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歧視的歷史】「白痴」與「低能兒」,如何被歷史劃分與隔離?

圖/Annie Spratt @ Unsplash

編按:

NPOst 與「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合作,推出第一季專題:被歧視的歷史。主角從中古世紀歐洲的麻瘋病(現稱「漢生病」)、清代艋舺的乞食寮,到日本明治維新後開始被劃分出的「低能兒」、「白痴」與「瘋子」,以及在歷史中以各種不同面貌出現的顏面損傷者等。這些「非常人」的族群是從何時開始被定義、被隔離、集中管理,又是到何時開始出現機構扶助?

 

文/胡川安 真善美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董事、「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主編

這是一段令人傷心的故事,也是一段汙名化的過程。我們都知道「白痴」、「低能兒」是汙辱的名詞,但我們都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詞彙出現,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歷史促成了一群人被貼上標籤。

心智障礙和肢體障礙的區別,在於內在和外在的差別。外在的障礙,像是不良於行、斷手、斷腳,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功能上的障礙,像是聽障和視障也較為容易以物理性的認知加以判別。但心智障礙無法從外表加以判別,所以一開始「發現」這個族群的過程,其實有點曖昧。

發現心智障礙者

對於心智障礙的認知,亞洲社會是如何開始的?這和我們對於西方文明的理解有關。明治維新時,福澤諭吉是日本近代文明的奠基者,將西方的文化和相關的理念介紹到日本,在他眾多著作中,有一本相當重要的書,稱為《西洋事情》,其中都是他到歐美國家所做的觀察,關於社會福利設施的機構,也有提到「盲院」、「啞院」和「痴兒院」。

由於《西洋事情》成為當時學校的教科書,也成為普及的觀念。除了福澤諭吉的推廣,明治維新後推行的教育制度,主要是由田中不二麿主導,他參觀歐美的教育設施和制度,並且導入日本,並且曾針對心智障礙,參觀過美國賓州的「白痴」學校。

福澤諭吉。圖/@ Wikimedia Commons

福澤諭吉所處的時代,日本對於心智障礙的認識主要由西洋引進,雖然是參考美國的制度,但美國當時對於心智障礙的理解來自法國。法國對於智能障礙的問題則來自 18、19 世紀歐洲的啟蒙思想與法國大革命,並且開始思考無法勞動的「非正常」人之地位與待遇。

一開始,歐洲的收容設施主要是「貧民」,但這些人還是得被強制勞動,增加生產力。不能勞動的就被劃分到「救貧院」中,其中可能包含孤兒、肢體障礙、盲人、聾啞、精神障礙、老人和智能障礙等,全收容在一起。

後來在時代的發展過程中,逐漸細分出不同需求的需救助之人。對於智能障礙者而言,一開始是和精神障礙者關在一起。17 世紀時,則開始有男、女區別的設施。

法國對於智能障礙的問題則來自 18、19 世紀歐洲的啟蒙思想與法國大革命。圖/WikiImages @ 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

日本社會在明治維新後,由於政治、經濟和文化都採取西方式的相關措施,在時代的變革中,很多以往的下級武士、農民在新時代中無以為繼,對於無法自立的老人、孤兒和障礙者,便都給予食物的救濟。

除了食物的賑濟,社會福利設施也在西方的影響下建立起來,東京市「養育院」是亞洲最早的近代社會福利設施之一,建於 1872(明治 5 年)。當時因為俄羅斯的皇太子要到日本訪問,既小且貧的日本覺得乞丐、流民、肢體障礙或精神病患都「有礙社會觀瞻」,所以將東京市這些有礙市容的人都關起來,收容了 240 名。

然而一開始,「白痴」並不在收容的對象中。《西洋事情》只有寫道──

病人安置於病院中,殘疾、盲人、瘋癲者都收容在不同地方,每一間都有看護,也給予療養。

這一時期對於「瘋癲」和「白痴」2 者其實有點混淆,「白痴」一直到 1886(明治 19 年)才開始明文收容規定。

明治維新衍生出的障礙劃分

明治維新是個變動的時代,當時很多人無法適應時代的變化,不管是否精神上有問題,或是智能上無法適應新環境,都被集中收容到「福利設施」中,視為社會的弱勢。這些被時代所排斥的人,由於環境變動得太快,常人無法好好認識他們到底有甚麼差別。到了 20 世紀初,現代化已經有點成果了,對於這些被排斥在社會之外的人,才逐漸開始區別他們的差異。

