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助人者的自我修煉:最難學的其實是「不幫」

Daniel Chekalov@ unsplash

編按:在助人工作者長久以來面對的難解困境中,「如何畫出界線」,該可說是亟需答案、卻又極度缺乏答案的一種。因為這關乎工作者本身的資源、動機、價值觀、以及心理承受力等多元因素,乍看似一條足可計算的方程式,但現實情況下,答案卻常因工作者當下的生理與心理處境之差異而變化頻繁。

正因如此,助人者懂得建立一條適用於當下的「助人防火線」,就更顯重要。畢竟,如果消防員在救火時連自己也起火了,那麼損傷的不僅僅是消防員本身,人員背後,需要長久累積的無數救人專業訓練與經驗,也將被吞噬於大火之中,而讓社會對抗風險的系統,又脆弱了一些。

文/巫彥德(人生百味共同創辦人)

關於助人工作,有一件我認為值得聊聊的事,就是「助人的界線」。

這樣比喻可能比較好懂 —— 假設一位護理師可以照顧 20 床的病人,但一間醫院只有一位護理師。今天,有一位病情危急、需要馬上救治的病人出現在醫院門口,20 床病床已經滿了,如果這位護理師可以自己決定,他應該要去幫這位「21 床」,讓原本的 20 床病患在這段時間暴露於無人照料的風險之中,還是對這名病情危急的「不速之客」說聲抱歉,關起大門,拒絕幫忙?

當然,這只是個比喻,現實中有無數替代方案,不太可能讓這種荒謬的事件發生。但身為助人者,無論如何都逃避不了的處境就是:受助者亟需幫助,你想幫他,但你無能為力。

畫出「助或不助」的界線,是我在助人工作中學到最重要的一課。而最難學的,其實是「不幫」。

從「我太差」、「對方太差」走向「我們現在不能」

在助人工作中,有一天你終會遇到,再多做一點、再多勉強自己一些,就可以幫到對方的情況。雖然常常無可避免地會勉強自己,但對於習慣幫助人的人來說,「不幫」,要承受很大的自責與痛苦,而「幫」,只會犧牲自己一點。

許多助人工作者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幫助他人,然而這就是俗稱「burn out」的開始。對助人工作者來說,在助人的過程中,往往也是一段把自己消磨殆盡的過程。(延伸閱讀:李尚專欄/社會工作是如何走向耗竭的?

我也曾經覺得,幫與不幫的這條線實在是有點畫不下手。

Matt Collamer@ unsplash

我第一次見識到這條界線的畫法,來自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的秘書長李盈姿。那時候聽她說:「我會有黑名單(亦即不幫助的人),但不會有永遠的黑名單。」這句話給我很大的啟發,我開始跟許多朋友討論這件事。

總會有一群人是「現在的自己」幫不上忙的,那種幫不上,有時看似自己的錯,因為自己能力不夠、經驗不足,有時候看起來則像是對方的錯。受助者的謊言、暴力,以及那些表面上看起來「自作自受」的行為,其本質都是匱乏。對方沒有足夠的空間來接受我的幫助,而我也沒有足夠的空間接納這樣的狀態。

但我想說,這並不是誰的錯,不是自己的,也不是對方的。

Daniel Chekalov@ unsplash

助與不助的界線,要從「我太差」、「對方太差」走向「我們現在不能」—— 一則不是因為自己太差,而帶給自己莫大愧疚,確保自己身心維持在安全狀態,不致燃盡;二則不是因為對方太差,而必須永遠拒人於門外。

為自己挪出轉圜空間,學會接受「幫不了的遺憾」

有時候我們不免會想:「我只要多勉強一點,就幫到他了。如果維持住自己的安全空間,是不是太自私了?」但這幾年我越來越發現,這樣的想法比較適用在緊急危難關頭,例如車禍,這種援助最多花幾天時間,後面不會再有太大負擔。

然而在無家者、貧窮這類議題上,這類受助者與車禍受助者性質有所不同。有些無家者之所以成為無家者,往往與數十年的生命慣性有關,想要投入在此議題,就像重訓一樣,需要先畫出一個安全空間,在這個空間練習,才能一點一點地去承接生命之重。

