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科學的方法做好事! ── 8 個從科學看公益的研究案例

0


説到公益,我們常會聯想到大筆的慈善捐款、路跑活動、各種社會運動等等,但做好事除了要有滿腔的熱忱,理性的思維更能讓您的善行事半功倍。

該如何理性看待公益運動?泛科學J編整理 Pansci 泛科學 八個以科學的方法解讀公益的觀點供您參考!

觀點1:我們選擇資助對象的時候,是否存有偏見?

Photo Credit: Rusty Stewart via Compfight cc

Photo Credit: Rusty Stewart via Compfight cc

Christian Jarrett 根據 Hanna Zagefka 等人的研究發現,人們願意幫助天災災民的意願大於人禍難民。人們傾向於認為人禍底下的難民,更該為自己遇到的困境負責,而且也認為遭逢人禍的難民比較不那麼「自立自強」,因此更不願意伸出援手。

研究中曾調查 200 名學生對南亞大海嘯與達富爾衝突的捐款意願,大部分的學生傾向於捐錢給南亞大海嘯的災民,而不願意幫助達富爾衝突下的難民,正是因為達富爾衝突被認為是人禍,也使得學生感覺達富爾難民該為自己負責。

然而我們也知道,並不是人禍底下的難民都該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擔上完全責任,而他們自救的努力也不會比天災災民來得少,因此別落入思考陷阱。

參考來源:為什麼人們比較願意幫助天災災民勝過人禍難民?

觀點2:單從自利角度來看,參與社會運動是理性的嗎?

Credit: Shawn chen

Credit: Shawn chen

傳統集體行動理論認為社會運動的目標是公共財(public goods),如果目標達成,即使未參加運動的人也能夠受益,而參加運動則常須付出重大代價(時間、金錢、心力)。

因此理性的個人,除非有參與才能享受得到的「選擇性利益」(selective benefits),通常會選擇搭便車而不參與運動。 這意味社會運動的參與是一個多人「囚徒困局」,而搭便車(free-rider problem)是一個「優勝策略」,所有參賽者(也就是社會大眾)搭便車,是唯一的「納許均衡」。

但現代溝通科技,克服了傳統集體行動理論中的所謂「搭便車」問題 ,把集體行動從多人「囚犯困局」變成為多人「協調賽局」。當溝通協調成本低而且容易,「臨界質量」(critical mass)便容易達到;而當參與人數超過臨界質量,參與比不參與會有更多的正收益,搭便車問題就不存在了。

參考來源:衝破囚徒困局的公民快閃政治

觀點3:男性的行善動機跟求偶有關?

男性之間為了爭奪伴侶,而表現出的競爭關係能否用來提高他們在公益事業上的貢獻呢?2012 年發表在《英國心理學期刊》(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上的一篇論文測試了這個想法。實驗中,研究者總共召集了130 名學生(平均年齡 21 歲,男女各半)作為實驗對象。

研究人員發給每名學生 3 英鎊(約合 30 人民幣),並告訴學生他們可以把任意數量的錢留著自己用,並把剩下的錢存進一個公共賬戶(都在計算機上單獨操作)。 在部分學生操作計算機選擇分配數額的時候,他/她的旁邊3英呎(約合1米)處會站立一名挑選過的貌美觀察員,實驗的結果完美地符合研究者的預期。

對男性學生而言,在由帥哥作為觀察員或者沒有觀察員的情況下,男生往公共賬戶裡投的錢數相差無幾。而在由美女作為觀察員時,男生往公共賬戶裡投的錢則明顯上升 。相比之下,女生則沒有出現這種情況,無論是帥哥還是美女,都激不起她們的興趣。 因此,如果勸募對象為男性,不妨打美女牌~。

參考來源:在異性面前,男人更愛當好人?

觀點4:公益與獲利可以兼得?

5727283402_d03a9b4553_b

Photo Credit: HikingArtist.com via Compfight cc

學者 Choi & Winterich 所做的「道德行銷實驗」量化了 「道德行銷」( Moral marketing ) 的效果。實驗結果證明,公益、獲利兩者有強烈的關聯性, Choi & Winterich 找了 90 名大學生受試者,請他們填寫問卷。

問卷上列出了許多品牌名稱、 讓受試者挑選覺得自己對於各個品牌的親近程度 (親近 or 不親近)。列完後,受試者被要求從親近與不親近的品牌中各挑一個品牌出來。 接著受試者隨機被分派到觸發腦中 「學生身分認知」 或是 「道德身份認知」的情境中。

在學生身分的情境中,列出了像是書、鉛筆、電腦、書桌等字,請受試者用這些字寫成一篇短文;道德身份的情境中,則是列出了像是、友善、關懷、公平、誠實等字,請受試者用這些字寫成一篇短文。

寫完短文後,再請他們表達對該品牌的感受。實驗結果發現,被觸發 「道德身分認知」 的人,對於不親近品牌的接納程度比被觸發學生身分認知來高得多。

參考來源:我生意人做公益重要嗎?道德行銷告訴你!

觀點5:早上讓人比較想做好事?

Photo Credit: Mindful One via Compfight cc

Photo Credit: Mindful One via Compfight cc

Maryam Kouchaki 研究員進行了四組實驗,試圖分析人們早上與下午的道德感差異,他們發現,下午的實驗參與者,比較傾向從事不道德的行為。但是,他們也發現,若實驗參與者本身的沒有道德感,則不管是早上或是下午參與實驗,都會有頗高的比例從事不道德的行為。只有,本身性格較具有道德感的人,才會因早上或是下午參與實驗,而影響他們的行為表現

參考來源:人們早上比較有道德感嗎?

