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取代惡血:檢血革命,開創社會影響力

取自 DBS 官方粉絲專頁

本篇報導由 NPOst 彙整、編輯與撰寫,DBS Screening 相關資料由百靈佳殷格翰合作提供。

撰文/簡育柔(NPOst 特約記者)

2016 年世界健康日主題為「一起站在對抗糖尿病前線」,一份全球糖尿病報告(Global report on diabetes)顯示,全球 220 萬死亡人口與高血糖引發的慢性疾病有關,其中 150 萬人死亡與糖尿病有關。預測時至 2030 年,糖尿病將會躍升全球 7 大主要死因。

當慢性疾病與遺傳疾病逐漸成為人類主要死因,預防醫學也逐漸成為顯學。不過,傳統抽血程序繁複、且所費不貲,在美國、南亞等醫療成本高昂的地區,許多人不會主動檢測,因此往往錯過發現疾病的第一時間。

2018 年曾爆發驚動全球的「矽谷惡血」生技詐騙案,史丹佛化工系輟學生伊莉莎白.福爾摩斯(Elizabeth Holmes)創辦的生技公司 Theranos,標榜一滴血驗百病、堪稱研發出改變世界的新技術,伊莉莎白甚至一度被譽為「下一個賈伯斯」。但最終神話破滅, Theranos 被踢爆技術與儀器全造假,伊莉莎白則以官司纏身跌落神壇。

生技界一直有研發檢血技術的挑戰者。不過,判斷疾病真的有可能「一滴血,知百病」嗎?

沒錢難買早知道 —— 檢血革命:無痛取樣、定價可負擔

西班牙生技工程師喬迪・馬蒂(Jordi Marti)創辦的醫療生技公司 DBS Screening,創業靈感來自他對全球醫療現況的 2 大觀察:「沒錢難買早知道」與「幼齡病患怕針」。許多醫療成本高昂的地區,居民難以負擔抽血檢測的費用,等到病發時通常為時已晚;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自己 8 歲的兒子「看到針頭就怕」,他意識到,一般健康狀態下的人們挨針意願不高。綜合上述,引發喬迪思考:有沒有可能研發一種檢血技術,同時符合「負擔得起」、「便利」且「無痛取樣」?

DBSDry Blood Spot Screening 是一種幾近無痛的抽血檢測技術,只要對受試者進行指尖穿刺、析出微量血液,再將血液導入專用試紙中,血液樣本便可攜回醫院、進行疾病檢驗。DBS Screening 有效同時達到「無痛」與「便利」兩個特性。此技術可以檢測出人體內的寂靜殺手 —— 慢性病與遺傳疾病,像是糖尿病、愛滋病、血脂含量以及其他遺傳類疾病。

2015 年 DBS 團隊完成了 275 份公益檢血。來源:Jordi Marti twitter

傳統的驗血方式,因為採用玻璃試管導致血液不易保溫且難以運送,若是距離醫院較遠的地區居民有驗血需求,於當地抽取的血液樣本,在抵達實驗室時可能已經變質。

DBS Screening 為此而生,檢測所需的抽血成本費用,比傳統方式足足少 4 倍。不論是對於許多急需血液檢測系統的開發中國家,或是因為地廣造成醫療成本相對較高的美國地區,都是一大福音。

由於運送方便,醫生能夠藉由送回來的血液樣本檢測結果,來為病患進行遠端診斷,也就順勢解決了醫療資源到達不了的問題。就算是當前新冠肺炎疫情期間,許多人正處於居家隔離狀態,依然能夠在較低風險的狀況下完成醫療診斷。

One Drop, Two Lives —— 公益檢血計畫,企業響應投入

DBS Screening 與巴西政府合作開展「一血兩命」(One Drop Two Lives)公益檢血計畫。號召了位於巴西的百靈佳殷格翰員工共同參與,每當一位員工進行血液檢測,DBS Screening 便免費為一位巴西里歐貧民窟的孕婦進行愛滋血檢。經過統計,及早發現患有愛滋疾病的孕婦,有高達 98% 的機會,該嬰兒能夠避免傳染愛滋病。過去 2 年間,已累積有 84,000 名孕婦進行檢測,其中有 4,000 名個案呈現陽性反應。

