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咖啡,一間學校/專訪 IMPCT 國際社企團隊

0
位於薩爾瓦多的 PLAYCARE 玩安幼兒園。圖片來源/IMPCT 粉絲團

本社企由臺北市政府產業發展局「105 年度臺北市社會企業推廣服務計畫」支持輔導

 

教育的目的,應當是讓我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當富人有錢有權,給自己的孩子最好的,窮人則沒辦法。我們想讓每個孩子在 3-6 歲的黃金時期都能享受到優質的學前教育,受教品質不因家庭經濟狀況而異……」 在 IMPCT 會議室裡,加拿大籍 CEO 史泰磊(Taylor Scobbie)一臉嚴肅的說道。談起他帶領的團隊和極欲解決的社會問題,其堅定的語調與絕佳的說服力,與訪問剛開始的一派輕鬆判若兩人。

「若始終無法改變貧民窟、低收入戶的學前教育環境,當孩子進了小學後,有較大的機率會跟不上生在富裕家庭的同儕。最後可能因為家中經濟落後,因而跟不上學業,之後輟學、滋事、犯罪、被幫派吸收的機率相對較高,進而造成某種惡性循環。」陳安穠是 IMPCT 4 位創始人中唯一的女性臺灣人。採訪當天,她有條不紊的說起學前教育對人生的深遠影響,我腦中浮現的則是 IMPCT 官網上所載,他們在中南美洲薩爾瓦多建立第一所 PLAYCARE(玩安幼兒園)的圖文報導。走進社區、做短期志工服務已屬不易,願意付出,針對開發中國家的幼兒托育困境找出並推行一種永續、雙贏的模式,究竟要有多大的決心?

2015年獲得霍特獎世界冠軍的 IMPCT 4 位創辦人與柯林頓合影。左一為史泰磊(Taylor Scobbie),右一到右三分別為:陳安穠、艾安禮(Andres Escobar)、潘方砥(Juan Diego)。圖片來源/IMPCT 粉絲團

2015年獲得霍特獎世界冠軍的 IMPCT 4 位創辦人與柯林頓合影。左一為史泰磊(Taylor Scobbie),右一到右三分別為:陳安穠、艾安禮(Andres Escobar)、潘方砥(Juan Diego)。圖片來源/IMPCT 粉絲團

「家長支付與過去相同的學費,卻讓孩子享受到更優良的教育品質。」陳安穠溫煦堅定的笑言道。這句話讓我對這個來自政大商學院、並於 2015 年榮獲霍特獎(Hult Prize)世界冠軍的社企創業團隊有了不一樣的看法。在桂冠的嘉勉後,這個榮耀多元文化價值的團隊能在激勵人心的創業比賽後,讓信誓旦旦的口頭計畫紮根茁壯、開花結果嗎?在臺灣、中南美洲與南非的新據點,IMPCT 是否能順利打破重重語言、文化、法規的隔閡阻礙,創造雙贏,還給孩子平等的人生起跑點?

採自大地果實,推動孩子未來

政大 IMBA 起家的 IMPCT 其實是個「雙贏教育投資平臺」,其營運並不依賴大企業捐款,而立基於積少成多、積沙成塔,人人出資、你我均為學校創辦人的概念。「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及臺灣都有很好的、世界級的咖啡,我們向農夫購買他們生產的咖啡生豆,請業界大師烘焙,自己包裝行銷,產生更高的商品價值。不僅不用受中間商剝削,還可將利潤全數回饋到當地孩子身上。」說到薩爾瓦多的成功範例,安穠侃侃而談:「每個玩安幼兒園(Playcare)的據點,都有一款相對應的咖啡商品,訴說著他們的故事。從專業師資培訓、硬體設備改善,到當地托育機構的合法化,一步步,孩子們在更好的環境裡學習,忙碌的家長也能更安心工作。」

「我們薩爾瓦多的第一個 Playcare 學校就設在高犯罪率的貧民窟社區裡,當地居民其實一開始對我們有很高的緊戒心,但一段時間後,家長們看見孩子明顯的轉變,甚至有人還感性地說:『感謝上帝,把 IMPCT 帶到我們身邊。』」

瓜地馬拉PLAYCARE

當然,他們也深知,因文化與經濟水平的差異,不能把開發中國家的模式直接複製到臺灣或其他地方。

「我們實地拜訪了很多偏鄉地區,也做了實地考察。有次去新竹的部落採訪,詢問當地人,說想做些事情改善孩子們的教育,可以怎麼幫忙?剛好那個被採訪者是個水蜜桃農夫,他說,雖然距離山下車程 25 分鐘的地方就有間幼兒園,但家長多有農事要忙,難以配合學校的上下課行程接送小孩。因此若有預算讓他們可以購買娃娃車並且請司機接送孩子,就有幫到他們了。」

