂》為本月精選好書,本篇即為其中的精華選文。

 

文/褚士瑩 本文出自本月選書《旅行魂》

旅行魂越強大的人,對於不同文化的潛規則,就應該有越好的辨識能力,就像熟練使用不同的外語一樣。

比如我如果在曼谷,在路邊跟水果攤買芒果,就要知道,那些放在像水族箱裡一樣、一顆顆削皮的芒果,青綠的才是甜的,黃色的卻是酸的。如果到泰國,觀念沒有翻轉,就會覺得黃澄澄的芒果不甜,做出「泰國芒果都不好吃」這樣的結論,甚至覺得「攤販很壞,我跟他說要甜一點的,他卻挑了一顆最青的給我」,因此對這個國家的人很失望也說不定。

還有,我在臺灣時常會被人詢問,都是去哪裡理造型如此「時尚」的髮型,我都哭笑不得。因為多年以來,我總是為了省錢,在曼谷住處旁邊的菜市場理頭髮,一次只要 60 泰銖還包括修臉,而我剪的頭髮,只是傳統泰國的學生頭罷了!無論誰進了這種庶民理髮店,出來都會是跟我同樣的髮型。

但是同樣的頭髮,當我在緬甸時,卻又會被指指點點,笑說這根本就是泰國賣座鬼片裡面的髮型!因為無論臺灣人或是緬甸人,都沒有想過這可能就只是泰國傳統的普通髮型。甚至有好幾次,讀者像發現新大陸般驚奇地對我說:「我去泰國,發現有很多泰國年輕人學你的髮型!」

1148762_10156876408375112_6958074457523765128_n

每次我聽了都哈哈大笑。以自己的世界為中心來看世界,很容易就會產生各式各樣的誤解。潛規則就是戴上不同的眼鏡,學習從別人的眼睛來看世界。

我從小就很好奇,想要知道複眼的蜻蜓、蒼蠅眼中看到的人類,貓或狗眼中的黑白世界,魚的眼球從水面下看到的岸上,鳥從空中看到的地面,到底是什麼樣子。動物學家跟昆蟲學家,正是因為知道這些動物的視點,所以能夠掌握這些跟人類完全不同的生物的良性互動方式,不會莽撞做出驚嚇到野生動物的事。但是對於其他人類,如果不懂潛規則,就會逐漸累積成為刻板印象,甚至爭鬥。

我時常聽到荷蘭人跟瑞士人在其他歐洲人眼中,是很有錢卻很小氣的,這讓我想到電影《美味不設限》(The Hundred-Foot Journey)中,來到法國南方的印度移民父親,堅持連住旅館也要殺價,讓他的青少年兒子羞得無地自容,不惜跟父親槓上:「我們今天可不可以像正常人一樣,該付多少就付多少?」

但是父親卻疾顏厲色地說:「我們是印度人, 不是因為小氣吝嗇而殺價,也不代表我們沒有錢,而是因為我們勤儉(frugal)。」

195_THFJ_D025_03433FD.jpg

圖片/《美味不設限》劇照

「勤儉」這個字,在東方文化裡很普遍,我們也時常用此來衡量人事物的公平價值,反映在臺灣人身上,往往捨不得花大錢提升整體生活品質,多半在無用的小東西上多花一點錢,可以帶來「小確幸」,並且相信這是一種「勤儉」。

但是對於富裕的荷蘭人或瑞士人來說,只要是好的東西,價格多高都不貴。為了省一點錢一直買品質不良時常會壞掉的次級品,而不是花錢買品質最好、能夠永久使用的東西,才是最大的「浪費」。

生性較為樂天的印尼人、泰國人、菲律賓人,認為小錢不要計較,大錢才需要緊緊守住。所以對許多外人來說,這些國家的窮人非常「大方」、「亂花錢」,什麼小東西都買,去電影院看場電影,很輕易會在櫃檯順便買超貴的可樂、爆米花、瓶裝的礦泉水,有錢人(通常是華人)卻很「吝嗇」。但事實上,菲律賓語中,根本沒有「勤儉」這個精確的字彙。

所以誰比較大方?誰比較勤儉?

當自己的母語無法表達的品德,硬要用既有的、已知的概念去詮釋,往往就變成了執拗的成見。我感謝旅行,讓我一點一滴,學會這個世界豐富的潛規則,也逐漸學會欣賞跟自己不同的人事物。

作者介紹

褚士瑩

褚士瑩

褚士瑩,資深 NGO 工作者阿北,年近沒有半百,打交道的公益組織超過百餘,喜歡胡搞,語不驚人死不休,從來不怕吵架。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