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視障藥劑師的求職之旅──只要把環境調整好,他可以做得比別人好

0

文∕陳芸英

歷經千辛萬苦,李銘政(受訪者為保有隱私,故以化名代替)終於找到一家診所藥劑師的工作了。

十幾年前他因視網膜剝離逐漸喪失視力,目前左眼失明,他靠著右眼僅存的視力(目前是0.15)開始求職之旅。不過醫生告誡他,「不要再做藥劑師的工作,因為很耗眼力。」

李銘政畢業於台北醫學院藥學系,出社會唯一的工作就是藥劑師,「但失去視力之後我不能當大廈管理員、不能當計程車司機、不能擺地攤……找的還是藥劑師的工作。」但求職失敗機率高達八成,而成功的那兩成都是短暫的。

有些醫院或診所規模大,會有兩個以上的藥劑師,「在那小小的空間,別人一定看得出我拿藥不順利,而那些藥的擺設都是明眼人排好的,我到新環境一定是入境隨俗,只能照著做;你眼睛確實不好,所以常拿錯藥,我自己也會不好意思,甚至有人直接跟老闆講……」有一家診所也很慘,「我在包藥,醫生只要沒病人就到藥局逛,我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的眼睛,很快就被fire了。」還有一家診所的醫生所坐的位置可以眼觀八方,隨時盯著他,看他哪裡不對勁馬上過來糾正,他心想這個工作絕對做不到一個月,果不其然,「我都是帶著傷心的心情離開的。」

他心灰意冷之餘,自暴自棄,賦閒在家好幾年,連新聞也懶得看。另一方面他也不太願意承認視障這件事,一心期待自己恢復視力,「我不能讓家裡的妻小失去我這棵大樹,我倒了,他們怎麼辦?我只好裝做很堅強,安慰他們,『沒事沒事,現在醫療這麼發達,怎麼可能有事?別忘了,爸爸可是藥劑師耶!』」

民國九十年代,電腦科技突飛猛進,幾乎人人一台電腦,但他卻是電腦的絕緣體,根本不知道如何從網路找訊息,更不知道有視障相關單位可以尋求協助,嚴重的與社會脫節。

直到去年三月,他無意中得到〈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免費提供視障朋友學習電腦的課程,這才打開他的電腦知識,「我失去視力十幾年之後才知道有輔具可以申請,才知道有放大功能的特製滑鼠,想來很悲哀。」

結束電腦初階課程後,他申請輔具時遇到一位工作人員,鼓勵他說,「你有專長,應該可以發揮在職場上,不能倒下去……。」這句話燃起他的雄心壯志,再度興起找藥劑師的工作。

去年他上網求職,看到一家診所應徵藥劑師,他想,「加減去應徵吧!」於是打電話過去,對方很快約他見面。

面談之前他不斷進行自我的模擬訓練,有人自己扮演老闆,有時對自己耳提面命:「你絕對不能透露是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人。」「你如果是老闆,明明出同樣的一份薪水,怎麼可能請一個視力不好的人,是開藥耶,萬一拿錯藥,我不是倒大楣?」「萬一配錯藥會吃死人耶!雇主一定不願意負擔這風險。」過去的求職過程中他曾「誠實」表態,馬上被打回票,所以這一次面談他絕口不提視障,而且格外謹慎。

雙方的談話並不特別,接近尾聲,他推銷了一下自己,「你如果僱用我有一個最大的好處,我已經領過勞保年金,你不必負擔我的勞保費用了……」對方的確有被這一點打動,隨後挑了一下毛病說,「我覺得你年紀滿大的……」他馬上反駁,「那有什麼關係,我有手有腳可以做事也不需要坐輪椅……」

幾天之後,診所打來電話,「李先生,你被錄用了……」他永遠忘不了那美妙的聲音……那是他失業多年後期待已久的聲音。

交接時最緊張,因為這時最容易穿梆,他步步為營,想辦法不讓對方看到破綻,如果對方質疑她,他就打算以「老花眼」一語帶過,而他當天也掩飾得很好,交接部份總算過關了。而原本診所考量光線不夠亮是否該增加設備,沒想到他自己帶放大鏡、日光燈,雇主看他都準備齊了,心裡非常高興,笑容也掛在臉上,感覺他是個貼心的員工。

不過,長期密切的接觸還是會露出破綻。不到一個禮拜,掛號小姐就問,「你的眼睛是怎麼了?拿藥怎麼要這麼久?」他打哈哈說,「沒啦,眼鏡度數不夠啦!眼鏡在眼鏡行還沒拿回來啦!」沒多久又鍥而不捨的追問,「你眼鏡配好了怎麼頭還是低低的?」年過六十的他所學到的社會經驗告訴他,有些事情不能正面回答,嘻皮笑臉唬弄過去即可;於是他嘆了一口氣說,「唉,小妹妹啊,你不知道啦,人老有三醜,你就不要嫌我這老人家了。」掛號小姐才放他一馬。

至於視力有沒有影響他的工作?他說,配藥都是憑經驗,就像經常打麻將的人,眼睛都沒看,一摸就知道是什麼牌。他當了二十幾年的藥劑師,這一點難不倒他,而醫生開的處方箋他還是可以透過右眼的視力,只是很吃力。

他打趣的說,「好在醫生開的處方箋都是英文,如果是中文鐵定掛掉。」因為從列表機印出來的處方箋,中文容易看錯,英文反而沒有問題,這是文字的奧妙;例如「蔡」和「黃」就容易搞混,看起來都是黑黑一團;宜蘭的「宜」和宣布的「宣」也很像。但英文的缺口就容易辨識了,「所以我包藥比明眼的藥劑師仔細,不容易出錯。」

他認為目前找到的這一份工作是相當成功的案例,「這是我根據過去累積十幾年失敗經驗加以修飾的成果。」這家診所開業五年多,人事很單純,醫生只有一個,掛號小姐也是一個,藥劑師也只有一個,「我到職後把藥局『大興土木』一番,哪些藥放哪一帶都按自己的方式,人事單純,就不會露出馬腳了。」這份工作完全符合他的理想,因為在門診室看病的醫生喜歡把門關上,這門一關就看不到他在藥局的工作狀況了,以前遇到的窘狀自然就不見了。

直到現在,這工作超過半年,連當初懷疑他視力的掛號小姐也都稱讚他,她說:「這五年來我經歷四個藥劑師,你做得最棒。」

 

本文獲中華民國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作者介紹

Avatar

中華民國無障礙科技發展協會

一部國外盲用電腦的出現,讓一群志工,一頭鑽進了視障服務的工作,他們研發了「第一部」本土化的中文盲用電腦、創立本協會、更開啟了多元的視障就業機會!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