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解社會福利服務產業「菜鳥」與「老鳥」的薪資之爭

圖/Eva Blue @ Unsplash

 

最近高雄市社會工作人員職業工會粉絲頁貼出一則訊息,引起不少社群夥伴關注和討論──

中心主任面試時跟我談的薪水是 28,000,可是我每個月核銷領據都是 33,000 元,他說:「這些錢沒有被機構私吞,會拿來補貼資深員工」,但我是新人就應該被犧牲和承擔低薪嗎?

事實上,這則貼文表面上是社會福利服務產業菜鳥與老鳥薪資高低之爭,背後所對應的結構性議題,卻是 2017 年 11 月臺灣社會福利總盟會員團體之一的勵馨基金會,其所領銜提案修正《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推展社會福利補助作業要點》,試圖推行人事補助經費總額核定制的爭議延伸。

圖/chevanon @ Freepik

什麼是「人事補助經費總額核定制」?

在既有的福利民營化制度下,政府方案規定每位社工的人事費薪酬通常是每人每月 32,000-33,000 元左右,假設今天機構總共聘了 3 個人,機構每個月就要分別核銷這 3 個人的人事經費支出 32,000 元的相關領據。此外,如若因為是菜鳥沒給到 32,000 元這個薪資的話,機構就必須要退回餘款(也就是給28,000 元,就要退還政府差額 5,000 元),不能任意挪用

至於那些沒有給足的人事薪資餘額,有些機構會依法退回,但卻也有許多機構會大顯神通以不實核銷的手段來進行挪用,姑且不論這是挪去給老鳥或是補貼經構經營的負擔,這個舉動已直接牽涉到社會福利服務產業最常聽聞的薪資回捐陋習。

圖/Dawid Zawiła @ Unsplash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為了能夠規避違法,或是可以不用退回差額,減少機構的行政程序,進而增加機構可以運用的財務資源,像勵馨基金會等大型機構就不斷向政府反映現有的制度過於繁瑣,不利機構經營,提議希望可以推行薪資總額制──

目前大部分政府委託方案多以 1 名社工每月補助 32,000 元方式處理,有些委託或補助方案保險費另外提供,即使有些方案有保護性年資加給或風險津貼,但政府的人事費補助多以齊頭式方式處理,年資/考績之表現無法於薪資中有所差異。

然而以機構一般薪資管理的概念,多會期待員工長期久任,且會依照員工表現狀況,進行績效或調薪之認定。以本會碩士剛畢業之新進員工,其薪資約 31,000-32,000 元,只要年資超過 2 年以上之員工,原則上薪資皆超過政府補助金額,但因政府人事費補助方式的限制,無法以總額核定概念執行,使得資淺同工無法領取足額補助經費,需要退款;而資深同工又無法補足應有人事經費,讓機構增加年資成本負擔,造成經營管理的困難,也不符專業久任之精神 (參考:勵馨基金會提案薪資總額制的全文資料

也就是說,如若推行人事薪資總額核定制,可以讓政府一次把 3 位社工的每月總人事經費(32,000*3=96,000)直接交予社福資方,不受每人每月32,000 元的限制,由資方自行依據菜鳥、老鳥的年資「彈性」分配人事費用。

看起來這可以讓核銷人事經費這件麻煩又瑣碎的事情,相對變得超省時省力又省事的,而且過程看起來合情、合理又合法,機構又可以獎勵久任的老鳥社工,對吧?但這真的是解決社會福利服務產業低薪的方法嗎?您有沒有覺得那邊怪怪的呢?

圖/JORGE LOPEZ @ Unsplash

看懂菜鳥、老鳥的薪資差異衝突是資方製造的假議題

在這裡,想邀請大家一起重新來理解菜鳥社工與老鳥社工的薪資之爭。

低薪,一直是社會福利服務產業長年無解的難題。我想,社群內沒有人會公開反對給予老鳥與其年資和經驗相應的薪酬,但在實務的工作現場,除了少數大機構外,許多老鳥往往也是只能領著人事薪資補助的上限 32,000 元(還要稍微竊喜慶幸機構不用回捐)。於是,這時候有資方代表提出一個建議──

菜鳥剛進來什麼都不懂,什麼都要老鳥教,憑什麼和老鳥一樣領 32,000 元?所以,推行薪資總額制給機構一點彈性,菜鳥領 28,000 元,剩餘的 5,000 元拿來補貼提升老鳥的薪資,進而鼓勵員工久任。

但不論您是菜鳥或老鳥,請您認真的思考以下幾個問題:

首先,在薪資回捐氾濫的社會福利服務產業,您認為菜鳥社工薪資被挪用的底限會在哪裡?如果薪水太低的新人如果無法照顧好自己,甚至又很快離職,後續堆積如山工作會不會又是老鳥自己要處理?機構服務品質會不會受影響?另外,被挪用的經費,您真的覺得社福資方真的都會給老鳥嗎?

