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台灣關愛之家協會跨海救助大陸愛滋病兒童,永遠覺得做不夠

0

「關愛之家」對河南受助兒童的不定期登門探訪。

【記者唐夢維、潘映寒/台北市報導,2013年12月8日】來自中國河南農村的翔翔(化名),他的媽媽是被爸爸從雲南邊境買回來的媳婦。由於管道本身違法,媽媽並沒有經過健康檢查,她所攜帶的愛滋病毒也就沒有被發現。媽媽發病過世後,爸爸因悲憤而產生攻擊他人的過激行為,被判刑入獄。爸爸入獄,媽媽過世,自己被確診患有愛滋病,無人收留。三歲的翔翔獨自在破瓦房中生活長達三、四個月之久。直到有一天,翔翔的姑姑在北京看病時結識了關愛之家的工作夥伴。在他的介紹下,姑姑帶著翔翔找到了位於鄭州的關愛之家婦幼部,辦理了入住手續。

收容夥伴 愛心衍生關愛之家

台灣關愛之家協會始於1986年,2003年於內政部社會司正式註冊成立「社團法人台灣關愛之家協會」。所提供服務包括國內愛滋病感染者收容照護、心理諮商、就業輔導、落難外籍勞工中途收容,2003年起開始海外愛滋病感染者收容照護及愛滋貧困兒童資助。創始人楊婕妤原本只是一名美術工作者,擁有一間自己的工作室。

台灣關愛之家協會公關企劃郭立凱介紹說,1986年,當時在工作室打工的美術系學生田啟元,因坦承自己為愛滋病感染者引起學生及家長恐慌,學校方面表示要將他退學,就連家人也不願讓他回家。被曝光了同性戀和愛滋病感染者身份的田啟元,在當時的社會處處受到排擠,無處可去。沒想到,身為僱主的楊婕妤不僅與他繼續合作關係,還願意讓田啟元與她和她的小孩共同生活,提供照護。

此後,田啟元身邊一些因愛滋病而不被社會接受的朋友,陸陸續續前來投靠楊婕妤,她也都一一收留。隨著人數逐漸增多,楊婕妤開始入不敷出,但她又不想讓共同生活的感染者再次回到孤苦無依的境地。聽說了他們的困境之後,包括林懷民、汪其楣等藝術界大師紛紛伸出援手,利用自身知名度向企業與社會募捐,幫助楊婕妤度過五、六年的時間。

迄今,「關愛之家」在台灣南北共建立五所中心,前後收容了近五百位感染者,為超過1000位感染者提供過當面或電話相關專業心理諮詢服務。「關愛之家」台灣地區目前共收容約140位感染者。

愛傳千里 救護中國愛滋兒童

2002年,楊婕妤受邀到大陸河南省了解愛滋感染者的情況。河南省較為偏遠的鄉村中,為了改善生活不惜賣血的村民大有人在,而衛生防範措施的缺失、村民衛生教育知識的嚴重缺乏,為愛滋病毒的傳染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條件。至今預估約上百萬人感染,更有約二百萬個兒童受到影響,成為孤兒。在看到這一切後,楊婕妤與「關愛之家」團隊決定將多年愛滋照護經驗推廣至大陸,並在2003年啟動「愛滋貧困兒童資助計劃」,宗旨在幫助愛滋兒童日常生活及求學。

曾任鄭州辦公室主任的林郁修說,愛滋兒童並非單指受感染的兒童,也包括父母因愛滋病失去撫養能力而無人照護的兒童。「愛滋貧困兒童資助計劃」除了對無人照顧的愛滋孤兒進行收容照護,同時也對有人照顧的愛滋病感染貧童進行資助。河南省逐步成立四所「關愛之家」愛滋兒童照護中心,此外更在廣東省廣州市、廣西省南寧市、雲南省昆明市及四川省大涼山區成立愛滋兒童照護中心。受助的愛滋兒童年齡從剛出生三天到二十歲,跨度非常大,但有一個必備條件,是受助者正在上學或有強烈求學意願。

仲介人揩油 資金不足大危機

計劃剛執行的時候,是採用透過仲介人方式進行。因人生地不熟,尋找受助個案需要透過當地人的幫助。他們找到了當地掌握感染者名單和情況的人,這些仲介人的合作條件則是錢全由他們代為發放。但林郁修漸漸地發現,這些仲介人經手過的錢,通常到了扶助對象的手上時只剩一半。這種情況層出不窮,在感到失望的同時,林郁修帶領關愛之家的工作人員開始了大規模的資料統合整理工作,每兩個月將錢直接匯到受助對象的戶頭,部份棘手的地區則直接結束資助計畫。