「低能兒」與「白痴」有什麼差別?這跟教育制度有關。日本自引進西方的教育體制後,發現有些孩子無法在體系中表現「正常」,於是開始了相關的討論和研究。在 20 世紀初期的日本,「白痴」被認為無法教育,「低能兒」則是在教育體制中表現不好的人。只是,「低能」不像身體殘障,可以從外表看出來,那要怎麼分辨出「低能」呢?

就從「放牛班」開始。1890 年代左右,明治政府推行新的教育學制 10 多年後,發現有一些兒童跟不上學習進度,於是針對這些學生再特別編成一班。後來便有有學者開始寫書討論。

學習院大學的教授大村仁太郎在《兒童矯弊論》中表示,他並不認為「低能」是種「病」,但是一種「瑕疵」,接著將許多性格上的缺陷加諸到學習能力不好的兒童上,像是思想散漫、怠惰、抗壓力弱、偏執、不潔、偏食等。大概可以想到的壞習慣都把它們跟學業成績不好畫上等號。然而,大村仁太郎也注意到社會和家庭的原因所造成的學習障礙,沒有把所有的問題歸咎於學生的性格瑕疵。

圖/rawpixel.com @ Unsplash

對於心智障礙的認識逐漸形成一套階梯次的理論,乙竹岩造的《低能児教育法》就塑造出一個光譜:普通—劣等—低能—白痴,而這是以教育系統和學業標準所製造出來的體系。最底層的「白痴」,有時會被和「瘋癲」畫上等號,都被視為無法醫治、先天性的問題

其餘的「劣等—低能」則是性格上的缺陷或感覺器官和大腦疾病所造成的問題。此時也有人注意到家庭所造成的壞習慣,或是學校裡的因素,像是教師的教育方式、狹小的教室、空氣的狀況等,多方面討論造成學生學習障礙上的各種問題,不只歸咎於學生本身的性格。

為了要教育低能兒,「白川學園」在 1909 年開設,透過研究園內的學生所寫成的《低能児教育の実際的研究》,創辦人脇田良吉將兒童分為「普通兒」、「低能兒」和「變態兒」,分法與乙竹的系統差不多。「變態兒」是無法根治的,其餘在「普通兒」和「變態兒」之間的都是「低能兒」,需要住在機構中特別教育。

脇田良吉所指出的「低能」範圍很廣,從學習能力有問題、身體比較虛弱、無法適應團體生活等,都可以是「低能」的一部分。「白川學園」所收容的學員從學習能力低下到虐待動物的人,也包含偷竊癖和流浪漢,這些都成為「低能」的一部分。

圖/Rene Bernal @ Unsplash

「白痴」是無法教育的嗎?

「白痴」在明治時代的概念,則是「完全無法教育的兒童」,不可醫治、無法受教,但日本特殊教育的先驅石井亮一就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即使「白痴」也有受教的可能,後來我們稱之為「特殊教育」

出生於佐賀鍋島藩的武士階級,石井亮一在幕府末年與明治維新初期長大,幼年還是接受漢文的教育,熟悉《論語》、《大學》等書,並且學習武士道的精神。16 歲時獲得藩內選拔,到工部大學校(也就是後來的東京帝國大學)考試,但體格檢查不合格,無法入學。

圖/ijeab @ Freepik

期待到美國留學的石井,改念私立的立教大學,接受 6 年的教育,進入立教大學 1874 年由美國聖公會威廉斯主教於築地所創辦的「英語塾立教學校」,石井亮一就學期間也受到感化,受洗為教徒。立教大學的姊妹校立教女學校在 1882 年成立(明治 15 年),畢業後的石井亮一第一份工作就是在立教女學校擔任教師,除了教授外語,也教育女性外國的發展狀況和現代女性該有的思想,是日本最早提供女子教育的學校。

