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北私會所】「可以為別人發聲,為什麼卻無法為自己發聲?」助人工作者內心被遺棄的愛哭鬼

圖/DESIGNECOLOGIST @ unsplash

編按:

NPOst 邀請資深國際 NGO 工作者褚士瑩阿北隔空問診(大誤),回答關於非營利工作領域的問題。無論你是志工、NPO/NGO 工作者、捐款人、有志投身公益者,都可以來填表單問問題喔!褚阿北每週將抽出 1-3 個不等的問題來回答,現在就來舉手發問吧!

 

身心俱疲的社工:

阿北,我是一個社工,最近我手上剛好許多案家不約而同發生棘手的狀況,需要協助,也時常因此必須和政府單位打交道,甚至對槓、吵架。有幾次結束後,我忍不住淚崩,這陣子的事情讓我發現,自己沒辦法接受社會發生很慘的事,這是否代表我不適合做助人工作?

前幾天下班以後,我跟學生時代的朋友吃飯時講到這件事,那個在銀行工作的朋友卻自以為幽默,「開玩笑」說:「你們社工不是都很會回捐嗎?妳就發揮愛心多捐一點薪水嘛!」

當場我不知道怎麼回應,甚至還陪著笑,好像沒事一樣,但內心又氣又傷心,當晚就失眠了。我不懂的是,為什麼面對政府機關的人我沒在怕,面對朋友無心的傷害言論,卻沒有能力為自己反擊?難道面對自己受的傷,就只能哭嗎?

幫助自己也幫助別人的褚阿北:

身心俱疲的社工你好,首先,你要跟你的朋友聯絡,告訴他那些自以為幽默的話,傷了你的心,並且請他道歉,如果他真的是你的朋友的話,他會反省並且道歉;萬一他只是繼續幫自己辯護,甚至進一步說出傷害你的話,那麼他不是你真正的朋友。

這件事先做完以後,我們再來討論你的 3 個問題:

1. 我們不是壞人,為什麼會無意中說出傷害別人的話?

2. 沒辦法接受社會發生很慘的事情,是否代表不適合做助人的工作?

3. 我可以為別人發聲,為什麼沒有辦法為自己發聲?

「三思而行」係金 A!先思考,再行動

第 1 個問題比較簡單,我們不是壞人,為什麼會無意中說出傷害別人的話?

我最近剛好有機會到小學跟高年級的孩子演講對談,引導他們思考,來想一想什麼是「國際觀」。

「國際觀不是英文很溜,或是去過很多國家,而是知道怎麼從別人的角度來看世界。」我是這樣開始的。

之後,我請這些 5、6 年級的小學生,反思他們的日常生活中,有沒有做出歧視別人的行為?

我知道,如果問這些孩子有沒有被別人歧視,他們可以說出很多,但是要想自己做過歧視別人的行為,就比較困難了,因為站上被害者的位置是容易的但辨識自己是否是加害者,是個需要自省能力的練習。

5 分鐘之後,孩子們認真提出好幾種角度,於是我們用思考的技巧,討論每個人面對不同性別、身高、體型、膚色、學校成績好壞等人時,會對別人做出的差別待遇。大部分的孩子都很驚訝,自己舉出至少 1、2 項歧視別人的行為。

圖/HT Chong @ unsplash

課後的反饋時間,一位男同學高舉著手說出他的心得:「我從不覺得自己是個歧視別人的人,但上了思考課以後,才發現自己其實經常無意中歧視跟我不一樣的人。」

這或許可以回答「為什麼大多數人明明不是壞人,卻會無意中說出傷害別人的話,或是做出傷害別人的事」,那是因為我們沒有思考,因此缺乏自我覺察

「那我以後該怎麼做呢?」這位男學生認真的問。

「下次你說一句話、或是做一件事之前,先站在對方的角度,想一想如果人家對我這樣說,會有什麼感受?再決定要不要說、要不要做,這樣你就知道了。」

或許你的朋友,就是跟大多數接受傳統僵化知識教育的人一樣,沒有接受過思考教育,所以缺乏「反思」跟「換位思考」的能力。他需要的不是絕交,只是誠實的提醒

圖/Piron Guillaume @ unsplash

等 7 分鐘,感受一定會改變

至於沒辦法接受社會發生慘事的人,適合做助人工作嗎?

試試看這樣想有沒有用:「無論你有沒有辦法接受,社會很慘的事情都一直在發生,但是我的參與,可以幫助這些可能原本沒有人幫助的人。」

你喜歡這樣的說法嗎?

如果你喜歡的話,你當然適合做助人的工作,只是你不知道怎麼去思考自己的感受罷了。

如果你只想著自己的感受,當然就無法去幫助別人。

圖/Thomas Peham @ unsplash

阿北在 NGO 領域工作將近 20 年,我相信自己還會繼續做下去,而且想要繼續做下去。並不是因為我是冷血動物、鐵石心腸,看到不公平的現實沒感覺,而是我不怎麼在乎感覺。因為我知道感覺,例如憤怒,隨時會改變。根據我對自己的觀察,同樣的情緒往往不會維持超過 7 分鐘,所以當我覺得被情緒占領的時候,我會告訴自己:這是假的、暫時的,因為 7 分鐘之後,我就不會這樣覺得了。

我不相信的,不只是不可靠、抽象而又主觀的「感覺」,我也不怎麼相信人世間的儀式或道德教條,但是我卻相信仁慈、靈性,以及天道。

所以我相信我應該做對的事,把對的事做好,即使我們的力量如此微小,無論我是不是 NGO 工作者,我都想要這麼做,因為我喜歡那樣的自己。

如果能夠等 7 分鐘,把自己的感受放到一旁,想一想面對自己不愉快的感受去行動,是不是會比逃避,來得更接近自己喜歡的樣子?

