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巨輪推賣志工:「我以為我是推手,其實是這些身障朋友推著我走。」

圖/作者提供

 

文/李立丞  新巨輪服務協會推手志工

以前在麵店幫忙時,時常有外籍移工推著身障者到店裡推銷商品,口香糖、痠痛貼布、衛生紙,每樣 100 元均一價。不知是真是假,爸爸總說他們都被集團控制著,用來「販賣同情」。曾有人看到他們從廂型車下來,街賣完後再一起被箱型車載走,就算向他們買了東西,錢最終還是落到壞人手上。

我過去對街賣者的印象,僅此而已。

這次參與教育部青年發展署壯遊計畫,我們找了「臺灣新巨輪服務協會」進行採訪及志工體驗。新巨輪關懷身障者、無家者等遊走在社會邊緣的人們,提供他們可遮風避雨的家、醫療救助,並促使這些朋友成為街賣者,由協會提供商品及器材讓他們出去從事街賣,街賣而來的收入有一半屬於街賣者自己,另一半交由協會運作,讓更多需要幫助的人也能享有資源。

礙於行動不便或無法久站,街賣者通常坐在輪椅上,需有人推著前進,我的工作就是擔任「推手」,推著我的夥伴──小玲瓏,一起到西門町做街賣。

圖/作者提供

我們從協會出發,坐上傳說中的「廂型車」,司機大哥載著我們抵達府中捷運站,準備搭捷運到西門町,下車後穿上新巨輪的藍色背心,戴上鴨舌帽,協助小玲攏整理商品。

一切就緒後,協助攝影的朋友慧龍拿著攝影機問我:「現在心情如何?」

好彆扭。

我沒說出口,但心裡唯一的感受就是這樣。

我不是個太在意別人眼光的人,推銷商品對我更不是難題,那為什麼我仍感到退縮?我想,是因為還沒打從心底認同待會要做的事,我對街賣者及他們的工作沒有更立體的認識,只是做著看似有愛心但心裡根本無感的事,覺得自己好假,只想譁眾取寵。

然而,接下來的 8 小時,徹底改變了我的想法。

和小玲瓏互動的過程中,我才慢慢了解街賣者之所以成為街賣者的原因、工作時的感受、與客人互動的技巧等,我以為我是推手,其實是這些身障朋友們推著我走。

圖/作者提供

街賣者為什麼成為街賣者?

以我的街賣夥伴小玲瓏為例,她在 16 歲之前是個跆拳道高手,然而小玲瓏白血病發後,必須每個月固定前往醫院換血,不便從事一般職場的工作,便投入街賣,為此她每次的單趟交通需要轉 2 班公車才能抵達協會。

活力十足的她並未被生理上的疾病擊垮,每次街賣總是能賣出不錯的數量。新巨輪協會理事長陳安宗大哥說,小玲瓏最不可思議的地方就在於,認識她將近 20 年來,無論身體承受多大的病痛,從來沒見她掉過一滴淚。這份工作提供她收入,讓被臺灣一般職場排擠的身障朋友有實踐自我的可能。

新巨輪街賣者展示街賣商品。圖/新巨輪服務協會 fb

冷漠與視而不見,是街賣者的日常

做街賣的過程中,會遇到許多冷漠和視而不見的目光。經過幾次推銷失敗後,小玲瓏突然問我:「被拒絕的感覺怎麼樣?」

一開始我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因為換作我是路人也會這麼做。

但她接著說:「要站在我們街賣者的立場想,當你日復一日、不斷的被冷眼看待,那是很難受的事情。」

我後來將自己擺進街賣者的身分裡,仔細去體會小玲瓏說的感受,才恍然大悟。如果我的身分不只是志工,而是如小玲瓏般需要這份工作的收入來支撐生活,每一位我所接觸的路人,他們的支持都攸關著我下一頓飯、我的家庭生計,那我還能如此無關緊要嗎?

又或者,如果我的工作就是街賣,每天不停的被拒絕、被忽視,心裡大概會有「我是不是真的很糟糕?」、「我做錯了什麼?」的感覺吧?

