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青專欄/按摩店的溫存,服務的是寂寞

0

那一對以師兄弟相稱的水電工人,他們每月發薪水當週的好日子,2 人一定到這裡買樂透。他們愛死了這裡的滷肉飯,總在發薪當天連吃 2 碗,喝了湯再前往樂透彩攤,有時隨機亂買,有時固定簽牌,總之就這樣等到開獎,若是中個 300、200 元,那就刮刮樂買一買,再接再勵直至全部敗光,出店門罵詐欺;有時連 100、200 元也沒中,就直接出門罵詐欺。

他們會一路罵上車,一下說以前富邦時臺彩是真的,因為自己中過 50,000 元,接著說現在中國信託是假的,因為彩球的落點位置不同,很明顯有在墨水上面加諸「神奇磁力」再指定號碼,他們信誓旦旦的說,就是這樣的磁力技術讓樂透總是連續槓龜。只是,無論怎麼罵,2 人總會上車離開,約 2 小時過後全身舒爽、癱癱軟軟的回到宿舍,有時手上帶著大量的炸雞、滷味、烤肉,向我說起「攝護腺保養」之奧妙。

我不可能不懂,畢竟管理裝修工程時,那裡是塊肥肉,是全臺灣最多單身男性聚集之處,也是半套店群聚之處,大量的「攝護腺保養」服務或明或暗的四處開張,聚集大量單身男性前往消費體驗。店家的按摩有時真有技術,有時是胡亂抓一通,差別在於年輕的小姐不需要真實的按摩技巧、年長的小姐則是沒技巧不行。

醉翁之意不在酒,「排毒」首重攝護腺。這些只收男性的按摩店家,臺灣人早就知道是為了什麼。周遭的勞工有需求,自然就有人因此提供服務維生。這一帶尤其群聚大量單身男性,他們或許在電子大廠、小廠從業,但千篇一律是「過度勞累」,我們這些在趕工的師傅們,有時為了進度難以休息、疲累無比的時候,卻看到那些每天不曬太陽、穿著西裝,或是在電子、晶圓廠的男人,更可能因生活日夜顛倒而無比體虛,反倒是我們這些大太陽底下的男人們還比較結實強壯。

按摩店於是順運而生,從中午開始營業至清晨 5 點,上門「排毒」的男性絡繹不絕、魚貫而入,長時間被工廠圈養的男人沒有多餘的機會真正與女性交往,網路生活畢竟又太過空虛,追求難以奏效,聯繫的管道也少之又少,上網酸人也解決不了憂愁,只能刷著螢幕見證自己的孤獨。如果還有錢,那可以稍解一晚人生無奈,卻也無力解除虛空。但到最後,也還是只有錢可以安慰自己因為沒有時間和機會認識女性的寂寞。

這些店家占領了整個區,路邊有店名的光明正大營業,沒有店名的更是遍布各地,隨手微信一搖,幾乎都有數以 10 記「排毒」等你聯繫,價錢倒也公道,各店家訂出行情價格,1.5 小時純手槍 2,000 元,若是老主顧,服務的小姐、大姐們會自動升級,寬衣解帶全裸磨蹭;如果是沒有店面的個人工作室(個工),則可以加價換取其他服務。個工價錢隨小姐而調整,藏在微信介紹的 Line 訊息 ID 裡,若有似無的給人解密。

店家有各種小姐,有的美若天仙,有的會按摩,有的什麼也不會;有的客人只想全裸跟女人坐下來談話,有的只是想抱一個女人,在短時間內感受一點體溫的慰藉;有些紅牌則有獨特的預約方式,不為人知,只有在特定的狀態下才見得到。這些流程約略相等,洗澡後、小姐進場、按摩一個小時後看狀況予以「攝護腺排毒」,有些男人愛於此道,特別自選乳液或嬰兒油,拜託在特殊位置加強服務,已達慰藉,也有愛用特殊姿勢者。

