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人想什麼?】「隨時向捐款人更新受捐對象動態」、「既然捐了,就不要懷疑」

圖/@ Freepik

編按:

過去 2 年,新政府上臺廢止了《紅十字法》家扶基金會涉入社工被迫回捐糾紛伊甸基金會爆出與復康巴士司機的勞資爭議、《蘋果日報》記者臥底調查「圓夢 580」臺灣世界展望會則坦承曾因性取向而辭退前董事政大社工所所長王增勇臺灣血液基金會遭爆資產風波,以及臺灣社福界的勞動權益困境安置機構的性侵與暴力體罰⋯⋯

而這其中,捐款人的責任究竟在哪裡?NPOst 對臺灣的捐款行為倍感好奇,除了針對捐款人展開捐款行為問卷調查,也特別訪問了 4 位各行各業的捐款者(參考:公益團體們,你了解捐款人在想什麼嗎?),期望進一步了解每個人捐款時的想法。包括他們是否了解所捐助團體過去一年做的事?是否曾參加活動?是否看過所捐團體的財報?什麼是他們選擇捐款對象最重要的標準?當然,僅抽樣 4 位捐款人無法代表臺灣廣大的捐款族群,但其中不乏寶貴的建議方向,值得機構團體思考。

因為反應良好,NPOst 持續訪問,每月出刊,將之定調為固定專欄,希望以此鼓勵每一位捐款人一起來填問卷,或主動願意受訪(請與我們聯絡:contact@npost.tw),讓 NPOst 、公益組織、捐款人都藉由更多的理解,拉近彼此的距離,提升社會共好的可能。

23 歲公務員

周小姐,23 歲,行政人員,公務機關,臺北地區,年收入約 60 萬

我的捐款行動主要是受到媽媽的影響,她認為行有餘力時必須幫助別人,對她來說,錢一直留在身邊也沒有用,倒不如捐助需要的人,我自己滿認同媽媽這樣的看法。而我因為自己養貓的關係,平常會比較常關注跟動物相關的議題與捐款對象。

我現在捐款主要是捐給流浪動物相關的協會,之前也有捐過 TNR 協會(流浪貓絕育計畫協會),以及一些不固定的貓狗社團,這些社團會在網路上張貼他們救援流浪動物(主要是貓狗)的過程,表明接受各方捐款用來支付醫療與照護費用,我看到也會捐助;另外,像流浪動物協會的網站上也會販售一些寵物用品,表示售出金額的其中一部分會捐出,我因此也會在上面購買一些貓罐頭、貓砂給家裡的 3 隻貓咪。

之前捐款給流浪動物協會的時候,是以信用卡綁定的方式扣款,每個月 500 元,我綁定了一年,因為定期定額的捐款令我感到有些負擔,因此停止這樣的捐助方式,現在則是看到有特別需求時會捐助,金額也不一定,通常一次是 300-500 元。

圖/Zoltan Tasi @ Unsplash

更早之前我還有認養家扶中心來自吉爾吉斯的兒童,也是為期一年,一個月 700 元,當時捐款單會寄到家中來,就去便利商店繳納。我記得是去年開始決定認養兒童,那是我工作的第一年,因為看了與兒童收養相關的電影《漫漫回家路》深受感動而開始捐助。後來因為有點經濟負擔而停止捐款,其實關於是否停止捐助我猶豫了很久,感覺對那位小朋友很抱歉,而組織也必須另外尋求認養者(參考: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因為不認同公益組織而停止捐款,會害我長期捐助的孩童斷炊嗎?),不過,好在家扶非常的親切,也沒有為難我。

我在學生時期比較沒有餘裕捐款,不過若平時在路上看到銷售日常用品的輪椅街賣者,我就會多少買一些,例如抹布、衛生紙等,雖然曾經有一些關於街賣者的負面消息,但我若特別看到老人或是肢障者就不會想要懷疑,既然要購買、捐助了,就不要懷疑。(參考:【活動現場】巨輪協會陳安宗:「這 15 分鐘,是我用 10 多年換來的。」

圖/jannoon028 @ Freepik

我沒有參加過捐款組織籌辦的活動,不過,之前認養小朋友的時候倒是會收到組織寄來信件,上面是關於我認養的小朋友的近況與照片,我看了覺得很開心,他們總是很可愛,也覺得我有幫助到他們。如果之後經濟能比較有餘裕的狀況下,我會考慮認養國內的兒童。

另外,如果有認養會的話我可能會想要參加,我也很喜歡小朋友,大學時期我也曾經到國小擔任了 2 年的志工,每個星期固定去 2、3 天陪伴小朋友,或是辦一些活動,我認為參加認養會可以直接見到捐款對象,感覺也比較踏實。

我認為一個組織最重要的、也能博取我的信任的是必須時常更新捐款對象的動態,並且有熱忱,持續有在做事。身為一個捐款人,我可以藉此知道善款的去向,例如貓狗社團會定期報告受救援動物的後續狀況,或是像家扶會寄給我小朋友的狀況,這樣也會讓我覺得捐出去的錢是值得的,另一方面也會覺得感動。