第 2,假設這家機構的人事都沒有太大流動,菜鳥社工在低薪的狀況下順利撐過 3 年會不會變老鳥?老鳥會不會變成老老鳥?然而,已經變成老鳥的菜鳥,還要一樣領 28,000 嗎?還是變成老老鳥的老鳥要自行降薪?繞了一大圈,低薪的問題根本沒有被解決,過程中還造成菜鳥與老鳥的對立,不是嗎?

第 3,這種建構在透過剝削、壓迫菜鳥的專業體制,真的能夠吸引優秀的新人投入?真有利於專業的世代傳承嗎?

圖/Joshua Earle @ Unsplash

大家有發現真正問題在哪裡了嗎?為什麼我們解決低薪問題的方式是要壓低菜鳥薪資來補貼老鳥,讓雙方互相仇視,而不是勞、資、政 3 方一起改善制度,保障菜鳥領足應領的方案人事薪資,同時一起爭取讓老鳥享有相應的薪酬階梯,社福資方有合理利潤可以維持機構經營,讓 3 方可以在安穩的狀態下提供服務,進而穩定和提升服務品質,創造良好的機構服務口碑?

到頭來,我們要面對的問題根本不在於是菜鳥與老鳥領一樣多,而是基層正承擔著整個社會福利服務民營化的制度性惡果,也就是政府和社福資方長期狼狽為奸和殺雞取卵,一方面打壓菜鳥薪資,另一方面沒有建構給予老鳥得以提升的薪酬體制。所以,菜鳥和老鳥的薪資差異衝突,根本只是社福資方為了緩解基層勞權團結和覺醒的壓力,企圖分化基層的假議題。

圖/Joshua Newton @ Unsplash

誰在分化社群又踐踏專業?

不久之前,為精進社會工作專業,改善現有的制度缺失,在呂寶靜次長領銜主持下,衛福部於本年度 2 月 6 日在師大舉辦完善社會工作專業制度總結論壇。但透過直播鏡頭,我們卻也可以看到,國內 2 大兒童相關團體的主管代表,竟然在現場疾呼自己怎麼會是雇主(資方),其中一位主管甚至還一度脫口說出:我也是被機構聘請的,勞資會議我怎麼不能夠代表勞方出席的荒謬言論。(參考:「與社工同行」?專業培養和制度、健全薪資仍是各方焦點/完善社會工作專業制度論壇

或者,勵馨基金會紀惠容執行長當天在會中,不斷批評政府的補助制度缺乏信任和彈性,甚至還話鋒一轉,質疑社工工會倡議人事薪資全額給付予社工,可能會造成基層社工勞動條件惡化為派遣的狀態。(參考:論壇影音還原

對於勵馨基金會紀惠容執行長不斷批評政府的缺失,以及對於社工工會的質疑,但這真的合理嗎?更重要的是,政府委託社福機構的人事薪資,社福機構難道不應該足額給付予第一線的工作人員嗎?

圖/作者提供

平心而論,關於紀惠容執行長對於政府方案委託制度的批評,我同意政府福利服務的委託制度有很大的問題,但這部分在呂寶靜次長上任後,衛福部團隊已積極會商,並多次釋出相關的改革訊息,呂寶靜次長甚至在勵馨基金會引發薪資總額制的爭議後,公開在會議上宣示未來與基層勞動權益相關的會議,一定都會邀集社工工會團體參加,藉此廣納基層意見,力圖修補崩解中的勞資關係。

同時,據了解,呂寶靜次長也已指示會福部團隊,未來方案委託的契約內容應補足社勞健保的雇主負擔,藉此緩解社福資方的經營壓力。

反觀紀惠容執行長同樣位居高位,不但從未替勵馨基金會所引發的爭議向社群夥伴致歉,在本次會議上依然只會不斷批評政府缺失,卻也沒有對社群提出任何實質具體可行的改革建議,甚至還公開質疑社工工會的訴求,我個人認為非常的不理性。

