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家彥:「勵馨具有影響生命等級的價值。」、「社會影響力評估永遠不該灌水」/2018 NPOst 年會後報導(楊家彥 X 勵馨基金會)

左起主持人泛科知識共同創辦人鄭國威、與談人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以及社會影響力評估顧問楊家彥。攝影/葉吉珄

活動名稱:會長大的好事──公益創新規模化 Scaling Innovation/2018 NPOst 年會

日期:10/19(五)

時間:09:30-17:00(09:00 開放入場)、17:00-19:00(鐵粉趴)

地點:四號公園演藝廳(新北市中和區中安街 85 號 B1)

主辦單位:ADCT 社團法人台灣數位文化協會、NPOst 公益交流站

贊助單位:財團法人見性社會福利基金會、財團法人 RC 文化藝術基金會

主題:全臺首例,NPO 全組織社會影響力評估:楊家彥博士 X 勵馨基金會​

 

社會投資報酬(Social Returns on Investment,SROI)近年不只針對企業,也被公益組織廣泛運用,期盼透過量化及貨幣化方式,不只衡量組織影響力、效益與價值,更能進一步輔佐組織修正決策及服務,為社會帶來更多正向改變。(參考:不可量化的東西,不代表沒有價值/NPOst 影響力論壇前導訪問)其中,勵馨基金會去年底開始和社會影響力評估顧問楊家彥合作,經過數月間的資料分析研究,成為全臺首間完整評估「全組織社會影響力」的 NPO,上月 19 日在 2018 NPOst 年會上分享結果及執行過程。

勵馨基金會成立至今滿 30 年,宗旨在於致力消弭性侵害、性剝削及家庭暴力對婦女與兒少的傷害,協助個案進行生活重建,如今在捐款人數抵達萬人的此時,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表示:「我們想要知道,這些年我們到底影響了什麼、成效是多少,而他們(捐款人)的投資報酬率又是多少,以及未來我們如何鑑往知新,繼續改進。」

左起主持人泛科知識共同創辦人鄭國威、與談人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以及社會影響力評估顧問楊家彥。攝影/葉吉珄

抱著回顧與檢視的心情,勵馨基金會自去年 12 月起,開始和楊家彥團隊溝通,提供組織的基礎資料、簡介及年報,整理細項的資料交給團隊處理。「2018 年初時,本來我們企圖心很大,希望能一次評估 30 年,但發現不可能,因為資料不完整,特別是草創的前 5 年。」事後雙方經討論得出共識,將時間設在 2015 至 2017 年 3 年間。

勵馨基金會總價值為「8」,是「影響生命等級的價值」

SROI 的計算概念為:分母是有形價值加無形價值,分子則是總時間加投入的金錢。評估範圍涉及勵馨全體,包括服務、直接服務、間接服務、捐款人及員工,在 2 月簽屬合作備忘錄後,整整進入 4 個月的密集作業期,和超過 10 名利害關係人對話,最後得出的結果,勵馨基金會的總價值是「8」,代表勵馨每投資 1 元,創造了價值 8 元的社會影響力。

8 究竟是高還是低?其標準該如何衡量?楊家彥的回應令人印象深刻:「這是『影響生命等級的價值』。」他並補充:「8 是因為我比較嚴格,別人來做可能是 2 位數。」

攝影/葉吉珄

評估報告顯示,主張服務與倡議同行的勵馨基金會,在「倡議」項目的數字比他們想像中來得低。由於時間設定在 3 年內,過去基金會曾做的住宅社會運動、家暴議題等立法工作,都不在這 3 年內,從縱切面來看很難看出倡議成果,導致僅有數場宣導活動被算進去。

楊家彥解釋,過程中他也相當苦惱,時間究竟要用橫切面還是縱切面來評估,「單一議題可以看他發展 30 年,但會忽視掉其他議題;如果切近到這 3 年,我們可以看到勵馨最新的面貌,但成立以來在法規領域的大量倡議,可能就會被犧牲。」後來團隊選擇了後者。

此外,在團隊畫出的勵馨基金會「影響力模型」中,作為主要財務來源的捐款人並非是勵馨直接服務的對象,而是所謂的第 3 方,楊家彥因此建議,勵馨接下來可以加強資訊傳遞、媒體報導等「價值溝通」,讓社會大眾更了解基金會在做的事,產生感動及共鳴,轉而成為捐款、捐贈者,有足夠的財務支援,才能組成具執行力、能幫助個案的專業團隊,這樣的模型下,組織必須要更擅長做價值的溝通和呈現,否則資源受限恐危及整體社會影響力。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攝影/葉吉珄