這個小故事是 IMPCT 如今推行「採自大地果實,推動孩子未來」計畫的靈感來源。他們向部落農夫購買小顆不易賣出的水果,並與知名果醬品牌合作、製作 IMPCT 果醬。為了可以直接面對人群、分享教育理念及學前教育的重要性,每週日在四四南村的簡單市集,IMPCT 也總是在那裡與大家分享一路走來的故事。

IMPCT 團隊在四四南村擺攤,圖中為與各據點玩安幼兒園相對應的 3 款咖啡商品。圖片來源/IMPCT 粉絲團

IMPCT 團隊在四四南村擺攤,圖中為與各據點玩安幼兒園相對應的 3 款咖啡商品。圖片來源/IMPCT 粉絲團

向下紮根的文化使命

歷經部落與都會參訪後,IMPCT 發現,都會原住民有很大的托育及文化認同需求,因此當有機會提及如何解決這個社會問題時,便很快受到北市府的認同。因而進一步協辦臺北市原民會的「原住民族假日托育計畫」。此計畫讓 3-6 歲的孩子在豐富有趣的多元文化課程中學習原住民族語文化,也特別設計了創意想像課程,讓孩子的想像力可以發揮到極致。

「孩子的創造力本來就天馬行空,在我們的創意想像課程中,會讓他們藉由聽到的風聲或毛毛蟲等大自然的事物,練習表達自己。老師們不會制式化的告訴小朋友毛毛蟲、風聲應有怎樣的形狀或聲音,而是讓他們自由發揮。所以,這與一般的才藝課又不太一樣。」創意想像老師 Lisa 解釋道。

原住民族假日托育計畫的族語課。圖片來源/IMPC 粉絲團

原住民族假日托育計畫的族語課。圖片來源/IMPCT 粉絲團

安穠也補充道:「父母跟我們分享,小朋友回去後會開始唱族語歌,並跟爸媽說族語,這些都讓父母親開始反省並激勵自己也要學會族語。甚至有家長反映,小孩參加課程後變得比較開朗。IMPCT 也在每週的課程末了加入親子互動課,希望藉此提供平日忙碌的家長與孩子互動的機會。」

「等他們上了小學,也會自己要求學校要上族語課,這樣一來便能達到我們文化紮根的目的。孩子們能因此找回自己的語言、文化且更認識自己。」你一言我一語間,顯見 IMPCT 夥伴的滿腔熱情。

更好的學前教育,更大的影響力

「身為 CEO,你如何帶領這個國際新創團隊?」面對提問,Taylor 微一沉吟,只道:「不會死板的分配工作,說早上、下午需完成什麼。我要他們丟出想法、與他人討論,最後做出自己也滿意的成果。」這種傾向北美、著重自我表達的行事風格,完全反映在 IMPCT 臺灣總部的工作環境裡。

IMPCT 創辦人與員工合影於臺灣總部。圖/IMPC 提供

IMPCT 創辦人與員工合影於臺灣總部。圖/IMPCT 提供

擁有十多年 IT 經歷、來自宏都拉斯的發起人潘方砥(Juan Diego)則誠摯的說:「拿國家的獎學金來臺灣留學,原本希望歸國後改善家族企業的環境,讓大家過的更好,但 IMPCT 翻轉了我的人生。它甚至在中南美洲發酵,當地許多國家政府在知道 Playcares 後,也開始撥預算、做計畫。我們之所以想推行 Playcares,就是希望把學得的知識回饋給成長的地方。」抱著這樣的初心,從中南美洲來到臺灣的潘方砥說得話不多,卻鏗鏘有力的一語道盡 IMPCT 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隨時鎖定 NPOst?快來下載「泛讀」APP!

立即下載,好文不漏接!iOS:按下去;Android:按下去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施靜沂

施靜沂

NPOst 特約記者。大學念會計,剛取臺灣文學碩士學位。喜愛離島、偏鄉、擁抱多元文化、研究原住民議題,希望能藉由一隻健筆,為臺灣這塊土地做些什麼。認為公益本非一種激情,而是永續長存於當代的議題。尤其在這個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今天,每天都有人類、動植物生存權被漠視、也有許多為翻轉弱勢而努力工作的人們。在理性與感性的天秤兩端,期許自己能客觀報導,莫忘初衷,讓身邊的人及地球更加美好。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