為別人也為自己發聲,我當然值得!

我可以為人發聲,為什麼沒有辦法為自己發聲?

你說「為什麼面對政府機關的人我沒在怕,面對朋友無心的傷害言論,卻沒有能力為自己反擊?」你知道很多社工面對家暴、雛妓問題,或是為其他族群爭取勞權時,也是什麼都沒在怕,但是一提到爭取社工的合理勞動權益時,卻不敢為自己走上街頭抗爭?

你知道這是一樣的道理嗎?你知道這中間的落差是什麼造成的嗎?

不是因為對付體制比較容易,面對歧視的言論比較困難,你發現「別人」被歧視的時候可以理直氣壯,但是被歧視的對象如果「只有自己」,卻無法開口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

對的事情,會因為是為了自己,或是包括自己,而變得比較不對嗎?

「我還是很清楚那是不對的,朋友說的戲言,跟我的案家受到的言語暴力,本質沒有不同,都是歧視,都不是我們的錯。」你這麼說。

圖/Soragrit Wongsa @ unsplash

我相信如此。如果今天一個政府官員,或是長照機構的上司,對外籍照服員說出這樣的話:「你們看護工不是應該很有愛心嗎?那就發揮愛心,回捐一半薪水嘛!」或是「你們國家不是很窮、薪水很低嗎?你在臺灣薪水何必拿那麼多?」難道你不會腎上腺素大爆發而採取行動嗎?如果你認為對的事情就是對的,為什麼說話的人是你的朋友,或被歧視的對象是自己時,卻不能為自己發聲?

為什麼你認為幫別人發聲,比幫自己發聲更有價值?

很可能真正的原因,在於你覺得自己沒有價值 所以你幫別人傷心、憤怒、行動,卻覺得自己不配、不值得。

「行動」跟「值得」有直接關係,因此我們時常掛在嘴邊說:「這件事值得我這麼做!」我們不會刻意去採取我們覺得不值得的行動,因為那違反理性。我們選擇不去做的事情,多半是我們認為不值得的。

圖/Nathan Dumlao @ unsplash

從小到大,我們累積了很多對自己負面的觀感,讓我們覺得自己不值得別人的尊重,但心裡是傷心、憤怒的,所以會去伸張社會正義,希望那些沒有被善待的人得到應得的補償。但是我們從來沒有去幫助自己心中那個愛哭、自卑、覺得自己不值得、不夠好的傷心鬼。為別人做 100 件對的事,也沒有辦法替代為自己做一件對的事。你有沒有想過那些張牙舞爪的所謂「正義魔人」,其實很可能是覺得自己一文不值的人?

認可自己的價值,把力氣先用在自己身上,自己站穩了,還有力氣,再去幫助別人。否則你只是「利用」弱者,來減輕輕視自己所帶來的痛苦,那只是「贖罪」的概念,而不是真正的「愛」。

真正有愛的人,不會只愛別人,卻不愛自己;真正相信正義的人,也不會只為別人發聲,卻不敢為自己發聲。

啊!好沈重。阿北要去吃一顆芒果解憂了,下週見。


延伸閱讀:

NPOst 專欄:【阿北私會所】、【阿北望遠鏡】

【阿北私會所】用手吃飯是「落後」的文化嗎?我們應該如何回應別人的偏見?

【阿北望遠鏡】NGO 工作者「出竅」之術:成為昆蟲學家,以及被研究的昆蟲


NPOst 近期熱門活動

屬於資訊人財會人的NPO百樂餐

強者帶路 X 職人交流 X 實作分享 X 美食饗宴

NPO資訊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資訊人如何與沒有程式概念的NPO工作者溝通需求

💡挖掘NPO潛在需求,由科技切入改善問題

💡從技術人角度引導NPO工作者釐清自身數位邏輯的根本問題

10年來走跳各類型NPO,善用資訊科技優化組織工作流程的胖卡專案經理莊哲昀邀您一同來拋接資訊人溝通難題,不藏私分享怎麼用對工具與方法,讓共事有共識!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1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財會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解讀財報隱藏的祕密-捐款人和管理者看不出的現金流風險

💡說明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與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務狀況

一份看起來很完美的財務報表,背後可能潛藏了看不到也看不懂的現金流風險,要怎麼讓捐款人、主管理解組織實際營運狀況?人事、行政的後勤成本看起來和組織提供的服務沒有直接關係,但又是必要花費,要怎麼消除捐款人的疑慮?

第三場 NPO 百樂餐邀請公益責信協會余孟勳理事長為你伸冤!告訴你如何和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報隱藏的祕密以及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5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褚士瑩

褚士瑩

褚士瑩,資深 NGO 工作者阿北,年近沒有半百,打交道的公益組織超過百餘,喜歡胡搞,語不驚人死不休,從來不怕吵架。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