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增幅大師的對談——關於數位應用管制的迷思(與迷因)/2020 NPOst 年會報導

活動:2020 NPOst 年會【最後,都要變成好事 —— 疫情之下,台灣的公益變遷】
日期:2020 年 10 月 16 日
時間:13:30-21:00
地點:C-LAB 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仁愛路三段 99 號
合作夥伴:滙豐(台灣)商業銀行、C-LAB 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社會創新實驗中心

撰文 /簡依倫(NPOst 特約記者)

這次 2020 NPOst 年會的壓軸演講,邀請行政院數位政務委員――唐鳳來分享台灣在這波防疫中,如何透過數位應用來呼應社會的即時需求,同時邀請 3 個不同世代的與談人,提出關於人們在面對數位應用時的疑問,其中分別為代表 20 到 30 歲的四健會專員――賴韋中、30 到 40 歲的同志諮詢熱線主任――阮美嬴,以及 40 到 50 歲的天使協會經理――Eric。

來自年輕世代的提問:政府究竟如何跨領域搭建口罩網絡?

賴韋中提及防疫之初,政府短時間內就建置了口罩 2.0、3.0 系統,究竟這一連串跨部門的整合措施,到底是怎麼運作的?

四健會的賴韋中專員向唐鳳政委提出疑問。圖/NPOst 公益交流站

唐鳳政委以 2016 年底政府推動的「API 取代 KPI」 概念說明,而所謂的 API,便是指在資訊系統的建置時預留了在原始目的性之外可串接的「插頭」,大家便能共同運用介面來使用。如同 2017 年改版的報稅軟體,建置時已預設和其他系統銜接的缺口,當串接了健康存摺,即成為「口罩 2.0」的購買系統;再串接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即成為「三倍券」訂購系統。

如此包容性的設計概念,就類似公部門網站上方都有三個點的按鈕,即為無障礙網頁(universal access)的設計,亦即介面操作上不可以有歧視任一族群的配置出現,唐鳳政委也特別強調,政府在進行招標時,也會要求廠商在撰寫程式時需設置類似可銜接的介面,否則如此不顧及其他族群的設計,便是一種不專業的行為,也無法獲得得標資格。

「以前各個部門都有自己的 KPI,但現在我們則要先思考 API 。」唐鳳政委也指出 API 的運用技術,其實不一定需要先設想未來的需求該如何應用,只要預先留下「接口」,當別的需求出現後,後續的串接也能順利進行。

作為人權團體的憂慮:同志族群隱私與政府防疫的取捨

身為關注同志權益團體的熱線主任,阮美嬴提到疫情爆發時,同志們所面臨的艱困處境,「像之前發簡訊提醒的時候,有同志的行動軌跡就透露出他的身分,但如果當他要被檢疫,那這些少數群體在身分上面的隱私,就好像有一點人權上的疑慮。」在非常時期,為了全民的生命安全,大眾往往都能理解並願意,犧牲一些自我的空間,但在科技防疫與隱私權益之間的矛盾,卻也是一道必然存在且難解的課題。

同志諮詢熱線阮美嬴主任,道出身為人權團體,在防疫與隱私之間的難處。圖/NPOst 公益交流站

曾有商業公司,運用現今廣大的數據蒐集與分析能力,來鎖定目標客群,除了穩固原有的粉絲,也能更容易知道該從什麼視角來突破同溫層,也加強下廣告的策略與準確性。這樣的技術對一般營運者來說,著實是一大福祉,但對熱線而言,這些服務對象的資料是否會這樣子被應用?應用後蒐集的個人資料又是否安全?皆是身為人權團體感到的一大憂慮。

唐鳳政委提到,其實政府有建置一個 MyData 數位服務個人化網頁,民眾能透過此一系統,將政府各單位中自己的個資下載下來,「這並不是橫向的串接,而是讓個人可以知道政府單位擁有哪些我的資料。若有人或政府單位要使用個人資料時,就必須先經過個人同意,才符合資料自主權。」

MyData 數位服務個人化的使用流程。圖/ MyData 數位服務個人化網頁

唐鳳政委舉了曾在酒店工作的染疫者為例,當初該名染疫者一開始並未說出實情,後來才坦露自己的身分足跡,社會氛圍也一度出現要求出入任何場合都要實名登記,違反者須受罰或勒令歇業的聲音,但當時政府並沒有苛責該名女子,而是採取「實聯制」,意即只要在進行疫調時,聯絡資訊可實際聯絡到人即可,並加強解釋「社交距離」的重要性,在相信人民的基礎上,繼續進行防疫。

