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障礙孩子的性需求不該是母親的重擔,而是整個社會的事。」汲取丹麥與瑞典經驗,以「全人」角度平等看待慾望

圖/Kinga Cichewicz @ unsplash

作者按:

之前有位英國雜誌的臺灣記者來採訪手天使,後來手天使信箱收到了一位外國學者的信,他看到手天使的報導,正想來臺灣騎腳踏車旅行,希望在臺期間可以與我們見面,並訪談手天使團隊。這對我們來說相當有意思,臺灣不僅吸引外國朋友來騎腳踏車,手天使更讓他的旅程有了些變化。我們於是答應了這個拜訪。

 

文/小齊  手天使行政義工

唐酷立克(Don Kulick)教授專門研究酷兒理論、性議題,關於他的背景,Google 寫道──

唐酷立克(Don Kulick),芝加哥大學比較人類發展系教授,致力於研究 性工作、酷兒理論、跨性別、語言、性(sexuality)、肥胖、道德與障礙者等議題。

唐酷立克最近剛出版《孤獨和它的反義詞:性、障礙與道德的介入》(暫譯,原書名為 Loneliness and Its Opposite: sex, disability and the ethics of engagement),1995 年出版的人類學倫理反思相關書籍《禁忌》(Taboo: Sex, Identity and Erotic Subjectivity in Anthropological Fieldwork)也是臺灣人類學界田野倫理重要經典。

這位不請自來的大人物,我們想好好的與他交流交流,並想辦法在這短時間內盡可能汲取他的智慧,上帝似乎眷顧著手天使的一切,連翻譯員都不可思議的順利找到了。

唐酷立克(Don Kulick)教授。圖/Uppsala University

唐教授藉由新書,與手天使分享丹麥與瑞典這 2 個福利國家對待障礙者的性之對比。

在丹麥,性交易是合法的,但是在瑞典,性交易不合法。因此,在丹麥,障礙者的性得到了重視,瑞典對障礙者的性則是保護的。這樣的差異是因為這 2 個國家女權運動的方向不同,且國民在討論性議題的熱絡度一熱一冷。

我們介紹了手天使的成立源由與過程,唐教授很快切入重點,詢問臺灣障礙者的居住問題。我向唐教授介紹臺灣目前大多數的障礙者,生活還是相當依附家庭,若家庭支持能力不足,通常會住在機構裡。這些機構大多位於郊區及山中(教授驚呼:「真的嗎?」),而臺灣的自立生活制度還沒成熟,非常少人使用,國家與社會大眾尚未重視這樣的制度。

圖/Doug Maloney @ unsplash

丹麥 & 瑞典:以「全人」角度看待障礙者的性需求

唐教授說明,丹麥與瑞典的障礙者,成年後就脫離家庭,去外面居住,過的是成人該有的生活自我負責與決定。此外,重度障礙者則住在障礙者公寓,政府給予障礙者約 7 萬臺幣的補助供其生活,這 7 萬元中,5 萬元要支付公寓租金、照顧費用、飲食與水電等固定開消,剩下的錢,障礙者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如買東西、渡假、看電影等,包括請性工作者來進行性交易(僅丹麥允許),但是這要花 1 萬臺幣左右,即便如此,唐教授舉例,有位腦麻朋友還是每月都會邀請性工作者進行服務,而且行之有年。

無論是丹麥或瑞典,對於障礙者都給予「全人」的生活品質。從唐教授對臺灣照顧機構多位於郊區與山中的驚呼,可以想見丹麥或瑞典的障礙者公寓多位於市區內,並且跟「教養機構」有所差別。

唐教授提到,丹麥與瑞典沒有「性義工」,在丹麥,障礙者要找性工作者,必須由照顧者幫忙打電話。因為障礙者房間的床都是照顧床(單人,有欄杆),進行性行為相當危險,因此照顧者會協助障礙者借復健室,並且依障礙者的指示,將復健室布置成障礙者想要的情境,例如擺上花朵、安排障礙者喜好的床單與氣味等。接著,照顧者將障礙者移到復健室後便先行離開,讓性工作者進入。結束後,性工作者離開,照顧者再將障礙者移回房間,並整理復健室。

圖/Annie Spratt @ unsplash

丹麥的觀念是:照顧者既然可以協助我洗澡、上廁所,協助灌食、抽痰、引流等,為什麼不能協助我從事性行為呢?例如使用情趣用品。「協助障礙者從事性行為」指的是:照顧者協助障礙者進行性行為,包括協助其完成自我撫慰的準備(例如為障礙者脫衣服)、準備情趣用品、為障礙者佈置氣氛等,但是性行為進行間,照顧者不能參與在內。

對丹麥的照顧者來說,協助障礙者從事性行為是工作項目之一。當然,照顧者可以拒絕此工作要求,而拒絕的工作者,必須找到另一位可以提供此項協助的工作者來代班。

攝影/潤滑液男孩

唐教授在黑板上寫下案例──

障礙者 Helle 的口語表達不太順利,他只能點頭或是發出「啊」聲來表示確認。他與照顧者花了一個月討論要買什麼樣的情趣用品,並與照顧者溝通如何協助 Helle 使用。

Helle 希望照顧者將他全身衣褲脫光,讓他在床上躺好,並在床尾放一面鏡子,讓他可以透過鏡像看到使用情趣用品的狀況。情趣用品放在 Helle 的陰部,照顧者協助調整情趣用品的頻律,並與 Helle 確認時間,確認無誤後,照顧者出房外等待。

