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商業解決問題,用永續對待土地-專訪綠藤生機共同創辦人鄭涵睿

0
綠藤生機 新網室播種的第一批芝麻葉(照片來源:綠藤生機 Greenvines)

 

本社企由臺北市政府產業發展局「104年度中小企業品牌拓展計畫--輔導社會企業品牌形象建立與推廣」支持輔導

從活芽菜開始,綠藤生機的一群年輕人想用更高的標準,創造對身體和環境都更為永續的食物。如果你看過他們怎麼研發活芽菜,會被他們那股對於開發食物的烏托邦式狠勁給嚇壞,卻也感到一陣安心,因為他們真的做到了這個烏托邦的境界,現在還要往洗浴用品開展了。而且,如果有他們還沒做到的項目,他們絕對不會呼攏你說「你想要的一切我們應有盡有」。

為什麼會從芽菜開始踏入洗浴用品這個類別?這樣在技術投入上的負擔不會很大嗎?就像是再開了第二家公司一樣?

「我們不會這樣看欸,保養是怎麼一回事?就是給肌膚營養。如果用對待植物的態度去對待肌膚,原理並非完全不同,我們開發洗浴用品的很多技術,都來自於對植物的觀察。 鄭涵睿是綠藤生機的創辦人之一,和另外兩位創辦人都是念臺大財金系時的同學。從金融業轉換到可以說以生技研發為基礎的創業之路,所有產品原理他都解釋得清楚易懂。

「舉例來說,我們的產品以水保養和油保養為主,沒有開發乳液或乳霜,因為我們發現植物絨毛一碰到具有刺激性的乳化劑,就會開始萎縮;我們選擇利用植物蠟質去達成保護的效果,因為沙漠地區的仙人掌表皮都有蠟質,它的組成和人類的角質層或是毛鱗片是類似的,所以你可以知道把這個成分用在人的身上,是 make sense 的。」

10655340_1128717973806044_8868826347727928538_o

綠藤生機共同創辦人鄭涵睿(照片來源:綠藤生機)

不是有天然「成分」就等於好

鄭涵睿不好意思的說自己有一種「誠實病」。「之前有同事寫文案用到了『萬人矚目』這句話,還被我罵了……『你這一萬人是怎麼算出來的?』我討厭講話沒有根據。」

可是保養品的市場如同一個口沫橫飛天花亂墜的世界。「很多東西只要查查英文原文資料,就可以知道完全不是這樣啊。這個市場還有個問題,銷售產品的人完全不瞭解他的產品;有些人則是需求根本沒有那麼複雜、也不需要拆解為那麼多無謂的步驟。」

我們追求的『天然』有兩個目標,一個是對身體健康、另一個是對環境永續。標榜具有天然有機成分的產品,並不能保證其中沒有會傷害身體或環境的化學物質──例如一支有機的洗髮精,有可能負責清潔功能的基底成分會傷害頭皮。臺灣現在並沒有有機化妝品認證。」

永續和好用,不需要彼此衝突

不是有人說,越難起泡的洗髮精,其實對頭皮是越好嗎?

「不,我以前也這麼以為,可是如果利用新技術,溫和和好洗是可以兼顧的。我們不認為『環保永續』和『好用的效果』是衝突的,綠藤生機的每一支產品都要挑戰現狀。」

綠藤生機的技術底子源自於鄭涵睿的園藝博士媽媽林碧霞,也就是過去橘子工坊和主婦聯盟合作社的前身創辦人。「我們投入非常多的資源在技術研發。綠藤現在有五個農業碩士,讓真正想要做研發的人,有舞臺可以發揮,而且還是在新創公司而非公家機關。這件事情真的很難得,讓我們很開心。」

「從概念發想開始,我們會去比較市面上起碼一百支的現有產品、找出優缺點、用歐盟標準檢視、開發自己的配方、再想辦法去超越這個標準。我都創業了,當然就要貫徹我的價值觀,不要做跟別人一樣的啊。」鄭涵睿大笑,整個團隊對理想的強迫症可見一斑。「像潤髮乳,做了兩年就是做不出來,因為不用矽靈真的很難開發。」

不應該被崇拜也不應該被妖魔化的「矽靈」

在洗潤髮商品的世界,矽靈一直是熱議不休的議題,它為頭髮創造出的柔順觸感令人不捨放棄,但它對身體的害處卻更眾說紛紜──它到底有害、還是其實大眾過分放大了對它的恐懼?