圖/MI PHAM @ Unsplash

60 歲服務業從業人員

祥鷹,60 歲,服務業,桃園地區,年收入大約 120 萬

我的捐款對象很多元,必較固定捐款的是臺北的天主教修女會,因為裡面有我的老師,還有慈濟與家扶基金會。我認為我沒有時間與體力可以付出行善,所以能力還夠,我便選擇捐款。

我最早的捐款是從出社會以後開始,那時我透過家扶基金會認養國外兒童,一直以來都認養一位,目前我認養的孩子來自中南美洲的宏都拉斯,一個月平均下來大概 800 多元,現在都還有持續認養,已經超過 20 年了。之前我認養的孩子已經成年了,現在則認養一位年紀較小的兒童。

家扶中心也頒過感謝狀給我,不過參與頒獎典禮必須上臺接受表揚,我並沒有去,我傾向低調行善。其他機構的捐助金額則不太一定,最少都會以萬元為單位。

圖/Les Anderson @ Unsplash

我捐款沒有特別為了什麼目的,就是想說做善事,基於我們有能力就去幫忙的心態。對我來說,捐款也從未形成負擔,都是有能力、自己過得去才進行捐款,也沒有考慮很多。有時候我以現金捐助善款,有時候劃撥完成。

我有想過增加認養的兒童,目前還沒有真正實行,我透過電話向家扶申請國內認養,查找捐款者的編號後就可以排隊認養,現在還沒有等到,等排到的時候會接收到通知。國外就比較不需要排隊,國外太多需要協助的對象了。

我認養的孩子會在一些特定的節日寫信給我,比如說聖誕節,信中他們會報告個人與家庭近況,也會說使用善款做了哪些事情,例如買球鞋等。我沒有參加過捐款團體或組織的活動,比較喜歡低調過日子。我最近剛收到認養孩子寄來的聖誕卡片,從照片可以知道他長得比較大了,也覺得我們真的有幫到忙。

圖/Aaron Burden @ Unsplash

如果有機會和受我捐助的孩子見面,我會視距離而定,像家扶有找過我去國外見見我的認養對象,不過實在太遠了;如果因為我認養國內小朋友,家扶邀請我參與相見歡活動的話,我會參加!我不排斥與捐款對象見面,只要距離我可以接受就好。

我沒有看過組織或機構的財務報表,我覺得是「信任」。像是家扶基金會對我們也很坦白,他們明說善款的 10% 要作為行政/人事費用,這些我可以認同,替非營利組織工作,使捐款能更為順利交到需求方的手中,寄信、電話、人力等都會需要經費。

慈濟則是捐款者可以指定善款的流向,通常有醫療、教育、國際援助等,我通常針對項目輪流捐助,像是今年捐給醫療項、明年就捐教育項。

我最在意的是一個團體有沒有真的將善款用在該用的地方,我大多透過報章雜誌來接收組織的相關訊息,慈濟願意跨越宗教藩籬協助各地有需求的人,不分宗教與國籍,這種精神很令我感佩。之前關於慈濟的負面新聞並沒有影響我的捐款意願,我想那只是少數人的問題。

2013 年,海燕颱風重創菲律賓,慈濟志工前往重災區萊特省奧莫克市發放慈濟祝福金(慰問金)及生活物資圖/中華民國外交部 @ flickr, CC BY-NC-ND 2.0

54 歲家庭主婦

陳素敏,54 歲,維修服務業,家管/會計,彰化員林市,年收入 0 元

我捐款過的組織滿多的,最早是從孩子還小、大約 20 多年前開始,捐助給蘭嶼「蘭恩文教基金會」還有聯合勸募,這 2 個組織現在都沒有捐了,捐給聯勸是因為不知道要將善款捐往哪個單位,而剛好看到聯勸的廣告,便相信聯勸能將善款進行合理的分配,因此捐助聯勸後來因為 2 個年紀差距不大的孩子漸漸長大,需要生活費與學費,家裡的開銷因此變大,便沒有繼續捐款蘭恩與聯勸。

我也有捐過創世基金會,其他則是剛好看到有什麼需要就會捐一下;而為期最久的、也是最定期捐助的就是慈濟,大概捐了已經有 20 年了,我是以 2 個女兒的名義捐款的,一人一次 100 元,金額不大,沒什麼負擔,通常慈濟的師姐會到家中向我收取現金。

圖/中華民國外交部 @ flickr, CC BY-NC-ND 2.0

其他不定期不定額的捐款我也都有持續進行,現在滿多單位會說明自己的需求,也都有申請政府的勸募字號,只要我的經濟能力許可,也能認同組織的需求,就會捐助,有時候幾千塊,像是彰化的喜樂小兒麻痺關懷協會,現在正在籌募資金蓋庇護所,因為資金缺乏,他們曾舉辦募款餐會,我有去參加,那時我便用女兒們的名義捐了幾百元。通常我的捐獻方式是看組織,如果可以使用信用卡或是傳真劃撥我就會使用,對我來說這樣比較方便,不用出門排隊。