時間到了,照顧者進房詢問 Helle 結束與否,若還沒,再訂下次進門的時間,並問是否需要切換情趣用品的頻律,照顧者再出房門。

按照這樣協議好的時間,照顧者不斷進出直到 Helle 結束,照顧者再帶 Helle 去清潔、穿衣,並把情趣用品洗好,放回指定的位置。在這之間,照顧者都不允許加入整個過程。

唐教授還分享另一個例子,是關於一對腦麻情侶。照顧者將情侶移動到床上後,將求助鈴放在他們手中,復健室的床沒有護欄,因安全考量在床邊放置一張氣墊床,萬一他們掉下床,也有所保護。這時他們的衣服還穿著,準備好後,照顧者離開房間,直到求助鈴響,照顧者再進房,詢問「要脫衣了嗎?」確認後,將 2 人的衣服褪去,照顧者再出去。而後,再響鈴,照顧者進去詢問需要的協助,例如將情侶移動到他們想要的位置,再出去。在照顧者一進一出的過程中,這對情侶也完成了他們的性行為。

從這 2 個案例來看,我想,障礙者真的被當「人」對待著。性行為屬於隱私範疇,障礙者的身體限制,需要有人協助脫衣、移位等,才可以完成性行為。臺灣呢?我想光討論「自慰」,就已經常常被視而不見,甚至是罪惡了。

攝影/Asir

權力的爭取並非一朝一夕,更無法憑一己之力

晚上的沙龍,我們除了邀請唐教授分享他的研究,也邀請性別與障礙者團體分享一些所關注的議題與組織工作,透過不同身分(研究者、組織者、障礙者)、場域(美國、臺灣、瑞典)間互相參照,用輕鬆的方式對談與學習。

唐教授分享,在丹麥,障礙者的性權之所以能被重視,是智障者團體及家長爭取來的。智能障礙者的移動能力沒有問題,智障者開始有性慾時,很自然表現出對性的探索,所以有時會看到智障者在公共場合自慰或是將衣服脫掉等,其家長及相關團體認為,這樣的慾望與行為很自然。然而,我們應該要教育智障者,性行為需要一個私密的空間,才可以進行。這是智障者性權開始被關注的開端。

圖/Brandon Green @ unsplash

另一個事件,是來自一位障礙者的母親對社會的吶喊:「孩子的性需求,不是我這作母親該承擔的,而是社會的事情。」後來社會才漸漸以開放的心態一同討論性議題。

唐教授最後語重心常的表示:「讓家長跟你們站在一起,這樣力量才會強大,並且較容易成功。就像在丹麥,障礙者的性權就是智障者的母親爭取來的。」

一整天的對話中,我認為福利國家的確有我們值得學習的地方,舉例來說,我們詢問也在研究同志議題的唐教授:「在丹麥與瑞典,同志社群如何對待同志障礙者?」教授提到,障礙者不僅會被一般人歧視,沒有障礙的同志們,也會歧視障礙同志。有趣的是,反倒是 BDSM 社群(編按:BDSM 為綁縛、調教、施虐、受虐等縮寫,參考註解)會以友善的態度對待障礙者,他們接納各種障礙者!

臺灣看待障礙的角度正在翻轉,由給予福利、施捨的角度邁向全人、權利及平等思維。這並非只靠手天使就能改變,而是要靠每位障礙者及其家庭一同來翻轉社會。我們創造的,不只是「打手槍」,而是讓社會開始去談那些原本不想談的話題,並且願意去對話。


原文「一位來臺灣騎腳踏車的外國人,所帶來的障礙衝擊」刊載於手天使,NPOst 獲授權轉載與修潤。


註:BDSM

指 Bondage(綁縛)、Discipline(調教)、Sadism(施虐)、Masochism(受虐),參考「格雷沒告訴你的BDSM心理學」。


延伸閱讀:

「我可以做愛,也有權做愛!」身障者的性權就是人權/專訪手天使創辦人黃智堅

身障者的情慾實踐:手天使 「手」護障礙者性福

性知識豐富的女王:手天使給她一個機會,打開癱瘓者的情慾荒漠


NPOst 近期熱門活動

屬於資訊人財會人的NPO百樂餐

強者帶路 X 職人交流 X 實作分享 X 美食饗宴

NPO資訊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資訊人如何與沒有程式概念的NPO工作者溝通需求

💡挖掘NPO潛在需求,由科技切入改善問題

💡從技術人角度引導NPO工作者釐清自身數位邏輯的根本問題

10年來走跳各類型NPO,善用資訊科技優化組織工作流程的胖卡專案經理莊哲昀邀您一同來拋接資訊人溝通難題,不藏私分享怎麼用對工具與方法,讓共事有共識!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1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財會人小聚要帶你了解:

💡解讀財報隱藏的祕密-捐款人和管理者看不出的現金流風險

💡說明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與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務狀況

一份看起來很完美的財務報表,背後可能潛藏了看不到也看不懂的現金流風險,要怎麼讓捐款人、主管理解組織實際營運狀況?人事、行政的後勤成本看起來和組織提供的服務沒有直接關係,但又是必要花費,要怎麼消除捐款人的疑慮?

第三場 NPO 百樂餐邀請公益責信協會余孟勳理事長為你伸冤!告訴你如何和不懂財報的主管、捐款人溝通財報隱藏的祕密以及財報難以解釋的必要後勤成本!

活動資訊

  • 日期:2018/06/05
  • 時間:18:30-21:00
  • 地點:台北社企大樓(台北市中山區八德路2段174巷28號3樓)
  • *備有簡單餐點,也歡迎大家自由帶餐來分享喔~
  • 報名請按此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