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你的「想要」,真的是別人的「需要」嗎?

圖/CIAT @ flickr, BY-SA 2.0

編按:

NPOst 邀請資深國際 NGO 工作者褚士瑩阿北隔空問診(大誤),回答關於非營利工作領域的問題。無論你是志工、NPO/NGO 工作者、捐款人、有志投身公益者,都可以來填表單問問題喔!褚阿北每週將抽出 1-3 個不等的問題來回答,現在就來舉手發問吧!

21 歲大學生阿蓁:

阿北您好,我今年即將企管系畢業,目前打算繼續念研究所,我有一個想念的研究所就是農業科學系的食物永續專業。想念這個科系的原因──

1. 有在大學修過相關的課程,例如:吳子鈺的雨林咖啡,覺得自己對食物如何永續很有興趣。

2. 希望有了這個專業之後,可以協助改善糧食和農業問題。

3. 我很喜歡大自然,希望以後可以做跟大自然有關或是接近大自然的工作。

而現在我有個問題,就是感覺在臺灣,相關的工作並不多,國際組織反而比較有機會,像是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FAO)等。但是我是想待在臺灣的,因為我的家人都在臺灣。

所以,現在我就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去念這個系?不確定「出來後在臺灣能不能找到相關專業的工作」或是「就算是國際組織也可以常常回來臺灣的工作」。感覺阿北很有經驗,而且常常飛來飛去,希望能解答我的疑問。謝謝!

不會真正被打敗的褚阿北:

阿蓁,我完全被你打敗了!

你說想念農業科學,畢業後想要做農業相關的工作,但竟然接著又說「感覺在臺灣,相關的工作並不多,國際組織反而比較有機會,像是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等」,你心目中的農業究竟是什麼呢?你說的 3 個原因,其實只要務農,在臺灣任何一個地方,統統可以做得到,或者你只是不想拿鋤頭或碰到泥土?(指)

老實說,我覺得你這樣想,很對不起那麼多努力在改變臺灣農業現狀的青農,所以在你繼續看下去之前,我想請你先想一想,你真正在乎的到底是什麼?是農業,還是個人成長?是臺灣的農業問題,還是全世界的糧食問題?為什麼一定要進國際組織,又為什麼一定要跟著家人住臺灣?

答案是什麼都沒有關係,因為都很值得追求,但是你一定要誠實面對自己。

踏入夢想之前,先認清現況與自我

我有一個畢業於臺大農經系的學弟劉晉儒,你們年紀應該差不多,他的經歷應該就是你夢寐以求的吧?大學時曾經在日本東北大學農學部當交換生 1 年,外交替代役派到聖多美進行國際農業合作計畫,聖多美跟臺灣斷交後,他轉到非洲史瓦濟蘭繼續和替代役夥伴及農場工人一起在田間學習火龍果仟插、芭樂嫁接技術。

除了身體力行,他還希望透過繼續學習,為非洲農業做出貢獻,解決在非洲不斷被討論的農業問題。所以他去甄選麻省理工學院(MIT)針對特定產業、領域議題所設的、垂直產業創業極限挑戰營的 Beyond Food Bootcamp 課程,這不僅得具備農業專長跟實務經驗,也得具備經濟、商管、英語與行銷專長。結果他通過了委員會的 3 輪篩選及面試,從全球 6,000 名報名者中脫穎而出,甚至得到全額獎學金。

劉晉儒於非洲史瓦濟蘭和當地農場工人在田間學習火龍果仟插。示意圖/SeKimseng @ 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

所以你想不想知道,一個已經在實現你未來夢想的人,會怎麼看待你的問題呢?目前人還在史瓦濟蘭的劉晉儒是這麼說的:

首先,我希望小蓁能了解「食物永續」所學真正的內容,如果是食品加工和食物保鮮期限延長,我認為這是臺灣非常需要的技術。

第 2,就現實面而言,小蓁要了解的是農業相關科系確實不容易找到工作,且薪資較低,如果學費太高,可能不是非常值得的投資。

最後,還是鼓勵多走出臺灣看看世界農業的發展,比如荷蘭、中南美洲因為各地自然環境與商業規模不同,各自有不同的農業經營模式,值得臺灣學習,我希望更多人能將這些經驗帶回臺灣,改變農業現狀。

其實臺灣有非常好的農業研究單位。雖然職缺少、薪資也不是太高,但很適合想投入研究的人。此外,因為臺灣非聯合國之成員國,聯合國農糧組織難以進入,除非有名校博士學歷。

學習辨認「自己的想要」與「他人的需要」

但是在我眼中,你和劉晉儒最大的區別,其實不在國際經驗或農業專長上,而在於「心態」。

你說的統統是自己的「想要」,只專注於自己喜歡的(要接近大自然、要容易找工作、要住臺灣、要在國際組織),但是,劉晉儒除了選擇自己喜歡的農業,他更專注於非洲跟臺灣在農業上的「需要」

「你為什麼非要參加 MIT 這個挑戰營不可?」之前當劉晉儒跟我提到他的募款計畫時,說因為這 2 年在聖多美及史瓦濟蘭的經驗,發現非洲農業普遍的共同現象是缺少完善的農產運銷體系──由於缺乏集中交易市場,農產品市場價格混亂,產品定價經常與人民所得不成比例。