明治 20 年左右,日本的福利事業也開始展開,主要的原因在於西化之後的日本,缺少傳統救荒濟貧的組織,以往在鄉里間可以得到救助的單位在新時代中無法生存,而新時代的福利設施又尚未建立。再加上明治 20 年出現很多自然災害,讓很多人拋家棄子,社會上出現相當多的孤兒需要養育。

此時出現的「岡山孤兒院」和「東京救育院」就是為了新時代的需求所創設,石井亮一也成為東京救育院的創辦者之一。1891 年的濃尾大地震,在岐阜和愛知等地造成大規模的傷亡,死者超過 7000 人,震後產生相當多的孤兒,也出現經濟無以為繼、只好販賣人口的現象。

圖/jens johnsson @ Unsplash

從基督教和佛教相關團體出動救援孤兒後,石井亮一的東京救育院也加入孤兒的救助和收養。由於濃尾大地震的慘況,讓亮一深感福利事業的重要性,而無人收養的女性在災後更是弱勢。所以他在災後帶著一些孤女回到東京,在基督教會的援助下,先在東京創設「孤女學校」,教育她們,讓女性習得一技之長,可以勝任保母、教師、助產士或是傳道的工作。

在收容孤兒和教育孤女的過程中,石井亮一認識到智能障礙者的存在。在當時對於智能障礙的教育是認為「無法教育」、「免除法律責任」,採取「隔離政策」,對於石井亮一而言,著手智能障礙者的教育還帶著可能教育的信念,他深信在神之前,每個人都平等。

石井亮一,日本特殊教育先驅

但石井亮一也不是單純相信透過神蹟就可以照顧這些智能障礙者,由於他的英文不錯,積極參考當時外國的文獻,知道美國的做法分為大規模的收容與隔離,也有小規模的機構

在參考的資料中,對於智能障礙教育研究最為重要的就是法國醫師 Edouard Seguin 在 19 世紀首創的智能障礙教育,成為後世特殊教育的先驅。他後來到美國開設小型的智能障礙收容機構,並且透過教育和工作方式,讓障礙者具有一定的生產力。

石井亮一將他的研究寫成《白痴兒其研究及教育》(1904)一書,認為「白痴」的特徵在身體的發育和運動方面都異常,而且在感覺上也有障礙,像是視覺、聽覺、味覺和嗅覺。在精神上面的問題則會形成語言上的障礙、偏執或缺乏注意力。由於此一時期經常將「白痴」與「瘋癲」混和在一起,石井是第一個嘗試區分 2 者的學者,他認為:「瘋癲一開始具有一般的智能,但後來消失了。」相對而言,「白痴」則是一開始意識就相當貧弱,但在程度上可以漸漸的進步。

石井亮一。圖/@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

石井亮一的想法後來落實到他所開設的滝乃川學園,他的妻子渡邊筆子也支持他的理念,2 人一起為心智障礙者的教育努力。渡邊筆子 1861 年出生於長崎,她是日本婦女教育的推行者,追求女性的教育權,本來在華族(貴族)女校當教務主任並且兼任法語教師,與石井亮一相識之前,她已經有 3 個孩子,她對法國醫師 Seguin 的心智障礙教育方式也相當熟悉。

石井夫婦 2 人都曾經到美國賓州 Irwin智能障礙者學校參觀,回國後才創立了滝乃川學園。由於日本對於心智障礙的認識還相當少,所以石井夫婦也負責師資的培育和教育設施、教材的準備。

一開始設立的學校有農園、宿舍、教室和研究室,石井除了收容智能障礙者,也想要研究智能障礙者的相關問題。然而,這個時代是明治末期,20 世紀才剛開始,政府對於相關的設施與研究沒有提供資助,財物的資助大部分都來自石井夫婦的貸款和基督教會的贊助。

圖/Tra Nguyen @ Unsplash

但滝乃川學園最後無力經營,只好暫時關閉。隨著時代的推移,日本社會也開始注意到財團法人的建立和組織方式。20 世紀初期有些大學,像是同志社大學就是以法人的方式建立,相關的法律也慢慢建立起來。石井夫婦在 1919 年發起第一次的董事會,之後也找到大財閥澀澤榮一贊助,澀澤擔任第 3 任的理事長。

由於資金募集得到幫助,學園的相關設施恢復,石井想要發展的研究機構也建立起來。本來在東京巢鴨的學園,後來移轉到東京近郊的多摩,這裡比較符合石井理想中的學校。在武藏野臺地上,空氣相當清新,可以將農場、工場、雞舍、禮拜堂和住宿場所等設施都建立起來,從幼兒到年長者的生活、教育、訓練、勞動和醫療都包含在其中。石井亮一對於「白痴」的治療與教育,因此逐漸成為日本特殊教育的先驅。

當教育改變,「白痴」與「低能」還會存在嗎?

