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公平貿易先行者徐文彥:創意不是社會企業成敗的關鍵,調動社會資源的能力才是

2
徐文彥

 

「社會企業最需要的資本是什麼?在我看來是『人脈』。」徐文彥說,「但這剛剛好是剛出社會、滿腔熱血想投入社會企業的年輕人最缺乏的東西。」

11096396_841139359289342_286347280576452341_o

編按:社會企業的理念逐漸深植人心,但年輕團隊投入社會企業的「創業實戰」後便要展開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衝撞與磨合。4/29 的公益爆米花「社會企業,創業之後」,NPOst 邀請到台灣社會企業的「一老一少」,分別是生態綠咖啡創辦人徐文彥與 iGoods 愛物資創辦人邱珮瑜,分享社會企業「創業之後」的甘苦談。

2007 年,徐文彥創辦「OKOGREEN 生態綠」咖啡,在當時,「社會企業」尚未變成人盡皆知的詞彙,生態綠已是台灣第一家、也是華文世界第一家正式經由國際公平貿易組織取得標籤授權與認證的公平貿易特許商。但這位臺灣公平貿易的先行者對外不說自己在做社會企業,他的標準更高。真正的競爭對手不在社企的圈子裡,而是所有圈外的一般企業。

社會企業的「人格」

有別於流行的說法,徐文彥認為不見得要用商業模式定義社會企業。「我覺得『企業的人格』也很重要,」徐文彥說,「如果只討論解決社會問題,郭台銘創造很多就業機會,也算解決社會問題,但我們不會說鴻海是社會企業。」

且慢,難不成企業跟人一樣,有活生生的「人格」?一支 2003 年的紀錄片《企業人格診斷書》(the Corporation)真把企業當作心理分析的對象,分析企業的各種精神分裂與「犯罪」的人格。

如果一般企業會犯罪,那社會企業會嗎?企業「犯罪」的傾象,源自於企業的「有限責任」。當企業投資人唯一的目標只是為了獲利,有限責任降低了為所欲為的風險,因為當最壞的情況發生時,投資人也不用負擔所有的責任,甚至財務狀況可行,還可以東山再起。相較於企業,因為人的周遭有許多「社會連帶」,一般情況下,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可以使我們遠離犯罪,以免讓與自己及和自己有關的人蒙羞。

「我在看社會企業這件事情的時候,會覺得社會企業需要這些與一般企業不一樣的人格特徵。」徐文彥的投影片打出孟加拉鄉村銀行創辦人尤努斯提出的「社會企業的七個原則」(註)。與週遭人事物的有機連帶,促成社會企業比一般企業負起更多的社會責任。對許多人而言,社會企業是個模糊的概念,但徐文彥心底的答案很明確,「社會企業也是企業,只是比一般企業有更多的『社會性格』。

缺乏人脈,是年輕社企創業者最大的挑戰

對許多新創事業來說,資本通常指的是資金或技術;對社會企業來說,還包含十分獨特的「社會資本」。

九零年代的台灣,曾經歷過大量的社區運動與社區總體營造的過程。社運經驗豐富的徐文彥觀察到:「剛開始,大家都在比提案與競圖多有創意;可是幾年後,真的做得好的社區,是當初得獎的那幾個嗎?」反而是在當地蹲得夠久、或原本就跟當地有很多社會連帶的人,有能力捲動社區居民投入,做出了成果。

做社會工程可能會需要一點創意,但很多時候創意不是成敗的主因。關鍵在於有沒有調動社會資源的能力,包含對於社會問題的洞察能力,或對資源的調度能力。這才是徐文彥覺得社會企業很重要的特性,否則就是落入訴求解決社會問題,卻無法解決社會問題的矛盾。