「非洲並非缺乏糧食,而是缺乏價格機制來有效分配糧食。」他說。

比如說史瓦濟蘭的國家行銷委員會(NAMBOARD)空有集貨場,卻無拍賣交易系統與農業資訊系統,農產品價格亦不受供需調節,且同樣掌握在南非擁有議價能力的大型零售商手中。

「為了解決非洲農產品價格紊亂的問題,我決定參加 MIT Bootcamp 與來自全球的食農專家一起解決非洲農業問題!」

圖/Climate Change, Agriculture and Food Security @ flickr, BY-NC-SA 2.0

小蓁,你看到我說的「心態」不同,是什麼意思了嗎?一個只是想要透過國際 NGO,讓自己擁有高尚學歷、美好工作,卻沒有考慮到「需要」的人,心態上可能還沒有準備好進入 NGO 領域工作。

因為你要念研究所是為了找一份好工作,但是劉晉儒要上 MIT 的挑戰營,卻是為了要在非洲打造第一個農產品拍賣交易平臺。

「拍賣交易制度的建立,是解決非洲農產品價格混亂最有效的方式,但傳統拍賣交易中,最為人所詬病的是『交易員與中間商進行 2 次交易炒作農產品價格』。為確保拍賣交易制度公開透明,我們希望為非洲打造電子化拍賣平臺,在逐筆搓合的目標下,縮短交易搓合時間,這不僅能促進交易的效率、防止農產品運銷過程的損失,更能透過第三方監管,防止拍賣員與批發商勾結炒作。」劉晉儒一講到這個未來的農業計畫,就幾乎停不下來。

「為何史瓦濟蘭適合拍賣交易制度?史瓦濟蘭位處於非洲中緯度地區,農產品因為病蟲害少,品質齊一容易規格化,適合拍賣交易制度運作。此外,史瓦濟蘭本身缺乏集中交易市場,農民習慣運用物流系統進行運銷,因此適合拍賣系統中買方經由電子系統支付,賣方直接交貨,無須透過集貨場交易,減少糧食在運銷過程中產生的損失與浪費,降低剩食在供應鏈中發生,也是確保糧食安全重要的一環。我們所設計出的平臺,開發完成後將會移轉給史瓦濟蘭農業部。」

你真的適合在 NGO 工作嗎?

在跟劉晉儒討論你的問題時,他有點感慨地說:

「確實很多人不想碰到泥土,但沒有親身在田裡,又如何解決農業的問題?這是一個很挑戰的工作。」

但是如果你真的想做,證明我是錯的話,你大可以在臺灣進行永續農業,然後跟國外串連;你也可以在國外進行永續農業,然後跟國內串連。

舉例來說,你可以用自己的錢,或是找投資人,甚至用群眾募資作為種子基金,承包一個小型的有機咖啡莊園,用公平貿易的方式,購買當季所有生產的咖啡,無論在東南亞還是中南美洲,條件是當地的莊園必須採用永續農業的方式來耕種,產品進口臺灣。並且透過你喜歡的方式,成立一間社會企業來進行這些產品的銷售,順利的話,就可以用這些收入,做出長期承租的承諾。

如果能力慢慢變得更強了,就可以拓展成「選品」的概念,用同樣的方式去承攬一些臺灣有市場需求、但是需要仰賴進口的產品,像是橄欖油、無花果、冬天的芒果等,才不會跟臺灣的小農產生惡性競爭。

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但是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態,適合你所描繪的夢想嗎?這是你自己必須想清楚的。


延伸閱讀:

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要如何靠 NGO 工作活下來、改變世界,還能到處去旅行?

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想進 NGO 又想進社會企業,兩者該如何選擇?

褚士瑩專欄【阿北私會所】想成為 NGO 工作者,該充實什麼能力才能展露頭角?

 


史上唯一!全球最大 NGO 執行長首次來臺,錯過再也見不到的重量級貴賓!

● 全世界最大的國際非政府組織 BRAC 創辦人兼主席
● 2017 年《財富雜誌》全球前 50 大領袖
● 曾獲世界糧食獎、世界企業家獎等無數榮譽獎項
● 旗下擁有頂尖大學、社會企業、商業銀行、行動支付平臺
● 在全球 11 個國家影響 1.38 億人,工作者規模 11 萬人

除此之外,今年年會邀請到包括資訊透明、兒少安置、社工工會、無家者、身障者街賣原住民長照等各領域的深耕工作者;以及 NPO/NGO 執行長們機會難得的圓桌對談(每個人都可以匿名發問!),還將今年最熱門卻又最陌生的趨勢如 SDGs、中國公益觀察等統統奉上,讓忙碌的你一天追完所有進度!

 現在就報名,三人同行團體票優惠中(快按下去)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褚士瑩

褚士瑩

褚士瑩,資深 NGO 工作者阿北,年近沒有半百,打交道的公益組織超過百餘,喜歡胡搞,語不驚人死不休,從來不怕吵架。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