透過「白痴」和「低能」的概念,可以看到日本明治維新時期對於這 2 個概念的認識,是隨著日本政治、社會、經濟所轉變而形成的,也就是在明治維新後所發現的一個新的族群。隨著新的政治體制,有相當多的下級武士和農民變成赤貧,無以為繼,到處流浪。明治政府所建立的教育體制也產生了相當多不適應的學童,這批無法進入新時代規範的族群,從瘋癲、智能障礙、窮人等,逐漸被劃為特殊的族群,再依據不同的狀況加以分類、收容、研究。

「白痴」和「低能」可以說是時代和社會變動下的產物,透過相關概念的形成,或許我們可以思考現代文明對我們的影響,造成了什麼樣的差別待遇,甚至教育制度區別了那些人。在石井亮一之後,隨著「白痴」和「低能」的討論,相關的醫師和心理學家也進入這個領域,透過病理學的研究和訪談,後來也發展出測量心智障礙的量表。

圖/Patrick Fore @ Unsplash

當然,這篇文章並不否定以往也有智能較低的人,但在明治維新以前,他們可能只是生活在農村,負擔繇役(封建統治階級強制農民承擔的、一定數量的無償勞動),過著「正常」農民的生活,不會被劃分為「低能」或「白痴」。還有些人則是在新時代進入新的教育體系,因為學業表現不好,就被歸類為「低能」,也成為需要「矯正」的對象。

如果「白痴」和「低能」是因為教育體制所產生出來的,當教育的方式改變,是否這樣的族群就會消失呢?歷史很難處理假設的問題,但我們或許可以思考一下。


【被歧視的歷史】專題:

【被歧視的歷史】從「天黥」誤仕途,到飽受排除的顏面損傷者

【被歧視的歷史】中古歐洲地位獨特的「活死人」──痲瘋病患者

【被歧視的歷史】清代艋舺的乞食寮,是營利事業還是慈善機構?

延伸閱讀:

如何面對「後龍發堂時代」?以「龍發堂精神」發展多元的社區工作方法

我朋友住在精神病院 3000 多天:生命從住院開始,戞然而止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2018 NPOst 公益交流站年會

會長大的好事:公益創新規模化 Scaling Innovation

我們如何將創新的影響力盡可能加速、擴大,以趕上這世上所有急待解決的問題?

1 位重量級國際講者 X 6 位國內傑出的工作者 X 6 位公益行動家 X 1 場專屬鐵粉的 Party

當我們只有 5 個人的時候,是否就能思考如何影響 50000 人?如果一個計畫雖然得以「永續」,但永遠只能影響 50 人,它還值得嘗試多久?如果從一個計畫創立之初就想像它「長大」的模樣,有什麼事現在就非做不可?

沒有標準答案,不論是非對錯。只有一位重量級國際講者與你深入探究如何「加速擴張創新的影響力」;6 個國內傑出的工作者/組織引領我們看見公益部門如何精彩跨界激盪火花;6 位由你我共同精挑細選出的公益行動家,讓我們想像改變的各種可能。以及,一場私密的 Party 與盛大的交流,創造無盡的機會與無價的體驗。

年會官網這裡去

早早鳥鐵粉票這裡買

活動資訊

日期:2018 年 10 月 19 日

時間:09:30-17:40(09:00 開放入場)

地點:四號公園演藝廳

地址:新北市中和區中安街 85 號 B1

 

NPOwer 公益行動家,你投票了嗎?

12 組用創新方式實踐公益,發揮社會影響力公益行動家正等著你一一認識!

8/31 前趕快投票把他們送上 NPOst 年會舞台,還有機會抽好禮

火速投票這裡去:https://npower-vote.npost.tw/

活動官網在這裡:http://2018npower.npost.tw/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