此外,關於紀惠容執行長對於社工工會的質疑,若我們根據飽螺的社工甘苦便條紙粉絲頁,以匿名方式進行調查的臺灣社會福利人員薪資待遇表,分類整理檢視勵馨基金會的相關資料後,我們可以發現,勵馨基金會員工所填寫的多筆資料裡,為數不少社工人員薪資明顯低於 30,000 元,普遍座落於 28,000 元左右,甚至還有留言指出,平日至機構外宣講的講師費需要部分回捐予機構。

圖/Kaley Dykstra @ Unsplash

敢問諸位關心臺灣社會福利服務和社會工作專業發展的社會大眾,壓低菜鳥社工起薪,讓大學畢業起薪只有 28,000 元,然後工作 5 年可能都還無法到達政府補助人事薪資標準 32,000 元,您真的放心讓這樣機構推行人事薪資總額制嗎?

數據會說話,透過臺灣社會福利人員薪資待遇表的資料,此時此刻是哪些機構不老實更是一目了然。更重要的是,作為國內最主要的受暴婦女服務團體,以紀惠容執行長為首的勵馨基金會管理階層,竟是如此對待第一線提供服務的工作人員,這如果不是虧待,什麼才是虧待?說白了,勵馨基金會就是一個明顯沒有給足政府委託方案人事薪資的社福機構,紀惠容執行長是一位虧待下屬的執行長。

而且,透過眾多基層工作者現身填寫的數據資料,我們根本就可以確定,以勵馨基金會為首的社福資方所提議薪資總額制,也就是要把菜鳥社工未領取的薪資差額轉挪給老鳥社工作為久任獎勵的論述,根本是把基層夥伴當成是不會思考的笨蛋,更是連朝三暮四都說不上的下流騙局。

試問,如此全然無視基層辛勞又明顯虧待基層的薪資條件,甚至還在會議上倒因為果,不理性的汙衊社工工會期望社福資方對於人事薪資能夠「依法」全額給付予第一線社會工作人員的卑微訴求,會造成基層勞動條件惡化,完全不思索作為社福資方應如何推動勞、資、政 3 方理性對話的紀惠容執行長,究竟有何立場質疑社工工會?

圖/Darkness @ Unsplash

如今,真心希望社會大眾和社群夥伴可以看清楚:是誰提案薪資總額制?是誰在操弄菜鳥、老鳥的薪資議題,分化基層團結?是誰引發勞資對立?是誰迫使臺灣社會工作專業第一線工作人員普遍面臨低薪、過勞的困境而難以脫身?

如今,不斷在踐踏臺灣社會工作專業,侵蝕社會福利服務產業責信的劊子手,不就正是那些像勵馨基金會紀惠容執行長一樣把基層辛勞和苦痛視為無物的社福資方嗎!?

親愛的社工、社福夥伴,您還要讓像勵馨基金會紀惠容執行長一樣的社福資方,任意左右、荼毒臺灣社會工作專業的未來嗎!?


延伸閱讀:

北市社工工會:敢問衛福部,哪些「特殊情況」可以允許社工過勞服務?

【活動現場】社福民營化造成的社工悲歌,工會理事陳新皓:「工會是夥伴,不是敵人」

無助社工的薪貧困境:捐款分配和流向不夠透明化,社工薪資從哪來?

Reklama: sb lizingas lojaliems automobiliui, paskolos nedirbantiems su vekseliu, savi.lt, Swedbank, Danske, Inbank, Luminor, Šiaulių, Medicinos ir SEB bankų vartojimo paskolos palyginimas, skubus refinansavimas iki 15000 eurų, asmeniniai finansai, greitieji kreditai internetu ir t.t. paskolos-internetu.eu

作者介紹

橘冰月

橘冰月

熱愛組裝鋼彈模型,深信機器人只要是紅色,頭上有角,就會有 3 倍的性能。畢業於朝陽科技大學社會工作系,就讀研究所時,因曾親身體現臺、政社工教授對於科大社工的口誅筆伐,因而立志在社會工作專業發展的論述戰場以被壓迫者的姿態寫債寫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