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綠色品牌除了賣綠色產品,還可以綠到多大的範圍?歐萊德永續發展部何凱婷

0
公益爆米花#25|【環境正義】「地球系社企!環境正義也能和商業消費互利共生」,歐萊德永續發展部何凱婷演講分享。(攝影:MISC. 科學與人文記錄|Charlie Chang)

本系列社會企業講座由台北市政府產業發展局主辦

「身為一個洗髮精的製造商,我們當然很瞭解客戶想要什麼樣的洗髮精;不過,大自然的『河流』想要什麼樣的洗髮精?」

2006年就開始往綠色品牌邁進的MIT綠色髪妝廠商歐萊德,除了早早就開始設計成分天然的洗髮精,更是把環保永續的理念全面落實在洗髮精的包裝、綠建築的廠房、和供應鏈的綠色合作、消費者的教育、甚至是員工的生活守則。

瓶中樹,一個「垃圾能長樹」的美好想像

「臺灣人沒有人不知道塑化劑吧,它被用在洗髮精裡的功能是負責保持長遠的香氣。不論是塑化劑、色素、防腐劑、甲醛,我們都不添加──有些致癌物質雖然在亞洲國家還未被禁,但歐盟已經禁了十幾年了。」

歐萊德最為人稱道的發明,大概就是「瓶中樹」了。一「坨」洗髮精如果能夠極盡所能的對人體和環境都友善,那麼,盛裝洗髮精的瓶子呢?何凱婷說到現在去淨灘,總仍有無數的塑膠瓶蓋。

「我們的瓶子材質採用生物可分解的材質,和傳統的PVC材質相比,摸起來比較軟、在一年後就會開始分解。PVC因為實用便宜,一直被廣為採用,但是PVC無法被回收、燃燒後又會產生戴奧辛。像在電子廠商中,Apple已經先踏出來說他們的電線一律不採用PVC材質。」

而歐萊德在瓶子的底部設計了一個「種子槽」、在其中放了一~三顆相思樹的種子,如果你把這個瓶子埋在土裡,瓶子會分解成為種子的養分,幸運的話,種子也能長成一棵樹。「我承認我失敗過兩次……不過很多同事跟客戶會寄照片來說他們成功了!」

歐萊德的另一個包裝「花草盒」也採用了一樣的理念。和南投埔里的廠商合作「種子紙」做為包材,除了採用經過認證的環保紙張、利用重金屬含量少的大豆油墨印刷,紙中則按季節置入不同的種子。「可能有九層塔、萵苣、波斯橘……」

這種追求極致「零垃圾」的產品製造與自然循環,在RECOFFE這支產品上被發揮到最高的境界──歐萊德回收臺北咖啡店家所不需要的咖啡渣;再和製造咖啡紗的衣服廠商合作,「對他們來說,咖啡渣裡面的油是製作咖啡紗所不需要的副產品;可是對我們來說,咖啡油是非常好的洗髮精成分,可以抗氧化、抗UV、保溼。」當然,RECOFFE的瓶子中裝的是兩顆咖啡種子,整支洗髮精聞起來也有淡淡的咖啡香。哪裡還能夠減少廢棄物,歐萊德就努力找出洗髮精能夠從中起到作用的循環關鍵。

公益爆米花#25|【環境正義】「地球系社企!環境正義也能和商業消費互利共生」:現場傳遞聞香RECOFFEE的洗髮精與瓶子設計。(攝影:MISC. 科學與人文記錄,Charlie Chang)

公益爆米花#25|【環境正義】「地球系社企!環境正義也能和商業消費互利共生」:現場傳遞聞香RECOFFEE的洗髮精與瓶子設計。(攝影:MISC. 科學與人文記錄,Charlie Chang)

不只賣綠色產品,廠房也要是綠建築

「如果我們是個綠色的公司,這代表什麼?這不只是賣綠色產品,我們的包裝、物流和製程能否全都是綠的?工廠用的電來自再生能源、建立自己的雨水回收系統……所有的環節都是我們會納入思考的。」