因此,徐文彥也觀察到,特別是最近,很多人想為台灣農業做點事,可惜的跟農民或農村的連帶比較薄弱。「我覺得很大的問題在這裡。當這個連帶或是對社會的認識都不清楚的時候,有時候會跑錯方向,一廂情願認為農民都被剝削,引擎轉不過來。」在論述農民問題時不夠精準,以至於無法跟消費者說明,就會造成行銷上的障礙,最後只能用比較浮面的方式談理想。「大家講得都一樣,講來講去都是這樣,才發現原來沒真正進入網絡裡。」很多人談「社會效益」,但是當社會問題時都定義清楚時,也無法精準衡量效益。

調動社會資源需要深厚的社會連帶,或是所謂的「人脈」。這剛剛好是很多熱血青年所欠缺的。大學剛畢業、工作沒幾年,有滿腔熱血但少人脈,這是「創業之後」所要面對的艱鉅事實。

徐文彥

徐文彥

募資心態要如一般新創企業

作為 2012 年成為登陸創櫃板的先鋒部隊之一,很多人也對生態綠的募資經驗感興趣。徐文彥認為,社會企業在新創時募資,要把自己當作一般的新創事業。因為投資不是慈善捐款,如果看不到市場價值或規模,或是只能讓企業本身存活,對創投來說興趣缺缺。「別人投資是要賺錢,不是要給你薪水。要有這個觀念。

以新創企業來說,有很多除了創投以外取得資金的機會與管道。政府有提供社企創業資金的專案,向銀行申貸也不難,甚至有人一開始求助於親友,但每種資金都會有相對的成本。「很多人一開始就想找創投,似乎想得太早。」徐文彥表示。

回到自身專業的社會企業

「你不覺得,大誌(Big Issue)的內容、編輯與專業度,就是出版業的高度嗎?」徐文彥問聽眾,「那,喜憨兒餐廳是家社會企業,還是經營品質優良的餐飲業?」

社會企業會不會是下一個泡沫化的詞彙?徐文彥建議,如果不是真心想投入經營商業模式或是解決特定問題,不要貿然投入。「做社會企業還是要回到本身的專業高度,出版業就是出版業,餐飲業就是餐飲業,生態綠就是認真做好咖啡。」只是,回到企業的人格,「我們的人格比一般企業多一點社會性罷了。」

註、尤努斯提出的「社會企業的七個原則」:(1)企業目標必須是能解決貧窮或弱勢相關等問題(2)經濟及財源自主(3)投資者只能拿回其原本的投資(4)當投資者拿回其原本的投資,其利益用來改善公司或擴張(5)環境保護原則(6)受雇者得到應有的薪水或良好的環境(7)企業家快樂工作。(參考自徐文彥在公益爆米花活動當天使用的投影片


關於・徐文彥

徐文彥,OKOGREEN生態綠咖啡創辦人,英國ESSEX大學環境科學與社會碩士畢業,投身台灣社會運動與環境運動超過10年,長期關注台灣農村與有機運動的發展,更跨足社會企業、農產品通路,及非政府組織領域,逐步推動公平貿易的觀念在台灣紮根。

2007年創辦「OKOGREEN生態綠」並加入國際公平貿易組織,OKOGREEN生態綠是台灣第一家、也是華文世界第一家正式經由國際公平貿易組織取得標籤授權與認證的公平貿易特許商。(以上文字摘錄自生態綠官網

延伸閱讀

  1. 愛物資創辦人邱珮瑜:創業之後,做得好比做得多更重要
  2. 「義賣」是一種社會企業的商業模式嗎?-社企、CSR、NPO名詞解釋大亂鬥
  3. 社會企業的三種收益模式(上篇)(下篇)
  4. 讓社企創業者對政府提議吧!社企聚落網路黑客松打造符合需求的社企平台
  5. 我們到底需要一個什麼樣的「社企平台」?

作者介紹

孫 語辰

孫 語辰

走入生命需要時間。現經營《脈絡》部落格:http://context.tw,希望可以把時間花在走入生命的文字上。

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