「啊,這就是我們尷尬的地方了。科學來說,矽靈的確沒有這麼可怕,但它也是身體不需要的東西。如果矽靈堵塞到頭皮毛孔,會阻擾身體排毒,這就像是用手指把你的鼻孔塞住,用力呼吸當然還是可以活下去,可是真的要為了追求柔順,讓自己的毛孔這麼辛苦嗎?除此之外,因為矽靈不可分解,如果不會進到污水處理系統(例如在臺北)、直接和家庭廢水一同排進河川,那就會沉積在河川之中。先前也吵過一陣子說會傷害環境的『柔珠洗面乳』,現在在美國已經被立法禁止了。」

「雖然我們不喜歡矽靈,但我們也不希望大家以為矽靈真的是什麼妖魔鬼怪。」這對消費者而言有點不易理解,但這就是鄭涵睿和綠藤生機所痴迷的「事實」和「根據」。

創業路上,最難的是?

「人。」鄭涵睿回答,而這裡說的人,是一家如今發展到 35 人規模的新創公司,除了產品研發、通路銷售這些問題,最難解的是「內部管理」這關。

「人變多的時候,職權劃分、設定績效這些原本被認為是瑣事的管理問題,也變成一門學問。包括怎麼把很宏大的夢想、拆解成可執行的工作任務。我們想挑戰的事情太多──除了網路販售、在敦南誠品販售、最近開了自己的復興門市,我們到中小學推動的食育計畫沒有停過;2016 年的 B corp 年會我們還是主要推動的組織之一 ── 夢想好多,資源有限,很難分配。

「綠藤生機用省水90%的管理技術栽培芽菜;產品包裝採用大豆油墨環保印刷;協助銷售本土紅豆,堅持不使用破壞環境的殺草劑;每一瓶洗沐保養用品採用可回收的瓶器、極度濃縮的天然配方。」(文字和照片來源:綠藤生機)

「綠藤生機用省水 90% 的管理技術栽培芽菜;產品包裝採用大豆油墨環保印刷;協助銷售本土紅豆,堅持不使用破壞環境的殺草劑;每一瓶洗沐保養用品採用可回收的瓶器、極度濃縮的天然配方。」(文字和照片來源:綠藤生機)

「除了學經歷好,來綠藤的人都有很強的理念、也善於聆聽,因為我們不要一個 super star,我們要的是團隊合作。我們的部門分工也不是用傳統的功能區分、而是根據 team leader 擅長的事情去分。」鄭涵睿滑開手機,「我的 team 叫組織培養皿,農場是綠色手指,研發、財務、供應鏈叫做發芽實驗室內容、客服叫做美好夢工廠,設計、店面管理叫做靈感廚房,銷售和理念推廣叫做夢想推進器……」

「那芽力覺醒呢?」(指)

「啊,那是今年的尾牙主題……」(害羞)

鄭涵睿說,身在這行最幸福的是可以接觸很多很棒的人。包括願意幫助他們的人,「我們沒有什麼錢做行銷,但很多人願意幫我們口碑推廣……」,也包括他們能夠幫助的人。「當有人說用了我們的產品真的解決了頭皮發癢的問題、甚至希望我們繼續開發新產品、要保持初心不要黑心,這就是我們最開心的時候,覺得創業好棒啊。

「我們看到了一些看不順眼的問題,決定用商業的力量去改變。就是這樣罷了。」

 


隨時鎖定 NPOst?快來下載「泛讀」APP!

立即下載,好文不漏接!iOS:按下去;Android:按下去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陳 妤寧

在臺大政治系畢業、喜歡同時說正反觀點的優缺,在臺灣網路圈工作兩三年、喜歡網路濃濃的開放和建設個性,現在希望理性的社會工程,能夠更接納人類情感的複雜與多元。    想用採訪認識世界、用人類學開拓視野、用報導寫作讓更多專業知識變得有趣易懂。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