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社會工作員就像一名鎖匠──「沒有打不開的鎖,只有打不開(鎖)的鑰匙!」

0

我已經工作12年了,我從事一項很有趣的工作─開鎖,這是一項挑戰性很高的工作,因為開鎖其實很困難,而且因為時代的進步,所以開鎖的難度越來越高,因此很多的同行都陸陸續續的轉行,放棄了開鎖這項工作。

可是我工作的鎖店卻恰恰相反,我在這家鎖店工作快9年了,生意卻越做越大,開了好多家直營店。很多客人都覺得我們的開鎖技術是一流的,甚至有很多的鎖匠都來向我們取經,我的老闆也很慷慨的告訴別人我們開鎖的秘訣,而且去年我的老闆竟然突發奇想開起連鎖的鎖店,這是從來沒有人敢做的嘗試,而且是找那些已經存在但是開鎖技術不夠好的鎖店成為我們加盟店,就這樣我們的鎖店很快就拓展到全國各地,最近連離島都快有加盟店了。

我的工作除了研究更好的開鎖技術之外,還要到各地去教加盟店的師傅如何正確又快速的開鎖技術,不同的地方有各種不同的鎖,但是其實基本的原則是差不多的。有時我遇到很難開的鎖時,也會有想要放棄的念頭,但是我常常有一種想法:就是如果我是鎖的主人,我會有多希望鎖可以順利被打開。

因此我會一直嘗試不同的鑰匙,希望可以把鎖打開,如果我的鑰匙用完了都還打不開的話,那還有一招殺手鐧──就是針對這個特殊的鎖當場配鑰匙,一直到順利打開鎖才放手。

我最喜歡的是別人都打不開的鎖,這種鎖挑戰性最高、最難,但是也是最有成就感,因為我相信一定有可以打開鎖的鑰匙,因為「沒有打不開的鎖,只有打不開(鎖)的鑰匙!」多數這種鎖到了我們的鎖店我們都可以打的開,當打開的那一瞬間,別人的眼中盡是佩服,這種感受與興奮之情是很難用筆墨形容的,就像是會讓人上癮一般,無法拒絕,我想我大概不能沒有這個工作了,否則人生乏味!

為什麼我們可以很成功的開鎖呢?其實是有秘訣的,首先我告訴同事們要把自己當作是最後一個開那個特殊鎖的鎖匠,因為只要我們放棄了,那個打不開的鎖就可能永遠沒有人,可以用不傷害鎖頭的方式把它打開,而傷害鎖頭所打開的鎖就會永遠壞掉,這是身為鎖匠最不希望看到的。因此當鎖匠認知道這一點,就會「不斷的嘗試」各種正當的方法,成功的機率就會提高。

另外的「秘訣」其實就是鎖匠的左手與右手。好的鎖匠必須雙手並用,而我開鎖時也都一向是如此,記得有一次開股東會議時我的老闆問了我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問我鎖匠的左手比較重要,還是右手比較重要呢?因為我其實是左撇子,所以當時我毫不猶豫的連續回答三次左手(因為老闆連續問了三次),但是因為我的老闆是右撇子,所以他認為是右手比較重要,這是我在這家鎖店工作這麼久跟老闆意見差異最大的時候。這件事我一直記在心裡,後來我覺得我應該找到答案了,因為答案真的不是左手,所以我的老闆沒錯(因為不能說老闆錯,老闆會不高興),但是答案也不是右手,所以我也沒錯(總要有自己的主見,不能老闆說的都買單)。

其實答案很簡單,對鎖匠來說左右手都一樣重要,缺一不可,因為左手的名字叫作「社會工作」,右手的名字叫做「補救教學」,我們的店名叫「博幼基金會」。

本文由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吳文炎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photo credit: Viewminder via photopin cc

按讚,支持公益好消息!

2 場國際講者 x 3 場焦點分享 x 1 場工作坊 x 6 位公益行動家

「科技,讓各種可能的參與得以發生。」

隨著網絡化程度越來越高,受助者與捐助者參與對話的空間前所未有地擴大, 公益,因此可以越來越不只是一份 KPI。擴大參與,使改變更可能發生

國際講者重磅發表

  •  Fundraising Success 雜誌評為「年度籌款之星」
  •  連續 4 年啟動《全球 NGO 技術應用調查》和《全球捐助趨勢報告》
  •  2019 年全球超過 6,000 個 NGOs 參與調查
  •  菲律賓最大社區重建基金會的數位轉型誌
  •  榮獲 Skoll 國際社會企業獎
  •  影響範圍超過菲律賓 2 千個社區、6 萬個家庭
 一年一度精彩年會,現在報名,限量揪團回饋票,快按下去!

作者介紹

吳 文炎

吳 文炎

財團法人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私立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學系兼任講師。社福界的資深熟男,重度工作狂,喜歡自嘲有過動症,坐不住辦公桌,曾跟個案半夜待警察局裡時,被老婆警告家裡也快要有通報個案。喜歡用不一樣的眼光看待問題,努力在社福界裡不斷尋找新世界與新視野。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