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立法院、街頭到網路社群,促成好事的路上,從不缺席/2020 NPOst 年會報導〈NPOwer 公益行動家篇〉(下)

自 2014 年起, NPOst 每年舉辦年會,至今已創辦第 7 屆,不僅成為公益界的年度盛事,也讓許多在社會角落默默付出與努力的公益行動者被更多人看見。 2020 年 NPOst 年會主題為「最後,都要變成好事:疫情之下,臺灣的公益變遷」,以期透過「 NPOwer 公益行動家」計畫,邀請公眾舉薦/自薦身邊那些「在艱困時期,以創新思維努力解決問題的人」。

今年,除了由 NPOst 主辦 2020 年會,還多了新的合作夥伴 —— 滙豐(台灣)商業銀行。由滙豐(台灣)商業銀行陳志堅總經理擔任評審團召集人,在歷經初選、超過 6 千人的網路票選,最終於 9/15 進行決選,集結來自學術、社福與企業等各領域的專業評審選出 6 組 NPOwer 。而今年的召集人滙豐(台灣)商業銀行,持著 CSR 的核心精神,補助獲選團隊「行動金」,讓行動家們能夠運用這筆獎勵,將更多因應疫情或現實困境而資源受限,胎死腹中的計畫擁有予以實踐的機會。

接上篇:〈 醫院、立法院、街頭到網路社群,促成好事的路上,從不缺席/2020 NPOst 年會報導〈NPOwer 公益行動家篇〉(上)〉。

撰文 /黨一馨( NPOst 特約記者)

紅鼻子醫生——即使住在醫院,也能有快樂的童年

在台灣, 4 個小朋友就有 1 個曾經有住院經驗,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創辦人兼理事長馬照琪表示,「在醫院裡面的病童,他們其實有雙重的弱勢身分,一個是病人;一個是小朋友,所以他們很多的權利不是被忽視,就是被剝奪……。」

而這個住院經驗,如果沒有好好被處理,可能導致他們一生的創痛,小丑醫生乃應運而生,「小丑醫師的存在,就是讓小朋友即使住在醫院裡,他也能夠擁有一個正常的、健康的、快樂的童年。」馬照琪說。

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創辦人馬照琪,與大眾分享紅鼻子醫生的由來與魔力。圖/NPOst

馬照琪指出,小丑醫師的效益,可以分成 3 大類:

增權:在醫院裡,小朋友會失去很多權利,例如玩遊戲、掌控身體自由,醫生要他吃藥、護士要他打針,他沒有權利說不,但是,他們可以對小丑說 NO!小丑醫生會尊重孩子們的想法,讓孩子也有表達權利的空間。

扶持關係:透過每週固定來報到,為長期住院的小朋友打造較愉快的童年生活,也讓其對生活產生更多的連結。

擴及家人及照顧者:小朋友住院,家長心情的鬱悶跟壓力,與小朋友比是過而不及,所以家長、甚至醫療人員,都是小丑醫生服務的對象。「我們的目標是改變整個病房的氣氛,所以當小丑醫生離開病房的時候,這個歡樂的感覺能夠繼續蔓延,甚至也可以影響護理人員,改善醫生跟病人之間的關係。」馬照琪說。

Veri Ivanova @ unsplash

在法國第一次接觸到小丑醫生課程的時候,馬照琪深受感動,於 2015 年在台灣正式創立小丑醫生團隊,馬照琪表示,紅鼻子醫生的演出並非既定排練好的,每一個病房演出都是即興、專屬、客製化的,是專為小朋友量身訂做。講到這裡,馬照琪也表示,「其實,不是每個小朋友都能夠幸運的離開醫院,但是我們希望,在他人生的最後一段路程,他是開心、快樂的。」

eFOOOD ——以科技解決剩食問題

很巧的,年會當日正是世界糧食日。

一開始,eFOOOD 共同創辦人鍾馥如便分享了團隊在今年 10 月初所製作的台灣飢餓地圖,依照衛福部和內政部數據統計,讓台灣發生飢餓問題的各大熱點透過圖示一覽無遺。

說起創立 eFOOOD 的契機,鍾馥如分享,是起源於 2018 年參加的一個活動,50 個人報名只有 20 個人到場,那麼多出來的 30 份餐點怎麼辦?「過程中我們思考,資源可以怎樣好好被利用,因此我們發想了一個食物分享零距離的想法,在 2009 年開發了食物分享地圖。」

eFOOOD 創辦人鍾馥如所做的事情,和年會中國際講者周若剛博士所指出的:「在已發展國家中已經有足夠成熟的數位技術,來解決剩食問題。」的概念不謀而合。圖/NPOst

此外,eFOOOD 還推動愛心待用餐,「今年 2 月,愛心待用餐的店家正式上線,大家可能沒辦法想像,台灣現在已經有 400 多個店家在進行這樣的服務。我們一開始只是很單純的希望,可以提供更完整的服務讓需要的人可以去查詢哪邊有愛心店家,有沒有待用的食物可以使用,希望可以做到線上的分流。讓這些資源擴散到需要的地方。」

當好意變了調,是需要還是想要?