此一原則主要是相信人民和店家沒有人願意成為防疫的破口,也是「比馬龍效應」的真實應用,即當權者相信人民值得信任,人民就會展現值得信任的行為;反之,若覺得人民不值得信任,而祭出嚴厲的手段,最後人民終會產生不信任感,而開始鑽漏洞。

天使協會的 Eric 緊接著提出自身團隊在數位應用上的疑問。圖/NPOst 公益交流站

天使協會的 Eric 則提出團隊想推出類似於健康存摺的「天使存摺」,讓每位志工可以累積時數,再藉由企業的支持與合作,創建獎勵兌換制度,促進志工服務的正循環。然而,創建過程面臨不少技術層面的阻礙,使得這項系統遲遲不能使用。

對此,唐鳳政委建議當數位系統創建的技術不夠成熟、經費又不足的時候,應該盡可能使用「最小可行方案」,可以先從固有的系統開始慢慢改善,並非一定要重一個新的網頁或系統著手。比如說善用 Google 的應用軟體,搭配自動化的連結,在不用自行維護程式的框架下,尋找已有基礎建設的大型網站去操作,才不容易發生伺服器過載或被駭的問題。

同時,也可以多參加台灣許多公民科技的社群,比如說g0v 台灣零時政府的活動,尋找類似的專案,看是否有可行的解決方法可參考,分享團隊的構想與概念,一同討論、激盪出實踐計畫的可能。

迷因哲學——公部門權力鬆綁與適應

在迷因當道的時代,公部門也已經跟上潮流,但這股迷因哲學的風氣,究竟如何與公部門本有的權力來串接或適應呢?唐鳳政委指出 2017 年行政院會中已提出類似的概念:針對爭議的訊息,政府應該公開快速解構化地去回應,讓事實傳播的比謠言快。儘管當時團隊擁有非常熟稔「迷因」傳播的開放政府聯絡人,但基於方式和公部門的形象差距太大,大多數人也不了解實際執行層面,因此無真正落實。

Christian Wiediger @ unsplash

直到 2019 年蘇貞昌院長上任,授權自我照片予小編自行運用製作梗圖,在染燙罰款事件中,運用蘇院長的照片製作迷因圖而爆紅,讓大家上網都能搜尋到行政院要傳達的正確訊息,其他部會也陸續跟進操作,並依循著「222 原則: 2個小時內,產出 2 張梗圖,每張 200 字內」,逐漸發展出類似的「公部門迷因大賞」。

然而,也有人提出疑問:「迷因宣傳,會不會造成資訊碎片化或政治娛樂化的疑慮?」

「人們一定要先對 200 字內容感到興趣,才會去閱讀 2 萬字的資訊,否則就算只有 2000 字的內容放在搜尋第一,沒人搜尋還是沒用,因此迷因圖有敲門磚的必要性。」唐鳳政委接著舉例:

「比如說一粒卡臣的文宣圖,雖然大家第一時間都是注意梗圖,但裡面其實有埋藏很多資訊,像是台灣衛生紙的原料來源、若惡意抬高物價可能受到的刑法等關鍵訊息,因此,當人民對圖感興趣,在網路上搜尋關鍵字,即會連結到正確的資訊。」而如何能夠確保一定會連到正確資訊系統,則需仰賴背後資訊系統和搜尋引擎最佳化(SEO)的支撐。

Campaign Creators @ unsplash

而如今,迷因二創、三創為一個社會上共創與互動的過程,當地方政府的小編,受限於地方內容少的時候,便可善用二創方式,將流行梗圖修改後再加上自己的創意,如此不僅跟上搜尋熱門又有獨特性,就容易跑到 SEO 的第一位,增加地方政府的能見度。

對於前陣子金山區公所小編的事件,唐鳳政委則從結構層面來剖析,公務員因受限於公務員服務法的規範,界定成一種無申訴管道的不合理權利義務關係,不像一般勞工擁有可以進行罷工或組織工會的權利,只能組織建議性質的協會。因此,若要避免類似事件重複發生,須和考試院討論修改銓敘相關的法律,讓公務員有實質協商的權利,也推薦目前致力於此一議題的「台灣公務員革新力量聯盟」,讓有興趣的朋友多加關注。

AbsolutVision @ unsplash

「若真實改善上述的結構,對於非正式約聘人員也有幫助嗎 ?」唐鳳政委則以社會常規(social norm)的概念說明,若社會常規無法被建立起,就會形成弱弱相殘的情況,彷彿正職者多爭取一點權利,工作量就會落在兼職者身上更多一些,如此一來,大家皆無法處在一個良好的工作環境中繼續努力。因此,若能先從正職或是公務人員中較辛苦的職位(如警消人員等)組織起來,逐漸帶起改善的浪潮,公務員的工作處境或許也會更健康。

