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鳳 & Vanderbeck 對談全紀錄(上):改變社會建設的參與方式,我們就能看見彼此

今年 10 月 19 日的 2018 NPOst 年會,我們邀請到全球百大 NGO 國際關懷協會(CARE International)的首席創新長達‧范德貝克(Dar Vanderbeck)蒞臨,暢談社會部門的創新,如何在追求社會共好與解決世界問題的目標下,將影響力加速規模化。

CARE 是二戰期間成立的國際人道救援組織,致力於婦女賦權與性別平權、經濟發展與扶貧,以及緊急救援、糧食安全、環境氣候、教育與健康等,累積 70 逾年的經驗於 94 個國家開展 1044 個計畫,扶助逾 8000 萬人,影響人數超過 2.5 億。范德貝克名列 CARE 的全球管理團隊領袖成員,並擔任美國 CARE 的首席創新長(Chief Innovation Officer, CIO),亦曾擔任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計畫經理及署長白宮事務特助、歐巴馬總統交接小組援外政策專家團隊、「為美國而教」(TFA)社會企業創新團隊常務董事。

范德貝克於行前便來信表示,希望能趁此行拜會臺灣數位政委唐鳳,我們因此有幸於年會前一日,在唐鳳辦公室聽到這一席精彩萬分的對談。此次對談共分 3 篇,以逐字稿完整呈現。

 

翻譯/Valerie Hung、吳培瑜

PART I:簡介

Audrey Tang(唐鳳):

我們之後會寄一份(這次)對話的逐字稿,大家有 10 天的時間可以自由編輯內容,之後我們會發佈到網站上。這是我正在做的「完全公開透明度」(radical transparency),已經 2 年了。

Dar Vanderbeck:

真的?你已經進行 2 年了?我想聽。

Audrey Tang:

就連我主持的內部會議,我也會用同樣的方式讓大家編輯,在 10 天後發佈所有的內容。

Dar Vanderbeck:

我們非常希望 CARE 能使這個,但因為某種技術問題還無法辦到。一旦我們解決了,就可以「喔,來做類似 C-SPAN 有線電視網做的事,錄製和播放每場議會吧!」然後沒人要看笑),結果大家就不做了。

Audrey Tang:

沒錯,你需要以結構性資料的方式呈現它,好讓大家能輕易擷取及做出互文性的比對。我幾乎所有會議、所有談話,都是這樣做。

Dar Vanderbeck:

哇,好厲害。

Audrey Tang:

舉例來說,我到紐約與 iamtheCODE 的創辦人 Mariéme 有一席談話,你能看到我們說過的每句話,不但可以被連結回對話的脈絡、分享到社群平臺,同時也自成一個獨立連結。這有助於搜尋引擎優化,更容易被搜尋、被編目、參照索引之類。如果你有興趣,我很樂意提供這套系統,它叫 SayIt

Dar Vanderbeck:

當然,我們非常願意使用它。開始吧。能跟你見面真的很棒。我聽說過很多關於你的厲害事跡,我們都非常期待這次會面。

CARE 首席創新長 Dar Vanderbeck。攝影/蔡旻軒

Audrey Tang:

有什麼是你特別想談的嗎?

Dar Vanderbeck:

我很想聽聽你在這個位置上的心路歷程,以及你對數位創新或更廣泛的創新有什麼樣的期待。也許是對臺灣,或對全世界的。 很期待聽到你的分享。我可以分享關於 CARE一個成立 75 的組織、在 93 個國家工作。我們領導創新團隊,我們已經推動了 3 年,我們專注於社會正義,這是我們真正的使命。我們做了很多事,如女童教育、還有糧食與營養安全、性別與生育的健康及權利、人道援助,貫穿我們所有計畫的是「性別正義」。說真的,我們要如何讓每個人活得有尊嚴?