觀點6:同情心可以靠後天訓練?

一項研究支持同情心的可塑性。

研究的實驗參與者都是沒有冥想訓練,以及沒有接受過認知治療的人(因為這兩者的經驗和實驗本身的操弄有關係,所以必須排除先前經驗的影響),他們被隨機分配到同情心訓練或是重新評估組。

同情心訓練組:必須每天接受每天半小時的同情心訓練,這些訓練過程是標準化的,實驗參與者自行在家中撥放錄音檔進行,這個訓練是冥想訓練的一種,會請他們去關懷一個自己愛的人、朋友等

重新評估訓練組:同樣每天需要接受半小時的訓練,過程中他們會被引導如何重新評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情緒事件,降低負向情緒事件對於自身的影響(訓練的材料,填寫個人資料後即可以下載)。

訓練兩個星期長達兩個星期,訓練前後後,實驗參與者都必須接受腦造影掃描,研究者透過腦造影設備來檢視實驗參與者看到一些落難者影像時,腦部有哪些區域有較明顯的活動。 訓練後他們還要參與一個捐款作業的遊戲,在這個捐款作業中,實驗參與者被告知有一個獨裁者拿了 10 美金,但是他只把 1 美金給受害者,實驗參與者本身有 5 美金,他可以自由決定要給受害者多少錢,只要他捐出 1 美金,獨裁者就會捐 2 美金給受害者;為了增加實驗的衝突情境,實驗參與者被告知捐款剩下的錢是他自己可以帶回去的,所以只要他捐給受害者越少,他就可以拿越多錢回去。

結果顯示,同情心訓練組在捐款作業上,會願意捐出較多的費用。在腦部活動的部分,可以發現,同情心訓練組在社會認知與情緒控制相關的腦部區域(例如右腦的 inferior parietal cortex及右腦的 dorsal 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參考下圖標示 DLPFC 的區域)有較多的活動變化,訓練後,這些腦區的活動提升了。

參考來源:同情心可以被訓練嗎?

觀點7:為善欲人知是人之常情?

動作不小!陸企業胸口大徽章「低調之旅」 - YouTube

耶魯大學的 Kristin Lyn Leimgruber 及其同事以 64 位五歲兒童為研究對象,他們分成 32 組,每組由「給予者」和「接受者」組成,彼此角色不互換,而每次實驗中,給予者選擇給與對方 1 或 4 張貼紙。

實驗進行兩項操弄:「接收者是否看得見給予者」和「接受者是否能看見給予者分配的結果」。(呈現在透明或不透明的容器中) 實驗結果顯示,在接受者看得見給予者,且也看得到對方給自己多少貼紙的狀況下,給予者最願意給他們多張的貼紙;而當接受者無法看見給予者時,給予者則不會顯得那麼慷慨,尤其當接受者亦看不見分配結果時,給予者則顯得最吝嗇。這意味著,即使是孩子,他們也會依觀眾的存在與否以及行為的透明程度,策略性的選擇是否該表現得大方或小器。

洞見來源:該吝嗇還是大方? 小腦袋中的策略性餽贈

 觀點8:市場機制會「神隱」你的道德認知?

是的,市場機制減少了的道德觀感。這是德國 Universities of Bonn and Bamberg 經濟學家與神經科學家一篇發表在《科學》上的研究結果。

研究者 Falk 教授說,「為了研究市場上的道德議題,我們研究人們是否願意傷害某一個第三者而換取利益。典型的不道德例子,就是蓄意或無法解釋的傷害他人。」在實驗中,有一群「過剩的實驗鼠(surplus mice)」,在其他實驗室被養大,然而因為實驗需求任務完成後,即將被「犧牲」,所以藉以當做這個實驗的「第三者」,也就是,如果參與實驗的受試者不選擇金錢,他們就會把這筆「受試者費」買下並照顧原本要被犧牲的實驗鼠。

受試者被分成三組,個人組(individual condition)、雙方交易組(bilateral market)、與多方交易組(multilateral market)。

個人組:是個簡單的二選一問題,要不是讓老鼠繼續存活,但受試者領不到 10 歐元,不然就是受試者領完 10 歐元,但老鼠會被犧牲。

雙方交易組:一對一交易,兩方談妥最高 20 歐元的金額交易,兩人可以自行選擇金額怎麼分配,然而一旦交易達成,實驗鼠就會被犧牲,反之若選擇不交易,兩人都空手而回。

多方交易組:把雙方交易的規則用在一組人身上。 這個實驗清楚的顯示,雙方和多方交易組,寧可選擇領錢的人顯著的多於個人組。

研究者 Nora Szech 說:「面對交易市場時,人們面臨許多『機制』降低他們的罪惡感與責任感。」面對交易時,人們專注在競爭、利潤,而不是道德。

參考來源:市場機制扼殺了道德價值觀

 

延伸閱讀:

1. NPOst《國際:研究指出有錢人真的更自私,但你仍有機會喚起他們的同理心

2. NPOst《國際:他其實沒那麼不想捐―提升捐款意願五步驟!

3. NPOst《知識:科學研究發現做決定想太久,會讓人變自私

4. NPOst《知識:研究指出 對人慷慨能讓人感到富足


按讚,接收更多公益好消息!

 


隨時鎖定 NPOst?快來下載「泛讀」APP!

立即下載,好文不漏接!iOS:按下去;Android:按下去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阿桀

Pansci實習編輯,無法抗拒吸收冷門知識時的生理快感,興趣是利用科學理論煉成料理。 有一天突然發現如果用心理學理論解釋人類行為能降低對於人與人之間衝突的恐懼,因此對心理學和傳播理論特別有興趣。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