這項計畫成功讓  DBS Screening 成為 The Making More Health Initiative (MMH 計畫) 的計畫夥伴(MMH Fellow),該計畫由藥廠百靈佳殷格翰(Boehringer Ingelheim)與世界最大社會企業培育機構阿育王基金會(Ashoka Foundation)所發起,MMH 計畫積極投入於發現具潛力的健康解決方案,以社會企業、社會創新的商業手法,提升全球人類與動物的健康狀態。獲選為計劃夥伴的社會企業,不但能獲得資金扶植,更能長期且持續的接受 MMH 計畫的輔導。(延伸閱讀:「不管有沒有錢,生病了就要能看醫生」,健康是身而為人的基本權利/SDGs-3(健康篇)

2017 年起,DBS Screening 也自主發起「一血兩命(One Drop, Two Lives)」計畫,與敘利亞公益組織 Molham Volunteering Team 合作,只要有受試者進行血液檢測,每次花費 30 歐元(約新台幣 984 元),MVL 便會協助送出 40 瓶牛奶給敘利亞地區有需要協助的孩童,此計畫預計最終將送出 4 萬瓶牛奶。

對比 2018 年矽谷惡血詐騙案,DBS Screening 選擇良心與踏實

同樣都是研發檢血技術,DBS Screening Theranos 的結局卻大不相同。

Theranos 在研發檢血技術方面頻頻碰壁,伊莉莎白放棄解決問題,轉而憑藉口才與包裝,拉攏商界多位投資大佬進場,再接著吸引更多邊際投資人盲從。2014 年時 Theranos 如日中天、公司市值一度逼近 90 億美元,伊莉莎白當時甚至被媒體譽為「下一位賈伯斯」。

2013 年 Elizabeth Holmes 出席一場國際會議。來源:Glenn Fawcett

然而,這場騙局泡沫在 2015 年正式破裂。透過華爾街日報資深記者的揭露式報導, 伊莉莎白的騙術逐一浮上檯面,Theranos 也面臨破產危機。原來,這家生技公司根本不具備所謂「無痛篩血」技術,就連血液檢測機器也是拼裝垃圾,介面顯示的所有檢測結果,都是使用預錄畫面呈現而已。

伊莉莎白的騙局曝光後立即跌落神壇,緊接而來的是各種官司與抨擊,最嚴重可能面臨長達 20 年的監禁處分,官司至今仍持續進行中。

DBS Screening 的創辦理念,跟 Theranos 其實有幾分類似。兩者不同之處在於,喬迪以深厚的生技業經驗,循序漸進研發技術;而伊莉莎白卻是選擇便宜行事以及欺騙大眾。

DBS 團隊,前排右二黑色衣著者為創辦人 Jordi Marti 。來源:DBS 官方粉絲團

以解決問題為導向,持續弭平醫療資源不均

臺大醫院各式自費抽血項目,平均約新台幣 3 千元起跳,其中家族遺傳檢查更高達新台幣 6 千元整,而 DBS Screening 每次檢測所需花費不到新台幣 1 千元。對比之下,DBS Screening 可以觸及到更多負擔不起、卻急需血液檢測的潛在患者。

除了致力研發技術之外,DBS Screening 也在各界獲得獎項。包含 2012 年的國際企業影響力 Gifted Citizen 獎項首獎,以及同年在美國的 Call to Innovation 首獎。

「一血兩命」公益檢血計畫前後在巴西、敘利亞遍地開花,喬迪在受訪時提到,未來 5 10 年內,DBS Screening 的腳步將會積極往世界各地前進,他預計在各國設立血液檢測實驗室,引入普遍民眾可負擔的無痛檢血技術。

根據國際糖尿病聯盟(International Diabetes Federation IDF)在 2019 年的報告,南亞地區國家介於 20 79 歲的人口當中,有高達 56.7%4.96 億人)為未經診斷的糖尿病患者,此狀況讓慢性疾病不論在預防及治療方面都困難重重。

身為 MMH 夥伴,喬迪表示,DBS Screening 下一步將往印度發展、紮根,持續弭平資源不均的社會問題,為全球醫療提供解決方案,喬迪以永續發展的商業模式,深入解決棘手的社會問題,以達到讓人類更健康的理念,正是 DBS Screening 獲選為 MMH 夥伴的原因,MMH 計畫自 2010 年成立至今,10 年間已扶植超過 100 位如 DBS Screening 的 MMH 夥伴,並且期待發掘更多的夥伴,以醫療創新為永續發展的基礎,投入讓全民均健的理念,成為改變世界的影響力。

 


延伸閱讀

飢餓人口持續升高的 「食物安全年」 ,終結飢餓 5 指標,Can Taiwan Help? /SDGs 2020(SDG 2,終結飢餓篇)

期待經濟變更好?試試消除不平等!——關於《2020 全球社會流動指數》

 

責任編輯:傅觀

核稿編輯:高翠敏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