Audrey Tang:

這些聽起來都很棒。

Dar Vanderbeck:

是啊,大概是這樣。(笑)這就是(CARE 的)介紹。

Audrey Tang:

我們正將我們所做的事套入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SDGs)並以 SDGs 為架構撰寫企業社會責任(CSR) 報告。我們要求社會企業家也用 SDGs 規畫他們的工作,因為這真的讓事情容易解釋很多。當你問我我在做什麼工作,我可以說:「哦,我在做第 17.18 指標、第 17.17 指標、或第17.6 指標」,這就夠了。(笑)

Dar Vanderbeck:

這樣真的比較容易。(笑)

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圖/NPOst 公益交流站、Impact Hub Taipei 台灣好室

PART II:改變社會建設的參與方式,確實看見生活處境

Audrey Tang:

認真說起來,這裡是個比較無聊的辦公室,我有一個更有趣的辦公室。(笑)

Dar Vanderbeck:

一定比這個有趣很多。

Audrey Tang:

(有趣的那個)辦公室叫「社會創新實驗中心」(Social Innovation Lab)。

Dar Vanderbeck:

你可以用一個 VR,這樣來這(無聊辦公室)的人就可以看到(有趣的辦公室)了。

Audrey Tang:

對啊,我們應該要這麼做。(笑)其實那裡就有一個 VR 的機器。(指)

嗯,不過這個地方很特別,是由超過 100 個社會創新家共同設計的。這些足球場由唐氏症患者所畫,結果證明他們是出色的藝術家,他們用不同的角度看世界。

我們有一個基金會與他們合作超過 20 年,「喜憨兒基金會」(Children Are Us Foundation)。我想是這裡主要的非營利組織之一。我們還做了很多共同創作,這就像一臺自動駕駛的三輪車,先讓人們自發性地打造一間每天營業到晚上 11 點的廚房,然後政委每週三早上 10 點到晚上 10 點在辦公室駐點。

激發創意。沒有什麼事會讓人意外,(我們)對每件事的態度都很認真,並要求 12 個與社會創新相關的部會駐紮在此。只要改變社會建設的參與方式,我們就能讓人們找上門來、見到彼此

我也會前往臺灣各地與當地的社會創新家碰面,與離島或原住民部落的工作者談話,然後安排我剛剛提的 12 個部門齊聚一堂,提供食物或飲料,讓他們設身處地了解各區域的創新究竟需要什麼。(參考:社會創新結合 SDGs 精神:政府建立公平的平臺、企業負責任生產、消費者關注產品價值

比起相互推諉的文字或文件,大家透過虛擬團隊合作及協力工作,建立起融洽的關係,而且確實看見了人民本身、感受其生活處境,而不只是視其為一段情況表述。

同仁們被鼓勵勇敢創新,即使事情出錯,風險都由我擔。也因為極度公開透明,如果事情順利,他們也有功勞,不只是我居功。這跟過去有功部長拿、有過部員背的情況差很(笑)

這就是我對設計創新的一些想法。

Dar Vanderbeck:

很棒。

PART III:以正義為核心的慈善──最接近痛苦的人,必須最接近力量

Audrey Tang:

你的技巧是什麼?(笑)

Dar Vanderbeck:

我的技巧嗎?我們創新的方法,總依循著我們的北極星(North Star,指目標與指引),也就是「最接近痛苦的人應該最接近力量」(People closest to the pain should be closest to the power),這句話是我們團隊的朋友 Ayanna Pressley 說的,她也剛剛當選眾議員,是美國麻薩諸塞州史上首位非裔女性眾議員。

美國麻薩諸塞州史上首位非裔女性眾議員 Ayanna Pressley。圖/wikipedia

我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基礎原則,特別是在這樣一個世界,不只是因為創新已是我們邁向未來的保證,同時就我在加州所觀察到的,創新正陷入「我們到處創造東西,然後擴張」這種殖民思維似的大量複製危機中

我認為更糟的是,你創造了東西,然後透過擴張來獲利。

Audrey Tang:

不洽當的科技」(Inappropriate technology)。(笑)

Dar Vanderbeck:

沒錯,就是這樣。(笑)完全沒錯,的確有往那兒去的趨勢CARE 在全世界工作,其中一個最美好的事,就是我們出現,然後我們留在那裡幾十年。

去年我在迦薩有一趟重要的旅行。進入迦薩是不可能的,要花上好幾個小時,那趟旅行讓我對這個警察國家有不同的定義,或不同的感覺。那時我和一個家庭見面,和他們聊「你們為什麼要和我見面?」(笑)

我只是到那裡參觀一些計畫並和 CARE 的同事碰面,但對這個家庭來說,和來自美國、代表 CARE 見面非常重要,她說:因為 CARE 在危機前、危機中與危機後,以及又一次危機發生時都與我同在。」