但是卻發現了一個問題,去使用的人,是需要還是想要呢?「很多店家沒有辦法長期支持下去的原因是,來領餐的人他看不出來他為什麼需要。」鍾馥如表示。

因此,eFOOOD 對於目前在進行愛心待用餐管理系統共建計畫,做了很大調整,包括透過台灣食物銀行做一個後追的管理和建置,店家和協會都可以申請這個權限去索取資源;也透過在地的非營利組織去發愛心待用餐券,讓這些資源,能夠被真正需要的人所使用。

United Nations COVID-19 Response@unsplash

eFOOOD 也透過「福物配」的方式,將大型通路商因限制無法販售的商品,集結起來進行銷售,再將這些營收轉入建置食物地圖的資金。此外,eFOOOD 也希望食品不只讓需要的人獲得溫飽,甚至可以讓他藉著這樣的資源,透過自身努力獲得一些營收。

鍾馥如舉例,「曾有廠商有 100 多包的咖啡豆,當時透過媒合捐贈給一位從事關懷犯罪青少年的里長,讓這些孩子經由專業咖啡師的指導學習更生。媒合到這個案子對我們來講是一個很大很大的鼓勵,原本要被丟棄的咖啡,在這個時間點,成為一個技能培訓的機會。」

micheile@ unsplash

鍾馥如希望,這樣的模式可以複製到其他國家,「也許有一天複製到柬埔寨……這些小朋友的媽媽可以因為小朋友去學校,可以拿到食物,所以選擇讓小朋友去上課,而不是去當童工。」讓世界各地的糧食,都能被妥善運用及分配,就是 eFOOOD 努力不懈的目標。

想更了解 6 組 NPOwer?那就別錯過現場精彩的 QA 紀錄:

Q:你會繼續在這個組織待多久?

eFOOOD 創辦人鍾馥如回答:「一輩子」;紅鼻子醫生創辦人馬照琪表示:「做到退休」;展臂協會理事長陳宥達表示:「畢生志業,活多久、做多久」;熱線社工主任鄭智偉說:「我的答案很簡單,希望台灣有一天,不會再有人因為自己的性別特質、性別認同被歧視的時候,我就可以不用在這邊工作了。」

芒草心街遊專案執行廖冠樺回答:「我會在我還青春的時候,就一直待在這邊,到未來很久以後,我都可能還有青春的心,我就會繼續待在這裡。」;青民協理事長張育萌表示:「直到我不再是青年的時候,我會把我的組織,交給其他的青年,但是在台灣,世代正義的議題,是我們上一個世代、這一個世代,畢生的追求。」

Q:組織財源哪裡來?

eFOOOD 創辦人鍾馥如表示:「這一塊確實有蠻大壓力,最近開始進行募資計畫,再請大家多多支持。」紅鼻子醫生創辦人馬照琪回應:「我們經費 9 成是社會大眾捐款,我們第一桶金是平台上面的募資計畫。」展臂協會理事長陳宥達則表示:「一開始是夢想資助計畫,後來扶輪社有幫忙,國健署也接手了。」

熱線社工主任鄭智偉:「我們年度的預算大概是一千萬,募款晚會大概可以為我們募到一百、五百萬左右,線上的話可能是聯勸、公益彩券,還有國內外一些基金的補助與義賣品。我們最近出了一本書叫《阿嬤的女朋友》,我們也希望版稅可以補充一點點。」

主持人與聽眾皆向 NPOwer 們踴躍提出問題,現場氣氛相當熱絡。圖/NPOst

芒草心街遊專案執行廖冠樺:「資金來源是政府的計畫、基金會的計畫,大家來參加活動的報名費也會成為我們的支持,所以大家多多來參加活動,我們就可以永續發展下去。」

青民協理事長張育萌:「協會過去都是來自社會大眾的捐款,大部分來自我們過去服務過的年輕人,以及比較支持我們的公民老師與大學教授。簡單講一下,我們協會成立的來源是我們組織的 3 個同學,每個月自己捐 8 千塊,然後半工半讀,在台科大後面的一個據點辦公,不過現在大家不用擔心,我們已經搬到台北 NPO 聚落,有自己獨立的辦公室,我們每個月都會有比較穩定的財源。」

Q:最近許多同志電影大放異彩,但會不會覺得男同志的電影,比較常淪為一個看兩大帥哥在談戀愛的故事?相對而言女同志電影並不是那麼普及?