Noah Silliman@ unsplash

舉例來說,一個無家者大哥身上背了遠遠超過他需要的物品,在多數的案例中,這種囤物習慣都不是一時的,囤物回應了這個人生命經驗中連續不斷產生的缺憾,而這個缺憾為何存在?又形成了他哪些習慣?他如何看待自己的習慣?理解因果,並且試著在與他工作中幫他填補這些缺憾,才有可能根本地消除這些習慣。

不過,如果助人者沒有意願擔起這個生命之重,而對他說「這些東西都用不到、可以丟一丟」,這個方法可能快速有效,但是效果短暫。至於有時為了回應社會對於秩序的需要,助人者常常被迫從事只有短期成效的事,就是另外一個議題了。

John Schnobrich@ unsplash

助人者如果現在幫不上忙,也許彼此都需要一些「等待」。等自己準備好,或是等他準備好。如果等得到了就太好了,但有時候不一定等得到。若因此產生遺憾,我們也需要練習跟這樣的遺憾相處 —— 看見自己的遺憾,好奇自己的遺憾,接受自己現在是遺憾的狀態,這就是我認識的哀悼。

助人非專屬,但助人有專業

寫到這裡,不難想像我的社工朋友們被叫「志工」時為何會不開心。關於「助人」這種專業,真的不容易說清楚。(延伸閱讀: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義工、志工、社工,傻傻分不清?做 NGO 工作難道不會餓死嗎?

我好幾年前曾經遇過很熱心助人的人,但在過程最後非常受傷,覺得自己仁至義盡,最後換來對方忘恩負義。有時我也覺得,網路上那些對窮人、街友不友善的人,很可能都是幫助過他們,但最後失望又失落,才因此說出「這些人好吃懶作不值得幫助」這樣生氣的話。

並不是說只有專業人士才能助人,每個人當然都能幫助別人,就像我們有專業的消防隊,也有家用滅火器,如果遇到熊熊大火,就叫消防隊來吧!當然,如果每個人家裡都有一支滅火器,那整個社會,就不怕有滅不掉的大火了。

 

本文轉載自巫彥德個人臉書,經 NPOst 編輯修訂、作者核定後刊登。


延伸閱讀:

【阿北私會所】「可以為別人發聲,為什麼卻無法為自己發聲?」助人工作者內心被遺棄的愛哭鬼

年輕社工與無家者 1000 多個又哭又笑的日子/《你不伸手,他會在這裡躺多久?》書摘

自問「我想過什麼樣的生活?」社工為隱身家中的障礙者媒合資源,看見彼此生而為「人」的價值

 

責任編輯:傅觀

核稿編輯:高翠敏

2020 NPOst 年會小聚第二場|疫情下,我們開始獵巫

  病毒侵略身體,恐懼啃食人心。恐懼如同病毒,會變異出不同樣貌,蠶食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健康,更是成為鏽蝕社會運轉的元凶。危機當前,不實資訊也趁隙溜入彼此的生活裡,翻攪人們惶恐的情緒,有心之禍、無心之過,一個一個都成為火種,點燃獵巫的火把。 當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公開表示遭臺灣網軍持續攻擊三個月;當有人說參與英國某次疫苗試驗的首個志願者已經死亡,立刻引起反對疫苗者的強烈反應;當著名的陰謀論者 David Icke 說 5G 網絡與冠狀病毒有關;當一名來自西薩塞克斯(West Sussex)的女子聲稱自己在急救中心工作,有內部消息,並傳出一條語音信息指出將有大量年幼和健康的人會死於冠狀病毒感染的時候 —— 你知道,以上全部都是假消息嗎? NPOst 十月份議題講座邀請台灣 PTT 之父、台灣 AI 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以及台大公衛院副院長陳秀熙,聚焦在疫情下的假新聞動態和社群傳染病,歡迎您一起來了解假新聞研究現況與疫情下的公民文化。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