那是一種團結,我們並非處處都做得很完美,但當我們去做,那是某種肩並肩的團結,並持續很長一段時間,這在某種程度上與某些人定義的創新是相反的,他們認為創新是救世主,是一種特效藥。但我認為我們作為一個團隊嘗試的許多事,都跨越了這樣的想法,所有事都在劇烈變化,而我們有些不同的資源。

科技並非一種產業(sector),反而像這個世界的一種巨大特質(huge feature),而我們需要知道如何管理。

CARE 首席創新長 Dar Vanderbeck。攝影/葉吉珄

Audrey Tang:

沒錯,那是一種網絡(fabric)。

Dar Vanderbeck:

沒錯,我們能否用這一刻去聚集正經歷壓迫與貧困的人,好好聽他們說話,因為正經歷這些問題的人們通常握有最好的解決方案,或至少最了解這些問題。然後從那裡開始進行創新或發展創新的解決方案。

Audrey Tang:

這就是我去原住民部落或偏鄉的重點,因為的確,他們才是最創新性的人。當我們用這種方式拓展創新,我們真正在拓展的是傾聽與被傾聽的經驗,這些是傳統上不會有人拓展的。(笑)

Dar Vanderbeck:

真的。手握權力的人都不太喜歡傾聽。(笑)

Audrey Tang:

他們不喜歡,但他們很喜歡說話。(笑)

Dar Vanderbeck:

的確,這實際上挺激進的。我們正在推動的一個名為「Embark」的計畫,是性別正義的集體倡議。我們一直想弄清楚我們正在推廣的是什麼?最終,我們說:「哦!這不只是慈善事業,而是以正義為核心的慈善事業」。

Audrey Tang:

嗯,沒錯。

Dar Vanderbeck:

我們沒有興趣一直無所求的施予。有個概念叫什麼,「做好事,同時把事做好」(doing well while doing good)根本是胡扯,每個人都必須共同承擔風險,才能創造實質的影響。

CARE 首席創新長 Dar Vanderbeck。攝影/葉吉珄

PART IV:並非身為政府機關,而是社會部門的中間人

Audrey Tang:

哇喔。你現在有在進行什麼有趣的計畫嗎?不一定要在亞洲?

Dar Vanderbeck:

整體來說嗎?

Audrey Tang:

對,整體。

Dar Vanderbeck:

我們的確有一些計畫,印度的比哈爾邦,蒲隆地等,Grace(Dar 的同事),你有想要分享什麼嗎?我可以一直講下去,但我有自知之明(笑)。

Grace Hsieh:

我們(CARE)的其中一個專案,我與 CARE 的印度、柬埔寨、尼泊爾與孟加拉各地辦公室合作。我們正試著將 CARE 比哈爾邦團隊的創新,複製到鄰近國家,分享成功的方法,幫助計畫進行,同時刺激與改善他們的性與生育健康。

現在我們在第二階段,協助建立他們的社群與操作方法,然後再幫助這 4 個國家分享他們的所學與知識、共同解決問題,並確認他們健康培訓系統在亞洲地區的未來定位

我們希望在那裡建立健康培訓系統的子區域,那正是他們在進行的流程。我總是很好奇,如果我們可以跟他們的科技人才合作,或為我們國家辦公室帶進一些技術支援會變得如何?

如之前所提,我們主要是和他們的第一線工作者密切合作,然後是當地居民,我們(因此)了解問題。然而,有時我們需要更多專家來指引當地居民,或了解如何應用資訊與通信科技來協助他們的工作,以及如何教他們在雲端打造類似的東西?那是他們的現況。我在想如果能與你交流,看其中有什麼樣的機會就太好了。

CARE 在印度比哈爾邦(Bihar)的醫療照護實踐工作/GatesFoundation

 

Grace Hsieh:

另一件事情是,我下週將會去我們菲律賓辦公室,商討舉辦一個春季研討會,並指導他們做一些關於農業、包裝與工具包的腦力激盪活動。他們將討論如何建構能夠回應或處理緊急狀況的工具包?我看了你的網站,你有一個防災系統,儀錶板(dashboard)。

Audrey Tang:

沒錯,民生公共物聯網,是的。

Grace Hsieh:

儀表板的整合,我想要說,那個儀表板真的很棒!那為每個人提供透明的資訊,以便他們快速回應,例如該如何應對災害。

也許下個問題就是,像 Google Earth,或如政府機關與部會,你如何看待 Google Earth 跟政府機關合作,及我們如何與其他國家分享這些經驗與知識?