熱線社工主任鄭智偉:「其實去年有一部叫《叔.叔》的香港電影,兩位男主角就不是小鮮肉,但講真的,票房就沒有《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那麼好。當然我想同志運動也在面對那種強調男同志要陽剛的氛圍,這也是我們要面對的,可是的確有一股很龐大的勢力,叫腐女的勢力,它的確就很支持這樣的電影。」

「女同志的電影在台灣,市場是非常非常少的,那當然,以我們這樣的 NGO 大概很難拍電影,我們大概透過出版、透過一些文章的書寫,這是我們可以努力的,像是前面提及的《阿嬤的女朋友》。」

此書為講述台灣第一本熟齡女同志故事的書籍。圖/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Q: 想請問一下組織在志工或是專業服務人才上的部分?

青民協理事長張育萌:「我們從去年 7 月開始可以聘用一位的行政人力,其實就是我本人,到了今年我們有比較穩定的財源後,才有另外的行政人員。我們的理監事總共 12 位,負責不同的專案,都是志工性質。全台則大概有 60 位到 80 位(人力)不一定,通常是過去參與我們培力計畫或營隊後,回到地方去做他們自己的公共議題。」

芒草心街遊專案執行廖冠樺:「礙於跟政府請經費只能用社工人力,所以現在 8 個成員裡面有 6 個是社工的人力,那我跟我同事在做街友專案,就不是以社會工作專業背景進來的。所以我覺得芒草心是一個可以接納不同科系的人們進來的一個協會組織。」

熱線社工主任鄭智偉:「作為同志團體,我們的優勢是,我猜我們辦公室應該是全台灣對同志最友善的空間,我想,在外面、在家庭、在學校、在職場,感受到壓力,受歧視的同志,他們都蠻願意到我們協會來志願服務的,不過過程中我們也付出非常多的時間去陪伴。」

現場集結眾多對公益議題有興趣的夥伴,與 NPOst 共度美好的周五晚間時光。圖/NPOst

展臂協會理事長陳宥達:「醫療人員部分我們有源源不絕的(人力),我們把這個概念投入到醫學的教育,我們的住院醫師以及主治醫師,還有來留學的學生(都是),志工的話我們每個月都有一場志工服務,讓有一些在說故事上有經驗的人或退休者,也可以來社會服務。另外,還有企業,有些願意出來做志工服務或培訓的,也會讓他們可以參與實際服務。」

紅鼻子醫生創辦人馬照琪:「我們協會比較特殊,因為我們一半是屬於表演藝術團隊;一半又屬於社會服務,所以,我們有 25 位專業的紅鼻子醫生演員,那另外在行政部分,我們有 3 個專職的,以及好幾位,包括我自己,是兼職的人。那這方面我也是希望得到一些意見和想法,作為 NPO 當然希望請到很好的人來幫忙,但是相對的我的人事成本又沒辦法到達那個地步,我沒有辦法以合理的薪水去請到,我希望的專業人士,所以我們這 3 年人才一直在輪轉。」

eFOOOD 創辦人鍾馥如:「工程師全部都是兼職的工作同仁,我覺得計畫是可以吸引一些優秀的實習生一起來參與,再來就是用合作夥伴的方式,去做一些聯結。」

精彩的分享時間結束後,由今年年會的新夥伴滙豐(台灣)商業銀行頒發行動獎勵金,為 6 組獲選的 NPOwer 們加油打氣。

活動最尾聲,主持人國威請 NPOwer 們以一句話,為組織許願一件希望發生的好事:

「目前正在進行愛心待用餐的共建計畫,希望可以成功。」——eFOOOD 創辦人鍾馥如

「希望全台灣生病的小朋友都可以得到小丑醫生的服務。」——紅鼻子醫生創辦人馬照琪

「希望目前的 60 幾個醫療據點,能繼續拓展為親子共讀努力。」——展臂協會理事長陳宥達

「希望中樂透!」——熱線社工主任鄭智偉

「希望有人捐房子讓我們的無家者可以住。」——芒草心街遊專案執行廖冠樺

「希望可以讓我們自己成長茁壯作為永續發展的動力,而且可以作為年輕人的後盾。」——青民協理事長張育萌

雖然 NPOwer 們許的好事,不確定何時會成真,但他們組織所做的好事,已然在我們身旁萌芽與茁壯。


延伸閱讀:

艱困時刻,仍然與善意並肩同行── 2020 NPOwer 公益行動家出爐!

COVID-19 中的數位社會創新運動:防疫科技蓬勃之餘,不忘改善隱私保護/2020 NPOst 年會前導文

責任編輯:樂亞妮

核稿編輯:陳文良

作者介紹

Avatar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