「我們投資了許多低污染的新設備,廠房本身也取得了臺灣黃金級的綠建築認證。將近20%的用電來自於再生能源,每年省下約54萬的電費──也許很多人覺得這筆數字不算什麼,但這對一家中小企業來說是很不錯的成績。我們也有自己的雨水回收系統,加上洗髮精的製造大部份都需要超級乾淨的水,回收的中水我們會利用於洗廁所。」

即使離開了廠房,辦公區的歐萊德也追求各種綠色生活方式。「我們所有的洗手臺都是用腳踏板去控制出水,這比自動感應式的水龍頭來得省電省水,因為不需要仰賴電、也不會在你洗好水之後水龍頭還在流水;但它同樣不需要手去碰觸水龍頭,沒有衛生的顧慮。」而開放式的辦公區,裝設了「全熱交換系統」,只要室內的二氧化碳濃度超過800ppm,就會開啟交流室內外空氣的系統,「如此一來,就不需要開冷氣也能呼吸到新鮮空氣。」

茶水間採用公平貿易咖啡(延伸閱讀:生態綠余宛如:「公平貿易對我而言,是一個商業體系的改變。」,而員工餐廳也選擇支持臺灣有機農民。「很特別的是,不論部門或是職位高低,每個人都要輪流幫其他同事切菜洗菜。」這是除了不能想開冷氣就開冷氣之外,歐萊德所有新同事都需要適應的另一件事。「我們位在桃園龍潭大約300公尺海拔的地方,雖然夏天很涼快,但冬天迎著東北季風,也蠻冷的……因為不能開暖氣,所以大家都會帶毯子去上班。」

不只改變自己,也要改變身邊人的排碳習慣

由於歐萊德推廣的客戶主要是美髮沙龍,因此他們致力於鼓勵沙龍也能往「綠沙龍」邁進,除了發行綠色季刊讓沙龍瞭解最新的綠色趨勢,更鼓勵沙龍能夠從裝潢著手,提供改裝的概念分享與建議。

而碳足跡不只是洗髮精製造商的事。英國的Carbin Trust碳信託公司和臺灣環保署合作,在製程之外,也把運送過程、甚至是消費者整個洗頭過程的碳排放都納入計算。「我們估算過洗頭時間的用水量。你的洗頭方式,包括洗10分鐘還是15分鐘?用多熱的水?這些都會影響洗頭行為對環境的影響程度。歐萊德的洗髮精不加增稠劑,可以很快洗掉,約可省30%的水。」何凱婷說,碳排放量不只是製造商的事,消費者也能發揮很大的作用力。

「改變自己也許比較好下手,可是要求廠商配合綠色製程,不會耗費非常大的溝通成本嗎?」何凱婷回答,當年和印刷廠溝通採用環保紙張和大豆油墨時,花了非常大的力氣在溝通。「這是一個痛苦的過程,但對於上游品牌商來講,去要求供應商達到自己的標準是相對中游商來說容易做到的。當然,採用這些全新的原料會提高對方很多成本,但我們力勸他們大豆油墨必然是未來幾年的趨勢,如果現在就開始投資,對工廠自己也有利。這不只是為了我們、或是地球和消費者好,對於它的長遠經營也是有利的,我們都能一起成功。」

延伸閱讀:

  1. Outbound 社企在地小旅行:在老寮走入一座山,用洗髮精想一條河
  2. 生態綠余宛如:「公平貿易對我而言,是一個商業體系的改變。」
  3. 用農業技術,挑戰天然洗浴產品的市場現狀-專訪綠藤生機共同創辦人鄭涵睿
  4. 茶籽堂品牌再造者趙文豪:「台灣的農業已經非常強,需要被『救』嗎?」

作者介紹

陳 妤寧

在臺大政治系畢業、喜歡同時說正反觀點的優缺,在臺灣網路圈工作兩三年、喜歡網路濃濃的開放和建設個性,現在希望理性的社會工程,能夠更接納人類情感的複雜與多元。    想用採訪認識世界、用人類學開拓視野、用報導寫作讓更多專業知識變得有趣易懂。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