Audrey Tang:

首先,我現在是「與」內閣一起工作(working with),不是「為」內閣工作(working for)。(笑)

我(的角色)介於兩者之間,介於公民社會、社會部門與公共部門的拉格朗日點(lagrange point,天文學名詞,此代指「平衡點」),那是我的工作狀況。我如果開始接收或發出命令,整個平行協作的概念和力量就會消散。在我第一次開口指揮其他部門的瞬間,就是該部門與我失去同儕且創新關係的瞬間。我總是以非常道家的風格在維持這件事。

舉個具體案例,我們有個叫總統盃社會創新黑客松(Presidential Hackathon)的活動。

每年,總統府會從(很多組),像今年從 100 多組團隊中挑選。沒有活動獎金──沒有(妳前面提到的)「把事做好」(doing well)的環節(笑)。我們叫它黑客松,事實上卻是長達 3 個月的跨部門緊密協作任何人都可以提出任何建議,以改善總統曾在競選期間承諾過、但他們覺得公部門沒做好的事。有記者就要求政府提供更多數據,好讓他們可以進行更多防洪分析。

我們也有臺灣自來水公司說:「我們願意分享內部的水壓或測量數據,但我們真的希望有懂機器學習的人才,幫忙我們節省偵測水管漏水的時間。」因為氣候變遷,缺水是個大問題,諸如此類。

在大約 100 個案例中,我們發現大概有 7、8 成其實是由公務員寫的,但他們沒有預算。他們各做各的,然後因為各種理由而害怕去創新,因為這代表要跨部門。他們(最後往往)只是找一個非營利組織或社會部門的夥伴去幫自己提交申請,他們會說:「哦,我們只是和 NPO 的夥伴合作啦!」但其實是他們自己提案的。(笑)

今年 6 月舉辦的總統盃社會創新黑客松。圖/截自 總統盃社會創新黑客松 官網

每年,5 位得獎者得到的獎勵是,總統府將監督這些提案是否以適當的預算、適當的支援融入來年的公共服務。用確實的影響力作為獎項。

關於臺水公司用機器學習偵測缺水,因為我們把這些工作都 SDGs 化,紐西蘭政府發現這件事,就像妳(Grace)之前說的,妳看過網站,他們也看過網站,然後說:「嘿,我們正因為氣候變遷首次碰上缺水問題。」他們要不就是選擇購買專利解決方案──這可能有用也可能沒用;要不就是和這些臺灣自來水公司的黑客松團隊共同合作。

我們的運作模式不是擔任政府機關,更像是社會部門的中間人,或至少透過臺水公司這類的國營企業,不是由經濟部或總統辦公室(主導)然後我們與最靠近痛苦(問題)(closest to the pain)的第一線人員緊密合作,並將雙方的工作人員聚在一起,大約又是另外 3 個月的(方案)孵化期,我們不會急於生出解決方案。

個人而言,我不會信任任何不是由人們共同創造而出的解決方案。這 3 個月也許只是基本的查明事實與尋找共同利益的過程,然後我們才開始正式的合作關係。

這就是我們有關數位科技國際合作案的大部分做法,如果你有興趣,我很樂意幫你與實作者接線,它實際上是一家非營利組織,一般來說只由外交部資助。就在今年,他們也在尋找海外的(影響力)資金補助,他們真的很希望結交更多外交部系統以外的朋友。如果你有類似提案說明的資料,我可以在下週一一場特別的會議上帶給他們。

唐鳳談「黑客松」與社會創新:


接中篇:唐鳳 & Vanderbeck 對談全紀錄(中):資訊不該收在政府的小房間裡,將人民置於黑暗中

接下篇:唐鳳 & Vanderbeck 對談全紀錄(下):更全面的思考科技,實現社會正義的目標

對談原文(英文版)


延伸閱讀:

CARE 創新長 Vanderbeck:了解問題的人,必須擔任領導者/2018 NPOst 年會後報導(高雄座談)

【獨家專訪】全球百大 NGO 首席創新長,談社會部門的創新規模化設計/2018 NPOst 年會前導報導 6

世界百大 NGO 談發展計畫:如何縮短「創新」、「影響力」與「規模」之間的鴻溝?/2018 NPOst 年會前導報導 2

專屬於 NGO 的規模 X 設計加速器:快速拓展「創新」的影響力/2018 NPOst 年會前導報導 3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