政府「資料自主權」的審查機制

針對網路行為的個資法保護機制,讓人民可將交出去的個資,隨時請求更動、刪除等權利,並不受任何一個契約規範所限制,然而,由於政府目前無獨立的專責機關,沒有一個現存機關願意處理類似的跨部會協調情況。

因此,唐鳳表示,今年年底已預計向立法院提出組織法的改革,增設類似消保會或飛安會,來針對個資法審查的獨立機關建制提案,期許在發生重大事故之前,建置一個有能力且獨立的機關,對業界進行裁罰,讓企業意識到自身義務,也保障民眾權益。

高科技(5G、AI)對身障者的工作影響

對唐鳳政委來說 AI 是 Assistive Intelligence 輔助式智能,應該以被輔助者的尊嚴為出發點,任何的輔具都不能蓋過當事人的自主權利或名義,並須以其最佳利益去行動,若以此目標去發展 AI,便能輔助身障者更快速地融入社會,如外骨骼就是一個 AI 輔助的應用,讓障礙者能夠較為自在的活動。

以 5G 的發展來說,因設備建置的因素,越偏鄉的居民,反而會越先體會到光纖網路帶來的高速頻寬,特別是在解決偏鄉「學習」和「健康」的問題上,任何人在各地區皆可享受到同等的資源,因此新創團隊可藉由這樣的 5G 設備優勢,去拓展更多輔助身障者或其他弱勢族群的方法。

United Nations COVID-19 Response @ unsplash

唐鳳政委也指出,當大家對 AI 的應用是建立在讓世界變得更好的前提下發展,那 AI 的發展就不會走偏;反之若將 AI 視為全知全能式、可取代人類判斷的工具,就會成為威權主義式的 AI ,世界會往反向進行。因此,如何善用科技,如同霍金一般,運用科技作為和世界持續溝通和互動的輔具,進而為人類帶來重要的改變,是我們必須關注的課題。

社會創新成顯學 關於社企、NPO 的發展模式

在社會創新已然成為顯學的時代,唐鳳政委提及政府有一個協助社會創新並整合資源的——社會創新平台,內含各類型的補助、投資和獎助等訊息,不管是以公司、基金會、合作社等任何組織型態來經營社會企業,都可以尋找資源使用,此外,若願意讓組織的資訊開放透明的呈現於平台上,也能增加組織的能見度。(延伸閱讀:教育、經濟與環境,民眾最重視的 SDGs ——關於《 2020 社會創新大調查》

而對於眾多 NPO 們都相當憂慮的經營問題,唐鳳政委提醒,不要只跟企業 CSR 部門和既有的捐款人保持關係,因為當經濟不景氣時,首先受排擠的往往是 CSR 部門,因此多和商業開發 BD 部門接洽,共組夥伴關係,比起純粹靠倡議和捐款,組織更能穩定與長期的存活下來。

從明(2021)年開始金管會將實施「公司治理 3.0」,即要求一定規模的企業必須依循聯合國全球永續性報告書協會(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s, GRI)的 17 項準則上繳公益報告書。

Rodion Kutsaev@ unsplash

因此,社會企業若能越早將這 17 項準則和組織內的社會價值扣合,就表示越容易嵌入企業的 BD 供應鏈。同時,也可善用投資報酬率 ROI、社會投資報酬率 SROI 或碳排放等衡量矩正(matrix)去判斷,如此一來,社企也能更快速地找到符合組織價值的企業合作。

「當企業發現 CSR 部門要花 1 分錢去創造 1 分力的公益,不如和已被市場證明的 1 分錢創造 3 分力的社企合作更來得有效益時,社企就更容易用 BD 的角度去和企業談合作。」唐鳳政委以淺顯易懂的舉例說明。

在數位治國的時代中,政府在人民資料的管制與應用上,皆更為便捷與創新,與此同時,社會企業、NPO 與民眾也能善用多樣管道,保障自身權益,儘管個人隱私與公共利益之間的取捨永遠是道難題,但唯有更開誠公布的互相溝通和對話,才可能促成一個更理想的公民社會。


延伸閱讀:

疫情下,我們開始獵巫 —— 談假新聞與社群傳染病/2020 NPOst 年會小聚報導

從總統大選、國家政策到養寵物,「青民協」讓青年展現話語權 / 2020 NPOwer 公益行動家 5

責任編輯:樂亞妮

核稿編輯:陳文良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