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我心中的社會工作方法

0

 

 

2001 年我還是一個社工員,在中華民國學習障礙協會工作已經 2 年,每週有 2 個晚上我會到一個國三的小朋友家擔任家教。這不是一般的家教,因為我的工作內容是「說書」,而不是教書。

這位小朋友是經過臺中市鑑輔會(鑑定安置及輔導委員會)鑑定為學習障礙的學生,他的主要障礙是數學及語文理解障礙,因此對於文字的理解能力不好,雖然認字沒有太大的問題,但是依舊無法自行閱讀。他的興趣是打電動,而當時他最喜歡的電動是「真.三國無雙」,可是我發現電動是日文版的,我就很好奇他看得懂日文嗎?他說他看得懂,而且是他自己買日文書回來自學的,因為他很喜歡打電動,所以一定要看得懂電動上的日文,因此就很有學習動機。

可是他有一個困擾,就是雖然電動上的日文可以看得懂,但是他不知道三國演義的內容,而三國演義都很大本,自己又看不懂,所以他總是無法玩的盡興,因為不知道三國演義的過程發展!

本來我還很困擾要從哪裡切入這位小朋友的學習,畢竟我是來擔任家教,不是來陪他吃喝玩樂的,剛好我本人從大學就開始瘋狂迷上光榮出版的電動「三國志」,從四代開始玩到現在已經歷經 23 個寒暑,已經到了第 13 代了。我為了打三國志而把整本三國演義看了好幾遍,因此我對三國演義的內容還算熟悉,所以,我就開始了一年多的說書家教。

高中時國文老師曾經示範了一段說書讓我們體驗,他說當時說書的對象大多是目不識丁的一般平民,因此說書人的口語、聲調、表情、動作等都非常重要。如何讓聽書的人聽得懂、聽得有趣、會期待下一次說書,就是功力了。幸好老師有教過,而且我的口語表達能力還算可以,因此小朋友聽得津津有味。而在了解故事的內容之後,就可以慢慢要求小朋友開始看看書的內容,如此閱讀的難度就會降低,學習動機與意願就會增強。

從孩子有興趣的地方下手,一直是我在從事社會工作的方法,因為我自己就是一個願意對有興趣的事情挑戰的人,沒有興趣的事情常提不起勁,而我相信很多低成就或弱勢的孩子更是明顯,因此我不會執著於固定的方式工作,不會覺得說書不是社工專業,不會覺得教數學不是社工專業,不會覺得幫案家修電燈不是社工專業,不會覺得刷油漆不是社工專業……

對於我來說,社工的專業不是形式,是協助案主解決問題,當我的案主需要關心時我就會關心,需要有人規範時我就會規範,需要我具備甚麼功能,我就會具備什麼功能,因為我的專業是多變的,是根據案主的需求而決定的,所以從不會去思考什麼方法是不是社會工作的方法,只會問自己:「現在我的案主需要什麼?我應該做什麼才能協助案主?」

這是我的社會工作概念,那你的呢?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吳 文炎

吳 文炎

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私立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學系兼任講師。社福界的資深熟男,重度工作狂,喜歡自嘲有過動症,坐不住辦公桌,曾跟個案半夜待警察局裡時,被老婆警告家裡也快要有通報個案。喜歡用不一樣的眼光看待問題,努力在社福界裡不斷尋找新世界與新視野。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

free porn
porn
free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