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永續】里海海田種下希望 東澳巡守隊投入永續漁業 

圖/海上巡護任務除了是例行公事,也是世代間分享傳承的最佳舞台。(海漁基金會提供)

湛藍翠綠的海水、神秘夢幻的海灘、壯麗的奇岩怪石,這是一般人印象中東澳粉鳥林的景象。東澳海岸天然的峽灣地形,在遊客眼中是旅遊的朝聖秘境,但最珍貴的反而是看不見的寶藏──在海底下蘊藏的豐富生命力,這裡同時也是海膽生長的棲息場。

「漁獲量不一樣了,海洋資源越來越少」在東澳生活已過半百歲月的東澳里里長嚴順明感嘆,漁業大環境不如以往。東澳從事漁業相關的人數,大約佔總人數的四分之一,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口,就佔去將近快一半。

當地除了傳統流刺網、海釣漁船,也有設置相對生態友善的定置漁網,但里長提到漁業資源漸漸衰弱,若僅依靠特定單一的漁法,會不敷成本,所以思索永續又具有發展性的方向相當重要。

永續從海田開始

東澳除了地形的優勢,因為開發程度較低,保有相對良好的生長環境,被選作栽培漁業示範區,開啟了漁民「種海」的日常。

嚴順明回憶起106年世界海洋日那一天,與海洋大學的教授相談之後,了解到栽培漁業示範區的計畫,「永續發展」的種子就此埋在他的心中。東澳當地的居民雖然並非皆從事漁業,來自各行各業的大家,卻也相當認同永續漁業,組成了巡守隊。

嚴順明說也是因為栽培漁業區的設立,東澳社區才真的動起來對外連結。像是培育海膽就是東澳當地與臺灣海洋保育與漁業永續基金會(以下簡稱海漁基金會)合作的海田計畫。

東澳培育海膽的海域,屬於海洋保護區中的永續利用區,相較於完全禁漁的核心區,永續利用區可做一定限度的資源利用,「海田」就是屬於永續利用區。海田的理念源自於里海,重視人類社會與海洋的連結,海岸地區能夠同時兼顧生態與生產,維護生態多樣性與漁業資源的永續利用。

圖/海田的放流工作是村里的重要活動,巡守隊隊員都會到場協助。(海漁基金會提供)

不該被遺忘的糧食生產

「農漁業面對著類似的議題,發展觀光這條路走了十幾年,但成功的模式並不能複製給每一個農漁民」海漁基金會執行長林愛龍認為當大家都一窩蜂搶著做觀光時,還是要有人來做糧食生產,否則台灣未來都只食用進口生產的糧食,勢必對台灣的文化與經濟造成衝擊。

近年來社會大聲疾呼海洋永續,許多行動也應運而生,包含淨灘、減廢都蔚為風潮,但卻鮮少人關注漁業的生產與管理。林愛龍坦言,因為漁業議題不好做,牽涉很多面向的問題,但漁業之於海洋確實有很大的影響,如果善加管理是能有效幫助海洋永續。

這也是為何海田的計畫不同於其他社區營造的計畫,特別專注在培養漁業生產的能量。當漁民能親自培育出自己的產品,有了自己的生產故事,自然而然就有吸引人的亮點。至今海漁基金會已經在宜蘭東澳、貢寮卯澳、台東基翬進行海田計畫,希望能替台灣找出一個里海的範本。

海漁基金會做為輔導漁業的專業組織,也是在輔導與協助漁民的過程中,把永續的觀念傳達出去。林愛龍說其實漁民知道漁業環境大不如前,像是撈到的垃圾比魚多、漁獲量減少,但漁民並無法獨自解決大環境的議題,所以海漁基金會就扮演起橋梁的角色,陪著漁民一步一腳印,朝理想的方向前進。

凝聚力量齊守護海田

「海膽有長大、海膽半夜都被人偷採!」林愛龍笑說東澳巡守隊的當地人十分古意,相當關愛他們的海田。這群愛護海田的巡守隊成員,他們的組成十分多元,三十六個成員當中除了漁民之外,還有地方商家、在附近工廠、公司上班的年輕人。平時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利用空閒時間排班巡守,工作內容包含維護環境和海洋資源,勸導遊客不要隨意亂丟垃圾、違法潛水、垂釣和捕撈。

巡守隊在海田計畫中,就像是海底寶藏的守護者,對於東澳當地人來說,海膽的安危確實關乎到他們的生計。林愛龍回想起一開始決定要在東澳種海膽,當地人雖然沒有培育海膽的經驗,但大家並沒有反對,抱持著好奇、試試看的心態。

海膽屬於定棲性的海洋生物,適合在海田裡生長。其他地方如日本、中國,都選種鮑魚、干貝、扇貝等做為主要的培育種,台灣氣候環境則較適合海膽的生長,但全球海膽市場相當競爭,台灣的海膽是否能成功打入市場,相當值得觀察。

嚴順明說很期待海膽在東澳能發展出成功的模式,因為娛樂性的產業具有季節性,所以生產相當重要。當海膽生產穩定時,後續還可以衍伸發展出海膽相關的經濟產業。這是東澳當地人對海膽抱有的想像,因此大家非常關照海田的情況。

海漁基金會能夠順利進入東澳,推廣海膽的培育經驗,其中很大的關鍵就在於當地人的凝聚力,以及大家願意嘗試新事物的彈性。所以從海田計畫運行至今,海漁基金會已經在東澳開設過許多課程,讓當地人具有栽培漁業相關的知識,而每次開設課程,當地居民都很踴躍參與。

圖/正認真聽海膽專家(臺灣海洋大學水產養殖學系—徐德華助理教授)授課的巡守隊隊員。(海漁基金會提供)

別偷走海田的夢 讓海膽順利長大

然而,海田也並非都一直風平浪靜。「我們要奉勸盜採者,要有點良心!」在第一線守護海田的巡守隊,面對層出不窮的偷採海膽的事件,相當頭疼。

如果用心守護的海膽,因為盜採而無法如期收成,漁民其實會相當挫折。看的到收穫與成果,才能讓當地人有動力持續維護海洋環境,當海洋健康時,海膽也才會長得漂亮,創造環境與經濟的正向循環收益。

但是海洋與陸地的情況相當不同,過去在海洋管理上多是宣導性質,保護海洋資源、不要濫撈、濫捕,卻沒有罰則去規範惡性競爭的行為。所以建置法規,維護漁民的權益,也是過去一年來海漁基金會重點協助的工作。終於在今年(2021)四月宜蘭縣政府公布海膽相關的管理辦法,捕撈海膽都要先跟政府登記。

嚴順明感嘆遇到疫情又有偷採的事件,海膽的收成勢必會受到影響。他也總是對外呼籲要用良心愛護海田,畢竟海田裡的海膽,不僅只是巡守隊的心血,更寄託了東澳未來的想像。

「如果海田做的成功,一定會讓外地看到,讓外地的人會想到東澳、回來東澳」嚴順明滿心期待地說著,在海田裡也種下了一顆希望的種子。

圖/放流至東澳栽培漁業區的海膽,在東澳居民及巡守隊的守護下逐漸長大。(海漁基金會提供)

作者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