至於 SROI 的計算繁雜,評估方法非常多種,得出來的結果也會差很多。他指出,某些企業的路跑活動,甚至會被其他團隊算出 8 或以上的數字。為此,除了協助量化數值,未來團隊會把這份報告拿去國外認證,取得一個較易對外說明的說服力,「勵馨會成為這個領域的一個重要參考文獻,為許多標準衡量做定錨,讓其他 NPO 將來做影響力評估時能參照。」

SROI 重大變因:無謂、歸因、移轉、遞減

針對現行公益領域的價值衡量系統,楊家彥認為出了大問題:「我們看不見財務報表以外的其他價值。」只要評估項目沒有記錄過去的歷史價格,就會被擺在一旁閒置,以至於根據財務報表在分配資源時,會愈來愈不平均,演變成後續的結構問題,長期無法解決,「影響力評估的社會角色和功能,就是要協助這些相關問題得到改善。」

社會影響力評估包含 5 個步驟、3 大關卡,前述曾提及有些企業及組織算出來的數字差距很大,其中一個原因落在步驟中的「調整 4 大因子」上。楊家彥說,這是現在很多做 SROI 的人覺得最困難的地方,有很多人選擇不去處理,導致算出的社會價值「過度膨脹」。

而這 4 大因子包括:生命如果自己會自動往那個方向前去,不是因你的行動產生出的價值,須將這部分扣除,屬於「無謂」;是你的行動造成的,可你不是唯一的行動者,所以須將他人的貢獻拿掉,屬「歸因」;雖然是從自身行動創造出來的,但未創造新的社會價值,只是從 A 移轉到 B 組織,屬「移轉」;跨時間的行動會有半衰期,有些可能只發生在當下,有些則是歷久彌新,須調整價值的多寡,屬「遞減」。

攝影/葉吉珄

此外,SROI 評估的 7 項原則,也有 2 大原則需特別注意。第一,永遠不要灌水,讀者一旦發現你有高估嫌疑,整篇報告就會失去可信度;第二,評估方式可能包含成本法、市場基礎法及效益基礎法等,算出來的結果各不相同,因此必須非常透明的交代前提假設,只要合理,即能說服對方。

「這樣的評估模型非常費時費力。」他坦言,「很多做 SROI 的服務機構做不到,因為透明化原則的成本非常高,當你在評估人文、環境及社會等領域時,如果前提和假設違反這些領域的基本共識和認知,一拿出來就會馬上被打槍。」

「誠實」是最重要的核心價值

SROI 評估對楊家彥團隊而言,儘管相當耗費時間、精力與金錢,但實行過程仍不容一絲馬虎。據了解,除了楊家彥是指導人,負責建立模型和蒐集跨領域文獻,每個案子還需要 3 名實習夥伴,人力、製作影響力模型等,都得支出大筆費用,加上他們執行企劃的期間約 6 個月,只能利用手頭空閒時間處理資料,平時還是要處理其他正務及公事。

攝影/葉吉珄

至於提到執行案子的原則,楊家彥表示,責任和負擔一定是落在執行團隊身上,被評機構只有在蒐集內部資料時才會最麻煩他們,剩下的資料處理、評估、模型建置、調查等皆是他們的職責,「責任一定要在我們身上,不能拖垮人家,因為這是替人『健康檢查』,不是在做心臟手術。」

依照目前累積的經驗,楊家彥稱自己在執行案子的核心價值是「聰明,但一定要誠實呈現」,因為虛偽不實的呈現,在他心中都是過時且非持續性的行為。他說,「價值不是只能用數據來溝通,也可透過故事個案描述等方式,所以我把價值溝通當成一種『策展』,裡面會有很多素材,其中一部分會是經過量化的數據或資料,讓被評機構事後用來做整合和運用。」

目前勵馨基金會正在製作公益報告書,試圖用除了數字以外更詳細的論述來呈現組織的價值和影響力。楊家彥強調,他們在做的事,不只提供量化和貨幣化的數據,也希望被評組織在收到結果後,能找出更多和社會大眾溝通價值的方式,以增加自身影響力,才能進一步提升整體效益。


延伸閱讀:

【活動現場】評估公益影響力有多難?回歸初心堅持到底

影響力不只在於結果,也在過程/NPOst 影響力論壇前導訪問 2

非營利組織的 6 大「最終階段」:不必擴張組織規模,也能將影響力最大化/2018 NPOst 年會前導報導 5

作者介紹

曾玉婷

曾玉婷

文字工作者。喜歡書寫和音樂。志向是真誠對待生活中的每個枝微末節。

FACEBOOK讀者迴響