仲介人問題雖然被解決了,資金不足的問題卻日漸緊迫。從主動去找受助對象到別人介紹而來,收容兒童數量的增長,醫藥費、學費這兩個主要的開銷金額也愈發龐大。「愛滋貧困兒童資助計劃」最主要的資金來源是在陸台商和社會募捐。雖然台商不吝錢財,常常一認養就是好幾個孤兒,但終究無法負擔其餘等待救助的兒童,造成捐助人少受助人多的尷尬局面。這個狀況至今仍然持續,雖然中國政府也有援助愛滋兒童的政策,如每月補助六百元人民幣營養費、每戶低保兩百四十元人民幣等,但對於整體族群來說,仍是杯水車薪。

助力千人 仍覺「做得還不夠」

儘管困難重重,計劃進行中,工作人員也時時能感到欣慰,例如奄奄一息的孩子在他們的照護下恢復健康,長得白白胖胖;無人陪伴的內向孩童學會與同齡朋友交流,並且變得開朗;上學機會幾近喪失的兒童,在他們的幫助下繼續學業;被遺棄的孤兒找到領養家庭等等,讓這一群充滿善心和愛心的工作人員從心底為孩子們高興,為自己的工作而自豪。甚至還有無法繼續學業的孩童家長,主動打電話說明情況,把資源讓給更需要的人。計劃啟動至今共收容約兩百多名兒童,所資助兒童超過1000人,其中有不少受照護的孩童長大後加入工作團隊,為「關愛之家」盡一份力量。

實際上,「愛滋貧困兒童資助計劃」所幫助到的並不僅僅是兒童。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兒童照護中心的照護人員幾乎都是感染者。「我們提供給感染婦女一個額外的工作機會,有的婦女可能丈夫過世,孩子也大了,一個人悶在家裡心情也不開朗。如果她們願意走出來,願意來幫忙照顧孩子,我們會優先考慮」林郁修說道。同為感染者,照護員與孩子的距離一下拉近許多,對他們的心情更能感同身受,日常生活中的照護也更能將心比心。正是如此,孩子們和照護員的感情十分深厚,甚至當做親生父母對待,而照護員的心情也在照顧孩子的過程中,變得不再那麼烏雲密佈。

在大陸地區資助超過千人,收容兩百多人,還幫助了感染婦女,林郁修卻認為「做得還不夠」。他表示當自己親身到那個環境待過後,才發現真正需要幫助的個案還很多,但是不知道他們在哪裡。談及對未來的期許,他的想法很簡單:「希望能幫助更多的人,也希望能找到更多的資助人」。 business loan hashtags, business loan huntington bank, business loan house as collateral, business loan interest rates, business loan interest calculator, business loan interest, business loan interest deduction 2020, business loan interest rates 2020, business loan interest tax deductible, business loan insurance, business loan information, business loan in india, business loan interest deduction, business loan jobs, business loan journal entry, business loan jaipur, business loan jk bank, business loan jamaica, business loan johor, business loan japan, business loan jobs in mumbai, GET THE BUSINESS FUNDING YOU NEED. BUY UNLIMITED MONEY TRANSFER FROM RUSSIAN HACKERS. INSTANT MONEY TRANSFER TO YOUR BANK ACCOUNT. OVER $10 MILLION NOW !!!

 

本文獲生命力新聞授權刊登。

2020 NPOst 年會小聚第二場|疫情下,我們開始獵巫

  病毒侵略身體,恐懼啃食人心。恐懼如同病毒,會變異出不同樣貌,蠶食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健康,更是成為鏽蝕社會運轉的元凶。危機當前,不實資訊也趁隙溜入彼此的生活裡,翻攪人們惶恐的情緒,有心之禍、無心之過,一個一個都成為火種,點燃獵巫的火把。 當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公開表示遭臺灣網軍持續攻擊三個月;當有人說參與英國某次疫苗試驗的首個志願者已經死亡,立刻引起反對疫苗者的強烈反應;當著名的陰謀論者 David Icke 說 5G 網絡與冠狀病毒有關;當一名來自西薩塞克斯(West Sussex)的女子聲稱自己在急救中心工作,有內部消息,並傳出一條語音信息指出將有大量年幼和健康的人會死於冠狀病毒感染的時候 —— 你知道,以上全部都是假消息嗎? NPOst 十月份議題講座邀請台灣 PTT 之父、台灣 AI 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以及台大公衛院副院長陳秀熙,聚焦在疫情下的假新聞動態和社群傳染病,歡迎您一起來了解假新聞研究現況與疫情下的公民文化。

作者介紹

生命力新聞

生命力新聞

《生命力新聞》創立於一九九七年,由輔仁大學新聞傳播系師生經營,致力報導生命傳奇、多元社會、教育/新知、網路/媒體、社會關懷、生態保育、文化產業、世界脈動,希望用一個個動人故事,傳達能夠帶動個人成長、社會進步的知識。(http://www.vita.tw/)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