有時候捐款也看機緣,像上次我們家維修飲水機的客戶剛好是彰化的聖家啟智中心,剛好知道他們想要籌備陪伴學童的活動,但是缺乏經費,我就和一些讀書會的好姐妹合捐了 1 萬元;當初會捐給小兒麻痺基金會也是因為家中有兒麻親戚,對這個議題特別有感觸。陌生的團體則多半會看情形,看他們有什麼需要、是什麼樣的形式(金錢、物資等)而捐。

圖/@ Freepik

以前資訊比較不發達的時代,都是透過報紙知道哪邊有善款的需求,也比較多個人在報紙上面分享自己的故事,說明募款緣由,我看到的時候就會寄個 1000、2000 元過去;現在比較少個人募款,多是藉由團體發聲,我也有捐過家扶基金會,家扶就在我們家附近,前幾次因為一些機緣經過家扶,就也都會捐個 1000 元。

我自己參與救國團的真善美聯誼會已經 20 年,最近這幾年也會到安養中心關懷失智老人,我的朋友會剪頭髮,就到安養院義剪,我們則是去協助、安撫或是攙扶,也會跟安養中心的長輩聊天、帶動氣氛,我們也會以會費捐助一些日常用品,像是紙尿布,或是方便咀嚼的布丁等。

圖/@ Freepik

雖然我有捐助慈濟,不過我完全沒有參加過慈濟的活動,我傾向以我自己長期參與的團體為重心,和一些熟稔的朋友一同關懷需要協助的人。我沒有看過慈濟的財務報表,我女兒有告訴我,她認為前陣子慈濟的負面新聞影響了慈濟的信譽,我想我捐助的金額也不是很大,平常也能看見慈濟在一些急難場合盡心盡力,我們不及他們的一點點,因此出錢協助,我還是願意相信。

目前的捐款沒有讓我感到負擔,若我覺得負擔的時候就不捐,生活必須保有一些經濟餘裕,若不小心有必要的額外支出便可以挪用,因此我也認為,組織收受這些得來不易的善款,就必須要用在刀口上,這是我在乎的事情。

57 歲服務業從業人員

王中斌,57 歲,服務業,桃園市,年收入不便透露

我之前曾經捐款給慈濟、創世基金會,現在因為工作的關係,有持續捐款給賀寶芙家庭基金會。創世基金會我原先就沒有固定捐款,而停止捐助慈濟則是因為之前發生一連串的負面事件,讓我不想再繼續捐款。

我捐款給賀寶芙家庭基金會已經有 5、6 年了,他們會每個月從我的賀寶芙銷售薪水中直接扣款,一個月扣 100 元美元(約臺幣 2920 元)。每一個人可以自由選擇捐獻與否,並勾選 10 元到 100 美元不等的金額,如果想要停止捐助隨時可以停止。未來,我會持續捐款,而且我還希望能夠逐年提高捐助金額。

我們捐助的款項通常會由美國總公司彙整後分配,捐助對象包括孤兒院;在臺灣的話,則會捐助給偏鄉小學,目前已經捐助過 3 所,分別是 2008 年開始捐助的弘化育幼院、2013 年開始的花蓮富源國小,以及 2014 年的高雄衫林國小,其中弘化育幼院已經停止捐助,捐助內容包括協助修整學習環境等。

圖/Feliphe Schiarolli @ Unsplash

我也有參與賀寶芙之家陪伴偏鄉小學的活動,主要是傳遞一些營養觀念給孩子們,以及陪伴這些偏鄉的孩子,但也不能太常去,因為這些活動都是利用課餘或是團體活動時間,小朋友與學校還是都要以課業為主。臺灣的偏鄉相較城市仍是比較貧窮,參加活動可以讓我看到我的捐獻是值得的,小朋友因此有一些均衡營養的觀念,生活得比較健康;再加上其實來來去去在偏鄉提供關懷的團體很多,若碰到時隔多日還記得我、會特地來跟我互動的小朋友,我就覺得特別感動。

我認為捐款能夠固定、長期,能細水長流比較好,這樣比較能夠紮實的提供一些幫助。像之前臺南大地震,許多個人也好、單位也好,他們的捐款大量湧入災難現場,以急難救助捐款來說,我其實擁有很多捐款管道,這時我會傾向選擇聯合勸募,請他們將善款做適當的分配,也許不能非常及時的提供幫助,但未經妥善策畫的盲目捐款也常常使金錢與資源過剩。人們真的很有愛心,可是針對單一事件的捐款,我仍然不是很熱衷。


延伸閱讀:

【捐款人想什麼?】「公益組織對捐款人差別待遇,即便是 5 元也不想捐!」

【捐款人想什麼?】「虧待員工的組織,怎麼關心別人?」、「充分告知與資訊公開,沒看到財報也會支持」

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募款像一場遠距離戀愛,如何讓捐款人保有熱情?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黃愉婷

黃愉婷

NPOst 編輯。

八年級生。社會學學徒。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