後來,我重新整理了心態,和路人介紹協會理念時變得更堅定、更有說服力了,這天的街賣也從此時開始變得順利。

西門町街區走得差不多後,我想轉移陣地到西門紅樓附近。小玲瓏一開始不願意,在我的探問之下才知道,她在那裡曾有不愉快的回憶。

因為街賣者多半身障,有些甚至沒辦法完整說完一句話,所以在推銷商品時,需要透過肢體接觸引起消費者注意。此舉動引起少數店家的不滿,禁止街賣者進入店內推銷,有些甚至會怒言相向。小玲瓏就是受到這類糾紛的牽連,有過被驅趕的經驗,因此對紅樓附近產生恐懼。

在我的半推半就之下,小玲瓏才答應嘗試看看。結果卻相當出乎我們意料,西門紅樓內的店家、顧客都願意支持我們的理念,紛紛用行動給予協會更多力量。結束後,小玲瓏向我道謝,謝謝我陪她突破這個恐懼,「我覺得很不可思議、很溫暖。」她坐在輪椅上,轉過身對我這麼說。

右邊是一位從事偏鄉教育服務的美國人,聽完我說明協會理念和小玲瓏的故事之後,感動的買了一個杯袋,並詢問小玲瓏是否願意接受禱告?她答應了。聊了一陣子,這位女生要離開了,小玲瓏轉頭告訴我:「我第一次接觸禱告,本來很排斥的。但剛剛有股暖流從背後湧到後腦勺,很溫暖。」圖/作者提供

提高街賣銷售量的不二法則:熱情與真誠

從府中捷運站上車到西門,在搭乘捷運時,我和小玲瓏聊著那天的銷售目標。就街賣而言,在不同地點、不同時間販賣會有截然不同的銷售成果,平均一位街賣夥伴出去一趟(約 5 小時)可以賣出 10 份左右的商品,身為「新巨輪街賣女王」的小玲瓏則說,她昨天和另外一位推手志工 3 小時賣了 25 份,接著半開玩笑、半挑釁的問我:「你辦不辦得到?」

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我直接喊出:「收工之前賣 35 份!」但其實那時我大概有賣到三更半夜的覺悟了。

扛著這個業績(面子)的壓力,加上我也不想讓小玲瓏失望,我們卯足全力向路人宣揚新巨輪服務協會的理念、推銷商品,一開始不停受挫、找不到和路人對話的切入點。

失敗幾次後,我發現能提高成功率的唯一方法,就是熱情和真誠──

1. 先對路人微笑、眼神交流,確認他沒有防備。

2. 再一個燦笑。

3. 真心誠意的說:「我們是新巨輪服務協會,是個關懷無家者、身障者等弱勢朋友的協會。協會提供他們遮風避雨的住所、醫療救助,讓我們的夥伴透過街賣賺取生活所需,用自身力量有尊嚴的過生活。」、「如果您願意,可以用 100 元的力量,挑一樣喜歡的產品,讓協會有更多資源協助其他弱勢者,也支持這些街賣朋友。」

4. 不管成交與否,皆熱切的回以:「謝謝!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這樣執行一段時間後,我和小玲瓏整個戰鬥力提高,也完全投入在這份工作,很快樂!後來我們甚至玩得很 high,開始嘗試定點宣導、微笑不語的靠近路人,還對路人唱起情歌!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幾位擦肩而過的路人特地回頭找我們購買,還有一位客人購買了 200 元的商品,因為錢不夠特地跑去領錢,我們等了一段時間,本來想放棄,結果他淋雨、帶著一袋飲料衝過來送我們,「謝謝你們做這麼棒的事,辛苦了!」

這天最大的成就感不是銷售量達標,而是和每個人真誠互動後獲得的正面回饋。

我以為我是推手,但其實是過程中遇到的所有人推著我走。


延伸閱讀/認識新巨輪:

【活動現場】巨輪協會陳安宗:「這 15 分鐘,是我用 10 多年換來的。」

臺灣版清除低端人口?身障街賣團體新巨輪協會:「社會本就沒有我們活命的地方。」

林立青專欄/新巨輪採訪後記:這是一個背叛的故事

要求行動障礙者放棄尊嚴生活,是我們願意為老後所做的選擇嗎?/專訪新巨輪協會

【新巨輪聲明稿】籲請政府依法保障障礙者權利,守護自立共生模式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