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任期間懷孕的紐西蘭總理阿爾登:「職場與生育,不該是這世代女性二擇一的選擇題。」

 

文/孟倫   女人迷編輯

紐西蘭總理賈辛達.阿爾登(Jacinda Ardern)於 2018 年 1 月公布懷孕消息,成為歷史上第 2 位於任期內懷孕的國家領導者(註)。

身兼國家總理與母親身分,近日賈辛達.阿爾登接受 BBC 訪問,針對總理懷孕是否感到社會給予的壓力做出討論,透過對話,讓大眾理解在父權制度下,社會如何對女性投以支撐家務的社會角色期待,並理解女性在職場與生育議題上遇到的實際障礙。

紐西蘭總理透過自身的生命經歷親身示範,身為女性,我們可以強大與脆弱並存,我們可在職場上追求成就,同時要求伴侶共同負擔家庭照顧責任,職場與生育,不該是二擇一的選擇題

紐西蘭總理賈辛達.阿爾登(Jacinda Ardern)。圖/Ulysse Bellier @ Visualhunt, CC BY

這世代,女性生育不該影響未來工作機會

2017 年 10 月,賈辛達.阿爾登成為紐西蘭自 1856 年以來最年輕總理。

年初於臉書公布自己懷孕的消息,宣布未來她將接手另一項全新的任務──成為一位母親。並且與她的未婚伴侶克拉克.蓋福德(Clarke Gayford)共同撫養孩子,預計於本月迎接他們的第 1 個小孩。產後賈辛達.阿爾登將依法申請 6 週產假,紐西蘭將有 6 週「沒有總理的日子」,產假期間,將由副總理皮特斯(Winston Peters)暫代職務。(推薦閱讀:不結婚可以嗎?──打破核心家庭想像的單親母職

根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網路上有許多人質疑,阿爾登如何能做到身兼二職?阿爾登於一次記者會上公開表示,「我並非第一個又要工作、又要照顧小孩的女人,我知道有許多女性,在我之前已將這樣的工作做得很好。」

2017 年,阿爾登接受節目訪問,主持人問及,擔任總理,「可不可以請產假去生小孩?」她在節目上嚴肅回應:「我決定談論這個問題,是因為我樂意回答。」接著她對主持人說:「但你,你在 2017 年,要求女性在職場回答這樣的問題,讓人完全無法接受。

阿爾登進一步談及,在這世代,女性生育的選擇不該影響未來的工作機會,「一個女人決定要生育時,是否正在職場或者是否擁有工作機會,不該是阻礙她們做決定的事。」此番作為與言論得到許多女性領導者與婦權團體的支持,阿爾登樹立了一個有力的榜樣,說明女性不應該在母職與領導地位間做出選擇。

圖/ J. Star @ Visualhunt, CC BY-NC-SA

前紐西蘭總理海倫克拉克於推特上表示:「每個女人都應該擁有能夠兼顧家庭和事業的選擇。」 蘇格蘭第一大臣尼古拉斯特金也表示,「這是阿爾登的個人生涯規劃,但同時,這些選擇也有助於向年輕女性證明:擔任領導職位不一定是擁有孩子、規畫生育的障礙。」

阿爾登上任後,也隨即調整紐西蘭的產假制度,增加有薪產假。紐西蘭國會於 2017 年通過,有薪產假將從既有的 18 周,自 2018 年 7 月 1 日起增加到 22 週,而 2020 年 7 月 1 日開始,將再進一步延長到 26 周。而雙親在孩子出生前,可以享有最多 6 週的有薪假。

除了實踐「女性不必要在職場成就與成為母職間做出抉擇」,阿爾登還宣布她的伴侶將成為孩子的主要照顧者。一位紐西蘭作家認為,此舉亦可能開啟男性如何獲得更多陪產假的討論。與伴侶維持共同扶養孩子的關係,也替社會在一夫一妻的傳統家庭觀念外,開創更多元的想像