我游移在此處,見證一個個套房內的漏水,維修的工程永遠比新建的好賺。這種店家付現爽快,絲毫沒有拖泥帶水的空間,我就在這種地方更換龍頭、加裝清洗器材,有些個工甚至拿出所謂醫療級的不銹鋼供我安裝。我和這些女子沒有不同。在這裡,男人們以績效維生,小姐們以他們的寂寞維生,我則因為小姐的服務場所而有了工作。我們彼此都有各自的理由,所有人群居於此,因為孤寂而彼此慰藉。

店家的營運方式都是類似的,在路上的都是長期店家,小姐在裡面應聘抽成,等成為紅牌後便經營起自己的人脈。當時一個小姐曾告訴我,他手上眾多客人的手抄紙條和名片,在未來會成為自立門戶時的基本顧客,再和姐妹們結合,成為下一間名店。

網路時代,這些非特殊的紅牌小姐都能先行預約,更可以先看身材,當男人們踏入店家、被引導至包廂內盥洗一陣後,小姐進來,這些男人終於可以全裸示人。在店家服務的小姐閱人無數,不介意你全裸躺平,有些男人也只能前往這種地方得到安慰,「好大」、「好燙」之類的敷衍用語應運而生;更多時候男人們來過 1 次、2 次後,反過來要求「先服務」、後按摩,亦即發洩後洗了澡再躺回,沒幾下按摩後也就沉沉先睡一陣,之後再前往排班的場合。這些店甚至有 24H 營業的,都是為了這些單身男性服務。

裡面的小姐多數年紀予以虛報,40 歲的說 36,35 歲的說 29,29 歲的說 24,25 歲的說 20。女人也總有改變自己裝容的技巧,或抹粉、或上油、或燙、或染、或將房間燈光調暗、或者嗲聲嗲氣,畢竟第一次見面時裝年輕,總比一直被請出去好。如果顧客會回頭且服務得當,男人們也就不再在意年齡。這種地方不需要誠實,客人都自稱新貴,小姐也人人純潔

有的店家總是低調得多,甚至不願提供更多服務,這些小姐們多半以此為生,每來一個客人便與店家對分,一個月下來平均總能進帳個 50,000 元左右,若是要更多,就只能前往更小型隱密的店家,那些店家可能都缺了保護,也可能遇上令人討厭的客戶,只能勉勉強強的敷衍,冒著可能的危險。

記得那年中秋夜,我去更換連棟浴室的發霉矽膠,小姐們告訴我大節大日子的時候,這些在消費的人們會大幅減少,大家爭相趕著回家,是店家小姐們難得可以群聚烤肉或終於可以安排修繕的時候。小姐們趁那天休息,或者乾脆也休假回家,緩一緩自己的身體。

那年中秋,她們說有個留著值班的男客,進店門時看到一群小姐烤肉喝酒,在房間洗完澡就急著要小姐服務,保養完攝護腺後,說剛剛聞到了小姐身上不是香水而是烤肉味,便哭哭啼啼起來。

那晚這男客給了 6000 元整,多的是小費,恰好是工廠留守值班的加班紅包。

這無數的夜裡人與人短暫依附,而我曾親眼見證那溫存與寂寞。

 


隨時鎖定 NPOst?快來下載「泛讀」APP!

立即下載,好文不漏接!iOS:按下去;Android:按下去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林立青

林立青

一個市場養大的孩子,一路讀完私立科大,拿著文憑進了工地,在工地現場從事監工至今。現實專長為搬弄、造謠和說謊,用來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編織的謊言能夠吸引憐憫,搬弄而成的印象可帶來同情,造謠之後好求取寬容。如此而已。然因多次祈求仍不可得一個不需說謊的人生,唯有文字是最好的卸妝品:將平日堆疊在自己和周遭人的謊言謠言一句句抹去。留下一個完整如初,卻又無法訴說感受的現實人生。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