左為賈辛達.阿爾登。圖/@ Wikimedia Commons

阿爾登:「女人有能力兼顧一切,但不代表我們需要表現得很容易。」

阿爾登在 BBC 的訪問中特別指出,過去她與許多全職、在職的家庭主婦對話,感受到女性在職場與生育選擇上承受的壓力。她認為女人雖然有能力可以兼顧一切,但不代表在努力追尋職場志業與理想家庭生活時,必需表現得一切都很簡單。女性可以適時表達脆弱,尋求協助,透過他人的幫助而完成任務。(推薦閱讀:【性別觀察】寫在母親節前夕,我能不能不做超級媽媽

以下節錄訪談內容:

記者:「總理,我想問問您有關壓力的問題。您感受到了嗎?自從您懷孕後成了全民關注的議題。對有些人說你將成為母親,對有些人而言,您將是一位執政的總理── 一位職場母親。您感受到壓力了嗎?」

總理:「不僅是我有此感受,我想每個女人都有同樣的壓力。我與全職母親與在職母親談論過,她們總希望成為另一個自己,這樣的議題與女性感受的壓力早已不是新鮮事。但對我來說,我早有職責在身,人們知道我必須負起總理的職責,所以我內心少了些愧疚。不過,我也並非女超人,並且,任何一位女性都不該被期待成為女超人。我們需要毅力、決心與旁人的協助,去幫助我們實現目標、責任,成就自我。」

記者:「您認為,女性能夠兼顧一切嗎?」

總理:「我想女性可以兼顧一切,但不該獨自承擔。 我並不同意女性要在所有的方面都有所成就,還要把這一切表現得好像都在掌握之中,好像一切都很容易。不是這樣的,我們一直都在掙扎,我們或許都在努力的路上心懷一點愧疚,而這樣的愧疚感是女性不該擁有的。我們不該獨自承擔一切。」

記者:「您認為所有關於懷孕的問題都是種窺探隱私的行為嗎?」

總理:「不,一點也不會。我是歷史上第 2 位在執政期間懷孕的國家領導者,人們當然會好奇,會對此議論,我一點也不介意。但我希望的是,未來,人們對女性執政且懷孕這件事能感到稀鬆平常,不再感到有興趣。(笑)」

BBC 訪問:紐西蘭總理懷孕,全民關注

女性時常在期待自己兼顧一切的同時,能夠表現堅強,其背後有部分原因來自父權體系對母職的期待與監督

透過「密集母職」(intensive mothering)的意識形態,強化父權體系對母職的控制,也在無形間將母職的實踐畫出規範與界線。根據社會學者 Sharon Hays 指出,密集母職是特定歷史時空與社會建構的產物,卻影響並形塑了現代社會的母職實踐。

當社會對女性投以家務和照護的角色期待,並以密集母職的意識型態強調母職為女性的本能時,母職的建制化(institutional motherhood)會形塑出一個「好媽媽」的單一扁平形象。女人不被鼓勵說出照護小孩的挫折與勞累,不被鼓勵揭露自己的軟弱,不被鼓勵承認自己是一個仍需學習的母親。

這些父權文化下塑造的母職形象,讓女性在身兼職場與母職身分時會有許多自我探問,害怕無法達成社會對「好媽媽」的期待、無法實踐家庭責任,成了「失職」的母親。


註解:

1990 年,巴基斯坦當時的總理碧娜芝布托(Benazir Bhutto)於任內懷孕生產,為歷史上第 1 個在任內懷孕的總理。


原文「史上第 2 位任期內懷孕國家領導人!紐西蘭總理:『女性可兼顧一切,但不該獨自承擔』」刊載於女人迷 Womany,NPOst 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何時才能安心生孩子?」在職女性孕後反瘦 8 公斤,被迫向社會遞出的 4 封信

當好萊塢邊緣人成為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用包容性附加條款合理保障少數

「障礙孩子的性需求不該是母親的重擔,而是整個社會的事。」汲取丹麥與瑞典經驗,以「全人」角度平等看待慾望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